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还原真实的开国上将许世友(组图)

作者: 许华山 日期: 2018-05-08 来源: 中红网—中国红色旅游网

  新中国成立初期,父亲陪毛主席在山东看地形
  
  父亲与叶剑英、习仲勋等合影
  
  父亲正装照

  第一章 父亲生命最后的日子

  1985年春节后,父亲突然感到一阵阵腹痛。父亲这辈子,对各种各样的疼痛忍受力极强,些许小痛,他根本不当回事,因为当年战场上随便哪个弹伤不比这痛?虽然父亲自己从来不说,但我从别人口中得知:仅仅在红军时期,父亲就7 次参加敢死队,5 次担任敢死队长,4 次负伤。一把大砍刀,砍得全是缺口,一仗下来就得换……所以,任何肉体疼痛,父亲当然不会在意,他只是习惯地说声:“痛就痛呗,痛过了就不痛了。”

  “爸爸要见马克思了”

  可是这次,隐痛始终不止。很快,父亲饮食剧减。工作人员开始担心了,他们力促父亲入院检查,父亲拒绝了,反而令他们“不要大惊小怪”!工作人员报告了相关领导,领导立刻上门劝父亲。父亲笑着答应他们:“好好,去一趟。”父亲同意到上海华东医院做个体检。不料,诊断结果为肝癌晚期,已经不可救治。

  当时,所有人都把诊断结果瞒着父亲,但父亲从他们脸上一眼就看出了“情况”,当然也看出他们的善良心思。父亲看出后,也装着什么都没看出来的样子,该干吗还干吗。

  我得知噩讯,立刻赶回南京家中看望父亲。

  我刚刚进家门,父亲看见我就微微笑了,直截了当地说:“孩子,爸爸有情况了。爸爸快死了。”

  我强忍悲痛地说:“他们会治好爸爸的。”

  父亲说:“这次与以往不一样,爸爸很快要见马克思了。爸爸知道。”

  在父亲病重的那段日子里,我预料父亲一定会用尽全力顽强地与病魔抗争,就像他当年打仗一样,不取胜,绝不后退。但是父亲再次让我出乎意料,他在绝症面前,给我最深刻的印象竟然是从容,是泰然自若,就好像他体内的病魔根本不配与他为敌,他根本瞧不起那个癌!癌细胞或许可以攻占他的身体,却不能撼动他的精神。

  “北京路窄”

  父亲病后和平时一样,他的烦恼一点儿没增加,笑容一点儿没减少。我看不出他有任何紧张不安之类的情绪,父亲该干吗还干吗。

  时任北京301 医院(即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政委的刘轩亭曾是父亲的老部下,他专门赶到南京,劝父亲转至北京治疗。不料父亲竟然一口拒绝:“我不去北京。”刘叔叔很惊讶:“干吗不去? 301 的医疗水平属于全国一流啊!”父亲强辩:“北京路窄……”刘叔叔更吃惊了,笑嗔:“长安街是全国最宽阔的街道。”父亲终于被逼得一叹:“北京人多啊……我吵架吵不过他们。我不去!”刘叔叔无奈地笑了笑。

  父亲非但不愿意赴京治疗,甚至拒绝住院治疗,他坚持住在自己家里,一步都不肯离开。直到病况晚期,疼痛加剧,在中央军委领导的强硬指示下,父亲才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这时,父亲已经每天24 小时都处在医护人员的监护下了,院方竭尽所能挽救父亲的生命。不料有一天,医护人员突然从病房沙发底下搜出半瓶酒!

  医护人员大为惊讶:天哪,这瓶酒是怎么弄进来的?首长又是怎么在我们眼皮子底下喝掉了大半瓶?!

  一连串责问声中,父亲却像孩子般窘笑:“嘿嘿……我馋啊。”

  医护人员痛声责备:“首长啊,你这种情况还敢喝酒?这等于服毒,等于吃砒霜!”父亲再笑:“砒霜就砒霜呗。嘿嘿,我抗毒能力强!哦,这事你千万别暴露。”

  院方立刻更加强化了对父亲的监护。

  几天后,医护人员发现病房的卫生间里挂着父亲的一件军大衣。他们立刻起疑了:“这屋里暖洋洋的,首长你挂个大衣干吗,你还要查岗查哨吗?”医护人员里外一搜,果然,军大衣口袋里藏着另一瓶酒,而且已经开瓶喝过了!

  唉,父亲太狡猾了,他知道自个儿上卫生间的时候,医护人员不好意思死盯着他,于是父亲立刻抓住“战机”,偷偷解馋。

  还有一次,在上海看病回南京的火车上,经过一处路段时,列车晃动得很厉害。父亲突然对陪同的军区总院于仁祥主任说:“于大夫,打针,静脉针。你亲自打。”

  父亲明明知道,打针、抽血之类的工作应该由护士承担,像于主任这样的高级专家早就不做此类事了,即使做也未必做得比护士好,何况是在晃动的列车上。但是于主任并无二话,他取出注射器,汲药消毒,之后准确地为父亲进行了注射。

  父亲夸奖:“好,很好!”

  事后于主任悄声对我说:“你爸爸在将我的军!”我也悄悄对他说:“你的本事,让爸爸很开心。”

  当然,癌肿让父亲越来越疼痛了,到后来,已经变成没日没夜的疼痛。但父亲从不叫痛,他永远在咬牙坚持,一声不吭。有天夜里,父亲痛得再也难以忍受,于是告知医护人员:“给我打一针吧。”

  医护人员即刻推来药车。这时,父亲已经挺过来了,他沉声说:“不打了,浪费。”

  父亲重病的消息传向四面八方,很多老部下、老战友络绎不绝赶来看望,其中很多人是自费从遥远的地方赶到南京的。但他们所能做的,仅仅是被医护人员带到父亲病房门外,隔着玻璃远远地看他一眼。所以,父亲的病房外面,几乎每天都聚集着当年的战友……

  病危中的父亲已经无力睁眼了,但他显然意识到战友们就在门外。因为我亲眼看见,父亲的手指头在被单下面轻轻动了一下,又动了一下……那是他挣扎着,试图用力抬起手来,向战友们告别。

  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向守志将军来看望父亲。向叔叔可谓相貌堂堂、英俊潇洒。那一天,向叔叔脸上却挂满了悲伤。父亲慢慢睁开眼睛,看见向叔叔脸上的表情,于是低唤:“守志呵,你来了……”

  向叔叔立刻俯身倾听。

  父亲夸奖:“你看你有多漂亮……”

  听见这话的人,全都失声笑了。

  我看见父亲快要进入生命尽头了,就给杨尚昆副主席的赵秘书打了电话,请他把父亲的情况报告杨副主席。

  隔天,杨尚昆叔叔就与张震和洪学智两位将军一同赶到南京,轻轻进入了病房。

  医护人员把病床上半截儿升起,父亲睁开眼睛,艰难地半卧半坐,微微颔首,表达谢意。

  我们都退避了。我在玻璃门外看见杨尚昆叔叔俯下身体,一边握住父亲的手,一边低声在他耳旁说话。父亲动容,颔首……我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但我看出那是生死不渝的同志情谊。继之,张震和洪学智两位老将军也依次在父亲耳边说话,父亲则再次流露出感动的神情。

  父亲和他的老友握手的时候,不禁让我想起父亲当年那双手多么有力。他见到多日不见的战友时,喜欢用力握手。但他一发力,就经常把很多位将军握得嗷嗷大叫!后来,他们见面时再不跟父亲握手了,只是笑着抱拳作揖,招呼道:“师父,免礼免礼!”但现在,父亲连手都握不动了。

  在父亲最后的日子里,习仲勋叔叔专程从广州赶来看望父亲。他俩曾共事7 年,习叔叔时任广东省委书记兼广州军区第一政委,父亲时任广州军区司令员。父亲看见习叔叔,挣扎欲起,口里含糊不清地说道:“我要完蛋了……”

  习叔叔上前按住父亲,在他耳边说话,安慰他……这种真诚和情谊使所有当时在场的人都非常感动。我也能体会到父亲在他生命的最后时间里,心灵深处也会为这种真诚而慰心。

  1985年10月22日下午4时57分,父亲走完了他传奇的一生,停止呼吸,溘然永逝,时年80岁。(未完待续)

最新推荐

四大主场外交,习近平深入阐述这一理念习近平同挪威国王举行会谈古巴:《我们还穷,但我们很幸福》论《资本论》与马克思的生态文明观

热门文章

原来毛泽东从来就没有“迫害”过彭德怀

贾根良:让这些人为中国改革开放出谋划策,危矣

吴敬琏等曾接二连三杜撰中央文件观点

披露:苏联解体前400多名高层领导已被共济会收买!

王今朝:应把美国对华贸易战看作旨在掩盖中国一些人试图最终完成私有化图谋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