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患癌讨770万工程款 交通局:没钱

2023-10-26
作者: 沈度 来源: 上游新闻

  在查出患有肺癌后,讨回770多万元的工程款,成了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龚先生的执念和心病。

  ​2021年,龚先生承包了陕西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及其下属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7个工程项目,合同总价770余万元。当年底,工程全部完成验收,但两年多过去了,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及其下属单位仍未支付工程款。

  ​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回复称,当地财政资金紧缺,工程款缺口巨大,目前正与县财政局沟通,积极向县政府申请建设资金,待资金到位后及时支付其工程款。

  10月19日,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局里现在确实没钱,资金何时能到位也不清楚。

  龚先生说,他等不起,病情随时可能夺走他的生命。由于工程款未能支付,他和公司已经没了现金流,为偿还融资利息,他的多名亲属举债还息,目前,材料商和设备商已通过法院将他的公司账户冻结,他也有家难回。

  他说,临死前,他必须讨回工程款,“我不能对不起那些信任过我、帮助过我的人。”

两年来,龚先生及家人多次前往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及其下属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讨要工程款。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摄

  7个政府项目完工,当地称没钱给

  ​龚先生今年53岁,他有30多年参与道路工程项目施工的经验。

  ​2021年,陕西山阳县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有工程项目要施工,有人联系上了龚先生。

  ​龚先生说,他经过测算,认为这些工程利润薄,工期要求急,他本不想参与,但他架不住别人规劝,“有人承诺,工程结束后,资金能马上结算支付,希望帮忙。”

  ​龚先生说,施工方先期垫资在工程领域十分常见,该工程虽然利润薄,但考虑到能马上结算,又是政府工程,还能给人帮忙,几经思考后他便同意了。

  ​然而,对于“工程结束就能马上结算支付”这一说法,10月19日,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进行了否认,称“当时没人给他这个承诺。”

  龚先生施工的7个工程项目中,最晚竣工验收的是在2021年12月31日。然而,工程全部竣工验收后,龚先生却没有收到任何工程款。

  龚先生与山阳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签订的6个工程欠款为596余万元,与山阳县交通局签订的工程还欠174.9853万元,7个工程总计欠款770余万元。

  龚先生说,他曾多次向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及其下属单位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催要工程款,但多名负责人回复称,单位财政紧张,正积极筹措,让等待。

  这让龚先生十分气愤。

  今年6月,龚先生将此情况向有关部门进行了反映,相关部门以“督办”的方式,要求山阳县交通运输局调查。文件显示,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成立联合调查组调查后给出处理意见:尽快完善竣工资料和邀请审计部门进行评审,出具审计报告,最终确定项目的决算价。由于我县财政资金紧缺,工程款缺口巨大,目前我局正与县财政局沟通,积极向县政府申请建设资金,待资金到位后及时支付其工程款。

  龚先生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审计和决算报告早已给他,但工程款始终没有支付。

  山阳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有关负责人称,他们还在想办法,资金到位会马上联系龚先生。

  见到龚先生家人,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皱起了眉头,“现在确实没钱,哎,没钱,确实是个麻烦事……”

陕西山阳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以财政非常困难为由,两年未支付工程款。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摄

  工人为了赶工期,经常轮班加班

  龚先生提供的合同显示,陕西新鑫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与山阳县交通运输局下属单位山阳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签订了6份工程项目合同,与山阳县交通运输局签署了一份项目合同。

  陕西新鑫尧建设工程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是龚先生的女儿。以与山阳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签订的6份工程合同为例,合同签订时间集中在2021年的7月和8月,最晚在当年10月。当年12月底,工程便已全部竣工验收。

  ​龚先生说,当时这些工程项目时间紧,任务重,为了赶进度,公司紧急招来大量工人和物资,他几乎投入了自己全部资金和融资款。

  有多名参与施工的工人告诉上游新闻记者,当时干活的时候,他们时常要冒雨在山坡上搞绿化、修补边坡,轮班、加班是常有的事情,目的就是为了赶工期。

  山阳县交通运输局的工作人员也称,当时为了如期完成任务,他也要守在工地,时常加班。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合同显示,这些工程分别为当地的路面修补、边坡治理及绿化工程。

  龚先生说,在时间紧、任务重的情况下,他保质保量完成了工程,但已经过去两年,仍未收到工程款,他很难过。

龚先生被查出肺癌。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摄

  讨债人查出肺癌晚期,“我不知道还能等多久”

  由于未能及时支付工程款,目前,此事已经形成“三角债”。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及其下属的县交通运输发展中心拖欠龚先生所属公司工程款,龚先生欠着融资方、设备商、材料商的钱。

  龚先生粗略计算,因该工程,他在外欠款约500余万元。“我原来也是有好几辆越野车的人,因为这事,全卖了,就是为了填这个窟窿。”龚先生说。

  龚先生说,以往工程款即使垫资,也能有部分结算,公司的现金流还可以继续运转,但该工程垫资数额太多,且没有回流,这导致公司现金流出现问题。“现在只有出账,没有进账。”

  龚先生说,因为该工程,他还欠着百万级的融资款,由于工程款拖欠两年,导致利息不断攀升,为偿还融资利息,他的女儿、女婿、侄子也被发动起来通过网络贷款支付融资利息。目前,包括他、女儿、女婿、侄子等人已经被法院拉入失信人员名单。“我觉得我对不起家里人,对不起给我借钱,信任我的朋友。”

被检查出癌症晚期的龚先生一直在讨要拖欠两年的工程款。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摄

  龚先生说,他原本还可以通过法院诉讼等方式维护自己的权益,但没想到,此后,他被查出了肺癌,病情已经到了晚期,“医生说,我随时可能就不在了。我不在了没什么,最起码要把欠人的钱还了,我知道他们不容易,我不能留遗憾。”

  医院向龚先生开具的病历证实了他的说法。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病历显示:肺恶性肿瘤。

  对于龚先生的病情,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多名负责人均了解这一情况。

  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有关人士告诉龚先生家人,现在当地有多个政府项目都存在没钱支付的情况,希望龚先生能理解,也正是考虑到龚先生身体原因,他们也在积极想办法。

  山阳县交通运输局工作人员劝龚先生家人:“如果能给你们个百十万,你们就先拿着,先看病,到了明年再说……”

  对此,龚先生并不认可,他说,即使钱款到公司账,他们也拿不走一分钱。材料商和设备商早已通过法院将他的公司账户冻结,工程款一到账就会立刻被划走,他要拿到这笔钱还必须先交税,“我现在连交税票的钱都凑不到。” 龚先生说。

  证据显示,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曾提出以“年”为单位,分批支付上述工程款,遭龚先生拒绝。

  龚先生说,山阳县交通运输局能等得起,他的病情等不起。在他看来,过去两年,利息让该工程早已没了利润,讨回工程款的目的,是为了能早日支付完设备商和材料商等人的欠资。

  “因为这个工程,我已经对不起太多人,我现在就想着,我走前,能把债还了,我也就安心了。”龚先生说。

  近期,龚先生再次致电山阳县交通运输局有关负责人,对方再次回复称,钱到了,马上会通知他。

  龚先生说,他也不知道还能等多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