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皓阳:错过“成人礼”完全不值一提

2022-11-08
作者: 赵皓阳 来源: 大浪淘沙公众号

  昨天郑州市的一位社区书记,在分享防疫心路经验时,以“错过自己女儿成人礼”为最后的结尾,引发网络热议。在评论区还没关之前,我截了个图前几条评论是这样的:

  平心而论,我能体谅到一位母亲的拳拳怜女之情,相信这位刘书记真的是对这件事非常上心,而且女儿真的是为她的母亲而骄傲。同时,这个社区三年无疫情,肯定也有基层工作者的辛勤付出在。在这种情况下予以社区书记相应的宣传与褒奖,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

  但是,宣传也要讲究恰当的方式方法。因为疫情亏欠了身边亲人的事情,我们每个人都经历过很多,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不会把它拿出来讲,因为我们知道比我们惨的群众太多了。

  我记得援助武汉的医务工作者父亲去世都见不到最后一面,只能遥望家乡的方向磕个头;我记得上海的保洁阿姨被赶出小区,在电话亭里住了十几天,最后被家乡的救援队解救;我记得有大车司机回不了家、进不了服务区,只能吃住都在车里,不想吃泡面了就去池塘里钓鱼烤着吃;我记得只能睡桥洞的快递员外卖员,白天还要为封控的城市运送物资……

  还有千千万万因为疫情没有见到亲人最后一面的人们,还有千千万万跟父母、子女两地分居难以相聚的人们,还有因为千千万万疫情耽误了生病就医的人们,还有千千万万义务劳动、义务加班的防疫工作者们……

  就在郑州这个地方,前几天的新闻,富士康员工从公路徒步回家……

  还有很多很多很多,我觉得这些人抱怨级是比我优先的。但是看到成人礼都可以拿出来感动一番了,那我可不困了,我也要说,我姥姥八十大寿的时候赶上社区封控,孩子亲戚一个都没见着,想吃碗长寿面都没有,家里只有米饭。老人家虽然不说,但心里能是个滋味?我们做子女的心里能是个滋味?

  我之前没说是因为我觉得我不配说,比我该抱怨的大有人在,没有过老人的八十大寿等解封了好好补偿一下就好,没必要把它当成一件公之于众的事。但是看到成人礼都可以拿出来感动一番了,那我可不困了,我也要说,我还有很多委屈可以说。我相信千千万万的人都可以说,“成人礼”把抱怨优先级一下给降到了马里亚纳海沟,那好咯,大家一起说咯。

  而且三年疫情,太多层层加码和魔幻现实主义的故事了,这种大前提之下,你说一个“成人礼”,仿佛在向群众挑衅一般。

  领导觉得错过了孩子成人礼就是值得说一说的感人故事,我想到的是多少人连自己亲人离世都没能见到最后一面……只能说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太多领导干部们的信息茧房和对群众的共情能力比想象中的更严重……

  关键这社区书记不算什么高高在上的真·大官,但是她竟然真以为错过成人礼这种事情能拿出来说。看社区的微信群,这个即便这种基层位置的领导,信息茧房现象依然非常之恐怖:

  上述聊天截图不是卧底或者黑子发的,是这位书记自己把夸奖她的群聊一一截图,发在了视频号里……这操作实在是,太……那个了……

  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绝对不是一句空话。领导干部脱离群众、脱离生活、脱离实践的现象,必须要重视了。再多吐槽一句,他们真的不上网吗,哪有这种截图自己夸自己的,活生生把自己搞成自己的高级黑。

  我想起两首经典的古诗文,一首是《阿房宫赋》:“秦爱纷奢,人亦念其家;奈何取之尽锱铢,用之如泥沙?”

  另一首更为贴切,是袁枚的《马嵬》:

  莫唱当年长恨歌,人间亦自有银河。

  石壕村里夫妻别,泪比长生殿上多。

  我在《“人民艺术家”远去,“娱乐贵族阶级”登场》这篇文章中分析过,现在的文艺作品越来越不接地气了,根源在于文艺创作者们与普通观众已经不属于一个阶级了。推而广之,我们的领导、专家、学者,何尝不是如此呢?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些放空话、打空炮、夸夸其谈、不知所谓的“上流者”们的问题,根源在于与人民不属于同一个阶级了。

  比如这位许宪春局长,非常自信地认为普通人可以通过把闲置的房子出租、把私家车做网约车来“解决低收入群体收入问题”:

  还有知名的“陈平不等式”——在上海月收入2000比在美国收入3000美金要好。我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个不等式是如何求证的?如果从吃的来讲,美国也是农业大国,各种食品尤其是肉类出了名的便宜的。而且2000也太少了吧,就算2000块钱光吃饭了,也就是比大学生吃食堂强一点的水平,更不要提别的生活开销了。

  后来我终于领悟了,像陈平教授这种地位的人,已经有自己的房子了,平时就吃单位食堂——体制内食堂好坏纯看单位补贴力度,但无论怎样都远远远远比市场上点外卖便宜。甚至还有可能单位配车,看病报销,日常都会发超市卡,话费网费买书费单位都给报销……所以2000多块钱很难花出去的哎!

  当然,在美国没有单位食堂,没有经常发的超市购物卡,话费网费都得自费,所以陈平教授用自己的生活经验作为出发点,得出了2000>3000的知名“陈平不等式”,也算情理之中。但是这就没有普遍性了,美国现在确实是水深火热,但是不妨碍这个荒谬的不等式毫无价值可言,徒增笑料。

  最后,引用一段毛泽东主席的话,与诸君共勉:“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不是。是自己头脑里固有的吗?不是。人的正确思想,只能从社会实践中来,只能从社会的生产斗争、阶级斗争和科学实验这三项实践中来。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人们的思想。而代表先进阶级的正确思想,一旦被群众掌握,就会变成改造社会、改造世界的物质力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