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8年,差点“被开除党籍”的毛泽东,经历了人生的至暗时刻

作者: 库叔说 日期: 2021-10-19 来源: 瞭望智库

  1

  处境艰难,更要稳定军心

  三路会攻长沙的军事行动失败,毛泽东果断率领秋收起义军余部上了井冈山。

  另一边,朱德正带着从三河坝冲出来的南昌起义军最后的火种,沿两省交界的偏僻山区行进。按照预定计划,他们将到国民党军兵力薄弱的湘粤赣边区,求发展。

  这一路上分外艰难——缺粮少弹、补给无着倒是其次,麻烦的是,南昌起义军主力在潮汕覆灭的消息已经传开,不可避免地使队伍对革命前景产生了悲观情绪。

  于是,医生、护士跑光,有的师、团干部以治病、汇报等理由离队,甚至不辞而别;有的营、连长带着手下逃跑。

  2000多人的队伍,到赣南安远时,只剩下800来人。

  “赣南三整”总算是把这支处在崩溃边缘的部队重新拉到革命道路上。

  朱德所部于崇义山区活动了二十来天,四处派人外出寻找党组织,在获悉毛泽东率领部队上了井冈山后,派人(毛泽覃)前往了解情况,但因为北上地形复杂,尚无回音。

  已近隆冬,官兵们身着单衣、粮弹无着。所幸在此时刻,朱德得到信息,到驻扎于广东韶关的范石生那里落脚。

  与主政江西的朱培德一样,这个范石生也是滇军出身、出自云南陆军讲武堂,不仅和朱德是同学,更是有拜把子的交情。当年朱德脱下军服到欧洲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范石生则在孙中山于广州起事的时候,率领几千云南兵到了广东,参加国民革命军。

  当下,他依附留守广东的李济深,谋得粤湘边界一块地盘,军部驻韶关,麾下有不满员的两个师。

  当然,范石生收留朱德自不全是出于兄弟情义,他想像孙中山当初建立“党军”(黄埔建军)那样,以容纳中国共产党人的方式,争取苏联物资枪械援助,壮大自身。

  他给朱德写信:

  “春城一别,匆匆数载。

  兄怀救国救民大志,远渡重洋,寻求兴邦救国之道。

  南昌一举,世人瞩目,弟感佩良深。

  今虽暂处逆境之中,

  然,中原逐鹿,各方崛起,鹿死谁手,仍未可知......

  兄若再起东山,则来日前途不可量矣!

  弟今寄人篱下,终非久计,正欲与兄共商良策,以谋自立自强。

  望移驾汝城,弟扫榻相迎!”

  范石生提出的条件是:待时机到来,让朱德率部到广东南部的雷州半岛,负责打通出海口,以得到苏联武器援助。届时,他定然能在广东有一席之地,北窥中原也不是不可能。

  朱德对形势看很清楚,遂“勉从虎穴暂栖身”——先休整一下,观察局势,等候时机。

  2

  联手“五少爷”,智取宜章

  1927年12月初,得知党即将在广州组织城市暴动,朱德准备带大家过去助阵。然而,很快传来噩耗:广州起义失败!

  城市革命路线行不通,部队再次失去方向,气氛很是沉闷。

  月底,转机到来。

  中共中央代表找到朱德,带来了明确指示:

  “中央特派李鸣珂同志经江西专与你们接头……据我们所知,在桂东北边茶陵、酃县以至江西莲花,均有毛泽东同志所带领的农军驻扎,不知你们已与他联络否……你们应确实联络,共同计划发动群众,以这些武力造成割据的暴动局面,建立苏维埃政权。”

  这个消息,给部队指明了方向。另外,由于广州起义震动了国府高层,对军内共党分子的清扫力度加大,朱德在范石生这里待不住了。

  1928年1月3日7时,朱德突然收到一封要求他亲启的密件:

  “请玉阶兄速离开犁市,自谋出路。”

  【注:朱德字玉阶,犁市位于韶关附近,是当时朱德所部的驻扎地。】

  原来,不久前,范石生被李济深叫去广州“喝茶”,被要求立即将朱德拿下。他让自己的秘书杨昌龄带去一万块路费火速通知朱德赶紧走。

  1月11日,朱德率部经仁化进入湖南宜章,很快和宜章地下党组织接上头,快速制定了一个智取宜章的妙计。

  胡少海,出身宜章著名的豪绅家族,在家中排行第五,人称“五少爷”,几个兄弟多在国民党军队中供职。不过,自小目睹地主豪绅对贫苦百姓的欺压和家族内斗,他对本阶级产生了厌恶情绪,外出寻找真理,后入黄埔军校,并在那里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他返回老家,秘密培植湘南农军力量。

  1月12日,按照安排,“五少爷”带着几个随从,着灰色军装骑马直奔县政府而去。这是胡少海秘密回乡后第一次正式亮相。

  现在,他的表面身份是国民革命军第16军140团副团长(范石生给的番号,为掩护朱德所用,朱德当时化名王楷),县长杨孝斌如获救星、一阵狂喜,欲借胡之威,荡平“共匪”:

  “目下县里不太平,共党暴徒活动猖獗,此番胡少爷荣归,定能造福桑梓。”

  当晚,朱德全团入城,县委大院大排筵席,许多人凑过来吹嘘自身如何积极“剿共”、干掉了多少名“暴徒”。

  那行,这些账,暂且都记下吧!

  结局毫无悬念,暴动之后,城头挂上红旗。

  日后开国上将之一的萧克,便是这时加入了队伍。

  3

  把许克祥打成“许送枪”

  在朱德领导宜章年关暴动的同时,国民党派系斗争又步入一个高潮——蒋介石被迫下野,得势的李宗仁、白崇禧西征掌握两湖的唐生智,此时已拿下武汉。

  唐生智下野去了日本,其部下何键、李品仙所率余部遭到西征军追击,由武汉一路撤到长沙,准备在湖南东北部组织防守,以保住老巢。

  得知朱德举行湘南暴动的消息,何键怒极,但也只能从自己的35军中抽出一个师到宜章“平乱”,主力还得留下抵挡咄咄逼人的李、白二人。

  广东方面,李济深已经摆平了与南昌起义军分路南下、准备从自己这里夺权的张发奎。他对北面的情况也颇为关注,下令驻扎在粤北的范石生第16军和许克祥独立第3师火速入湘镇压朱德所部。

  范石生并不想被当炮灰消耗,态度极为消极。于是,许克祥便成为了北上进攻起义军的主力。

  这个许克祥便是“马日事变”的发动者,曾在湖南大肆屠杀共产党人,后来投了李济深,此时正急于立功表现。得到上峰“即日进剿,不得有误”的指令后,他自广东乐昌出发。

  他的部队是土匪武装出身,在以“反共功臣”的名头在李济深那里得了个师编制后,刚由1个团扩编为6个团,新兵很多,战斗力堪忧。

  经过一段时间的扩充,朱德所部上升到1000人,但面对国民党军南北两师夹攻,仍然相当吃紧。

  当地还有千余拥护起义军的农民军,但武器都是些梭镖、大刀,面对国军正规军,肯定是招架不住。

  故此,朱德决定撤出宜章。朱德、陈毅率领主力转移到宜章以西的山区(笆篱、圣公坛一带),农军被分散到各乡打游击。

  此时,何健的湖南军先粤军一步抵达宜章,赶紧发电报称:

  “克复宜章,共逆已回窜广东。”

  因为长沙方向发生危机,这个师马上被调回了北面(先到衡阳)。

  许克祥到了宜章以南的坪石镇,马上摆开阵势。麾下6个团,教导团和补充团留下,另将两个团呈“一”字形配置在坪石、武阳司、栗源一线,最后的两个团进驻岩泉圩,整了个“一字长蛇阵”,果然是“国军传统”。

  【注:因当时的作战总围绕铁路、公路展开,国民党军自持机动性强,常以一字长蛇阵对敌,多次被我军切断后分割痛击。】

  许克祥四处打探朱德所部的行踪,欲与之决战,然久寻不得。他非但不怀疑敌人在暗地里搞名堂,反而骄狂起来:

  “自潮汕一战,朱德已成惊弓之鸟。宣章亦是趁守兵麻痹受骗,非战之罪。今我许某大军一到,朱德自知不敌,定然已是闻风而逃啊……”

  其实,朱德已经派人乔装打扮,完全摸清了许克祥的兵力部署。朱德认为,只要歼灭许克祥在岩泉圩的两个机动主力团,剩下的一字长蛇阵就不堪一击了。

  其作战方案如下:

  兵分两路,一路由熟悉地形的胡少海率领,带领农军绕敌侧面,袭敌后背,以截断岩泉圩之敌后路和阻敌增援;另一路为主力,由朱德、陈毅亲自指挥,从敌正面走大路直扑岩泉圩。

  1月31日8时左右,枪声大作。许克祥部正在吃早饭,两面夹击之下,只能仓皇应战,很快溃不成军、窜向坪石。然而,前有乐水河阻拦、后有追兵,这两个团残部大部被歼。其他几个没有战斗力的团溃败。许克祥趁乱换上便装,跳上一木船,顺武江漂回了韶关,捡回一条命。

  以两千之众破敌1个师、俘虏一千余人,缴获步枪、机枪、子弹若干,迫击炮、山炮30余门,一扫潮汕兵败以来的阴郁气氛,士气大振。

  毛泽东诗中的“黄洋界上炮声隆”,说的就是这次缴获的火炮。朱德说是“许克祥帮我们起了家。”许克祥也因此得了个外号——“许送枪”。

  这次战斗是我军自传统战斗方式转向游击战后取得的第一次重大胜利。

  4

  焦土:“极左”的惨痛教训

  1928年2月4日,革命军开入郴州;16日,克耒阳;连战连胜,名震湘南。十几个县的农民揭竿来投,人是越打越多,目前,革命军已经编为4个师。

  朱德(已经领了军长衔)带领的工农革命军第1师,驻耒阳;

  宜章农军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3师,胡少海任师长;

  耒阳农军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师,邝鄘任师长;

  郴州(时为郴县)农军被改编为工农革命军第7师,邓永庭任师长。

  根据地也越来越大,永兴、资兴、桂阳等纷纷纳入版图,形势一片大好。在攻下永兴的过程中,黄克诚加入队伍。

  就在湘南暴动进行得如火如荼之时,大形势也在发生变化。

  2月,唐生智旧部何键、李品仙等人已经全部表示降服,接受桂系收编。随后,国府主力奉调北上讨伐张作霖。何键的第35军被留下负责“治安”,驻在衡阳,准备调兵南下找朱德算账。

  粤军此时已经稳定内部,准备再次北进湘南,严令范石生必须出击。于是,两面夹击之势又成,远比上次来得凶猛。

  在此紧要关头,郴州城内则是来了两位“钦差”,一个是中共湖南省委派来的团省委书记席克斯,另一位是湘南特委何舍鹅。耒阳、资兴等当地党组织负责人唯此二人之命是从。

  朱德、陈毅当时是工农革命军的指挥员,根据组织原则,军队所到之处应该服从当地党组织的统—领导。这条纪律,原为避免共产党武装重蹈军阀覆辙,此时却给革命带来了负面影响。

  席克斯、何舍鹅是党内“极左”人士,为湘南规划了抗敌方案:“焦土政策”和“烧杀政策”——对来犯的国民党军实行“坚壁清野”, 不仅要把耒阳、永兴、资兴、郴州、宜章等县城统统烧光,还要把从宜章到耒阳、衡阳的湘粤大道两侧15公里以内的房子都烧掉。

  除了打击敌人,两人此举还意在主动“把小资产者变成无产,然后强迫他们革命”。这与毛泽东在三湾时强调的革命全凭自愿绝不逼迫,完全相反。

  席克斯、何舍鹅的方案自郴州开始启动。虽然许多群众阻拦,但县城、村庄仍是浓烟滚滚,哭喊连天。3月12日,在烧房运动大会上,四五千农民扯掉原本的红带子,挂上白带子,宣布“反水”。

  愤怒的群众刺死中共郴县特委领导人夏明震等人,随后冲向郴州县委所在地,混乱直至天明仍未停息。在紧急情况下,身在郴州的陈毅兼任县委书记,宣布烧房子是错误的,恢复原有政策。

  然而,烧房运动造成的恶劣影响并未随之散去。革命军在湘南的存在基础顷刻瓦解,不久后国民党军进攻时,已经很难有群众再像许克祥来犯时那样严守革命军情报,主动加以掩护。

  据黄克诚回忆:

  “湘南暴动每一步都有严酷的教训,这些教训都是许多同志用鲜血、生命换来的。”

  5

  周鲁:“毛泽东,被开除党籍”

  现在,我们将视线转到井冈山。

  毛泽东率秋收起义部队拿下了宁冈、遂川两个县城,井冈山根据地的建设已经初具规模。

  对于朱德所部的处境,毛泽东一直很关心,双方常有书信往来。1月,朱德曾给毛泽东发来信息说准备在湘南找个立足点,把队伍搞大一点,如果不顺利就退到山里。

  毛泽东对此做法颇为担心。“雷公打豆腐——专拣软的欺”,在毛泽东看来,湖南国民党军和土豪民团势力极大,很难打下来。而江西地形没有湖南封闭,外头来的客军大多与本土地主势力有矛盾,战斗力弱一些。

  故此,队伍应从井冈山向东发展,开辟赣江广大地区。

  不过,听闻朱德也有退到山里的打算,虽然还没见面,毛泽东对其第一印象很不错。

  历史的车轮继续滚动,1928年3月,春寒料峭。

  一个名为周鲁的年轻人来到井冈山,称要找毛泽东。此人是中共湘南特委代表,是来传达湘南特委精神和中共临时中央文件的。首先,他对毛泽东在赣西南安家的做法表达了不满,然后宣布:

  “中共临时中央决定,毛泽东,被开除党籍!”

  举座皆惊!空气仿佛凝固了:为什么?

  之前提到过,共产国际代表罗明纳兹等人认为,毛泽东放弃攻打长沙、带着部队上井冈山的行为违背了“城市暴动论”精神,给了一个“开除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的处分(1927年11月的决定,当时罗明纳兹还未回苏联)。

  因为时局复杂、交通不便,消息刚刚传过来,且因信息传递员的记忆问题发生了偏差。

  “兹决定,开除毛泽东党籍,改任工农革命军第一师师长;着毛部速开湘南,归湘南特委节制。”

  开除了党籍,兵权却留着。毛泽东按照指示,率井冈山部队于16日自宁冈出发,启程前往湘南,以解此时湘南根据地的困境。

  此次出击,直接促成了人民军队建军史上的重要时刻。

  18 日,毛泽东率军来到中村。中村是湖南酃县一个较大的集镇,四周群山环抱。

  别看湘南特委周鲁急匆匆地催促井冈山方面发兵湘南,但目前湘南到底是个啥具体情况,大家都是两眼一摸黑。

  毛泽东决定派人探查局势,同时,就地发动群众,将这个离井冈山并不太远的地方变成根据地的一部分。

  过了十几天,探马来报:

  其一,“毛泽东被开除党籍”的消息是错的,是被“解除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职务”,中央候补委员的身份是被保留的。

  这个身份很重要,使毛泽东成为当时赣湘边界唯一的中央委员,对后续形势的发展起到很大帮助。

  其二,国民党系湘军、粤军南北夹攻,大兵压境,湘南根据地情况十分不妙。

  而且,前文提到,中共湘南特委的“极左”政策带来巨大恶果,朱德、陈毅率领的部队失去群众基础,恐怕很快就会被国民党军击垮。

  毛泽东作出火速前往接应朱德所部的决定,并下决心扭转中共在湘南群众中留下的负面形象。

  4月3日,毛泽东率第一团急行军来到湖南桂东沙田圩,发表紧急演讲,在强调烧房子政策的错误后,正式颁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

  三大纪律: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

  六项注意: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

  【注:今天,在桂东县沙田镇毛泽东当年颁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的地方,建有一座高8.1 米,汉白玉质地三棱立锥体的纪念碑,以志纪念。】

  后来,它演变为“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被谱成歌曲,传唱至今。

  6

  天王老子挡道,也要撤出湘南!

  此时,朱德在耒阳,带领主力位于湘军何键进攻的锋芒之处,不过,没有硬拼的意思,正在收拢机关、武装人员,作出向湘赣边界撤离的决定;陈毅在郴州,和湘南特委在一起,目前已经闹掰了。

  他提出要撤出湘南,但湘南特委负责人不同意,陈毅回道:

  “就是天王老子挡道,老子也要撤出湘南!”

  得到朱德方面的确切信息后,毛泽东决定分兵接应:自己带第一团为左翼,插到桂东、汝城,吸引敌军注意;袁文才、王佐率领的第二团为右翼,沿彭公庙、资兴方向前进。

  湘南革命军方面,4月2日,宜章的工农革命军第3师到达郴州,与第7师会合,连同中共湘南特委机关、各县县委机关共4000余人。

  事实上,这批人抓紧时间东撤,问题不大,难点在于朱德、陈毅发展了相当数量的农军,尤其是没有在“烧房运动”中“反水”的农军,必须要一起带走。

  这些农军都是当地人,他们担心自己跟起义军走后,国民党军以及地主武装杀害自己的家人,所以大多携家带口一起上路。一万多人挤在郴州向东面山里去的小路上,一天走不了二三十里地。

  4月8日,部队行至资兴县城,与袁文才部会合;同时遭遇了北进的范石生16军所部。

  范石生这次虽被强令北上,但也只是想做做样子、应付一下上峰,于是,16军几乎毫无抵抗,就被袁文才部和郴州第7师的几千人包围了,甚至连工事都没有筑。双方子弹乱飞,却是几乎无损,此举动持续两天,眼见差不多可以交差,范石生所部便掉头打道回府,工农革命军自然不会阻拦。

  按说过了这关,队伍也就安全了。然而,到队伍进入山区的彭公庙时,风波又起——中共湘南特委表示坚决不上山、要去衡阳。衡阳是原湘南特委驻地,朱德率军进入湘南之后,才从衡阳搬到郴州,此时,湘南特委几个领导是说什么都不肯上井冈山,认为上山是懦弱、不敢为革命流血的表现,他们想回到原驻地郴州。

  一番劝阻无果,按照史料记述,席克斯一行人在耒阳-安仁边界被敌人杀害。

  后来,陈毅回忆此事谈到:

  “那个时候他们这些同志革命得很哟,经不得半点儿挫折,把上山看做是可耻的事,恐怕被杀前还认为是光荣的,不知道保存革命力量。”

  后续部队顺利上山,历史性的一刻就这样到来了——在宁冈砻市龙江书院,两位过去从未谋面却久闻对方大名的领袖伸出双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当下的井冈山革命区虽显残破、弱小(毛泽东率主力下山接应朱德时,有国民党军前来扫荡,造成了不小的损失),但这两人的会面给中国带来了无尽的生机与希望。

  随着以南昌起义军余部和秋收起义军余部为基干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军的建立,中国革命翻开崭新的篇章。

  军长:朱德

  党代表:毛泽东

  参谋长:王尔琢

  第10师:朱德兼师长,宛希先任党代表,下辖第28团(团长王尔琢兼,党代表何长工)、第29团(宜章农军,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

  第11师:毛泽东兼师长,何挺颖任党代表,下辖第31团 (团长张子清,党代表何挺颖兼)、第32团(团长袁文才,党代表何东日)。

  第12师:陈毅任师长,全部系湘南暴动的农军,人称“梭镖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