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眸:批驳抗战错误导向——毛主席《平原游击战的指示》


  纪念毛主席《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86周年的最好方式就是按习近平总书记“系统研究抗战,批驳错误导向”的指示,“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

  同志们:我们相聚在平原游击战火种燃起的故地“纪念毛主席《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86周年”,在这个红色精神家园里寻根溯源,意在知往鉴今。

  86年前的今天,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同志,在延安的窑洞里,写了《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以他和张闻天、胡服的名义向八路军发出,电报指出:“根据抗战以来经验,在目前全国坚持抗战与正面深入群众工作两个条件之下,在河此、山东平原地区的发展抗日游击战争,坚持平原地区的游击战,也是可能的……”

  这一指示可不是毛主席心血来潮,突发其想,一拍脑袋就发号司令,第一句“根据抗战以来经验”,这经验是何种经验,是谁提供的?可以说,没有这个经验依据,也就没有这个指示。

  提供这个经验的人叫孟庆山,河北蠡县万安乡孟村人,12岁开始讨饭打工,后入冯玉祥部下任手枪队队长,随26路军在江西宁都起义,参加中央苏区第四、五次反“围剿”,受伤六次,长征中任军委教导团团长。

  “七七事变”,毛主席当即断定日寇会很快南下,国民党的军队挡不住,我们不能等,要抢在日本军队到达保定之前,开赴抗日前线,开展游击战,开辟敌后战场。但战友们大多认为,我们即将接受改编,做为国家的正规军到战场上和日寇真刀真枪的干一干,游击战已经过时了,要配合国军打大仗,不应一夜又倒退回重新打游击战。再说河北大平原一马平川,无山可依,无险可据,如何打游击战?。毛主席考虑到,我们的红军采取何种作战形式才能在战争中生存发展,关系到我党我军生死存亡,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生死存亡。在一时之间很难说服大家的情况下,从“抗大”第二期学员中,挑选出河北籍的红军团长孟庆山,面授机宜,让他做为中央特派员,只身潜入即将沦陷的冀中平原腹地,去开展游击战,发动人民战争,创建敌后根据地。

  孟庆山于1937年8月5日来到白洋淀南北冯村开办党员干部军事训练班,传授毛主席交待的抗日游击战战略理论和新战法,训练班紧锣密鼓办了四期,四百多名学员把学到的带回各自家乡发动群众推而广之,游击战火种迅速在冀中平原点燃,孟庆山按毛主席的布署,抢在日寇攻占保定之前,在孟仲峰村先成立了“河北游击军”第三营,给踏入冀中的日军迎头痛击,此时,冀中的国军撤了,政府官员都跑了,怎么配合他们打大仗?只有按毛主席指示的动员群众“村自为战、人自为战、无处不战、无时不战”,孟庆山深感毛主席派他来进行独立自主的游击战是惟一的正确选择。绝不能给毛主席丢脸,他迅速地扩建河北游击军,把中国共产党华北抗战第一面红旗插在冀中战场上。

  毛主席从日军的天津台收听到山本联队在河间与敌首孟庆山部十万余人激战的消息高兴极了,冀中的战果证明游击战是人民战争的一种最生动的形式,对于激发全国抗战意义重大。毛主席十几天卧不解衣,写出《抗日游击战争的战略问题》,8月22日,洛川开会的当天,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正式宣布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毛主席断然拒绝了国民党派遣他们的党员来当八路军干部的要求。他在会上提出:必须坚持共产党领导八路军的原则,必须坚持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必须坚持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变换作战形式、改变部队组织结构、制定配套的法规制度、储备适应转变的人才以及正确制定战略转变的步骤等。

  中央“洛川会议”好不容易形成游击战略共识,却被回国的王明以斯大林和共产国际执行委员的名义否定,他指责游击战是上不了台面的战法,提出没有统一的国防军与统一的正规军是不能战胜日帝的,必须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不少同志都被唬住了,有些人竟振臂高呼:我们党的天才领袖王明同志万岁!一时间又纷争四起,造成目前我党我军干部不知所从,思想混乱到一定的程度,毛主席坚信只有人民战争才能救中国求新生。但此时毛主席的命令已出不了窑洞,这种乱套的局面不能任其发展,便与张闻天商量立即派王稼祥同志去苏联向共产国际说明情况。向河北、山东军民发出《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这就是这一指示的由来。

  这些年由于复杂的历史原因,平原游击战弄的面目全非了,从诸多的党报、党刊、党网到一些政府平台乃至一些自媒体的公众号,把孟庆山这个平原抗日游击战的关键人物几乎虚无了,提起平原游击战,千篇一律地言必吕正操,说他扛起了中共华北抗战第一面红旗,吕正操是国民党东北军691团团长,1937年7月入党,10月率部下千余人在河北晋县小樵镇起义,由于当时还没联系上共产党,自称人民自卫军。他派人去联系已威名大震的河北游击军,得到给养和500名战士补充兵源,孟庆山派党员干部去帮助改造这支旧军队。我是在写电影《游击战》剧本的采风中,发现了这段历史被传的越来离谱了。诸位请看;

  我走进雄安第一个党支部展馆,几乎是吕正操的个人纪念馆,吕正操的大浮雕大照片占了整个展厅大部份。我问,为什么没有孟庆山?工作人员领我到展牌末尾不起眼的地方指了指。我定睛一看,排在演员、小学校长等六人之下,才有一张孟庆山巴掌大的小照片和不到100个字的介绍。而且没有游击战这三个字,我顿时火了,怒道:北冯村1927年建立党支部,孟庆山是在10年后的1937年8日5日到此开办第一期军事训练班,组建河北游击军。吕正操是北冯村党支部成立14年后做为北冯村的女婿探亲才到北冯村,这个党支部有多少可歌可泣的人和事,不应该如此突出吕正操,更不应该对毛主席派孟庆山来北冯村燃起游击战火种一字不提,实在让人看不下去了。

  去年10月,我特意去延安抗大纪念馆寻找第二期学员孟庆山的资料,在抗大走出的366个少将名单中没有孟庆山的名字,我问解说员是怎么回事?回答说因版面限制,有150位少将的名字没出现。我说这不合适呀,没有孟庆山,毛主席派孟庆山到河北开展游击战的这段史实何处寻呢?就这样消失了吗?

  我到河间华北烈士陵园寻找,一排排按官大小排列的汉白玉塑像中,没有孟庆山。当年孟庆山组织两万兵力大战河间,用童年时在老家玩的一种名叫“起花”的爆竹,绑上手榴弹和手雷,扑天盖地的“起花炮”把夜空映的如同白昼,日军不知这是什么先进武器,仓惶弃城撤出。今天给元帅贺龙、上将吕正操,黄静、林铁等几个大官立了像,却省略了当年指挥打河间的司令员孟庆山,也就省略了毛主席抗日游击战火种,化为历史的烟尘。

  我到雄安苟各庄去寻河北游击军第五路军的故地,也是该部指挥高士一的家乡,村边立一个纪念碑,我看到这碑惊呆了,上面写着人民自卫军第五路,这本是孟庆山收编的河北游击军第五路军,怎么改为人民军了?原本没有人民自卫军第五路这个番号呀,这是一座移花结木的假纪念碑。当地老百姓说,官大一级压死人,一个上将吕正操在上,而且官至国家政协副主席,少将孟庆山只能到一边凉快了。有位村民叹道,这年头是伪冒假劣横行八道,这里能造假鸭蛋假驴肉也能造假纪念碑。我望着矗立在大平原上的这座假纪念碑仰天长叹!

  这两天一部由国家电影局批准拍摄的电影《高士一》在立假纪念碑的苟各庄举行开机仪式,剧情介绍的是人民自卫军第五路军指挥高士一的故事。孟庆山长孙孟昱东闻讯,立即微信告知导演,你们把部队的番号写错了。如此严重的历史错误竟一级级的通过了审查。

  我走访了冀中各县大部分游击战遗址,除安平“全国第一个农村党支部纪念馆”和“肃宁抗日纪念馆”对孟庆山有所提及,其余都展示吕正操是中共华北抗战的第一面红旗,如此宣传抗战的舆论导向的深层原因尚不清楚,其中有一条按官大小排座次,似乎成了官场的不成文的规则。

  说扛起中共冀中抗战第一面红旗的人不是毛主席派来的孟庆山,而是国军吕正操起义举起来的,如此说来,毛主席抗日游击战略和人民战争理比吕正操晚了一步?这未免太荒唐了吧!如此歪曲的历史却以讹传讹到今天,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从来没有忘记曾经在冀中树起中共第一面抗战旗帜的孟庆山,1955年9月27日,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极其庄严隆重的授衔授勋仪式上,毛主席与周总理给参会的二百余位将帅授衔,会议规定所有人行注目礼不说话,当毛主席给孟庆山少将授一级独立自由勋章时,打破了会场寂静问你是冀中的孟庆山吧?孟庆山回答:“是。主席这么多年了,您还记得我”?毛主席微笑着说,“那怎么会忘记呢?你在冀中有十万大军啊!”散会后,周总理在院中碰到孟庆山,说:毛主席夸你是立了大功的。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指出:“毛泽东同志在全国抗战开始后就明确提出:‘我们主张全国人民总动员的完全的民族革命战争,或者叫作全面抗战。因为只有这种抗战,才是群众战争,才能达到保卫祖国的目的。’……敌后根据地军民广泛开展伏击战、破袭战、地雷战、地道战、麻雀战等游击战的战术战法,使日本侵略者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我每当重温这段讲话,千里大平原,展开游击战的壮观画面犹在眼前,就想起当年兵力已超过115师四倍的河北游击军,想起那首穿越时空的歌曲:主席思传四方,革命人民有了主张,男女老少齐参战,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敌的力量!

  我们今天纪念毛主席《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86周年的最好方式就是按习近平总书记“系统研究抗战,批驳错误导向”的指示,理清平原游击战这段历史的脉络,“把历史的内容还给历史”。(恩格斯语)

  孟庆山长孙孟昱东,上个月就产生了在毛主席《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86周年(4月21日)这一天,在爷爷出生的蠡县万安乡孟村,召开一次小型(十五人左右)的座谈会纪念的想法,老家村两委也积极地响应并做准备,17日县宣传部通知不能举行。孟昱东又赶忙联系河北游击军发源地,雄安新区安新县孟仲峰村党支部,很快得到答复:经请示上级,不让搞。理由如出一辙:此类活动需经上级审批同意方可。没有上面的指示,我们不能搞。

  那怎么办呢?我早已准备好了发言稿岂不白写了,欲讲不能,欲罢不忍,便改为一篇纪念文章,发往红色网站请求刊发,稿件发出第二天,河北雄安记初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张颖和雄安新区安新建忠医院院长邢小敏发来邀请,这二位都是河北省女企业家协会的副会长,她们说在当初毛主席派红军团长孟庆山来发动平原游击战的原发地,举办纪念毛主席《关于平原游击战的指示》86周年座谈会理所应该,义不容辞,我们公司无任何官方色彩,纯属公司的文化活动,邀几位学界、军界的朋友和河北游击军的后代到此一聚,纵论毛主席游击战略伟大之意义,实践习近平总书记“要系统研究抗战,批驳错误导向。”之行动。我为之感动,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这一村的两位女丈夫不让须眉,她们办成了官方某些伪干部党员和胆小鬼不让办或不敢办的这一座谈会,在二位女老乡身上,让我们感受到冀中老百对毛主席的情义和对河北游击军前辈们的感情,并未因为86年的时光闪过而流失,今天的人们,比以往更强烈地怀念毛主席,怀念红军,我在来的路上望着大平原的麦田绿浪无边,桃似火翠柳如烟,遥想当年那场惊天地,泣鬼神,波澜壮阔的游击战,抗日健儿何处去?青松巍巍,绿水涛涛!耳旁响起一曲熟悉的旋律:男女老少齐参战来,人民战争就是那无敌力量!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