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有人以辟谣之名恶意影射诋毁爱国学者(修订版)

作者: 肖凡 日期: 2021-10-24 来源: 昆仑策研究院

  2021年10月19日,一个自称是“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的人,在众多网络媒体平台上几乎同时发布了一篇题为《编造缩短学制,假冒部长讲话,背后是一条诡异的谣言生成传播链》的文章,文章不仅以“诡异”的标题打人眼球,而且其内容更为“诡异”,其辟谣溯源的矛头不是指向造谣者,而是指向曾经正当提出教育改革建议的学者余云辉和转发其建议的著名智库昆仑策研究院。


 

  这个自称“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陈志文(以下简称陈志文总编)能量也非常“诡异”,竟然能将这篇文章在“今日头条”“腾讯新闻”“微博”“一点资讯”“网易”以及“中国教育在线”等诸多网媒平台一齐发布,一时间铺天盖地,造成黑云压城般的强大舆论声势。这种貌似官方的“信息轰炸”,使得不少网民误认为著名智库昆仑策研究院和学者余云辉就是制造谣言的源头罪魁。以下是链接和截图:

  今日头条-“陈志文教育观察”:

  “今日头条”链接:

  https://www.toutiao.com/i7020417589352694309/?tt_from=weixin&utm_campaign=client_share&wxshare_count=1×tamp=1634602681&app=news_article&utm_source=weixin&utm_medium=toutiao_android&use_new_style=1&req_id=202110190818010101940580951D6C09DB&share_token=4b61f14f-996b-44e1-a0aa-36a3f68b7424&group_id=7020417589352694309

  腾讯新闻-“教育人陈志文”:

  “腾讯新闻”链接:

  https://view.inews.qq.com/a/20211019A03U2200

  微博-“教育人陈志文”:

  “微博”链接:

  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693974203105371#_0

  一点资讯-“陈志文”:

  “一点资讯”链接:

  http://www.yidianzixun.com/article/0YDMS4t9?appid=s3rd_op398&from=singlemessage&s=op398&ivk_sa=1024320u

  网易-“国际学校在线”:

  “网易”链接:

  https://www.163.com/dy/article/GMMMP8VT0516S7IQ.html

  中国教育在线-“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网站链接:

  https://www.eol.cn/news/zbzl/202110/t20211019_2165553.shtml

  我们首先需要理清的是,新任教育部长确实未说过“要缩短学制”这样的话,但是陈志文总编辑如此理直气壮地将编造和传播这一谣言的来源指向著名智库和学者余云辉。他的依据是什么呢?

  【注:《南方都市报》记者文章只是说,“两月前的网友建言被‘改头换面’。”】

  我们不妨看看陈志文的原文:

  通览陈志文总编辑的全文,并未提及什么实质性的证据,反而只有一句“南都记者调查还原了这个过程”的说辞,既没有转述调查还原的证据,也未提供任何可以参详的链接和报道,着实令人不能信服。不过,好在陈志文总编辑提到了学者余云辉的文章题目,可供抱有疑问的笔者搜索来看看该文到底是怎样成为“谣言源头”的,让陈志文总编辑如此怒不可遏。

  首先,经过一番检索和研究,笔者发现,学者余云辉的文章完整标题是《改革九年制义务教育 增强国家长远竞争力——给新任教育部党组书记怀进鹏同志的建言》,最早并不是发布在昆仑策研究院的微信公众号,而是2021年8月2日首发于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旗下的网站及其微信公众号“红色文化网”,而微信公众号“昆仑策研究院”是在8月3日才转载的。证据截图及链接如下: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JkP9sSjjEGgYLdrSpnt5pw)

  (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2i69OjgtPK-GGxGYDZ2hcw)

  而据百度百科显示,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是于2012年3月经中宣部同意,民政部批准成立的全国性社会团体,业务主管单位是中国社会科学院。2012年6月29日在北京召开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第一次会议,中组部原部长张全景、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常务院长程恩富、中央党史研究室原副主任沙健孙等50余位学术委员出席。

  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现任会长为:刘润为,系《求是》杂志社原副总编辑,受聘国家社科基金学科评审组成员、军事科学院高级研究员。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名誉会长为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

  【注:《南方都市报》记者文章中只是说,“中国社科院特约研究员余云辉在红色文化网发布《给新任教育部党组书记怀进鹏同志的建言》”,并未提及昆仑策研究院。】

  看到这里,陈志文总编辑所采信的“南都记者调查还原了这个过程”一说,在所谓的“造谣源头”上就玩弄了一个极大的“偏差”,从一开始就把这口所谓的“生产传播谣言”的黑锅张冠李戴扣错人了?我想事情没那么简单,陈志文总编辑之所以避开“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这个有原部长级领导担任职务的官方机构,而挑选昆仑策研究院这样一个看似“民间”的“软柿子”来捏,实际上是颇费苦心的选择。可惜,打错了如意算盘

  再看陈志文的原文:

  其二,陈志文总编辑文中明显暗示著名智库昆仑策研究院就是“流量就是生命力”、“靠流量变现”、“赤裸裸造假”的“专业公司”,这是大错特错,是赤裸裸地造谣和污蔑。

  据昆仑策研究院网站自我介绍:

  “昆仑策研究院是由部分军地老同志、专家学者和企业家发起成立的综合性战略研究和咨询服务机构。这是一个自主独立的研究机构,它遵循国家宪法和法律,秉持对国家、对社会、对客户负责,讲真话、讲实话的信条,追崇研究价值的客观性、公正性。这是一方群英荟萃、报国献策的热土,它在中国改革发展面临重大挑战和考验的时候应运而生,聚贤才、集民智、析实情、献明策,服务国家和社会,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这是一所没有围墙的研究院,它向社会各界具有爱国情怀、客观精神和慧眼卓识的仁人志士、专家学者们敞开大门。”

  (链接:http://www.kunlunce.com/about/2015-02-23/89.html)

  而据昆仑策网站专栏介绍,昆仑策研究院的高级研究员、研究员多为党史学者、大学教授等等。

  身为昆仑策研究院副院长兼秘书长的王立华大校,还曾经是轰动国内外的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一案的案件代理人之一;另一个代理人,则是身为昆仑策研究院法律顾问、北京市第十一届政协委员、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的赵小鲁。

  据王立华大校的回忆文章记载:

  “2015年7月24日上午,《维护‘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授权仪式》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活动由北京华夏文化交流促进会、昆仑策研究院、狼牙山红色文化发展研究会、北京市赵晓鲁律师事务所、新版《狼牙山五壮士》剧组等社会团体共同组织。参加仪式的有授权双方人员:‘狼牙山五壮士’葛振林的儿子葛长生、宋学义的儿子宋福保,‘狼牙山五壮士’所在连老连长刘福山的儿子刘宏泉,他们的委托代理人是赵小鲁律师、王立华大校。”

  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一案,不仅轰动了国内外,而且受到了中央领导的密切关注,还有众多党政军老同志、党员干部、热心群众和各界仁人志士热烈支持和积极参与。2016年8月15日,捍卫“狼牙山五壮士”名誉权一案胜诉后,立即被最高人民法院认定为第99号指导案例,并直接促成全国人大《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立法。从此,有谁胆敢再歪曲、丑化、亵渎、诽谤、侮辱国家英烈,包括有关职能部门和工作人员对此类事件玩忽职守,都将依法面对行政、民法和刑法的严肃处置,这就使猖獗一时的历史虚无主义政治逆流受到遏制。可见,昆仑策研究院是为捍卫英雄先烈,冲在与历史虚无主义斗争的最前线,打了大胜仗,立了大功劳的

  因此,昆仑策研究院根本不是什么所谓的“流量就是生命力”、“靠流量变现”、“赤裸裸造假”的“专业公司”,而是一个名副其实的著名智库,是长期从事于反击历史虚无主义、捍卫社会主义事业,并为国家建言献策的正能量机构。

  其三,笔者认真阅读余云辉文章的全文,整篇文章没有所谓的“部长说过要将小学改成4年”的字句

  只是鉴于存在“中国不仅面临着年轻人口数量下降的危机,而且面临着青少年一代身体素质和心理素质双重下降的危机。”“‘初中考高中比考大学还难’的教育分流制度,对全体小学生、初中生以及他们的家长构成了巨大的精神压力。”的现实问题,学者余云辉在向新任部长提建议的文章里提出“用‘以人民为中心的思想’指导义务教育改革。”的建议,而他建议的中小学义务教育改革的总体目标共有四个,如下:

  以提高青少年“三大素质”为中心,缩短学制、普及高中(普高);

  把升学竞争后置,把专业教育(职业教育)前移;

  实行基础教育基础化、专业教育(职业教育)专业化;

  实现基础教育与专业教育(职业教育)相结合。

  余云辉文章的主题内容是从五个方面详细论述了他的看法,虽是个人意见,但也颇费苦心,仅以第一个问题“缩短学制,普及高中”为例:

  学者余云辉是依据环球时报等官方媒体报道出来的初中生课业压力巨大的社会现象,提出“以小学到高中的十年制基础义务教育,取代小学到初中的九年制基础义务教育”的建议,从而避免“中国现有义务教育在同一层次知识点上重复、内卷、浪费青少年宝贵时间和精力”,从而避免“高中升学难造成百万中小学生被迫留学海外”,从而避免“中国家庭财富的外流”以及“国家重要人才和劳动力的外流”。

  怎么看,这都是心系国家教育和建设,关心下一代健康发展的好建议,与造谣“新任教育部长将小学改成4年”的谣言八竿子打不着,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稍微有些智商的和小学语文阅读能力的人都不可能将二者混淆不分,不知“南都记者”是怎么调查还原这个过程的?而陈志文总编辑又是依据什么标准张冠李戴把谣言来源的帽子戴到完全无辜的建言者头上,这种行为本身难道不正是对建言者的造谣和污蔑吗!

  其四,对于学者余云辉,陈志文总编辑声称“网上介绍比较凌乱,既是企业家,也写着教授,但大多是特聘什么研究员、客座教授一类,从未提及哪个学校的正牌教授。无论是什么身份,但都与一个昆仑策研究院相关”,这是严重背离客观事实的。

  实际上据百度百科介绍:

  余云辉,1986年毕业于吉林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在某高校会计系执教5年,1991年至1994年考入厦门大学经济系攻读博士学位,毕业后进入证券行业,拥有15年的证券从业经历,曾担任海通证券投资银行部高级项目经理、投资银行部副总经理、基金部副总经理、交易总部总经理兼战略合作与并购部总经理、德邦证券常务副总裁、总裁等职务。现为中材国际独立董事、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

  而据红色文化网介绍,学者余云辉还是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

  (链接:http://www.hswh.org.cn/wzzx/llyd/jy/2021-08-01/70529.html)

  余云辉是国内经济学界知名的爱国经济学家。2005年他与骆德明共同发表的《谁将掌控中国的金融》一文,引发了全国“银行贱卖论”大讨论,及时纠正了商业银行全面对外资开放的政策,从而避免了数以万亿计的国民财富损失;他提出的“劳动三重性”、“商品三重性”、“目标—制度—政策”分析模型、社会主义有组织市场经济制度等理论都属于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开拓性观点。

  学者余云辉多年来在国家级核心期刊(包括理论性杂志和政策建言性杂志)上发表过众多论文,证据如下:

  其五,关于陈志文“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的身份,有必要做一些说明。

  据百度百科显示,“中国教育在线”是由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综合教育门户网站。经天眼查查询,赛尔互联(北京)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仅仅是一个成立于2011年的7月的一家私营企业,主要从事中小学、高考、艺术类培训、考研、留学、成人教育等的互联网教育服务,并非是什么官方机构和政府部门。因此,中国教育在线这个网站,并非是官方部门的网站,由此而可能产生的误会,是需要澄清一下的。

  由此可知,拥有“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头衔的陈志文所发表的意见并不能代表教育部或者其他政府部门。经笔者研究发现,其在新媒体平台“今日头条”和“微博”的个人账号,长期发布和评论教育政策和教育相关的社会热点等话题,来提高自身热度和关注度。这次又以诡异的标题、诡异的内容和诡异的手法,在网络上制造嫁祸著名智库和爱国者的摧毁式舆论轰炸效应,不知道这一行为是否就是陈志文总编辑在文中嗤之以鼻的所谓“流量就是生命力”、“靠流量变现”的“专业公司”的行为呢?!

  陈志文总编辑仅仅依靠他一套不靠谱的“还原”手法,就能起到诱导读者将昆仑策研究院这样的著名智库污蔑为“流量就是生命力”、“靠流量变现”、“赤裸裸造假”的“专业公司”,将余云辉这样拥有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特邀研究员、中国红色文化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昆仑策研究院特约研究员、曾任德邦证券总裁、新华社特约经济评论员、厦门大学金融系客座教授、中材国际独立董事等头衔横跨商界和学术界心系国家的爱国学者污蔑为“身份比较凌乱”、“不是一个严肃的经济学家”的谣言源头作用。试问,蔑视经济专家对国家教育事业的跨界建言献策,岂不是极端狭隘、偏激?!经济学家写出了教育界专家们没有写出来的针对义务教育改革的系统性建议,并产生了巨大的社会反响,难道就可以被他讥讽为“不是一个严肃的经济学家”了吗?这样的评价是令人难以信服的,也是对余云辉这位知名爱国经济学家的人格侮辱和伤害。

  证据见陈志文原文如下:

  陈志文总编辑文章的标题是《编造缩短学制,假冒部长讲话,背后是一条诡异的谣言生成传播链》。读完通篇文章,读者根本不知道所谓的“谣言生成传播链”何在?谣言的制造者是谁?谣言的传播者又是谁?是什么平台在制造和传播谣言?对于这些关键问题,文章中只字不提,而用大量篇幅把矛头指向著名智库昆仑策研究院和爱国学者余云辉。陈志文总编辑是否可以解释一下,你如此引导读者是何用心?

  有位老将军打了个浅显的比方,让人豁然明悟:好比说,造谣者是指鹿为马,有人高举辟谣大旗,却既不追查是谁干了指鹿为马的事,也不说明鹿为什么不能成为马,却把辟谣的矛头转移到去追查谁是马,马是从何而来,这岂不滑天下之大稽?是呀,在这件事上,陈志文总编辑就扮演了这样一个不追查是谁指鹿为马,不说明鹿为何不成为马,却追查马是谁、马从何来的极不光彩的小丑角色。他打着官方教育部门辟谣溯源的招牌,不溯“造谣者”之源,却溯“建议者”之源,企图把公众关注点引向遣责建议者。他的手法也很巧妙,一句也不明讲建议就是谣言,却是运用转移视线、移花接木、含沙射影的文字,制造一种“建议就是谣源”、“建议者没有资格谈教育”的舆论导向和思维定势,这难道不是居心叵测、有意陷害无辜的搞诡设套!其实,马就马,是堂堂正正的马,是光明正大、理直气壮的马,是为党为国为人民忠诚效力的好马、老马、千里马,不会因为有人指鹿为马,有人仇视和指责马,就能损害马的一根毫毛!更为可笑的是,陈还自诩为“教育人”,打着貌似中国教育发言人的幌子,以危言耸听的标题将自己转移视线、蓄意诋毁别人的文章,毫不负责地在网上到处发布,扩大传播,这又是什么目的?难道中国教育就靠这样品行的所谓“教育人”?!

  《师说》有云,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如是而已!奉劝常年做互联网培训教育的陈志文总编辑以及他所在的企业,还是多下心思在术业上,努力提高自己的业务水平以获得更好的经济效益,别再琢磨歪门邪道来碰瓷爱国智库和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