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平邦:秦刚两通电话启动中国新的调停行动?


  昨天,国务委员兼外交部长秦刚,分别同巴勒斯坦外长马立基,和以色列外长科恩,通了电话,周总理说过,外交无小事,中国的外交手法,也是时时刻刻要精准,比如,秦外长跟上述两国外长通话,一定是有先有后,虽然具体先给谁打、后给谁打,我们是不知道的,但这两通电话放在同一条新闻里,就一定是要把巴勒斯坦排前面,把以色列排后面,这其实是中国外交的优先方向的微妙差别。

  秦刚外长的这两通电话,我们中国只是当成正常新闻处理,却把美西方媒体炸开了锅,哎哟哟,中国要介入巴以和谈了吗?中国又要拆美国人的台了吗?自从中国斡旋成功令伊朗沙特实现北京和解,好像美西方媒体也都等着这一天呢,他们是既等着这一天到来,又不希望中国办成这件事,心思很复杂。

  为了不让人抓到咱胡说八道信口开河的把柄,我还是先以新华社的语气,说说秦外长跟巴、以两国外长都是怎么说的。

  大背景,是从4月以来突然爆发的巴以冲突,已造成数十人死伤,据巴勒斯坦媒体的统计,自2023年以来,已有98名巴勒斯坦人在冲突中丧生。

  秦刚同巴勒斯坦外长马立基通电话时表示,近期巴以冲突加剧,中国高度关注,已推动安理会举行磋商,努力推动局势降温。中方强烈谴责违反联合国有关决议的言行,支持巴以双方以“两国方案”为基础尽快恢复和谈,并愿为此发挥积极作用。马立基表示,高度赞赏中方的明确立场,感谢中方支持巴勒斯坦民族自决并独立建国。赞赏中方推动沙特和伊朗恢复外交关系,这体现了中方负责任的大国作用。巴方表示,坚定支持一个中国原则。

  在同以色列外长科恩通电话时,秦刚表示,中方对以巴紧张局势感到担忧,当务之急是管控局势,根本出路是恢复和谈,落实“两国方案”。中方鼓励以巴双方拿出政治勇气,迈出恢复和谈的步伐,中方愿为此提供便利。中国最高领导人提出全球安全倡议,中国认为解决以巴问题的关键,在于秉持共同安全理念。科恩感谢中方愿为解决以巴冲突提供支持。以方致力于推动局势降温,但是,这一问题短期内似难以得到解决。以方重视中方影响力,高度关注伊核问题,期待中方发挥积极作用。秦刚强调,沙特和伊朗前不久通过对话恢复外交关系,树立了对话化解分歧的典范。

  很明显,中国与巴勒斯坦的交流比较和谐,巴方最后还不忘表示坚定支持一个中国,而同以色列的交流,相比就有些障碍,比如那个科恩明确说了,以巴和平短期间难以解决,他还要求中国,既然你有本事摆平伊朗和沙特,是不是也有本事解决伊朗核问题----科恩的话都是美国腔调,你以色列本来就不是一个合法拥有核武器的国家,却又反过来质疑仅仅是和平核开发的伊朗,用中国人的话说,您这不耍驴吗?

  由此,亦可见,摆平巴以问题,肯定要是比让伊沙和解要难得多,但这时候,我要回头问一下,谁说中国要斡旋巴以问题了呢?

  看到秦刚外长同一天之内给巴以两国外长打电话,就认为中国要斡旋巴以问题,这纯粹是西媒的一厢情愿,它们惯于看到西方政治家,拿这样那样的国际问题表演,也总以为中国人也不过如此,但其实他们忘了,到现在为止,他们都没搞清楚,伊朗和沙特,一个什叶派老大,一个逊尼派老大,到底是怎么样被劝和的,因为中国政治家,从最高领导人,到外交大佬们,自始致终就没有在全世界媒体面前表演过,看着好像王毅主任3月6号到10号在北京请客,把伊朗沙特的外交官招待了几回,事情就妥了。

  其实呢,如果中国真的引着伊沙两国,在西媒面前表演“斡旋”这件事,我跟你说,伊沙不但不能和解,可能连谈判代表都得肉体消失,3年前的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领导人苏莱曼尼将军,就是在赶赴到伊拉克,参加跟沙特的和谈的路上,被美军间谍掌握了行踪,而死于导弹之下。

  所以,中国外长给巴以外长打电话斡旋----这根本就不是中国人的玩法,天上有卫星,地面有基站,海底有电缆,美国人天天在监听着,所以中国也根本不会玩你们能想像得到的那一套。

  还个成语叫“庖丁解牛”,我看有朋友拿它来评论3月10日之后由中国、伊朗、沙特引领的中东和解潮,我觉得非常恰当,中国分别是伊朗和沙特最大贸易伙伴,是双方能源贸易最大的金主,这种实力,可能美俄最鼎盛时期都不能做到,同时,中国又完全不干预人家内政,所以推动两国和解,真的就像庖丁解牛一样,手上有刀,心里有数,顺势而为,迎刃而解。

  其实,在这一大波中东和解潮之后,客观上说,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人的矛盾,也可以说是中东犹太人与阿拉伯人的矛盾,已经处于外围瓦解中,首先,美国原本希望拉拢以色列和逊尼派组成的反什叶派小北约,这事就要泡汤了,无论是逊尼派还是什叶派,都承认自己是伊斯兰教徒,都把对方看成兄弟了,实际上是中东伊斯兰国家反过来对以色列要结成联盟了。

  现在,以色列在中东面临着极其严峻的孤立,而在内部,极右翼的内塔尼亚胡也正在被孤立,凭美国现在的实力,和以美现在的关系,美国对以色列支持的力度也是有限的,就是说,以色列和敌对的阿拉伯国家之间的平衡正在被打破,以色列曾经引以为豪的那些优势都在消失。

  秦刚外长在跟科恩的通话中说了,中国提出了全球安全倡议,认为解决以巴问题的关键,在于秉持共同安全理念。我再解释一下,共同安全理念,在中国的全球安全倡议下是这样表述的:坚持共同、综合、合作、可持续的安全观,尊重和保障每一个国家的安全;而在中国的全球安全倡议概念文件里,还特别提到,国际社会应采取实际步骤推进巴勒斯坦问题的“两国方案”,就是巴勒斯坦国与犹太国家以色列实现持久和平共处的方案,召开更大规模、更有权威、更有影响的国际和会,推动巴勒斯坦问题早日得到公正解决。

  我相信,中国这些表述,巴勒斯坦是同意和接受的,而不同意不接受的只有以色列,正像俄乌问题,中国在全球安全倡仪里的表述,俄罗斯是同意和接受的,不同意不接受的是乌克兰,所以,对巴以问题,其实是对以色列,和对俄乌问题,其实是对乌克兰,若说中国真的想斡旋,那咱们下的也是直钩,就像姜子牙一样,中国是把和平和安全作为诱饵,所以,这就是个阳谋,我们就一直等,等着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的那一天,然后就是愿者上钩,不愿者呢?

  下地狱。

  【文/司马平邦,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平邦”】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