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岩:道歉,不是靠等就能等来的!——写在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一个民族,没有理智是愚蠢的,而没有骨气则是无耻的。

  有些人缺乏理智,但有一份值得人民尊敬的爱国情怀;有些人没有骨气,却总喜欢用理智来掩盖自己的无耻。这就是自古以来在任何国家,对爱国者绝不能斥为“贼”,而卖国者必被斥为“贼”的原因。

  中国近代以来,面对帝国列强欺侮,真正有爱国觉悟敢为民族挺身而出的血性儿女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了;相反,“不知亡国恨”“犹唱后庭花”的“商女”不是太少,而是太多了。

  抗战中,为侵略者扛枪残害同胞的中国伪军竟比日军多得多,南京大屠杀数十万顺民宁可被杀也无一带头反抗,这难道不是我们自己民族的耻辱吗?

  为什么战败的日本人瞧不起中国人,包括今天的中国人?

  为什么唯有中国人等不来道歉?

  道歉,靠等能等来吗?!

  如今,日本军国主义者重新掌政,美日韩携手制裁中国,而我多少国人充耳不闻,毫无危机意识,只关心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这样的民族能有希望吗?

  在他们身上,不该遗忘而正被遗忘的,不值追崇却热衷追崇的,真是太多了!

  (作者系昆仑策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高级研究员)

  附:

  她们等待日本人的道歉,日本人等待她们的自然死亡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有这样一个群体,

  她们曾经遭遇的不堪,

  人们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她们是“慰安妇”

  如果不是一部电影,

  大概人们早已遗忘了她们。

  2017年8月14日

  ——世界慰安妇纪念日,

  国内首个获得公映许可的慰安妇题材电影上映,

  片名叫《二十二》

  这部电影,不仅真实记录了中国幸存“慰安妇”的生活现状,更揭露了那段不容被忘却的屈辱历史,从预告片中,已能感受到那种痛楚。

  当被人锲而不舍地勾问“过去”时,慰安妇老人们抑或掩面哭泣,抑或摆摆手,“我不说了,不说了。”

  当伤疤重新被揭开

  老人们讲不下去了

  来源:视频截图。

  当尘封的记忆再度被触碰

  老人们止不住落泪

  对于很多人来说,“二十二”只是一个普通的数字,但这部电影的片名《二十二》,却是一个极为残酷的数字。因为它代表了,参与拍摄影片的“慰安妇”受害者人数。

  1937年至1945年,至少20万中国女性被强征为日军慰安妇。

  纪录片公映。导演郭柯说:

  片中二十二位老人,如今只剩九位。每当一位老人离世,他会在片尾处给老人的名字加个框。可最近这些日子,老人走得太快,他甚至都来不及加框。

  不幸的是,老人们走得越多越快,这段历史也被人们遗忘得越快。因此,用纪录片的形式记录下这段历史,就成了本片导演郭柯的初衷。

  来源:郭柯 实名认证微博。

  其实,《二十二》这部影片,早已不是郭柯第一次讲述慰安妇的故事。

  2012年,郭柯在微博上看到了一篇名为“中国慰安妇生下一个日本孩子”的文章,他深受触动,在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苏智良教授的支持下,郭柯找到了住在广西偏远农村的“慰安妇”受害者——韦绍兰老人。

  可由于没有投资,当时他只能将老人们的故事,拍成一部仅45分钟的纪录短片。 当时,在全国参与拍摄的“慰安妇”幸存者还有三十二人,“三十二”便也成了短片的名字。

  片中,韦绍兰老人讲述了那段暗无天日的经历:

  他们(日军)将路上所遇所见的妇人掳走关进一间间黑屋。

  三五个妇人一间屋,她们蜷缩在角落,抱紧自己的膝盖,将头埋在其中,不敢多看不敢出声,甚至憋紧呼吸,怕因恐惧而急促的呼气声引人注意。

  说到最难的那段日子,她捂住了眼,湿润了指腹。她说,那时被关在房里,那鬼子进去,就将她强奸。

  她们,正在离去——

  而现实,远比影片更残酷。二战时期,在日本慰安妇制度的奴役下,中国、朝鲜、东南亚、欧美等各国的女性惨遭日军蹂躏。

  由于日军在战败时大量销毁档案,目前要准确计算出慰安妇的总量较为困难,但尽管如此,一些研究人员仍依据现有资料,对慰安妇的数量作了推断:在亚洲,日本的殖民地、占领区和本土,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其中包括逾20万中国妇女,中国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最大受害国。

  2017年8月12日晚,海南“慰安妇”受害者、赴日状告日本政府原告之一的黄有良老人在家中含恨去世,终年90岁。

  中新社记者 骆云飞 摄

  据日军“慰安妇”问题学术研讨会发布的最新研究成果:

  目前登记在册的中国大陆“慰安妇”幸存者仅剩14人

  而这14个人,她们过得还好吗?或许正如《二十二》主题曲《九重山》里那句歌词所唱:

  自己跌倒自己爬

  自己忧愁自己解

  自流眼泪自抹干

  不容忘却的纪念!请记住已经离开的她们!

  90岁“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

  中新社发 骆云飞 摄

  2017年5月11日,海南"慰安妇"受害者陈亚扁离世,享年90岁。1942年,未满15岁的她被日军抓去充当性奴隶,遭受折磨近4年之久。2001年,她与另7名受害幸存者赴日诉讼,“官司输了,我不甘心。只要我没死,我就要继续讨回公道!”

  93岁“慰安妇”受害者——刘风孩

  来源:@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 微博

  2017年1月20日,山西“慰安妇”受害幸存者刘风孩老人去世,享年93岁。1943年,19岁的刘风孩被日本兵抓走,被迫成为日军性奴隶。

  104岁“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

  2016年除夕,海南黎族“慰安妇”受害者黄珍妹在家中逝世,享年104岁。1940年,28岁的黄珍妹被日本兵抓去充当“慰安妇”,遭受折磨近一年后逃离魔窟……

  89岁“慰安妇”受害者——张先兔

  武俊杰 摄

  2016年11月12日,最后一位赴日诉讼的慰安妇受害者张先兔老人去世,享年89岁。多年来,老人和志愿者一直在坚持向日本政府讨回公道,然而直到老人临终也没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

  90岁“慰安妇”受害者——尹玉林

  中新社发 韦亮 摄

  2012年10月6日,山西太原“慰安妇”受害者尹玉林去世,享年90岁。从未停止对日本政府诉讼的她,未等来日本政府的道歉,就含恨离世。

  她们

  是世界上最让人怜惜的弱女子

  她们暗无天日的悲惨遭遇

  成为人类历史上最黑暗的一笔……

  然而,当我们在怀念已故的老人,为她们的痛苦经历鸣不平时,日本,却在忙着篡改历史!看看他们做的丑事吧:

  政府邀请右翼分子入内阁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曾多次向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牌位的靖国神社,并献上祭品。2017年,还邀请日本右翼活跃分子、政治评论员樱井良子进入内阁,出任文部科学大臣。樱井良子之前曾否认日本侵华历史、南京大屠杀问题和“慰安妇”历史。

  污化、抹杀“慰安妇”概念

  对于”慰安妇”问题,安倍政府更是不承认、不道歉、不赔偿!当在外交场合不得不谈及这一概念时,日本政府频出怪诞之语,意图偷换“慰安妇”的概念。

  安倍曾在接受采访时,曾将“慰安妇”称为“人口贩卖的受害者”、“占地卖淫女”,且只字不提日本是“慰安妇”问题的加害方;安倍政府还曾公然要求联合国“慰安妇”问题报道撰写人,撤除日本政府应当承担相关责任、向受害者谢罪和赔偿的内容。

  篡改历史教科书

  来源:新华国际客户端

  在日本过关的中学历史教科书中,几乎找不到有关“慰安妇”的表述。

  目前,日本市面上只有东京都一家出版社发行的历史教科书提到了“慰安妇”的历史,它记载日本在1993年发表承认“慰安妇”历史的“河野谈话”,但为2016年过关也迫不得已按照日本政府意向,在“日本军强征‘慰安妇’”问题上做出否定说法。

  然而就是这样一本所谓的“良心教科书”,使用它们的38所日本中学,还频频受到保守势力的恐吓。

  民间右翼趋势显现

  2017年初,日本APA连锁酒店被曝出在客房内摆放“右翼书籍”,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和日军慰安妇的存在。此后,书籍作者、APA集团老板元谷外志雄再次发表声明称,不会因为东京奥运会撤掉他的书。

  来源:视频截图

  实际上,除了这家APA酒店的老板外,在安倍政府“错误史观”的侵袭下,这样妄图洗白日本二战的侵略罪行的人还有很多!

  每天早上,日本塚本幼儿园的小朋友们要背诵1890年由明治天皇颁布的《教育敕语》,同时还要向日本天皇的照片鞠上一躬。而《教育敕语》是过去日本军国主义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近年来,日本右翼还向电影、电视剧等文化领域渗透。美化日本侵略战争历史,宣扬“战争狂热”的战争影片《永远的零》,在日本首映后走红,并一举夺取日本2014年圣诞新年档票房榜榜首。

  “即使只剩下最后一个人,

  也一定要看到日本道歉的那一天!”

  这是很多“慰安妇”受害老人的坚定信念!

  存世的“活证人”也许不久都将离世

  日本政府似乎认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但罪恶的过去

  将在时间河流中长存

  历史的伤疤永远触目惊心!

  留给日本政府向“慰安妇”们道歉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而我们能做的是什么?

  或许,正如“达康书记”在推荐《二十二》这部电影时,说的那句话一样:

  “面对伤痛,不终日怨恨,但一刻不忘!”

  来源:视频截图

  “这一次,

  让我们用平静的方式,

  再深情地看她们一眼。”

  这一次,

  关于这段历史,

  让我们再多记住一些!

  《 二十二 》电影主题曲 《九重山》。

  勿忘历史!

  吾辈自强!

  看了二十二,我恨日本人,更恨正在遗忘的国人

  来源:纵贯电影公社

  最近有一件事在微博上闹得沸沸扬扬,在上海曹杨影城,一名男子在观看纪录片《二十二》笑出了声...

  这不禁让我想起,曾经有位朋友跟我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去电影院看电影是为了排解压力,所以我宁愿选择一些没有营养的爆米花电影,也不愿去看那些让人心情沉重的灾难片

  或许这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在这个充满快节奏和压力的时代,对于充满焦虑的现代人来说,电影院是难得的可以消遣的地方,也就解释了为什么灾难片一直都不受院线经理们的待见

  可是即便如此,公社君今天还是忍不住给大家安利这部片子,因为它背后的故事值得我们每一个人铭记——

  《二十二》

  这是一部国产电影

  它的上线仿佛悄无声息,没有声势浩大的宣发,只有微不足道的排片。

  它的题材很沉重,沉重到看到影片名都不忍心再看第二眼——“慰安妇”

  本片的导演郭柯。

  其实他早在2012年的时候就已经出过一个同题材的纪录短片《三十二》。

  顾名思义,“二十二”,代表着影片拍摄之初全国共计还健在的二十二位“慰安妇”老人。

  对于这部片子,甚至有人说    “可以买票支持,但不敢去看。”

  其实公社君想告诉大家,这种担心大可不必

  在《二十二》的成片里,既没有对苦难的渲染,也没有愤怒的控诉,仿佛一个旁观者给我们在娓娓道来他的所见所闻

  韦邵兰,是这二十二位老人中最特殊的。

  她也是前作《三十二》中的主人公

  她本是广西桂林人,1944年被日军掳走,送到位于马岭的慰安所,从那以后,她就成了一个我们所说的“慰安妇”。

  如今她和七十多岁的儿子罗善学相依为命

  因为当初和年幼的女儿一起从集中营逃出时,韦邵兰怀了孕,再加上女儿因病去世,有着日本血统儿子的出生,让老人不得不面对着包括丈夫在内的街坊们羞辱、排斥的异样目光。

  连儿子罗善学都因为日本血统而被人们指指点点,所以,直至七十多的人至今都孑然一身。

  但是你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命运坎坷的女人竟然能说出这样一句话

  “这个世界真好,吃野东西都要留着这条命来看。”

  此外另一个老人,湖北的毛银梅老人,也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她本来是韩国人,她被日本人骗到中国,说是去工厂做工,却被关进了武汉的慰安所。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已经不会说韩文了,湖北话倒是说得很溜。

  她的中国名字,毛银梅,是自己取的。她说,之所以让自己姓毛,是因为崇敬毛主席。

  毛银梅还收养了一个中国女儿,这些年都是养女在照顾她。养女说:别人说她是日本人、韩国人。我管她是哪里人,她把我拉扯大,我应该照顾她报答她。

  看了《二十二》这部电影的人,很难不被奶奶们积极的精神感动。

  可是抗战胜利72年过去了,她们还没等来一声道歉。

  据相关资料显示:慰安妇的总数在40万人以上。受害者来自中国、朝鲜、东南亚、欧美各国,甚至也有日本女性。

  其中,中国的受害女性,超过20万人。然而截至目前,中国幸存“慰安妇”受害者仅剩8人。

  而更让我难受的是这样的一部片子在上映首日,只有1.5%的排片。

  更多的还有你看不到的事

  即便是那些排片的院线,留给它的放映场次也集中在上午和深夜,即业内所称的“无效场次”。

  不能说这样的东西有人千辛万苦做出来了,但是在面见观众的环节还得再经历九九八十一难。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正义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而相比一些爆米花影片,这部电影有着更多的理由,让我们去电影院,为它献上一次深情的凝视。

  (来源:昆仑策网综合编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