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左派再度崛起后面临的挑战

2023-03-02
作者: 沈安 来源: 中拉智讯公众号

  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智利、委内瑞拉、秘鲁等十几个国家都由左派执政,占拉美总人口的80%以上。左右两派政权轮替是拉美各国家选民的自主选择,而意识形态只是选民取舍的多种因素之一。左派政权面临的主要挑战是发展经济和保持稳定。

  1月1日,巴西首都巴西利亚,巴西新一任总统卢拉(中)抵达总统府 “高原宫”。当天他正式宣誓就职。新华社/供图

  2023年元旦过后,巴西左派政党领袖卢拉就任总统。这是卢拉2002年首次当选巴西总统以来第三次在这个拉美大国执政,标志着占拉美大多数人口的主要拉美国家将再次出现左派执政的局面。这是左派经过短时间沉寂再度崛起。政治版图的再次重划,对拉美地区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具有重要影响和意义。不过,也必须看到上台执政的左派力量面临新的挑战。

  拉美左派再度崛起

  本世纪初以来,随着拉美各国政治社会形势的发展,各国政治力量的对比发生变化,左派政治力量不断发展壮大,并在一些国家大选中上台执政。多数国家结束了以往长期由右派和极右派执政的现象,出现了左右两派轮流执政的新政治格局。除个别国家出现极右派政权或激进左派政府外,多数国家由中左派或中右派政治力量执政。多数国家的政府在执政中,特别是经济政策方面,并不过度强调意识形态,而是采取为多数人接受的比较中间化的温和政策。这种政策上的中间化和趋同性,成为21世纪以来拉美政治形势的重要特点之一。

  过去20多年来,前十几年拉美地区出现过左派执政居主导地位的政治局面,即所谓“左升右降”现象,后几年又出现右派政权居主导地位的所谓“左弱右强”的现象。这种左右派政治力量轮流执政的政治局面,是地区政治力量或政党力量对比不断变化的结果,也是多种内外因素相互影响、相互制约和分化与组合的结果。应该指出的是,选民意识形态的变化是其中之一,但不一定是决定性因素。

  前一次左派执政的浪潮始于1998年委内瑞拉查韦斯上台,持续到大约2015年,阿根廷马克里领导的中右派力量上台执政后,右派力量卷土重来,在一些主要国家上台执政,巴西甚至出现了由极右派力量领导的政府。但右派政权好景不长,从2018年墨西哥左派上台开始,各国左派政治力量重整力量,纷纷赢得选举,重新上台执政,即所谓第二波左派崛起。到今天为止,巴西、墨西哥、阿根廷、哥伦比亚、智利、委内瑞拉、秘鲁等7个地区大国都由左派执政,加上其他一些国家,目前由左派主政的拉美国家已达到十几个。这些国家占地区总人口的80%以上。

  拉美地区选举结果及各国政局变化,特别是左右两派轮替现象的出现,是这个地区各国家政治民主制度下选民自主选择的结果。总体来说,各国左右两派政治力量也基本上保持平衡,某一派别的政党占据绝对优势现象目前比较罕见。因此,在选举中,决定选民取舍的是多种因素,而意识形态只是其中之一。而左右派之间中间派力量的取向往往是一场选举的决定因素。

  发展经济仍是主要挑战

  从近20年各国选举形势来看,决定参选政党胜负的诸多因素中,最主要的仍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形势。近几年的选举中,导致一些执政党下台的原因,主要是经济问题,是疫情下的经济危机,由衰退引发的高失业、高通胀和贫困化加剧。选民希望更换政府,改变现状。

  克服疫情影响,复苏经济,推动经济增长,改善民生,是今后各国面临的艰巨任务。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执政者面临的都是同样的挑战。过去十年的地区经济十分糟糕,年平均经济增长率只有0.9%,比上世纪80年代的所谓“失去的十年”还要低。在这个糟糕的经济周期中执政的政党不能不为经济治理的失败付出代价。对于刚刚重新执政的左派政权来说,他们面临的巨大挑战是,各国经济在走出疫情,经历短暂的高速复苏后,2022年重新进入低增长状态,2023年甚至面临陷入新的滞胀和衰退的风险。联合国拉丁美洲和加勒比经济委员会估计,2023年拉美地区的平均经济增长率将为1.3%。

  拉美左派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方面有自己的理念,他们反对新自由主义,重视政府对经济的干预,强调公正和平等增长、可持续发展,注重改善民生,保护生态环境。但是经济衰退,财力不足,制约了执政措施的实施。同时,部分左派力量不仅反对自由主义,而且保护主义色彩较浓,反对全球化和自由贸易,拒绝与他国签署自由贸易协议。这些因素限制了他们的发展战略,各国将面临新的挑战和考验。

  政治版图重划的影响

  左派再度崛起,重划拉美地区的政治版图,一些政权更迭后国家的内政、外交、地区关系、与美国关系等内外政策必然有所调整。

  在地区关系方面,左派政府将一如既往地注重地区团结,大力推进地区一体化合作。各国之间的双边和多边关系将会出现新的局面。以左派为核心的地区团结将进入新阶段。以往右派主导地区政治关系时期的部分国家抱团孤立某些左派国家的现象将成为过去。拉美双边和多边关系将得到改善。

  此外,随着卢拉重新执政,巴西回归拉美和加勒比共同体(拉共体),极大地推进这个地区一体组织的进程。其他一些区域一体化组织,如前几年濒临解体的南美洲国家联盟,也会逐步重新活跃起来,回归正常轨道。而由右派政府倡导建立的排斥左派的某些合作组织则前景难料。区域一体化进程将进入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不久前巴西和阿根廷倡议“共同货币”,用于两国间贸易结算。这是一种贸易结算手段还是欧元那样的区域性货币,还不清楚。它能否成为南共市(南方共同市场的简称,是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也是世界上第一个完全由发展中国家组成的共同市场)的共同货币还有待观察。但可以预计,它对促进两国间经济贸易合作,促进南共市一体化将具有重要意义。

  拉美地区将继续推行独立自主的多元化外交,注重与世界各地区发展关系。在重大国际问题上保持独立自主的态度和立场。在俄乌战争问题上拒绝与美国和西方站在一边,拒绝参加反俄联盟,拒绝向乌克兰提供武器。将一如既往地重视和发展与中国的全面合作关系。在对美关系方面,某些右派政府采取的亲美政策将被抛弃。拉美左派一向反对美国的霸权主义和干涉主义。反对美国对拉美内部事务的干涉,反对美国单方面对某些国家的制裁和封锁。由美国策划组成的反委内瑞拉联盟事实上已经解体,以反对委内瑞拉为主要目标的利马集团已经没落。但是,在对美国政策上,大多数左派政府采取务实主义的态度,以与美国建立平等互利的正常国家关系为主要目标,“既反霸又合作”,努力改善与美关系是其对美政策的主要特点。

  稳定是重中之重

  在内政上,除了复苏经济,恢复可持续增长,改善民生外,在新政府领导的环境中,国内各种政治力量之间的关系如何进一步调整变化,将直接影响国内政治社会稳定。

  政治社会稳定是经济发展的基本条件。当今的拉美是一个四分五裂的社会,不仅意识形态和政治上左右对立,三权机构相互掣肘,府院之争激化,而且各派政治力量内部也是山头林立,内斗激烈。恶性政治争斗导致一些国家长期陷入分裂和政治危机,政局动荡,政府更迭频繁。而美国西方等外部势力的干预,使某些国家内部斗争进一步复杂化。有些国家当权的左派内部矛盾重重,政见分歧,争权夺利,同样面临着分裂的危险。左派在大选中取得胜利,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这种局面。因此,在各派力量之间建立相对稳定的平衡,以保持国家政治和社会的稳定,建立牢固的执政基础,是左派政府面临的当务之急。这对拉美无论左右的各国政府来说,都是艰巨的挑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