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媒”湖北日报涉嫌金融爆雷

2022-08-07
作者: 张Sir 来源: 跟着张Sir去养基

  党媒失信,殃及400余人,金额达3亿

  从2019年年中开始,武汉市400多名资金出借人一直在为“找回”自己的血汗钱而四处奔走,这应该是近几年纷纷扬扬的金融暴雷案件中的一例。令人诧异的是,党媒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在这场借贷案中,扮演了“关键先生”的角色。

  多年来,以《湖北日报》为大股东的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楚天小贷)以出具担保回购文书等方式,为楚天财富(武汉)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下称(楚天财富)、湖北善银财富管理有限公司(善银财富)等机构提供回购担保,以年均8%左右的利率向自然人融资。

湖北日报与楚天财富的官方宣传品

  自从全国投融资平台整顿以后,民众对一般的理财产品警惕性提高了。上述受害者出借的标的物资产,都是由湖北日报背书,出具经国家批准的”金融交易所“挂牌的定向保证收益型转让产品,非线上P2P产品。出借人与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签订的合同书上有定向投资规定,其中楚天小贷为担保机构,当前两个机构不能兑付的时候,由楚天小贷担保回购,兑付借贷人资金。

  据了解,所融资金大都交由楚天小贷使用,但资金操盘人,实际上都是楚天小贷、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的法定代表人,一个名叫韦奇志的人,这显然涉及到合规问题,相当于资金左手到右手,都是同一个人在操盘,楚天小贷担保无实质意义,但它又背负着党媒信用。据调查信息显示,楚天财富是湖北日报集团全资的子公司,但有关媒体报道指出,楚天财富是与新海天控股合资成立,而新海天的实控人又是韦奇志。湖北日报与楚天系金融迷局就此展开。

为湖北日报金融平台站台的社会人士

  据借贷人周女士透露内情,韦奇志控制的新海天资本、敦信金融控股(前身为楚天小贷),均从事一二级股权、股票投资,属于高风险投资,由于其滥用所吸资金等原因,2019年春,楚天小贷、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等楚天系融资公司均发生资金链断裂而出现兑付危机,共有400多人出借的近3亿元资金逾期不能兑付。行业人士判断,这应该是投资平台出问题,致融资平台无法兑付产生的典型的资金暴雷现象。

  笔者拿到一份“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回购承函”,文件显示,出借人所购买的标的物为“深圳宝同保理资产收益权交易2018壹鑫“,这个深圳宝同保理实为敦信控股集团旗下深圳宝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实控人同为韦奇志。由此可以判断,韦奇志实操的公司,承担了借款、担保、保证等角色,是一个左右手的游戏。这当然是违规操作的。

湖北日报关于楚天财富的官方宣传品

  不过特殊的地方在于,楚天财富与楚天小贷,均以湖北日报为大股东,这400余名出借人因为湖北日报“党媒”的光环背书,才决定出借资金给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等机构。现在湖北日报面对出借人的兑付要求全然不顾,迟迟未能兑现借贷回购担保承诺,借贷人四处求说法而不得。

  经过新冠病毒肆虐两个多月后,身在武汉重灾区的400多借贷人,希望拿回借出的资金,给破碎的生活一点慰籍,但维权之路漫漫无绝期,令人扼腕!

  湖北日报悄然撤资,恶意冻结兑付资产

  80岁的武汉市民童先生是其中的一名出借人,他向笔者透露 ,当初选择签定出借资金给楚天小贷,完全是看在大股东湖北日报作为官方媒体的公信力,觉得党媒应该不会像一般的P2P那样随意爆仓,他们选择的投资标的应该是可靠的。但是还是发生了资金链断裂,以湖北日报为大股东的楚天小贷是这批投资的协议担保方,有兜底责任,目前并履行担保责任。

  童先生说,在运营方湖北新海天投资公司不能兑付出借人资金时,出借人与湖北日报交涉,由楚天小贷、善银财富、新海天投资出具了《投资款延期兑付协议》,但也只是一纸空文,楚天小贷并未执行。协议书显示,楚天小贷、善银财富、新海天投资的法定代表均为韦奇志,既是裁判,又是运动员,很难让其履约。

一份协议显示,三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韦奇志

  也许是近水楼台先得月。童先生透露,湖北日报某些高层人员早就获知关联投资平台公司新海天投资公司的资金黑洞,于2017年末,湖北日报拟从楚天小贷退出股权,在未取得任何批文的情况下,对国有资产转让进行“暗箱操作”。与此同时,湖北日报某些高层人士获悉此事后,悄然提前拿出个人出借款,以保自身资金安全。2018年3月,湖北日报与新海天签订撤股协议,5月撤出资金4500万元。然而,湖北日报并未对外作任何信息披露或风险警示,融资平台仍然在集团内部和社会群众中继续吸纳资金,寻找“接盘侠”,导致受害人越来越多,经济损失越来越大,兑付风险愈演愈烈。

  童先生指出,湖北日报的操作,确实令因其光环而来的出借人不解,甚至是愤怒。这是在坑人骗人,童先生愤怒地说。

官方宣传品

  吊诡之处在于,据童先生介绍,新海天所持的两只市值约1.3亿元的股票,原本用于兑付借款人,但被湖北日报申请强制冻结,令人不解。童先生认为,湖北日报是为了保全自身利益,湖北日报与新海天为实质关系公司,估计是在撤资时与新海天有嫌间,才致两只股票被湖北日报申请冻结,但却害惨了400多名出借人。

  湖北日报传媒集团2013年出资9000万发起成立楚天小贷公司(占股30%),是其最大股东和最终受益人,楚天小贷常年在湖北日报办公,以湖北日报名义对外招商融资,湖北日报派驻董事长、财务总监历年任职于楚天小贷。2018年与湖北新海天公司签署国有资产股权转让协议。童先生坚称,这是没有经过任何法定程序而私下违规签署的无效协议,省纪委已认定其属“违法违规的国有股权转让”,省市区三级金融主管部门也不承认转让协议有效。

  虽然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撤资4千多万元,但仍是楚天小贷公司的大股东。所以,童先生认为,作为党媒的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仍然对出借人负有法律责任、道义责任、社会责任。

  党媒也贪婪?湖北日报入局P2P金融,神秘玩家韦奇志浮出水面

  《经济观察报》在2015年6月18日的一篇报道显示,在继房地产、酒业等非传媒业务布局之后,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的多元化业务拓展布局P2P业务。党媒贪婪的一面开始显山露水。

  在更早的2013年,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湖北新海天投资有限公司于2013年3月1日共同发起设立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是一名叫韦奇志的神秘人物。

  此后,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被打包成敦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于2018年03月纽交所(股票代码:DXF) 上市。据网调资料显示,2019年敦信控股出现了劳资纠纷,拖欠工资,被员工曝光在网络上,由此可见,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介入融资平台与韦奇志控制的金融帝国已经开始崩塌。

  2014年12月,湖北新海天投资与湖北荆楚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即湖北日报旗下荆楚网)发起设立了楚天财富(武汉)金融服务有限公司,筹备运营P2P平台——“楚天财富网”。

  2015年6月5日,该平台正式上线。湖北荆楚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是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旗下公司。楚天财富(武汉)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声称是湖北日报新媒体集团全资控股子公司、具有国资背景的、专业从事互联网金融服务的企业。这个国资背景背书,是吸纳社会资金的主要推力之一。

销售理财产品的文案中有楚天小贷担保信息

  但诡谲的是,涉案公司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楚天财富(武汉)金融服务有限公司、湖北新海天投资公司法定代表人均为韦奇志。而韦奇志最少是21家涉及金融公司或关联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股东或高管。据行业内人士透露,P2P公司常规的套路操作就是注册诸多的关联公司,方便其虚拟标的物、关联交易、私挪资金,往往成为违规吸纳社会资金、洗钱的产业链。

  韦奇志将这些公司打包装进了新海天资本集团(简称“新海天资本”)。2019年春,楚天小贷、楚天财富、善银财富等新海天系公司均发生资金链断裂而出现兑付危机,共有400多人出借的近3亿元资金逾期不能兑付。童先生说新海天有两支市值1.3亿的股票供兑付,但被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强制冻结,以至未能执行。童先生认为,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这个操作没有正当理由。

  韦奇志的金融迷局,炒股票获第一桶金

  韦奇志,敦信集团创始人、CEO、新海天资本董事长、武汉大学校董、武汉市武昌区人大代表、正和岛湖北岛邻机构主席等一系列包装漂亮的社会职务背后,韦奇志其实是一个股票炒手,赌性极大。

  1995年,韦奇志从黄冈建行辞职下海。按照他的说法,虽然在国有银行工作十分稳定,有一份令人羡慕的收入,职业发展前景也非常乐观,但这并不是他追求的人生理想。年纪不到30岁的他,毅然离开了工作多年的银行。后来这一经历被包装成某银行高管。

  离开银行,做过一段实业,失败后回到了熟悉的证券业,成立新海天投资,前期主要是买卖股票,赚下了第一桶金。此后,开始在一二级市场来回操作,进行股票与股权投资联动。鉴于韦奇志成立的或投资的不少于21家公司,分别有金融公司、酒店、置业公司、农业公司等,行业人士分析,不排除通过这金融公司来取得P2P牌照,然后将资金转移于自己所控制的关联公司,借助P2P暴雷,将出借人的资金从形式上蒸发于无形。这样的操作,在湖北证监局对其公司出具的警示函中可以查到一些蛛丝马迹。

  韦奇志将湖北楚天小额贷款股份有限公司打包成为敦信金融控股有限公司,2019年3月,楚天小贷从湖北日报旗下产业武汉181文化创意产业园迁至联发国际大厦23楼,对外营业名号为敦信金融。随后,被曝出拖欠工资,陷入劳资纠纷。

一纸空文的兑付承诺书

  陷入危机之前,作为大股东的湖北日报传媒集团早已悄然撤资,此前楚天小贷利润颇丰,湖北日报传媒集团获得分红近1500万,至少在这笔买卖上,与韦奇志控制的金融王国联手操作,湖北日报传媒集团并没有亏,亏损的只是被蒙在局中的普通出借人。

  童先生愤怒地表示,如果是普通的融资平台公司,我们可能还没有这么悲愤,可气的是,居然是党媒在联合金融企业实施违规操作,让老百姓心绪难平。

  等不到钱回来,受害人、资深新闻人士刘章西患新冠肺炎去世

  很不幸,作为湖北日报退休干部、原评论理论中心调研员刘章西,相信自己效命30年的老东家不会骗他,所以也把自己毕生的积蓄出借给楚天小贷。暴雷之后,刘章西先生以为是系统内的老人,知根知底,应该能讨个说法,把钱找回来。但结果并未如所愿。

  事件一拖再拖,随后湖北爆发新冠病毒疫情,武汉成了重灾区。此事更无人处理。更不幸的是,刘章西先生在疫情中,患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于2020年2月1日入住中国人民解放军中部战区武汉总医院治疗,经全力医治无效,于2020年2月20日在医院逝世,享年68岁。据刘章西先生家属称,刘先生是老新闻人,一生为正义和真理而活,临死前却被党媒给摆了一道,令他郁结在心,心绪难平,含恨而逝,令人唏嘘不已。

  据同为一起维权的李女士透露,其实刘章西先生原本身体硬朗,但是春节前的3、4个月,为了追回出借的款项,多方奔走,呕心沥血,求告无门,以致心力交瘁,导致免疫力下降,继而罹患新冠病毒,最后无力回天,撒手西去。刘章西先生由部队转业至湖北日报,是一个非常善良、有正义感的资深新闻人,他的离世让大家无比悲痛。

销售文案中,楚天小贷担保,湖北日报背书

  当初,楚天财富公司在报社大楼里举办上线仪式时,时任湖北日报社社长邹贤启、总编辑蔡华东,湖北省政府金融办副主任胡俊明,武汉市金融工作局局长方洁,与新海天资本集团董事长韦奇志等人,共同站台致贺。湖北日报及其子报《楚天都市报》、《楚天金报》(现已停刊)和《荆楚网》等官媒,也纷纷刊发新闻造势,为融资平台背书。

湖北日报官方宣传品

  据受害者周先生曝料,楚天财富本身就在湖北日报报社大楼里办公,很多融资的发布会、活动都在这里操办。报社内部职工参与出借资金的有300多人,大多是新闻编辑、记者骨干、还有退休职工。

  周先生说,这些报社的员工,不但拿不回自己的血汗钱,还被报社的某些领导打压、威胁、监视,不能正当维权。虽然大家是媒体相关从业人员,但也落入到有苦说不出的境地,其中的屈辱与无力,让大家悲愤交加。特别是很多8旬老人和等钱治病的癌症患者已经苦等不及了。周先生说,如果湖北日报再不作为的话,估计会引发较大的社会群体事件。

  新海天投资被湖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敦信控股拖欠工资

  一系列事件表明,韦奇志控制的新海天投资、敦信控投等投资平台,已开始崩塌。

  据证监会湖北监管局网站消息,2019年8月9日,湖北证监局近日对湖北新海天投资有限公司(下简称“新海天投资”)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

  经查,新海天投资存在部分基金产品未办理基金备案手续;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向投资者承诺出借本金不受损失和承诺最低收益;将固有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挪用基金财产;部分基金产品备案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部分基金产品资料保管不当七大问题。

  湖北新海天投资有限公司上述行为违反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 湖北证监局决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管措施,判定新海天投资存在以下问题:

  一、部分基金产品未办理基金备案手续;

  二、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

  三、向投资者承诺投资本金不受损失和承诺最低收益;

  四、将固有财产混同于基金财产从事投资活动;

  五、挪用基金财产;

  六、部分基金产品备案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

  七、部分基金产品资料保管不当。

  湖北监证局出具的警示函表明,400余名受害投资者的诉求是真实的。湖北日报传媒集团站台融资,韦奇志违规操作,导致暴雷,受害人血本无归。

  敦信控股不但暴雷,还拖欠员工工资,陷入劳资纠纷。据中国观察网报道,敦信控股陷入劳资纠纷。受害人投诉称,他们于2018年5月先后进入当时名称为敦信控股集团旗下深圳宝同商业保理有限公司,后因业务需要成立武汉兰鲸速秒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关系开始迁移至此公司。

  投诉声称,于2019年3月份开始敦信控股出现资金链问题,接集团领导指示公司开始出现拖欠工资,裁员等。2019年3月工资到发薪日开始未能正常发薪,敦信控股起初承诺大家只是推迟发放从一周到一个月。但到期后并无回应,据了解至今尚未足额支付员工薪资。

  由此可见,敦信控股确系陷入资金断裂,不但拖欠员工工资,同时更无法兑现出借人的资金。在这个事件中,湖北日报扮演的“关键先生”,令人生疑。

  出借人喊话: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你的党性在哪里?

  同为出借人的胡女士认为,湖北日报是党报,联合金融公司坑骗出借人,失去的党性,谁来监督?胡女士指出,按照法律规定,作为在工商部门登记的股东,虽有内部股权协议纠纷,但第三方债务要优先偿还之后,才能按内部协议解决股东之间的纠纷。所以,湖北日报应立即停止与新海天的股权官司,撤诉或和解;同时,湖北日报冻结的新海天两只股票,应该立即申请解冻,逐步用于兑付偿债,还400多名受害者一个公道。

  但湖北日报不但不履行责任与义务,反而将出借人的维权行为污名化。2019年11月6日上午,受害人约有70-80人,前往湖北日报递交请愿书和诉求,希望报社领导出面对受害人有些安抚和态度,但由于湖北日报态度敷衍无人负责,大家群情激愤,转而前往省委求助。

  约有近30人到达湖北省委大院附近,此时已有警察在现场阻拦、呵斥。有人在人群中喊 ”请政府为民做主“等口号后,便冲出大批特警,将人群围住,其中较为年轻的基本都被控制并强制带到附近派出所。事情发生突然,前后仅几分钟。一共有9人在派出所被问话,留置时间约12个小时,最终2人被拘留五天,7人被训诫。

  当天被问询的受害人中有位78岁的王老先生,是位退休的老警察。还有一位60多岁的徐先生,是参加过老山战役的退休老兵,也是湖北日报的退休职工。而被拘留五日的两个受害者,一个是患前列腺癌的重症患者张先生,一个是母亲患宫颈癌的胡女士。

  胡女士七年前父亲去世,两年前母亲癌症,动过八次手术,由于出借资金不能如期兑付,四处借钱筹款20万为母亲做手术,母亲八月份才手术出院。胡女士是独生女,母女相依为命,家庭重担和照顾母亲的责任全部落在胡女士身上,她被拘留五日中,重症的母亲无人照料,其境况和遭遇令人闻者落泪。

  胡女士激愤地指出,在疫情之中,有批评者指出,湖北媒体并无作为。其实一切都有源头。作为党媒,要有党性,要主动维护人民群众的利益,揭露不公与黑暗,维护正义。而不是与不法商人沆瀣一气,非但不承担担保责任,尽到合约义务,反而打压受害者。我们所有的受害者在这里呼吁,湖北日报传媒集团,你的党性在哪里?

  (本文原发于2020-03-26)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