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生:未知苦处,不信神佛

2022-07-28
作者: 安生 来源: 卢瑟经济学之安生杂谈

  编者荐语:

  许多人恨吴阿萍,我却在一定程度上同情她。

  一个愚蠢懦弱的人,焦虑恐惧,求神问鬼。

  经济下行,焦虑、恐惧、忧愁的人很多。这样的环境,很容易邪教泛滥。

  这种事,上世纪90年代发生过一次。

  我不与教徒谈宗教,但我希望读者能内心强大,不要成为宗教的俘虏。

  ***********************************

  看了吴阿萍的事情,许多人是气愤,我是忧虑。

  随便写点东西,供大家参考。

  现实社会之中,愚昧无知又懦弱无能的人很多。

  甚至可以认为他们是人群的主流。

  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处处碰壁,遭受欺侮,对未来充满了恐惧和忧虑。

  如同杂技运动员表演走钢丝的时候需要一根安全绳,他们需要一根心理安全绳。他们需要心理的安慰,需要一个心理寄托。

  他们需要有一个权威的声音告诉他们,别担心,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不如意只是暂时的,你所有的愿望都能实现。

  这个权威的声音,来自宗教。

  那些能够编织虚无缥缈的心理安全绳的人成为教主。

  这些教主们编织的心理安全绳失灵也没关系,教徒会从自身找原因。

  心诚则灵,只要诚心诚意祈祷,冥冥中的力量就会使用压倒一切的力量,庇佑他,为他服务,让他心想事成,逢凶化吉。

  如果没有做到,那就是心不够诚,不诚所以不灵,或者是冥冥中的力量在考验他的诚意。

  想到未来一切都好,都会按照他们祈求发展,他们才能心安,才能平静下来。

  山上彻也的母亲,先后遭遇丧夫、丧父、丧子的经历,把所有的财产都捐献给邪教,希望获得庇佑。山上刺杀安倍以后,山上的母亲表示会继续信教捐钱。

  承认自己相信的是邪教,就是否定自己,否定自己的过去,否定自己的未来,否定自己的愿望。

  没有多少人心理强大到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所以,马克思说宗教是人民的鸦片——许多人知道这东西坑人,但是到时候,还是要再来一口,不然他们实在难以面对残酷的现实。

  一般来说,越是危机四伏的社会,需要心理慰藉的人越多,宗教的力量越强大。

  对教徒来说,他们需要对教主绝对盲从。

  对教主的盲从,就是显示自己的真诚,如果自己不盲从,怀疑了,否定了,也就意味着自己否定了自己祈求的愿望。他们为了确信自己的愿望能实现,也不愿意承认自己上当了。

  但是,对教主来讲,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了足够的物质资源和足够盲从的信徒,胸无大志的教主会沉湎于个人享受。想整点事情的教主,就会提出更进一步的要求。有钱又有一群对自己绝对盲从的信徒,不做点什么,岂不是浪费机会?

  历史上,利用宗教作乱的连绵不绝,太平道、明教、白莲教、拜上帝教等等等等。

  上世纪90年代,东北大下岗,某些邪教打着气功的旗号如火如荼地发展。

  现在这样的人也很多,看看各宗教场所有多少人去祭拜就知道了。不仅如此,

  有些人没有祭拜传统的宗教,而是相信某一全知万能的权威或组织,能无微不至地照顾他们,庇佑他们,他们其实也是教徒。

  德国电影《浪潮》之中,那个胆小懦弱的学生蒂姆就是这样的人,处处碰壁,需要一种外来的力量给他勇气,支持他存在这个世界上。

  这样的人早生几百年的话,会成为最虔诚的教徒,也会成为最狂热的宗教战士,如果生活再1930-1940年代,他会成为最疯狂的纳粹信徒。

  电影的结尾,教师文格尔要解散狂热的学生团体,他已经不能离开狂热的运动,不想回到过去受人欺负,胆小懦弱的状态,所以,他最终选择了饮弹自杀。

  经济下行,多数人缺乏唯物主义信念,需要心理寄托,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不要和教徒谈宗教,那相当于毁灭他们的世界观,毁灭他们的希望和心理寄托。

  不过,希望我的读者能内心强大起来,不要成为需要心理安全绳的人。

  PS:

  当年朴槿惠邪教门下台,曾经写过一片文章,分析过为什么会出现朴槿惠信邪教的事情。

  转载过来,供大家参考。

  未识苦处,不信神佛 - 知乎 https://zhuanlan.zhihu.com/p/23308299

  对平民来说,未识苦处,不信神佛。

  对政权来说,神棍、妖僧乱政本来就不是什么新鲜事。

  朴槿惠的“邪教门”、“闺蜜门”事件,其实与尼克拉二世的“妖僧门”、“秽乱宫闱”事件大同小异。

  尼古拉二世接手的沙俄是一个泥足巨人,尼古拉二世没有能力,更没有勇气大规模改变。国内社会矛盾尖锐对立,政治暗杀不断。官僚丧失理想信念,没有担当,混吃等死,尸位素餐。

  当时,不论是贵族,还是卢瑟,都蠢蠢欲动。各种政治暗杀层出不穷,受到严厉追究的却极其罕见。

  ——这并不是因为沙皇的仁慈,而是因为沙俄官僚体系屎一样的行政效率。官僚们都明白沙俄药丸,都知道自己严厉追究恐怖分子,必然遭到严厉报复,可能随时被“天诛”暗杀。官僚们都不指望自己的同僚能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安全,或者在恐怖事件发生后能顺利破案。所以,谁也不敢对恐怖分子痛下杀手。

  在这种环境中,革命者们如鱼得水,比如斯大林同志。他来到巴库后,积极从事阿塞拜疆和波斯地区的革命活动,1902年4月至1913年3月间,他因参加革命活动被逮捕7次、流放6次,从流放地逃出5次。

  另一方面,在资本主义进入垄断阶段,列强弱肉强食、全球争霸的时代,沙俄或主动或被动要全力扩张,对外争霸。

  1905年沙俄在日俄大战中失利,国内爆发了1905年革命。

  1917年沙俄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再次陷入绝境,国内爆发了二月革命。

  内外交困,家里也不省心。

  沙皇的独子,身患血友病,经常出血不止。皇太子能活多大,能否继承沙皇的位置,都是未知数。

  这样的情况下,沙皇的内心是“蓝瘦、香菇”。

  经历了苦处,陷于绝望和痛苦之中,求助于神佛,希望获得超自然的力量的帮助,是普通人的人之常情。

  内心不够强大的沙皇和皇后,也一样。

  这种情况下,妖僧拉斯普京得势就不奇怪了。

  主权之上,不能有更高一层的主权,否则原有的主权必然成为更高层的主权的傀儡。 沙皇既然从内心之中向拉斯普京跪下去了,拉斯普京的权力扩张就是必然的。拉斯普京从最初为皇太子治病,发展到后来秽乱宫闱,操纵朝政,是顺理成章的。

(拉斯普京秽乱宫闱的作案工具)

  朴槿惠的母亲、父亲,先后死于刺杀,弟弟吸毒,妹妹反目,自己孑然一身。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她的内心不够强大,向自称全知全能的邪教寻求支持、依靠和解脱,邪教进一步谋求非分的利益,插手政治,并不让人意外。

  (朴槿惠母亲陆英修)

  (朴槿惠母亲遇刺现场)

  (朴槿惠父亲朴正熙)

  1974年8月,朴槿惠母亲陆英修被刺杀朴正熙的枪手杀害;1979年10月,朴槿惠的父亲朴正熙被韩国中央情报局首长金载圭枪杀;2006年5月,同样是在演讲过程中,朴槿惠脸部被一男子用刀严重刺伤。

  朴槿惠悲情身世:父母遇刺 弟弟6次涉毒--禁毒频道

  由于失去父母带来的巨大冲击,朴志晚长期精神彷徨。1989年,31岁的朴志晚因涉嫌吸食冰毒被起诉,截至2003年他6次因涉嫌毒品被立案或被起诉。其后朴志晚在其父亲老部下、浦项制铁总裁朴泰俊的帮助下从商。1989年朴志晚被朴泰俊任命为金属复合材料制造公司EG的前身——三养产业的副总经理,后来成为该公司的最大股东。朴志晚2004年与律师徐香熙结婚。朴槿惠与弟弟一家的关系密切,在这次大选中弟媳被爆“与储蓄银行贪污事件有关联”,并利用朴槿惠的影响“获取不正当利益”,为了避嫌徐香熙停止了自己在律所的工作。

  朴槿惠的妹妹朴槿令毕业于首尔大学作曲系,1982年与企业家之子结婚不久便离婚。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朴槿令与朴槿惠的关系恶化。1990年,支持朴槿令的“崇慕会”发起将理事长朴槿惠赶下台的活动,迫使朴槿惠于1992年将理事长的职位让给朴槿令。朴槿令在政治上也反对朴槿惠,2008年国会议员选举时,朴槿令公开与姐姐唱反调,当年10月朴槿惠拒绝出席朴槿令与白石文化大学教授申东旭的婚礼。2009年5月,申东旭在朴槿惠的博客上以他人名义40多次上传诽谤留言,后被判刑。

  另外,这次“邪教门”、“闺蜜门”事件被曝光的时间点,颇值得玩味。

  说点题外话。

  每个人都有靠山,除了各集团001。001在手下眼中,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almighty god。

  实际上,他们是人,没有上帝视角,未必能完全看到未来,妥善处理一切。他们深知自己能力有限。再说,他们也经常会感受到极大的痛苦。

  凡人扮演神的形象,如果内心不够强大,无法面对不可预知的风险和巨大痛苦,必然求助于全知全能的神佛,结果成为神棍、妖僧的傀儡。

  朴卡卡的大女儿的内心远不如她父亲强大,这样的人不适合集团首领的位置。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