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废除”道德警察?

2022-12-07
作者: 虚声 来源: 虚声公众号

  01争议

  经过两个多月轰轰烈烈的抗议,伊朗的“道德警察”(指导巡逻队)已经成为各界博弈与关注的焦点。

  12月3日,伊朗的一场宗教会议上:

  一位与会者问总检察长蒙塔泽里,“为什么道德警察被关闭了?”

  蒙塔泽里回答,“指导巡逻队与司法部门无关,而是由建立它的人发起并关闭……当然,司法部门将继续监督整个社会的行为。”

  根据这番对答,西方媒体(法新社)报道,道德警察已被伊朗主管机关废除,因为蒙塔泽里表示该部门“与司法机构无关”。

  伊朗的媒体则有不同解读:

  伊朗旗帜电视台报道称,没有任何伊朗官员证实道德警察被取缔,“从蒙塔泽里的评论中得到的主要启示是,道德警察与司法部门没有关系。”

  伊朗学生通讯社报道,出访塞尔维亚的伊朗外长阿卜杜拉希扬在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伊朗是否已取消指导巡逻队”,他并未承认或否认,而是用了外交术语敷衍称“在伊朗,一切都在民主和自由的框架内顺利进行”。

  看得出来,关于是否取消道德警察的博弈非常激烈。

  在伊朗,道德警察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机构。

  02非同寻常的机构

  1979年之前,伊朗是伊斯兰世界中世俗化色彩比较浓的国家。1979年革命后不久,为彰显胜利果实,最高领袖霍梅尼下达了强制要求女性佩戴头巾的法令,要求所有年满9岁的女性在公共场合佩戴头巾,并身穿宽松的衣服遮盖身形。

  从那时起,伊朗的世俗派和宗教派围绕着装的博弈就没有停止过。比如霍梅尼的儿子穆斯塔法和孙子小霍梅尼,都主张要搞世俗化的民主国家。但是强硬派一直坚定主张要管制女性着装。因为这是伊斯兰革命胜利的标志,也是区分世俗派和宗教信仰的标志。

  伊朗的道德警察是强硬派总统内贾德搞起来的,主要职责是确保女性遵守“着装规范”,违者面临罚款、鞭刑、入狱等惩罚。这个组织一开始就饱受质疑。据说一位匿名的伊朗道德警察成员曾向BBC这样无奈地描述自己的工作经历,就像捕猎一样,“上面要求我们(执法时)把人抓进小货车里,有好几次我都哭了。”

  也因为这个主张,内贾德在伊朗的处境很尴尬,虽然声望还不错,但世俗派不买他的账;当最高领袖哈梅内伊将其冷落后,他也就完犊子了。

  鲁哈尼是温和派,和西方的关系也缓和了不少,甚至他还和奥巴马谈成了“伊朗核协议”。所以在他的任期内,穿着牛仔裤和宽松彩色头巾的女性多了起来,世俗元素多了一点。

  今年上台的莱西又是一名强硬的保守派,呼吁动员“所有国家机构执行着装法”,他指责敌人通过传播腐败来瞄准社会的文化和宗教价值观。然后由于美国的制裁封锁,加上伊朗自己政治秩序僵化(换来换去都是最高领袖嫡系),导致经济停滞不前。伊朗人对现状不满的情绪持续升温。

  古尔德姑娘阿米尼死亡,成了点燃伊朗人情绪的导火索。联合国人权官员指出,道德警察用警棍殴打了阿米尼的头部,还按着她的头朝车上撞。但伊朗警方否认阿米尼曾受到虐待,并称她是因“突发心力衰竭”去世的。

  最初伊朗当局错误地估计了形势,以为这只是少部分人闹事。

  但是对伊朗人来说,本次抗议原本的重点是保护女性权利和公民个人自由。在圣城马什哈德等宗教圣地,抗议女性在街头烧毁头巾和面纱;还有女性当众剪短头发、取下头巾在防暴警察面前跳舞。

  随着抗议时间的延续,伊朗当局逐渐明白了伊朗人的真实诉求,才有了总检察长蒙塔泽里关于“道德警察”是否取消的争议性讲话。

  到这里大家可能会疑惑,既然当局知道了伊朗人的诉求,为啥不干脆取消道德警察平息怒火得了?

  实际上事情远没那么简单。

  03几个原因

  伊朗媒体不承认取消道德警察的原因有如下几个:

  原因1、道德警察并非伊朗独有,很多穆斯林国家都有这种组织,某种意义来说,是穆斯林国家的一种标配。如果伊朗取消道德警察,相当于擦掉了自身的一个穆斯林标志,这样会被穆斯林世界的竞争对手(如沙特)攻击。

  原因2、虽然这次抗议的主要原因是伊朗内部情绪爆发,但是也有美国和以色列在外部煽风点火。美国和以色列的真正目标,并非是让伊朗取消道德警察,而是要颠覆伊朗现政权。即便伊朗取消了道德警察,美国和以色列也会从别的层面发动攻击。

  原因3、体制问题。

  美国和以色列为何抓住伊朗不放?

  这需要展开讨论一下。

  04体制问题

  美国和以色列与伊朗之间有好几层矛盾。

  第一层矛盾,利益驱使下的仇恨。

  第二次矛盾,核问题。

  这两个矛盾都好理解,这里没必要展开。

  第三个矛盾就涉及到体制层面的战略制衡。

  如果从历史大趋势看,工业文明周期有一个显著的特点,就是世俗化。英国、法国、德国的宗教改革,拉开了基督文明圈宗教改革的大幕(加上三国移民所主导的美国),也占尽了历史先机,跻身列强,成为近代历史的主要受益者。

  相比之下,那些拒绝世俗化的文明圈,在固守古老规则的同时,也失去了工业化的历史先机。所以如今伊斯兰世界没有一个强大的工业化国家。

  实际上伊斯兰世界的国家,也有过世俗化与工业化尝试。伊朗、阿富汗、伊拉克都曾是伊斯兰世界世俗化与工业化的先锋,而且取得过不错的成果。

  但是很遗憾,世俗化的阿富汗被苏联摧毁了,世俗化的伊拉克被美国摧毁了。

  原本世俗化的伊朗遭遇伊斯兰革命时,美国不仅暗中帮助霍梅尼,而且威胁巴列维不要动用武力镇压革命者。最后霍梅尼兵不血刃拿下伊朗,同时也摧毁了伊朗的世俗化尝试。

  从历史大趋势看,二战之后伊斯兰国家的世俗化尝试,基本上都被美国和苏联以这样那样的手段扼杀了。如果从这个层面看,相当于基督文明圈的巨头阻止伊斯兰文明圈走向现代化。从这个层面来说,这是基督文明圈和伊斯兰文明圈千年博弈的延续。这不是阴谋,而是赤裸裸的阳谋。

  现在伊朗的体制是伊斯兰共和制,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伊斯兰体系(至少相比沙特和阿富汗而言,更接近现代体系),也不是现代意义上的政党政治,而是介乎传统伊斯兰体系和现代政党政治之间的折中选择。

  如果伊朗现在的体制取得更大的成功,那么不仅会增加伊朗的声望,也会提升整体伊斯兰什叶派之间的凝聚力,从而提升整体伊斯兰世界的综合力量。这是基督文明圈的精英们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当然这个观点并不是所有人都认可,但可以在未来接受历史验证,看看基督文明圈是否能接受伊斯兰世界的国家走向现代化。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