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向修正主义之路——德国社会民主党史(1)

作者: 伊藤辉 日期: 2021-10-23 来源: 激流网2021

  引言

  在国际共运史上,德国社会民主党是个绕不开的话题。无产阶级革命导师马克思和恩格斯都曾为德国工人政党的创建倾注了无数心血,如马克思写下《哥达纲领批判》指出拉萨尔派与爱森纳赫派(两派是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前身)合并时纲领的严重错误,恩格斯写下《1891年社会民主党纲领草案批判》指出1891年制定的爱尔福特纲领的一些缺点。在革命导师的帮助下,德国社会民主党发展迅猛,并取得如反对《反社会党人法》等一系列斗争的胜利,赢得了众多选民,直至今日仍是德国的第一大党。然而,这样一个有着光荣历史的政党在成立二十余年后便快速变成一个修正主义的政党,支持帝国主义战争、血腥镇压罢工、将政权拱手让给了资产阶级,以致1933年纳粹上台,给世界带来了深重的灾难。相比于同时期的俄国,德国的工人占总人口比重更大,政治觉悟更高,加入工会的比例也超过了俄国,但最后反倒是俄国革命成功了,德国革命失败了。其中的经验教训,值得今天的我们去总结反思。

  德国社会民主党的诞生

  背景:德意志帝国阶级斗争的尖锐化

  1864年-1870年间,普鲁士王国先后通过普丹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三次王朝战争,完成德意志统一。1871年1月18日,普鲁士国王威廉一世在法国凡尔赛宫加冕为德意志皇帝,德意志帝国诞生。德意志帝国资本主义的迅速发展与随之而来的快速工业化使工人阶级日益成为德国社会的主体。在农业领域中,由于带有普鲁士特色的资本主义在农村的扩张,工人数量不断增加;在工业领域中,产业工人作为社会化大生产的产物,成为无产阶级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表11882年与1907年德国工人在各行业占比1

2.png

  处在社会最底层的工人境遇十分糟糕。德意志资产阶级依靠普法战争的赔款而致富,加速了原始积累的过程,向着“德意志民族伟大复兴”而大步奋进,但同时期的无产阶级却面临着失业、工伤、住房条件恶劣等诸多问题。剥削的增强使得生产事故和职业病数量激增,但此时还没有建立针对疾病、事故的保险制度。这一切都使阶级矛盾更加尖锐化。

  社会民主工党的创立与联合

  有压迫就有反抗,德国各地的工人运动风起云涌,也推动了德国工人组织的建立。1866年左右的经济危机造成的工资下降与生活品价格上涨迫使工人联合起来为增加工资等进行斗争,推动建立了德国早期的工人组织2,其中有全德烟草工人联合会、德国印刷工人协会和全德工人联合会(拉萨尔派)等。31869年,由威廉李卜克内西(著名革命家,德国共产党的创始人之一卡尔李卜克内西是其子)和倍倍尔在爱森纳赫建立了社会民主工党(爱森纳赫派)4。社会民主工党带有明确的政治色彩,它不仅要在现存社会和政治秩序范围内改善工人状况,而且希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全新的社会生产关系。

  与此同时,资产阶级也通过结成联盟来对付工人阶级的威胁。如为了对付于1866年建立的德国印刷工人协会,资本家于1869年成立德国印刷业主联合会。在德意志帝国时期,各种企业主协会进一步发展,先后成立了安哈尔特雇主联合会、汉堡-阿尔托纳雇主协会、德国钢铁工业家联合会、德国木器行业雇主保护协会。为了防止工人罢工,雇主们常常采取一致行动来对付工人。凡参加工会宣传的工人都被列入雇主协会的黑名单,他们将无法在同一个行业的其他企业找到工作。5

  政治上,统治阶级也加紧了对工人政党的迫害。例如德国社会民主工党不伦瑞克委员会的委员们由于宣传反对俾斯麦的掠夺政策并号召与法国签订合约,而遭到政府逮捕。此外德国宰相俾斯麦还下令禁止社会民主工党集会与发表言论。社会民主工党的两位重要领导人——倍倍尔、李卜克内西由于对德法战争持反对态度被控以叛国罪。1872年,倍倍尔和李卜克内西以“准备叛国”罪被法庭判处了两年徒刑,接着,倍倍尔又以侮辱皇上罪被加判九个月的监禁。

  反动派的打压并没能扼杀工人运动,仅在1872年,鲁尔、开姆尼茨、纽伦堡、莱比锡和柏林等多个城市爆发了大大小小的罢工。尽管取得了一定的成果,这些罢工却仅仅局限于当地,把罢工运动扩展到更大地区的尝试都失败了,而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便是工会繁多、各自为政。那个时期主要的工会组织有:自由工会、希尔施-东克尔工会、基督教工会。其中自由工会由德国社会民主工党所创,带有明显的政治色彩,不仅希望在现存社会和政治秩序范围内改善工人状况,而且希望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全新的经济和社会秩序;希尔施-东克尔工会由资产阶级自由派领导,主张在现存国家和社会秩序范围内改善工人的状况;基督教工会支持通过罢工争取补贴,但是它信仰基督教并承认现存君主制。拉萨尔派中虽然有相当一部分人对工会组织或多或少抱拒绝态度,但是拉萨尔派也出现了最能干的工会活动家,如瓦工格罗特考和木工卡佩尔,后面格罗特考担任瓦工工会的领导,卡佩尔担任木工工会的领导。在工会背后的众多政治组织中,爱森纳赫派和拉萨尔派的影响最大,政治纲领也较为接近。

  现实斗争的需要在呼唤一个强有力的工人政党,而此时最合适的方式莫过于促成爱森纳赫派与拉萨尔派的联合。实际上,两派在德国统一途径问题上的旧时争论已随着德意志帝国的建立而失去了意义,而共同反对企业主与警察迫害的斗争又拉近了两派的距离。同时,爱森纳赫派(德国社会民主工党)虽然是在拉萨尔派(全德工人联合会)后建立,在成立时间和组织规模上比不上拉萨尔派,但由于其纲领更为革命,在群众中的影响逐步扩大,甚至吸引了一些拉萨尔派的成员加入。爱森纳赫派的蒸蒸日上使得拉萨尔派不得不认真考虑两派合并的问题。

  最终,在1874年末两派的初步协商后,73名拉萨尔派代表与56名爱森纳赫派代表参加了于1875年在哥达举行的党代表大会。代表大会的结果是(1)建立了“德国社会主义工人党”(1890年党代会将党的名字改为“德国社会民主党”(SPD),这个名字沿用至今,下文都将以德国社会民主党来称呼),三个拉萨尔派代表和两个爱森纳赫派代表当选为党的中央委员(2)通过了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哥达纲领》。

  不能容许的让步——《哥达纲领》与《哥达纲领批判》

  马克思和恩格斯早在1871年9月第一国际的会议上就提出要在每一个国家组织一个独立而统一的工人政党的任务6,但统一并非不惜任何代价的统一,而是要在科学社会主义基础上的统一。然而,爱森纳赫派的领袖们却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的警告置于一旁,甚至在两派合并谈判的最后几个月,无论是李卜克内西或是其他领导人都没有与马克思和恩格斯进行任何的沟通。李卜克内西等人为了促成组织上的合并,放弃原则,接受了拉萨尔派要求把拉萨尔观点纳入合并纲领的具有约束力的委托书,使草案的起草工作自开始就充斥着拉萨尔气味。

  《哥达纲领》对社会主义革命的不可避免性,无产阶级夺取政权的必要性以及建立无产阶级专政来作为从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渡阶段都只字不提。《哥达纲领》还提到“劳动的解放应当是工人阶级的事情,对它说来,其它一切阶级只是反动的一帮”,这明显是拉萨尔的主张,这样的主张使得社会主义工人政党忽视与其他阶级的联合,特别是与天然同盟者劳动农民的联合。《哥达纲领》中虽然提到了未来的“国际兄弟友谊”,但工人运动中重要的国际主义原则实际上却被忽视。对工人阶级国际任务的轻视使得普鲁士反动派和德意志帝国主义后来很容易地用民族主义和沙文主义鼓动和欺骗人民,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埋下了伏笔。《哥达纲领》中关于国家的观点也是错误的,纲领认为国家不是统治阶级的权利工具,而是一个独立的组织,有着无可争辩的、为一切人同样服务的法律,而社会民主党人的目标就是去争取“国家的自由基础”。7这样错误的观点必然会阻碍德意志工人阶级坚决进行粉碎反动国家机器的斗争。

  关于《哥达纲领》的其他内容,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已有诸多论述,这里就不再赘述了。总而言之,《哥达纲领》是一个机会主义的纲领,贯穿了拉萨尔派的观点,给德意志工人运动在若干重要问题上划定了错误的方向,为后续的工人运动造成了很大的损害。

  社会主义工人党两派在合并问题上的经验教训

  无产阶级的联合是一个非常迫切的任务, 成功的联合可以带来组织规模、活动能力、影响力等方面的巨大提升。但是党派合并问题不同于统战,合并要求在思想上,尤其是在重要的原则问题上的高度一致。因为只有路线的正确才能使得政党能顺利进行反对剥削者的斗争。关于这点,恩格斯写到“特别是领袖们有责任越来越透彻地理解种种理论问题,越来越多地摆脱那些属于旧世界观的传统词句的影响,而时时刻刻地注意到:社会主义自从成为科学以来,就要求人们把它当做科学看待,就是说,要求人们去研究它。”8没有原则的让步虽然暂时可以达成组织规模的壮大,但也会在后续诸多政策上给自己带来众多困难。爱森纳赫派在实力上虽稍逊于拉萨尔派,在合并谈判中处于弱势地位,但这并不是无条件妥协的理由。正确的处理方式应是守住底线,不达成原则问题上的一致性坚决不同意合并,同时积极发展自己的势力,多做工作,扩大自己的群众基础,为合并谈判争取有利的筹码,争取在合并谈判中掌握主导权。

  实际上,德国社会民主党的左派在原则问题上采取妥协与让步,合并问题是第一次,但不是最后一次,而他们也终因自己不够坚决的态度葬送了德国的革命事业。

  (未完,待续)

  参考资料:

  1 Gerd Hohorst, Jurgen Kocka, Gerhard A.Ritter,Sozialgeschichtliches Arbeistsbuch, Band 2, Materialen zur Statistik des Kaiserreichs 1870-1914,S .69

  2实际上,社会民主工党中拉萨尔派的前身——全德工人联合会在1863年就建立了,由拉萨尔担任第一任主席。但是联合会的纲领仅限于争取普选权和合法的议会活动,反对阶级斗争,与诞生于工人运动中的工人组织有着较大差别。

  3ArnoKlonne,Die deutsche Arbeiterbewegung: Geschichte, Ziele, Wierkungen,Dusseldorf: Diederichs Verlag, 1980 ,S.69.

  4爱森纳赫派原是1863年成立的“全德工人联合会”中的左派,同拉萨尔派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于1867年退出了“全德工人联合会”,积极参加第一国际的革命活动。

  5Karl Erich Born,Wirscha fts-und Sozialgeschichte des Deutschen Kaiserreichs(1867/71-1914),S.98-100

  6《国际工人协会伦敦代表会议》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7卷

  7《哥达纲领批判》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三卷

  8恩格斯《<德国农民战争>导言》,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二卷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