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松民: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够实现持久和平


  我今天发言的题目是《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实现持久和平》。这次乌克兰战争引起的争议非常大,不仅是在社会上引起争议,在传统的左右翼之间引起争议,在左翼内部也发生了激烈的争论。关于如何看待这场战争,关于要不要支持俄罗斯,争论非常激烈,各执一端,很难说服对方。

  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认为首先要梳理一下历史。更远的历史不讲,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在世界范围内就形成了一个大的历史趋势,就是毛主席在1970年的五二〇声明申明,以及他老人家后来坚持要在1972年的中美上海公报里一定要写入的一句话,就是“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这是三大历史潮流。

  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属于民族主义的范畴,人民要革命,属于社会主义的范畴。这样一个大的历史趋势,在二战以后,确实是整个世界的主要潮流,人民革命这个潮流,在1959年古巴革命胜利,卡斯特罗开进哈瓦那,达到了高潮。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这种民族主义的潮流,宣告了以直接占领殖民地、派遣总督和军队统治殖民地方的旧殖民主义的破产,这个转折点是1956年的苏伊士运河战争,也叫第二次中东战争。当时英法联合以色列,对埃及发动战争,在美国和苏联的联手干预下,英法铩羽而归。

  但是,在这样看起来一派大好的形势下,有一个隐秘的趋势,即美国取代老牌殖民帝国,开始主导推行新殖民主义政策。这个新殖民主义政策就是不当帝国的帝国主义,不去直接占领殖民地,但是实际上采取帝国主义的政策,利用自己超强的军事实力、工业能力和金融实力,再加上以好莱坞为主要代表的“软实力”,通过各国的买办集团来控制、影响刚刚获得独立的民族主义国家或人民革命刚刚去的胜利的人民民主国家的政治经济。

  到了50年代后期,人民革命和民族解放运动都达到了顶点,在达到顶点以后,第二个主题就开始展开了,并逐步导致了今天的局面,一个就是苏联发生的变化,我们过去叫苏联变修,现在不使用修正主义这个词,但用什么词没有关系,最主要的就是苏联追求的目标发生了重大变化,苏联开始搞电冰箱社会主义。这一点有个很著名的标志性事件,就是1959年在尼克松和赫鲁晓夫之间发生的厨房辩论,这场辩论发生在莫斯科举行的美国国家博览会开幕式上。他们的辩论有几句话很关键,尼克松说,谈谈我们的洗衣机有什么优点,这不是比谈论我们的火箭谁有什么威力更好,你想要的不就是竞赛吗?然后赫鲁晓夫迎合尼克松,他说对,我们要的就是这种。这意味着苏联在发展主义和消费主义方面与美国达成了共识。

  第二个,随着人民革命高潮逐渐退却,新自由主义开始抬头,到1970年代末,里根、撒切尔夫人推动的新自由主义改革,开始成为一个全球的新趋势。这个趋势可以通过很多文艺作品看出来,比如在美国产生重大影响的电影《阿甘正传》,就展示了只要按照新自由主义的逻辑生活,你就可以实现美国梦,这部电影实际上是新自由主义的宣言书。第三个变化的趋势,就是民族主义国家开始走向了发展主义的道路,而且这种发展主义是以引进外资开始,最终变成一个依附性发展道路的路径展开,实际上主动迎合了美国的新殖民主义政策。

  从80年代一路走来,我们还记得当时的亚洲四小龙(即新加坡、香港、台湾、南朝鲜)给国内产生一个多么大的影响。但是亚洲四小龙是美国新殖民主义秩序下的一个橱窗。

  这些变化极大地增强了美国的软实力,美国和西方内部完成了整合,在外围国家买办阶级开始取得主导地位,同时苏东阵营开始出现了走资本主义道路的趋势。这三个方面,都大大加强了美国和西方的软实力,美国开始成为乌托邦一样美好的“彼岸”。最近抗疫大家也看到很多新闻,我们就会发现还有很多大城市都有很多老年人,自己一个人在家里,遇到困难以后没有人照顾他们的生活,他们的子女在哪里?子女都在美国,这也折射了时代和社会的变化。在这样一个变化当中,美国和西方的制度体系以及观念获得了意识形态堡垒的地位,各国内部的买办精英阶层,对群众做欺骗性的承诺,说我们只要变得和西方一样,那么富裕和民主也就可以获得了。

  这种思潮使得美国有条件操控别国的买办或投机性的政客集团,通过他们的行动来获益。比方说这次乌克兰战争,其实美国直接的投入并不多,美国没有派军队,但是依靠乌克兰的统治集团不断挑衅俄罗斯,就把俄罗斯置于非常困难的境地,而美国自己付出的成本很低,甚至一开始是零成本的,以后追加一些对乌克兰的投入,它的成本也是很低的,但是获得的地缘政治的效益、政治上的效益、经济上的效益,却极其惊人的。

  在这样的背景下,俄乌战争可以看成是苏联解体的后续,即美国和西方要消除新殖民主义的死角,普京领导下的俄罗斯在他们看来还是没有完全进入到美国的新殖民主义秩序当中去,美国的这个意图和手段,就导致战争将永远无法结束。

  我们梳理历史就可以得出结论,一切都是从人民革命退潮开始的,由于人民革命开始退潮,西方开始新自由主义的改革,刚独立的民族主义国家开始往发展主义、买办依附性道路上发展,原来的苏东集团内部也开始发生重大的变化,这是导致世界不断发生冲突,不断发生战争的根本性原因。

  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刚才各位讲了很多具体的政策对策,我完全赞同,我认为要根本性解决,在于社会主义制度优越性的充分发挥,我们需要建立起更高的文明、更高的民主,使美国无法利用其软实力,而且我们反过来要像六十年代年代催生美国民权运动那样催生西方内部的变化,当年毛主席对这样一个升级版的社会主义有很多构想,这是一个博大精深的思想宝库,需要认真的挖掘、学习和整理。我们只有建立起这样一个代表更高文明的社会主义社会,才能为人类、为世界缔造持久和平。我今天的发言就到这里,谢谢主持人,谢谢大家!

  【文/郭松民,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高度一万五千米”,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