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苏联国内资本主义复辟纪事》(四)

2022-05-03
作者: 本书编写组、伟大的宣平 来源: 红歌会网

  1956年。

  苏共于年初举行第20次代表大会,赫鲁晓夫在修正主义道路上跨进了一大步。他在会上提出了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三和路线,做了秘密报告,在反对个人迷信的幌子下,全盘否定斯大林。大会以后在全苏联展开了反斯大林的运动,丑化苏联共产党,否定无产阶级专政和社会主义制度,为过去被镇压的人恢复名誉。从下半年开始在哲学,政治经济学,文学艺术,军事,教育等各个方面逐步展开对斯大林的批判。

  为了从组织上保证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的推行,赫鲁晓夫在苏共二十大上选举中排挤了苏共十九大选出的47%的中央委员。二十大以后,赫鲁晓夫解除了莫洛托夫的外交部部长职务,不久又解除了卡冈诺维奇和萨布罗夫在政府中的重要职务。

  在经济方面,又采取了一些新的措施,扩大地方和企业的权限,强化对工人阶级的压榨和剥削。

  苏共二十大在国际上引起反共浪潮,西欧各国共产党内部和东欧共产党各国形势动荡。4月,苏共等八个党发表公报,结束共产党和工人党的情报局活动,9月,赫鲁晓夫以私人身份再次访问南斯拉夫,10月,发生匈牙利事件和波兰党领导改组,10月底,苏联政府发表了《苏联同社会主义国家发展关系基础的宣言》。此外,苏联还向美国提出了缔结美苏友好合作条约的建议,同日本签订了结束战争状态并恢复邦交的联合宣言。

  1—2月。

  1月3日。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发表《关于增加马铃薯和蔬菜生产量及收购量》的决议。规定从1956年起提高马铃薯和蔬菜的收购价格,其中蔬菜提高70%。

  12月14—25日。苏共举行第20次代表大会。

  赫鲁晓夫在大会上作了总结报告,报告中说,在这次党代会以前的几年中,党对农业和工业的情况作了批判性的估计,并采取了若干重大的措施。同时,党勇敢地揭露了经济活动,政府活动和党的活动各方面所存在的缺点,打破了陈腐的观念,坚决扫除一切过时的,阻碍着我们前进的东西。

  赫鲁晓夫在报告中提到了反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三和路线——和平共处,和平过渡,和平竞赛。

  关于党的问题,报告中强调评价党的负责人的工作,首先要看他负责的那个经济单位发展的成绩如何。一个领导人如果不愿意了解这一点,就没有能力领导发展经济的斗争,就应该及时撤换。党的组织工作和思想工作若不同改进生产的任务联系起来,就等于白做。

  关于国内经济建设,报告中说,优先发展重工业是党的总路线,不断提高生产技术是发展工业的头等重要的任务。党组织要尽力加强经济核算,说对这一切生产部门都具有重大的意义。赫鲁晓夫批评了在工资方面的平均主义的现象,说整顿劳动报酬制度是我们目前一项重大的政治和经济任务。我们必须彻底实行对工作人员和个人物质鼓励原则,这是使生产不断增长的一个重要条件,即要使党的工作人员,工程技术人员和经济领导人的工资在一定程度上取决于所在经济单位的基本工作指标,超额或完成计划收入就多些,否则就该少。

  报告中强调必须创造性地而不是教条主义地运用革命理论,说现在经济学问题提到了理论和宣传工作的首位。赫鲁晓夫指责个别工作人员在言论中竟错误地认为,似乎我们直到现在仅仅奠定了社会主义的基础——这是不指名的批评莫洛托夫,见1955年2月莫洛托夫在最高苏维埃会议上的讲话,后来莫洛托夫还为此在《共产党人》杂志上作了检讨,说谁都知道,早在要通过新的苏联宪法(1936)的时候,社会主义制度就在国民经济一切部门中就已经胜利了,巩固了,即在那个时候社会主义社会就已经在我国基本建成了,从此以后,它就在社会主义生产关系的坚固基础上发展着。因此,断定了我们只是奠定了社会主义基础,就会使人民在发展前景这样紧要的问题上迷失方向。他还指责把从社会主义向共产主义逐步过渡的论点了解为在现阶段马上实行共产主义社会的原则的人,忽视物质利益原则的人,以及要求加速发展轻工业,把轻工业从重工业对立起来的一些聪明人。说当然,党对这种想贬低社会主义建设中的成就的企图给予了应有的打击,同时对那些脱离实际,在社会主义经济发展中的根本问题造成有害的混乱的空想家和幻想家的错误做了纠正。

  赫鲁晓夫在报告中还大谈所谓反对个人迷信。此外,他还就这个问题做了大反斯大林的秘密报告。

  大会就赫鲁晓夫的报告通过了相应决议。

  布尔加宁在大会上作了关于第6个5年计划的报告,大会就此报告通过了关于第6个5年计划的指示。

  大会还通过《关于草拟苏共新党纲》的决议,并决定在二十一大以前预先公布党纲草案供讨论——1952年,苏共十九大时就曾通过修改党纲的决议,规定要以斯大林著作《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中的基本原理作为修改党纲的指针。而二十大决议则说要根据创造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的基本原理草拟新党纲。

  大会选举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其结果是十九大选出的中央委员(包括候补委员)被清洗了47%。

  新的中央委员会选出了党中央主席团和中央书记处。

  主席团委员十一人:布尔加宁,伏罗希洛夫,卡冈诺维奇,李基里钦科,马林科夫,米高扬莫洛托夫,别尔乌辛,萨布罗夫,苏斯洛夫,赫鲁晓夫。

  主席团候补委员六人:朱可夫,勃列日涅夫,穆希金诺夫,谢皮洛夫,福尔采娃,什维尔尼克。

  中央书记处书记八人:赫鲁晓夫——苏共中央第一书记,阿利斯托夫,别利雅耶夫,勃列日涅夫,波斯别洛夫,苏斯洛夫,福尔采娃,谢皮洛夫。(按十九大选出的35名中央主席团委员和候补委员,在二十大未当选的有安德烈耶夫,阿里斯托夫,伊格纳杰夫,科罗特钦科,库兹涅佐夫,库西宁,马利歇夫,麦尔尼科夫,米哈伊洛夫,波诺马连科斯,契斯诺科夫,施基里亚托夫,维辛斯基——已死,兹维列夫,伊格纳托夫,卡巴诺夫,巴托里切夫,别哥夫,普扎诺夫,捷沃相,尤金等人。)

  2月18日。国防部部长朱可夫在苏共二十大发言说,在苏联武装部队的建设方面,我们的出发点是未来的战争的方法和形式都将会大大不同于过去的一切战争。将来如果人们发动战争,那它的特点就是大规模使用空军,各种火箭武器和各种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但是,最新势力的武器包括大规模毁灭性的武器在内,都不如缩小陆,海,空军的决定作用。没有强大的陆军,没有战略的,远程的和前线的空军,没有现代的海军,没有他们之间很有组织的相互配合,就不能够顺利的进行现代的战争。我们在海军建设中的出发点是海面战斗在未来战争中的作用将比过去战争中大的无可比拟。他说除了裁减军队以外,我们的政府还要在1956年缩减军费将近100亿卢布,我们已经撤回了旅顺口和波卡拉半岛军事基地的驻军,并且把他们复原了。

  苏共二十大后,肖洛霍夫抛出了污蔑卫国战争的小说《一个人的遭遇》。

  3月。

  3月6日。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通过决议,制定:

  一,由于集体农庄经济的发展,1935年制定的《农业劳动组合章程》已不适合当前的情况,往往还限制了农庄在建立最符合集体农庄工作具体条件的新制度方面的主动性,因此建议各地集体农庄补充和修改《章程》的个别条款。

  二,按月预付一部分现金报酬,同时改变过去各地实行按同一标准付给超额完成计划附加报酬的制度,执行只给优秀工作者奖励附加报酬的制度,以加强对劳动的物质刺激。

  3月9日。最高苏维埃颁布法令,规定从本年3月10日起,在企业,机关中的所有工人和职员星期六和节日前一天的工作日缩短为6小时。

  3月26—29日。西方通讯社报道,1937年以叛国罪被捕处死的图哈切夫斯基元帅已经完全恢复名誉,当时被捕的前教育人民委员布勃诺夫和1938年以前一直担任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科沙列夫于最近获释。

  1949年3月,神秘地失踪的苏共政治局委员和部长会议副主席,国家计委主席沃兹涅先斯基已被恢复名誉。此外,苏联电台停止播送苏联国歌,因为歌词中第2句是颂扬斯大林的。

  4月。

  4月6日。俄罗斯联邦教育部通过决议,取消上年度中学的一切历史考试,因为过去的历史课本因对斯大林的迷信而造成了曲解,并要求修订历史课本。

  4月25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关于取消职工因自动离职和由于不正当的理由旷工的法律责任》的法律。

  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成立了一个特别监察委员会,以便对公安机关——包括秘密警察的活动进行最严密的监视。

  苏联宣布为这一大批个人迷信受害者恢复名誉。

  《共产党人》杂志第5期发表题为《在列宁主义旗帜下》的社论,说斯大林在1937年提出的阶级斗争将随着我们成就的扩大而越来越尖锐的错误论断,是不符合我们社会的实际状况的。而党认为,随着社会主义的胜利,在苏联形成了人民在精神上政治上的团结一致,这一理论才是正确的反映着实际情况。社论说,斯大林上述论断没有考虑到随着剥削阶级的消灭,苏联的阶级斗争矛头转向了国际舞台。

  同期还刊登了一篇文章,《为共产主义而斗争的群众,党和领导人》。攻击斯大林在战火还在欧洲燃烧,希特勒德国显然准备对苏联发动军事进攻的时候,没有采取必要的措施,大力加强社会主义国家的军事实力和防御能力。

  5月。

  5月4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法令,废除在进行清洗初期,为了调查破坏和恐怖活动而给予保安机关的特权取消其对俄罗斯联邦刑法第58条第七八节——这几节都属于反国事罪者,系指为了反革命目的而破坏国家经济以及企业,机关的工作者,对国务活动家实行恐怖行为者,破坏国家交通运输和公用事业者以及其他苏维埃共和国刑法中类似条款下的事例采取特别调查方法的权利。

  5月7—8日。科学院召开科学家积极分子会议,科学院院长涅斯米扬诺夫在会上作《从苏共二十大决议看苏联科学院的任务》的报告,吹捧赫鲁晓夫在二十大的总结报告,大肆攻击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说在个人迷信的传播方面,社会科学工作者的罪过不比文艺工作者小。

  5月14日。苏联政府发表关于裁军问题的声明,决定在1957年5月1日为止的一年内,再裁减120万人,解散63个师和独立旅,解散一部分军事学校,停止使用375艘军舰。

  (宣平说:1984年,我国也裁了军。这里面的门道要研究研究。)

  5月26日。最高主席团发布命令,决定从1956年7月1日起,16—18岁的职工工作时间为6小时。

  6月。

  6月1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批准莫洛托夫辞去外交部部长的职务的请求,谢皮洛夫被任命为外交部部长。

  6月3日。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发表决议,宣布把苏联许多部的企业和组织移交给加盟共和国管理,以加盟共和国在管理国民经济方面的作用,并更有效的管理企业。

  苏共中央和部长会议通过决议,决定撤销全联盟司法部,把他在领导加盟共和国审判和司法机构工作方面的职责,交给各加盟共和国的司法部。

  6月9日。莫斯科各报报道,卡冈诺维奇辞去了部长会议国家劳动和工资问题委员会主席的职务。

  6月28—30日,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召开全苏哲学研究工作会议,哲学研究所所长费多谢耶夫在报告中攻击斯大林在哲学方面的言论。

  6月30日。苏共中央发表《关于克服个人迷信及其后果的决议》。决议说,党和政府在斯大林逝世后的几年中,以异常的果断和决心来消除个人迷信的后果,个人迷信的流行缩小了党和人民群众的作用,降低了党的集体领导的作用,并且常常给工作带来严重的损失,使社会主义法制遭到粗暴的破坏。

  决议说,斯大林长时期担任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他同其他领导人一起为实现列宁遗训而阶级斗争。他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作为一个理论家和大组织家,他领导了党反对托洛斯基分子,右倾机会主义者,资产阶级民族主义者的斗争,以及反对资本主义包围的阴谋的斗争。在这个政治和思想斗争中,斯大林获得了巨大的威信和声望。但是,我们的一切的伟大胜利从此都不被正确的同他的名字联系起来,共产党和苏维埃国家所取得的成绩以及对斯大林的颂扬使他冲昏了头脑。在这样的情况下,开始逐渐形成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

  决议指责斯大林:

  一,说他在1937年关于苏联越向社会主义前进,阶级斗争就越尖锐的错误公式,给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给党和国家内的民主的开展造成了很大的损害,成了粗暴的破坏社会主义法制和大规模进行镇压的论据。

  二,说他在晚年,以个人监督代替了党和政府对国家保安机关的监督,常常以个人决定代替通常的司法准则。这种情况,造成了对苏维埃法制的严重的破坏和大规模的镇压,使许多正直的共产党员和非党的苏联人遭到诬告,无辜受难。

  三,说由于个人迷信的后果,斯大林在领导党和国家的各个工作部门方面,在内政外交政策方面,都有一些严重的错误。例如,他在领导农业上,在组织上反击法西斯侵略的准备工作上犯了严重错误,他的粗暴专横行为造成了战后苏联和南斯拉夫的冲突。斯大林的这些错误妨碍了苏维埃国家生活的个别方面的发展,特别是在他的晚年妨碍了苏维埃社会的发展。

  四,说他把党内民主和苏维埃民主在同一时期受到不可避免的限制在后来变成了党内生活和国家生活的准则,粗暴地践踏了列宁的领导原则。

  决议说斯大林领导苏联期间,他在苏联人的心目中是一个始终保护苏联,反对敌人的阴谋,始终为社会主义事业奋斗的人。他在这一斗争中有时采用了不适当的方法,破坏了列宁主义原则和党内生活准则。斯大林的悲剧就在这里。

  《党的生活》杂志第12期发表一篇文章《社会主义制度下有支付能力的需求和生产》。文章说,斯大林26年前提出的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群众的消费——购买力的增长总是超过生产的增长,推动生产力向前发展的原理是没有科学根据的。社会主义社会中群众购买力的增长应当永远超过生产的说法,实质上是把我们暂时未克服的局部的比例失调,看成是不能克服的比例失调。这种同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格格不入的观点培植宿命论和消极思想,并且是那些愚蠢的官僚为自己工作的不好做辩护的借口。

  7月。

  7月14日。最高苏维埃公布《国家抚恤金法》。养老金的最低金额为每月300卢布,最高为1200卢布。

  7月16日。卡累利阿芬兰加盟共和国被撤销,改为卡累利阿自治共和国,合并到俄罗斯联邦。

  7月20日。赫鲁晓夫在乌拉尔地区农业工作者会议上发表讲话说,应该大力增加粮食收购量。近年来我们不得不动用了一部分国家储备粮,现在必须补上,我们为什么不得不消耗我们一部分储备粮呢?因为国内粮食不够,这是斯大林的错误。他断言我们的粮食足够。其实远不是这样,斯大林哪儿也不去,不知道国内的真实状况。

  (宣平说:和文革经济崩溃论要研究研究。)

  7月23日。法新社报道,苏联空军参谋长鲁金科说,根据避免使国际紧张局势恶化的愿望,苏联飞机已奉命不对偶然越境的外国飞机进行射击。

  《共产党人》第10期发表卡马里的文章《基础与上层建筑理论的若干问题》,指责斯大林关于上层建筑积极保卫自己基础的公式,缩小了马克思主义对对抗性社会结构的上层建筑的理解,使他成了一个阶级统治思想和机构的体系,这种思想观念出发,我们的著作就试图把社会思想史,艺术史和一切先进的,进步的东西从上层建筑中排除出去。文章说,但是,在任何对抗性的社会的现实生活中,上层建筑不仅以统治阶级的思想和机构的形态出现,而且以人们意识形态的关系,他们对社会生活中的所有问题的观点体系的形态出现,以表现在这些观点中阶级矛盾和阶级斗争的形态出现。

  文章还指责说,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语言学问题》这一著作中所规定的消灭旧的上层建筑的公式,并没有阐明上层建筑变革过程中,新的上层建筑代替旧的上层建筑全部复杂性和矛盾性。而这一公式会促使否认思想和文化发展中的继承性的简单化,庸俗化的观点的理论复活,就在这一著作中,斯大林自己也公正的反对了这一点。

  8月。

  8月4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说为了进一步加强社会主义法治,改善人民法庭的工作,并把他们的活动的监督集中在一个机构,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决定授权边疆区,州法院对人民法庭实行监察,并监督他们的全部活动。为此撤销共和国司法部在边疆区,州劳动人民代表苏维埃的附设机构。

  8月15日。部长会议通过《关于改变生产定额审核办法》的决议。决议说,一次审核生产定额的办法,降低了企业领导人在劳动生产率上挖掘潜力的主动性和责任心,不能促进劳动定额的改善,劳动生产率的提高和成本的降低,并往往破坏了正确的劳动报酬。

  决议规定,为了消除在审核生产定额工作中的严重缺点,提高企业领导人在改善劳动定额工作和工资组织方面的责任心:

  一,从1959年起,废除作为中央下达的任务而列入国民经济计划的对生产定额的大规模一次审核办法。二,授权企业经理(厂长)在取得工厂和地方工会委员会的同意下,根据在生产中采用保证劳动生产率提高的技术,经济和组织措施,以新的生产定额代替旧的生产定额。

  8月27日。部长会议通过《关于禁止用国家的统购统销粮以及其他粮食制品做家畜饲料》的决定。规定:一,严禁各地城乡居民从国家商店采购买粮食,面粉,马铃薯等饲养家畜和家禽。二,为饲养家畜家禽的城市居民——边疆,北部地区的城市除外,规定按家畜头数计算的货币税(或叫现金税)和向国家交售奶,肉的制度。

  8月31日。苏共中央作出《关于出版新版列宁传的决议》。决议说,第2版列宁传中表现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影响:对列宁某些重要纲领性原理,如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战略和决策,民主问题,向社会主义过渡形式的多样化,阐述的不够。书中没有充分表明作为人的列宁的特点。决议要求,列宁传要求克服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的事业中起重要作用,要阐述列宁的两个体系的和平共处的思想。

  8月31日。苏共中央做出《关于编写马克思列宁主义原理通俗教材》的决议。

  9月。

  9月4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任命卡冈诺维奇兼任建筑材料工业部部长。

  9月6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把斯大林国际和平奖金改名为加强国际和平列宁奖金。

  9月8日。部长会议通过提《关于提高低工资职工工资》的规定,规定从1957年1月1日起调整工资。工业,建筑业,邮电运输部门最低工资为300—350卢布,勤杂工最低工资为300卢布,位于农村者最低工资为270卢布。

  9月28日。最高苏维埃宣布赦免第2次世界大战中在并非军事局势必要的情况下投降敌人因而被监禁的前苏联武装部队人员。

  《苏维埃教育学》杂志第9期发表题为《克服个人迷信在教育学的中的后果》的社论。社论说,个人迷信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像教育这个领域这样根深蒂固,所以肃清个人迷信在教育理论和实践方面的影响成为及其重要,积极迫切和刻不容缓的任务。社论批评许多教育理论家和教育史专家仍然从事于注解或者重复斯大林时代通过的一些决定,而不愿看到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发生质的变化,昨天还是正确的,极其重要的东西,今天已经需要加以认真的修正了。

  科学院高尔基世界文学研究所举行学术委员会会议,语言学博士谢尔宾纳在会上做《从苏共二十大决议看文艺学的任务》的报告。集中攻击个人迷信在文学艺术领域内产生的后果,提出要对文学艺术中的一些根深蒂固的现象进行批判性的重新估价。认为文学和文学批评之所以落后,重要原因之一是对真实性随做随风转舵的理解。说典型就是本质的反映这个定义是繁琐的公式。在论述苏联大作家的著作中,优秀作家被描写成只是政治活动家著作的引文和原理的图解者。说对高尔基和马雅科夫斯基的历史作用的阐述,是个人迷信的一种独特的做法。他们的作用被说成只是他们个人的影响,而其他所有文学家都是他们的模仿者。认为普列汉诺夫和卢那察尔斯基虽然犯过严重错误,但是他们对马克思主义文艺学的发展曾作出重要的贡献。

  10—11月。

  10月25日。部长会议通过《关于改变对居民供应畜产品的方法》的决议,规定,一,从1957年起,国家将畜产品分为两种,一种用于满足全国需要,另一种全部留归各加盟共和国,各地方,满足当地居民的需要。二,限制商业部在这方面的经营范围。各加盟共和国应极力扩大集体农庄贸易和消费合作社贸易中畜产品的交易量。

  据西方通讯社报道,苏联部长会议颁布一项决定规定,取消劳动改造营,确定只实行两种囚禁方式:劳动改造所和监狱。决定还废除了以前管理监狱劳动的机构——劳动改造营总管理局(古拉格),代之以由内务部领导的新机构,新机构同公安机关完全无关。

  苏联采取改进学位制度的措施规定。今后高等学校和科学研究部门只接受有实践知识和在所选的科学专业方面有著作的人为研究生。在大学毕业生中,只有在数学,理论物理学等理科方面有才能的人才能直接升为研究生。研究生毕业时必须经过副博士资格考察。

  11月9日。罗科索夫斯基元帅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原在波兰任国防部部长,波兹南事件后被赶回苏联)

  11月21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任命莫洛托夫为国家监察部部长,免去了热沃隆科夫的这一职务。

  12月。

  12月13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发布命令,禁止招收年龄不足16岁的人参加工作。在特殊情况下,经工厂或地方工会委员会的同意,可以招收15岁的人工作。

  12月19日。赫鲁晓夫在莫斯科群众集会上发表讲话,他说:我对农业有一种爱好,生活迫使我相当认真的研究起农业来,我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农业情况好转了。之所以好转,第1个条件是废除了像块绊脚石一样妨碍人们前进的旧的计划制度,而实行了新计划制度,准许集体农庄,再选择农作物和发展各农业部门方面自由制定计划。提高农业的第2个相当重要的条件,是实行物质刺激和调整价格。他说,如果让人从物质上得到好处,机器也会好好工作。

  12月20—24日。苏共中央举行全会,通过《关于改进苏联国民经济领导问题》的决议,决议规定采取措施来根本改善苏联国家经济委员会的年度计划工作,并且赋予它职能去灵活地解决在完成国家计划中随时发生的问题。决议规定进一步大大扩大各加盟共和国各部,各经济组织,各企业经济管理中的权限,并规定各加盟共和国有权解决同完成本共和国计划有关的经济和文化建设问题,包括基本建设,物资技术供应,劳动生产率,成本,产品销售,财政资金的使用等问题。

  全会提出,由于谢皮洛夫已被任命为外交部部长,免去他的苏共中央书记职务。

  12月25日。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任命比尔乌辛为国家经济委员会主席,解除萨布罗夫的这一职务。任命柯西金和马利歇夫为国家经济委员会第一副主席,解除他们的部长会议副主席的职务。

  12月31日。据西方通讯社报道,赫鲁晓夫在克里姆林宫新年招待会上借斯大林来自吹自擂。他说,斯大林是一位反对帝国主义的伟大战士。他是一位伟大的马克思主义者,帝国主义者们把我们称为斯大林主义者,正是在同帝国主义者做斗争的时候,我们都是斯大林主义者。他还说,斯大林粉碎了我们的敌人。我个人是在斯大林时代成长的。我们可以感到骄傲,因为在为了我们伟大事业的进步而对敌人进行斗争中,我们曾经合作。

  11月到12月。《哲学问题》第6期开辟了关于对抗性社会的上层建筑的性质问题讨论专栏,在这一栏(第12期)里发表了诺瓦克和科瓦里林的两篇文章。说斯大林在《马克思主义语言学问题》中没有说明应当怎样理解上层建筑的阶级性问题。说斯大林说上层建筑是为统治阶级的利益服务的,同时又说上层建筑是整个社会的观点以及各种观点相适应的制度,但没有说明怎么样把这两种思想协调起来。这种不明确的说法使得评价斯大林这本著作的人得出了非常错误的结论,只说对抗性社会的上层建筑只是一个阶级的产物,它只代表统治阶级的观点,从而歪曲了上层建筑的概念。斯大林关于上层建筑消灭的公式引起了许多脱离实际的争论和错误的观念,好像在经济基础上产生的上层建筑,会因经济基础的改变而一下子消灭的干干净净。好像在上层建筑的发展中没有任何的继承性。这个公式开始排斥马克思关于改变上层建筑的方法的更为灵活的和辩证的公式,文章批评哲学界在反对斯大林的个人迷信方面,往往无原则的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阶段,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斯大林的全部理论学说,包括一些正确的部分也一概否定了,同时还有些批评家企如同个人迷信做斗争的旗帜下诽谤侵蚀情意时期所完成的全部理论工作,应该给此类的意图和各种各样的思想动摇以坚决的打击。这点所以应该特别强调指出,是因为最近一些国际事件引起了资产阶级反马克思主义,反社会主义思想的新的歇斯底里的浪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