湖北日报投资楚天小贷陷入泥潭:关联公司涉嫌非吸4.2亿

2022-08-13
作者: 谢水旺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本站提示:本文为2020年的报道,重发仅供参考,了解情况。


  近年来,非法集资等金融乱象频发,波及面广,报业竟也不能幸免。

  今年6月底,温州警方依法对温州温都金服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立案侦查,近期,包括南京金交中心总裁,温州都市报原总编辑、原副总编等资深媒体人锒铛入狱,令人嘘唏。

  近日,一位投资人李飞(化名)看到这一消息,辗转联系到了本报记者,另一报业集团投资金融陷入泥潭的案例浮出水面。

  其实很早之前,“中国报业第一金融案”、“滥用媒体公信力”等标题已经出现在网络和自媒体文章。那么,事情原委究竟如何?目前有何进展?记者进行深入了解和调查。

  善银财富募资,楚天小贷担保

  公开资料显示,2013年2月20日,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楚天小贷”)成立,该公司经湖北省金融办批准,由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作为主发起人设立,注册资本为3亿元。

  “韦奇志最早在银行工作,后来创办了湖北新海天投资有限公司,做了很多年。湖北日报上一任社长在任期间,跟韦奇志一起搞了楚天小贷,湖北日报是大股东。后来,2017年下半年,新社长上任,湖北日报从楚天小贷撤资,但没有对外公开。”李飞透露。

  公开资料显示,2001年,韦奇志创建了湖北本土PE(私募股权投资)企业湖北新海天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新海天公司”),担任董事长职务。

  2018年10月,李飞与湖北善银财富管理有限公司(简称“善银财富”)签订了定向委托投资管理协议,资金投向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挂牌的楚天小贷定向债务融资工具。李飞投资了一百万元,预期年化收益率10%,约定2019年10月到期。一个月后,楚天小贷出具了担保承诺函,自愿为善银财富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启信宝显示,善银财富和楚天小贷的法定代表人都是韦奇志。其中,韦奇志是善银财富的实际控制人;至于楚天小贷,湖北日报是大股东,持有20%股份,新海天公司持有19.8%股份,韦奇志持有3%股份。

  李飞继续说:“善银财富、楚天小贷最早在湖北日报办公,后来才搬出去,办发布会、搞活动、卖产品,都在报社。楚天小贷董事长和历任财务总监都是湖北日报派过去的,给我们推销的客户经理,有的还是湖北日报的老员工,所以对他们非常信任。”

  但是,李飞并没有等来100万元本金及相应收益。

  “2019年8月,他们跟我们签了投资款分期兑付协议书,不过后来也没按照这个执行,成了一纸空文。”李飞表示。该协议书显示,甲方是善银财富,乙方是投资人,丙方(回购方)是楚天小贷,丁方(保证人)是新海天公司。

  已经立案,产品余额超4亿

  值得一提的是,李飞透露:“此事涉及湖北日报上百名员工,有的还退休了。有苦说不出。”

  今年7月,新海天公司曾给投资人发布了一份通报,上述通报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线下个人客户理财产品余额约4.2亿元,线上理财产品余额0.18亿元。

  21世纪经济报道核实获悉,早在2019年11月,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已对善银财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立案侦查。

  新海天公司上述通报也证实了此事。新海天投资宣称:自2019年11月武昌区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对“楚天系”相关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以来,我司积极配合账务清理、资产保全、资产清收等工作,工作进度得到了政府相关部门的认可,审计工作目前已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随着审计工作的深入,最终结果将由政府权威部门公布于众,请各位投资人放心。

  “说是立案了,可是一年多了,事情毫无进展。”李飞表示,湖北日报和新海天公司在扯皮推诿,希望能有一些进展。

  湖北日报曾转让楚天小贷股权

  此事并没有那么简单,原来,背后还潜藏着楚天小贷股权转让事宜。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李飞处获得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民事判决书,其称,原告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与被告新海天公司、韦奇志股权转让纠纷一案,本院于2019年5月20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根据法院认定的事实,早在2017年9月,楚天小贷公司召开股东大会,该股东大会作出《关于主发起人股东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股权转让的股东大会决议》。

  2018年3月,湖北日报(甲方)与新海天公司(乙方)签订《股权转让协议》约定:甲方愿意将其持有目标公司即楚天小贷公司的8575.2万股一次性转让给乙方,占目标公司总股份的19.056%;乙方应向甲方支付转让款110247859元(约1.1亿元)。

  2018年3月至4月,新海天公司分别向湖北日报支付股权转让款2000万元、1000万元、1000万元,共计4000万元。

  不过,2018年8月,新海天公司表示,其已支付首期转让款45461481元(约4546万元),暂无能力支付余款,但愿意继续受让股权,待资金缓解后,立即支付余款,并愿意按年化利率10%支付逾期部分资金占用成本。

  后来,楚天小贷股权转让纠纷升级,双方诉诸法庭。

  “本院认为,本案为股权转让纠纷。本案的争议焦点为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与新海天公司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及《股权转让补充协议》的效力问题。”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上述协议系各方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且不违反法律、法规禁止性规定。

  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被告新海天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支付股权转让款70247859元(约7025万元)及滞纳金和利息损失;被告韦奇志对本判决主文第一页确定的债务向原告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承担连带保证责任。该民事判决书显示,判决日期是2020年7月13日。

  湖北日报和新海天公司各执一词

  7月24日,湖北楚天传媒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楚天传媒投资”)发布《再致楚天小贷投资人的一封信》称,集团作为正在退出楚天小贷的参股股东,也是楚天小贷资金断链的受害方。启信宝显示,楚天传媒投资系湖北日报集团全资子公司。

  楚天传媒投资表示,集团党委按照“新官理旧账”的原则,以高度政治站位积极履行股东职责,一年多来不间断地细化工作措施,依法依规推进风险化解工作。

  楚天传媒投资还称,首先要弄清楚楚天小贷在本次新海天系涉众型金融风险中应该承担什么责任。即:是楚天小贷从投资者借钱吗?如果不是,那投资人的钱最终流向楚天小贷了吗?

  “据统计,绝大多数投资人是与善银财富签订理财产品购买协议,理财资金是汇入善银财富公司账户。”楚天传媒投资透露,目前,据经侦部门掌握的情况,善银财富非法集资案件涉及相关公司60多家、700多个账户。在善银财富非法集资案件中,新海天系公司存在大量自融(指利用具有关联关系的企业为自己或其他关联方进行融资)情况。

  楚天传媒投资称,如果经侦公布的账目和资金流向显示善银财富募集投资人的钱,并没有进入楚天小贷,那善银财富甩过来的涉众型金融风险的“黑锅”,楚天小贷的股东则不应该再背。

  此外,有投资人提出,在善银财富与投资人签订的投资款分期兑付协议中,楚天小贷提供了担保。

  对此,楚天传媒投资回应称,需要说明的是,《公司法》规定,公司对外提供担保,须由股东大会决议。楚天小贷股东大会议事规则第32条亦规定,公司所有对外担保行为,须经董事会审议通过后,提交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事实上,包括善银财富与投资人签订的投资款分期兑付协议在内,楚天小贷多次对外提供担保,均没有提交股东大会审议。

  “貌似是对解决投资人兑付问题的关心重视,实则是又一次赤裸裸的甩锅推责的恶劣行径。”几天后,即今年7月26日,新海天公司发布《告客户书》予以反驳,其回应称:“善银财富作为发行和销售理财产品的窗口单位,是以楚天小贷底层资产作为依托而履行产品销售义务的销售公司,并不是湖报集团在信件中宣称的韦奇志的个人荷包。善银财富销售产品所获资金当然也必然进入楚天小贷资金体系循环中。”

  或许,一切有待警方的调查结果。

  楚天传媒投资表示,随着经侦部门调查深入,这些谜团都会一一解开,真相终会大白于众。如果最终公布的账目、资金流向等审查认定楚天小贷应该承担责任,且法院认定集团作为楚天小贷的股东,应该承担相应责任,集团决不推卸责任。

  (本文原发于2020-12-23)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