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内瓦会议,周恩来初登国际政治舞台,李克农为他起草的简历轰动世界

2022-04-26
作者: 春紫 来源: 党史博采

  1954年2月底,经苏联政府倡议召开的苏、美、英、法四国外交部长会议在柏林达成协议,定于当年4月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国际会议,讨论和平解决朝鲜问题和印度支那问题,建议中、苏、美、英、法五国参加会议全过程,其它有关国家可派代表分别参加相关问题的讨论。

  4月19日,中国政府任命周恩来总理兼外长为首席代表,正式组建中华人民共和国出席日内瓦会议代表团。

  对新中国而言,日内瓦会议是新中国成立后出席的第一次大型国际会议,是中国政府致力于经过大国协商和平解决国际争端的一次尝试,也是周恩来首次登上国际政治舞台。无论是新中国的形象还是每一个代表团成员的形象,都显得极为重要。首次到国际舞台上去唱戏,大家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出发前,周恩来向代表团成员仔细叮嘱道:尽管我们过去在国内谈判有经验,跟美国吵架有经验,但是,那时我们进行谈判的范围小,有什么就说什么。中国是一个大国,到日内瓦是参加一个正式的国际会议,我们是登国际舞台了,因此要唱文戏,文戏中有武戏,但总归是一个正规戏、舞台戏。有几个兄弟国家参加,要配合,要有板有眼,都要合拍。又是第一次唱,所以还要本着学习的精神。为唱好这出“文戏中有武戏”,周恩来交代:给每人做两套服装,一套是灰色的西装,一套是中山装。整齐统一,简洁明快,干净利索。没曾想,这两套服装后来却引起了国际舆论对初登国际舞台的中国外交官的注意……

  ◆周恩来总理兼外长率中国政府代表团抵达日内瓦。

  也就是在这一次会议上,世界人民首次领略了作为一个大国总理的周恩来那神采奕奕、令人痴迷的绝代风华。

  4月24日下午3时,周恩来一行抵达日内瓦机场。这时,停机坪顿时热闹起来,各国记者蜂拥而至,其中数美国记者最多。飞机停稳了,第一个走出机舱的就是周恩来。他身穿得体的大衣,右手自然地举过眉梢,微笑着向前来迎接的人们致意。周恩来的身后是一支整齐的阵容,紧随其后是外交部副部长兼中国驻苏联大使张闻天、外交部副部长兼中联部部长王稼祥和外交部常务副部长李克农,随后是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顾问有雷任民、师哲、乔冠华、陈家康、柯柏年、宦乡、黄华、龚澎、吴冷西、王倬如、雷英夫……这支队伍集中了新中国最优秀的外交官。周恩来带着微笑走向迎接他的人群,和迎面走来的瑞士官员握手。

  周恩来的出现使记者方阵骚动了,首先是美国的摄影记者纷纷喊道:“周先生,走近点,朝我这里看!”周恩来有礼貌地抬起头,迎面走向记者。摄影镁光灯顿时闪成一片。这时,中国代表团秘书长王炳南和新闻事务发言人龚澎向在场记者散发周恩来的机场书面声明。随后,记者们还从中国代表团新闻宣传组那里得到另一份独特的有关周恩来的介绍材料,这是一份仅1800字左右的中英文对照的书面简历,上面写道:“周恩来(生于1898年),中国杰出的政治活动家、军事家和外交家,中国共产党杰出的组织者和领导者之一,毛泽东最亲密的战友之一……”这份简历,就连中国代表团的许多成员事先都未见过。它的起草者是中国外交部常务副部长李克农。这是经中共中央直接批准的,一份少有的以个人简历为内容的对外宣传材料,意在通过宣传周恩来而宣传新中国,并首次使用了“最亲密的战友”这种提法。第二天,在关于周恩来和中国代表团的报道中,西方媒体上出现了这样一些语句:“一个年轻的红色外交家率领了一批更为年轻的红色外交家……”“他们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连手提箱也都相似……”

  4月26日,日内瓦会议在美丽的莱蒙湖畔开幕。这天,日内瓦的天空是湛蓝的,这个以美丽而闻名世界的城市迎来了各国的代表。周恩来头戴黑色的礼帽,身穿风衣,迈着矫健的步伐大步走向会议室,身边是各国的代表。

  周恩来神采奕奕地率领中国代表团一行人走着,带着他特有的和蔼可亲的微笑;他神色坦然,目光既坚毅又安祥,既谨慎又满怀信心;他神态自若、落落大方,步履稳健……那种潇洒,那种大气的动作,和他那种特有的风姿以及他的自信、他的风度,他那非凡的领袖风范折服了在场的所有外国人。

  会谈是艰难的,第一个朝鲜问题,由于美国的阻挠和作梗,无果而终,但中国的立场合情合理,并且得到了参会国的赞赏。

  ◆日内瓦会议期间,周恩来在代表团住所内办公。

  会议期间,周恩来的忙碌是可想而知的。除了开会,他把全部时间都用来看材料、听汇报、了解研究世界的最新动态,考虑和处理会上出现的问题。中国代表团在日内瓦会议上可以说是同时开辟两个战场,一是在会议之内,一个在会外。同会场内充满火药味的唇枪舌剑、针锋相对相比,会外的活动则显得平和、儒雅,彬彬有礼之中透着机敏和睿智。这次会议,共有700多名文字记者和600多名摄影记者及广播、电视记者前来采访。他们分别来自40多个国家和地区。周恩来对接待外国记者提出了五项原则指示:来者不拒,区别对待;谨慎而不拘谨,保密而不神秘,主动而不盲动;记者提问,不要滥用“无可奉告”;对于挑衅据理反驳,但不要疾言厉色;接待中,有意识地了解情况,有选择有重点地结交朋友。当周恩来得知有一位美国记者说,在日内瓦看不到共产党统治下几亿中国人的“悲哀和愁苦”时,立即指示为外国记者举行电影招待会。从纪录片《1952年国庆》中,人们看到了从世界东方站立起来的新中国人民意气风发的精神面貌。为让西方人全面了解中国,周恩来又安排播放了一部精彩的中国爱情片——越剧影片《梁山伯与祝英台》,周恩来提出:“要在请柬上写上一句话:请你欣赏一部彩色歌剧电影——中国的《罗密欧与朱丽叶》,并在放映前做3分钟的说明,概括地介绍一下剧情,用语要有点诗意,带点悲剧气氛,把观众的思路引入电影,不再做其他解释。”影片放映后获得巨大成功。

  ◆中国代表团在日内瓦会议会场上。

  尽管关于朝鲜问题的讨论最终没有达成任何协议,但是,周恩来以其过人的敏锐、出众的智慧、令人陶醉的风度和魅力,像磁石一般吸引了所有与会者。在这次会议上,由于周恩来入情入理的分析,也使得美国代表的顽固好战的立场暴露无遗。周恩来赢得了众多与会者的赞誉和国际舆论的好评。一些参加日内瓦会议的人感叹:周恩来与美国代表在日内瓦的舌战真是妙不可言!甚至有人说:“苏联人将外交变成科学,而中国人使外交成为艺术。”

  日内瓦会议虽然在朝鲜问题上未能达成任何实质性协议,但是实现了印度支那的停战,结束了法国在这个地区进行了8年的殖民战争,确认了印支三国的民族权力。越南北方的完全解放,也为后来越南共产党领导越南人民在全国范围内夺取政权奠定了基础。

  在会上,周恩来总理以一个伟大政治家和外交家的气魄和胆略,率领中国代表团在会上积极主动地,创造性地开展工作,团结和争取了一切可以团结和争取的力量,让全世界看到了中国政府维护亚洲和世界和平的诚意和做出的贡献。

  ◆日内瓦会议两主席之一的英国外交大臣艾登到中国代表团驻地拜访周恩来。

  日内瓦会议上,周恩来总理以他的睿智、儒雅的作风征服了所有参会的代表,连那些敢于藐视新中国的别有用心的人,在他的唇枪舌剑下也甘拜下风。

  最终,在历时三个月的漫长会议中,中国在解决朝鲜问题和恢复印度支那和平这两个主要议题上,都体现出了大国的作用。美国《商业周刊》的评论称,美国企图把中国“无限期排斥在世界外交舞台之外”的幻想已被日内瓦会议所粉碎。有些报刊称:“已有不少人将周恩来喻为印度支那会议的挽救者,他已赢得了外交舞台第一流人物的地位。”

  7月23日,周恩来率中国代表团飞离日内瓦,途经并访问民主德国、波兰、苏联和蒙古后,于8月1日返抵北京。当周恩来结束历时3个月的国际会议后,新中国欣欣向荣的面貌和周恩来折冲樽俎、神采奕奕的美好形象,深深地留在了国际政治舞台上。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