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烧烤店,赋红码一一再论历史主动精神


  山西省委组织部的这篇文章,很值得一读。

  大会之前用心读一读山西省委组织部关于自我革命以赢得历史主动的文章,若干处饶有深意。

  塌方式腐败一度比较严重的山西省,在倒查20年的过程当中,发现了更多腐败案例,连同去查腐败的刘新云,都被倒查出结伙成势贪赃枉法,若干案例触目惊心。早些年有此历史主动精神,何至于如此呢?

  前几天我写过一篇文章,叫做《中国党的历史主动精神》,有人批评我空谈这些话没用,还不如多谈谈烧烤店、赋红码,殊不知历史主动精神谈不谈、怎么谈、谈什么,才是最核心的问题,这是代表着历史方向的问题呵,每一个人的命运都与历史方向相关,烧烤店赋红码之类具体问题无一不是在历史方向之下。

  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革命这两个字是被严重回避的,有人主张“告别革命〞,有人听到革命就将之斥为WG乃至民粹,他们像赵太爷一样,自己不革命,不许别人革命,意欲软埋革命,心里害怕革命,拼命妖魔化革命,钻入金钱和各种复杂关系包裹的壳壳里边躲避革命,毫无疑问,这种行为早已经彻底背叛了革命。

  昨天见两个外国人,边吃边谈几个小时,他们拐来拐去,无非希望对即将召开的大会有更多的了解,我告诉他们,你要想知道我们居委会中心理论组的情况,具体人和事我可以透露一点,关注大会宜说大事。

  你们在中国住了这么多年了,不能只见树木不见森林,那些无关紧要的跳乍枝叶没有用的。

  于是,我就给他们讲了一通大会经略,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听进去了。

  关于本党自我革命的战略,涉本党领导的改革大业变化运动规律以及能量特性的发挥。

  为什么扯进能量概念?

  说到底,是你有多大能水儿,中国共产党自诞生到今日,世界上最大的党要干的这个事儿啊,本质上是一种生命现象,生物体最本质的特征是新陈代谢,物质不断地更新变化,与外界环境之间物质和能量交换,生物体内物质和能量也在不断转换,这就是革命的意思,生命力即来源于此,一旦停止下来,那就什么也没有了。你告别革命,能量从何而来,又往哪里去呢?执政的基础还有吗?一俟告别革命,不仅去根儿弃源,脸都没了,拿啥动员群众?凭甚聚沙成塔?

  所以,必须明确,本党自我革命,眼睛向内,管党治党,不仅关系党的前途命运,而且关系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

  所以,必须明确,党和人民事业发展到什么阶段,全面从严治党就要跟进到什么阶段,只能严字当头,把严的要求贯穿管党治党全过程,以自我革命的政治勇气着力解决党内存在的突出问题,做到管党有方、治党有力、建党有效。

  所以,必须明确,全面从严治党首先要从政治上看,不断提高政治判断力、政治领悟力、政治执行力。

  所以,必须明确,全面从严治党,是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实现民族复兴伟大梦想的根本保证,也是本党紧跟时代前进步伐、始终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必然要求。

  所以,必须明确,旗帜鲜明讲政治,是本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的根本要求。党的政治建设是党的根本性建设,决定党的建设方向和效果。保证全党服从中央,坚持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是党的政治建设的首要任务。

  所以,马克思主义政党不是因利益而结成的政党,而是以共同理想信念而组织起来的为全中国人民谋利益的政党。建设坚强的马克思主义执政党,首先要从理想信念做起。

  所以,必须明确,要把监督贯穿于党领导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把完善权力运行和监督制约机制作为实施规划的基础性建设,构建全覆盖的责任制度和监督制度。

  所以,必须明确,加强作风建设,必须紧紧围绕保持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增强群众观念和群众感情,不断厚植党执政的群众基础。

  所以,加强纪律建设是全面从严治党的治本之策。

  所以,必须明确,全面从严治党,从根本上解决主体责任缺失、监督责任缺位、管党治党宽松软的问题,把强化党内监督作为党的建设重要基础性工程,使监督的制度优势充分释放出来。

  所以,必须明确,离开自我革命无以从严治党,全面从严治党永远在路上,不能有任何喘口气、歇歇脚、躺平的念头。

  ……

  有人见我就烦,讥讽我一个退休老头儿,一个居委会的中心理论组成员,怎么老说大词儿啊?

  呵呵,自我革命,既是大词儿,也是小词儿啊。有些挺大的人物,他们不好意思说这种大词儿了,我们只好替他说。有人闭嘴这么久,里外就躲这俩字儿,在他耳朵边上喊几嗓子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唤醒自我革命的意识,拿出自我革命的精神,眼睛向内抓质量,赢得历史主动,不但是大词儿,更是大势,事关我们每一个人,无论是烧烤店内外的,被赋了红码或者绿码的,没有例外,把国籍弄到塞浦路斯,也不例外。

  某北大教授,毛主席向来佩服他,此公说过一段长话,今天读来,比山西省委组织部的官文更深刻些。

  “当国民党对于共产党从合作改为剿灭之后,有人说,国民党先前原不过利用他们的,北伐将成的时候,要施行剿灭是豫定的计划。

  但我以为这说的并不是真实。

  国民党中很有些有权力者,是愿意共产的,他们那时争先恐后的将自己的子女送到苏联去学习,便是一个证据,因为中国的父母,孩子是他们第一等宝贵的人,他们决不至于使他们去练习做剿灭的材料。

  不过权力者们好像有一种错误的思想,他们以为中国只管共产,但他们自己的权力却可以更大,财产和姨太太也更多;至少,也总不会比不共产还要坏。

  ……假使共产主义国里可以毫不改动那些权力者的老样,或者还要阔,他们是一定赞成的。

  然而后来的情形证明了共产主义没有上帝那样的可以通融办理,于是才下了剿灭的决心。”

  倒数第2段,至少要读三遍。有趣不?

  革自己的命,真的很难。

  但不革命行吗?

  不革命,弃革命,与国民党,尤其是后期的国民党何异?

  (2022年6月29日早饭后,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