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那个主义,却想做那个生意:陈凯歌电影《志愿军》小丑海报

2023-08-18
作者: 摸鱼学副教授 来源: 美第奇效应公众号

  《志愿军》电影配小丑海报

  陈凯歌又上头条了。

  陈导最近拍了一个号称“史诗级”的系列电影,《志愿军》三部曲,讲述了自1950年10月至1953年7月三年抗美援朝战争,据说是影史上首次如此全景式、多线程地再现这场“立国之战”。

  而且陈导这次相当胸有成竹,第一部电影还没上映,据说整个三部曲就全拍完了。历史上敢这么干的商业电影,笔者印象中只有《指环王》和《霍比特人》,看来陈导和他背后的资方,对这部电影大买,似乎信心拉满。

  果不其然,又闹出了幺蛾子。

  8月15日,日本投降78周年那天,《志愿军》电影放出了一大波海报,其中8月15日15时15分的这张,让人吓了一跳。

  都知道第五代导演们是文革后第一代,喜欢剧烈的视觉冲击,可这个莫名其妙的小丑照,配上左上角志愿军三个大字,似乎反差太强了一点。而且这是电影官方的统一宣发动作,可不是临时工能背锅的那种“搞错了”。

  一个号称史诗的电影,描写的是“立国之战”,配上这么个小丑的海报,陈导这是想干嘛?

  果不其然,这张照片迅速点燃了口水战,国内网友说开始吆喝抵制“滚出国庆档”,外网则开始幸灾乐祸“拍主旋律电影被抵制”

  剧组拖了两天,终于撤下了海报,发了声明:

  虽说原著里的确有这么一段设定,剧组这个解释也算是没瞎说,但是对于这么关键的设定,又这么容易引起误会的海报,竟然发布的时候一个字没提,发布之后又拖了两天才出来澄清,似乎越来越不像是单纯的无心之失了。

  当然,这可能是剧组宣发的计谋。通过放出有争议的海报,吸引口水大战的关注,然后再道歉删帖把事平了。一分钱不花,流量、热搜都有了,颇有点川皇“黑粉也是粉”的理论,“there is no such a thing as bad publicity ”。

  可真如此简单吗?

  不信那个主义,想做那个生意

  文艺复兴后的欧洲的艺术家们,虽然生活上极大富裕,但是因为依附于贵族富商,还是很难有真正的“自由”。天生反骨的这些艺术家,就经常在他们的作品中,用一些隐藏的“彩蛋”,表现一下“艺术家的傲骨”。

  比如米开朗基罗自认是雕塑家,但是教皇尤利乌斯二世教皇却听了建筑师布拉芒提与画家拉斐尔的建议,强令他必须在西斯廷教堂画一副巨型湿壁画,哪怕米氏坚决反对仍然没能辞掉这个工作。据说让米氏干不擅长的壁画,是拉斐尔因为嫉妒而陷害米氏的诡计。

  米开朗基罗靠教皇发家只能答应。但是内心还是很不爽的。在绘制先知撒迦利亚的时候,他特意把其画的很像教皇本人,然后在先知背后安排了一个小天使,把大拇指放在食指和中指之间,这在文艺复兴时期,等同于在先知撒迦利亚的背后把人弹下来。用这种小伎俩来暗搓搓的报复教皇。

  教皇权势熏天,米氏这个当然非常隐晦。对于一般的主顾,还有更夸张的。1533年,在英国伦敦讨生活的德国画家汉斯霍尔班接到了法国驻英国大使的肖像画委托,他很快完成了画作,这幅名叫《使节》的画也成了霍尔班的代表作。

  奇怪的是,地毯上确有一个长条型的诡异物体,看不出来是什么。只有当你走到画的大侧面,这个物体的才真的显形,画家竟然夹带了一颗骷髅头的私货。

  《志愿军》这个海报,也正是类似的情况。

  第五代导演们,经历文革后的第一代人。在国际上打出名声的,都是《秋菊打官司》这样,洋人们爱看的把中国写惨写黑的“伤痕电影”。(何止电影,文学也是一样)。后边形成定式,不写点民生多艰、社会黑暗、人性扭曲,国际上没人发奖。

  著名的“78班”,文革后的北电第一波电影人,第五代导演全在此,特殊的历史环境塑造了这波人中有点“微妙”的三观

  然而这种卖惨的片子,国际上也许能捞名声,但是观众们不买账。跟到了新世纪还在拍如同《孔雀》、《立春》、《最爱》这种片子的顾长卫不同,陈凯歌倒是身段灵活,很快投入了商业片的大潮,不搞苦大仇深,搞点群众喜闻乐见的。

  这种灵活的身段延续至今,当年为了拿绿卡,一辈子泡在美女堆里的陈导,甚至能捏起鼻子跟洪晃结婚,这屁股在哪一目了然。然而现在主旋律片票房大卖,陈导也只能收起性子拍起了主旋律。

  可是不信那个主义,又想做那个生意,自然浑身不自在。不自在又不能跟钱过不去,只能跟当年米开朗基罗学一学阴阳怪气,搞点小动作,暗示一下,虽然出来吃这口饭,但是膝盖可完全没跪下。

  被抓包了,就出来道歉删帖,说是沟通没把握好,不但能安全上岸,还能反吃一波流量,甚至能反咬一口:小粉红们玻璃心。

  没被抓包,那些阴暗的角落里的“三观微妙”的粉丝们,还能顺着这“狗哨”,弹冠相庆:咱们初心未变,既恶心“小粉”又赚“小粉”的钱。

  连宣发都想搞这种小动作,微挑拨,你猜剧情会怎样?

  最近多少“爱国商业大片”,把舍身为国的大义,搞成了匹夫之勇的闹剧?家国情怀和解放全人类的豪情,变成了黑社会老大的义气。“侠之大者”变成“黑帮火并”,是水平差还是屁股歪?

  陈导露出尾巴,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当年拍长津湖水门桥,就跟吴京起了不少冲突。以至于陈导开玩笑的说以后再也不跟吴京合作。要不是吴京有当演员游荡导演,编剧兰晓龙坚持路线,长津湖肯定得拍成第二个《金刚川》

  多少成年人的真心话,用玩笑话说出。曾经票房大毒药的陈导,蹭着吴京混到一个大票房,之后还这么说,这私德实在配得上身段灵活几个字

  尝到长津湖甜头的陈导,现在开始继续吃《志愿军》这碗饭,没有吴京掣肘,屁股回归原位,又想给观众们喂饼?

  资本与屁股

  其实真正出问题的,是资方。

  陈导这样的小动作,这样的歪屁股,难道资方不知道?还是正是因为有这种小动作,资方反倒中意?

  看看多少主旋律的电影,偏偏找一票港澳台导演们操刀,导演电影难道是比光刻机还高的高科技,非得他山和尚好念经?长津湖一些关键场景,甚至找了韩国导演朴柱天。

  当年战场上被打的屁滚尿流的南伪,七十年后反倒能导演中国的抗美援朝,真是让人想不到。让敌人来导演,志愿军形象能不“人海”、“蛮干”吗?

  这个朴导演还不止拍这一部抗美援朝片,号称首部抗美援朝电视剧的三八线,他就是B组导演。

  资方的操纵之下,连献礼大片,都变成了一票外国人。

  资方明牌,我们就是欢迎多国部队。

  现在主旋律流量大,这碗饭必须得恰。但是屁股又在另外一边。只能挂羊头卖狗肉,找一票同样口是心非屁股歪的人硬凹造型。本质上不认同他们故事里原型的伟大精神,所以一定要戏说重构,用哥们义气、男情女爱、政治正确这套他们理解也认同的东西重新打包一番,“侠之大者”搞成“黑帮火并”,最后弄出一套人不人鬼不鬼的杂交作品。

  有这样的资方,自然会找到这样的导演,自然也就会有那样的剧情,偶尔再来个“脱敏”宣发试探一下底线。不信那个主义,却想做那个生意,为了恰爱国饭,短暂遮盖一下自己喜好,只不过这尾巴总是要有意无意的露出来。

  这事也好办。毕竟亏损最能让资本长记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