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明:新东方红“删除毛主席”,不全是坏事


  最近,由佟学作词、云朵演唱的歌曲《新东方红》在网络上引发了广大网民的强烈抨击。

  这首歌的要害在于:它一方面从标题上碰瓷了劳动人民衷心歌颂人民领袖毛主席的经典革命歌曲《东方红》,一方面又用“冰雪融”这样的字眼,把毛主席领导中国人民在前三十年努力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辉煌历史,比作“冰雪寒冬”、一片黑暗,用心可谓极其歹毒。

  不过,笔者对于这种不伦不类的歌曲的出现并没有那么义愤填膺。从广大网友的反映来看,这种歌曲篡改其实起到了很好的“反面教员”作用,充分暴露了创作者的反人民立场,哪怕是在年轻人为主的B站也引起了集体反对。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流行起一股“改词”潮,很多经典的“红歌”歌词都被认为是“时代产物”、“不合时宜”,而遭到篡改。

  比较普遍的做法就是“删除毛主席”:如《我们走在大路上》把“毛主席领导革命的队伍,劈荆斩棘奔向前方”改成了“共产党领导革命的队伍,劈荆斩棘奔向前方”;胡松华将自己创作的《赞歌》歌词中的“感谢伟大的共产党,祝福毛主席万寿无疆”改成了“美酒飘香鲜花怒放,欢乐的歌声飞出胸膛”;《金瓶似的小山》把“北京城里的毛主席”,改成了“东方升起的金太阳”;《为伟大祖国站岗》把“毛主席就在我身旁”改成了“五星红旗就在我身旁”;《红太阳照边疆》,把“毛主席领导我们胜利向前方”改成了“共产党领导我们胜利向前方”;《咱们的领袖毛泽东》,不仅将毛泽东的名字挖掉了,连“挖断了苦根翻了身”也挖掉了……

  还有一类是将经典红歌中的“革命性”内容阉割掉:如原本有三段歌词的《歌唱祖国》在绝大多数场合只唱第一段内容,主要就是为了回避第三段中的“我们领袖毛泽东”;1957年发行的忆苦思甜歌曲《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在新时代演绎的时候就只剩下前面主歌部分的反复吟唱,歌曲高潮以及精华所在的副歌部分(“那时候妈妈没有土地”)完全听不到了;电影《闪闪的红星》的插曲《映山红》,后来演绎的各种版本基本不去唱“映山红哟映山红,英雄儿女哟血染成;火映红星哟星更亮,血染红旗哟旗更红;高举红旗哟朝前迈,革命鲜花哟代代红”这段副歌……

  艺术来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能够真正打动普通工农群众的艺术作品,恰恰是能够站在无产阶级的立场,反映工农群众的生活、反映工农群众的情感。

  而经典红歌正是革命战争年代和社会主义建设年代,人民群众及音乐工作者对毛主席、共产党及新中国深厚感情的凝结,因此也具有了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阶级立场。红歌不是不能改编,而是大多数改编打着“与时俱进”的旗号,完全站在“非毛化”、“非党化”、“非无产阶级化”的立场进行改编,普通的工农群众又怎么可能喜欢呢?

  改编者的做法等于是自绝于人民,是自身立场的充分暴露。

  毛主席在七届二中全会上告诫道:“在拿枪的敌人被消灭以后,不拿枪的敌人依然存在……”拿枪的敌人不是最可怕的,人民很容分辨出来;不拿枪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他们可以伪装成人民。所以,毛主席对尼克松说:“我喜欢右派”。

  打着毛主席的旗号干坏事,远比打着反毛的旗号干坏事,迷惑性更大、危害更大。这导致那些没有经历过毛泽东时代或者对毛主席了解不深的人,把自己的一切不幸都算在了毛主席头上,这对毛主席来讲是一种严重的污名化。

  所以,历次发生的“删除毛主席”的事件的性质固然是非常恶劣的,但并不全是坏事。从几几开到一脚踢开,是一个暴露,是一个告白,是一个宣示。

  这正应了毛主席那个话,“被敌人反对是好事而不是坏事”。

  对待毛主席的态度是检验一个人真实立场的试金石,“不拿枪的敌人”暴露的越多,暴露的越明显,不是越好吗?施加于毛主席身上的种种污名终将被洗去,越来越多的糊涂派,也将重新拾起毛泽东思想这本劳苦大众的“圣经”。

  【文/秦明,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遥望黎明”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