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叙利亚化学武器在哪里?中情局/白头盔联袂表演回望


  美国攻击叙利亚已过去五年,如同伊拉克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找到一样,所谓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的证据,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找到。

  当年提供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证据的那个组织,如今正隐匿活跃在乌克兰战场上,他叫白头盔。

  还记得当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登上美国《时代》杂志封面,纪录片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短片奖的故事吗?

  美国中情局,美国民主基金会,把这件事情作为其历史上光辉的典范成功的案例,没想到最后一哆嗦演砸了,彻底穿帮,彻底丢人现眼。

  原来这些感人的细节,画面惊悚的镜头,竟然都是表演出来的,原来诺贝尔和平奖是摆了乌龙,应该去奥斯卡拿表演奖。

  真能叫出“白头盔”组织全名的人,在中国读者当中估计不多,“叙利亚民间防御组织”通称民防团,因为他们统一的标识带白头盔,所以就被人取了一个标志性的绰号一一白头盔组织。

  这个组织是2013年成立的,他们宣布自己是独立的,不隶属于美国中央情报局,不隶属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跟以色列也没有任何瓜葛,他们频频出手开展救援活动,那个利索劲儿神勇架势,美国以色列特工比之不如,所以很快就赚到了大名声。

  2016年,俄罗斯支持的叙政府军与美国以色列支持的反对派武装一时打得不可开交,一张阿勒颇男孩奥姆兰的照片被西方媒体广泛转载。

  照片中的奥姆兰蓬头垢面,满脸血迹,眼神茫然。“白头盔”组织称奥姆兰刚刚被他们从一场由叙利亚政府制造的炸弹袭击中救出,美国国务院立刻发表声明召开记者会,把这个孩子说成是叙利亚战争的“真正面目”。

  因为有图有真相有事实,有声泪俱下的表演,还有白头盔组织的神勇,很快在全世界收割了大批韭菜。

  然而,奥姆兰的父亲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奥姆兰当时是被“白头盔”组织利用了,这些情节是白头盔组织导演的,美国中情局,美国国务院没有兴趣听这个可怜的父亲的良心发现与实事求是解说,美国已成功地在舆论上把叙利亚政府军和背后的俄国人羞辱的一番。

  白头盔组织一不做二不休,又拍演了一个大片,2018年4月7日,叙利亚反对派称,东古塔地区杜马镇遭受化学武器攻击, 同时公布了一段白头盔组织“拍摄到”的遭受化学武器袭击的画面。

  五角大楼马上给予紧密配合,仅仅一周的时间,美国便做出了叙利亚政府军使用化学武器,是可忍孰不可忍,必须予以打击的决定。

  战旗猎猎,誓言浩荡,老牌的英国帝国主义、法国帝国主义军事机器迅即启动,对叙利亚军事设施实施精准打击,发射100多枚战斧式巡航导弹造成了真正的平民伤亡,这一切当然不会有白头盔记录下来。

  同样的手法使用多了,跟变魔术一样,很容易穿帮,白头盔终于穿帮了,连BBC都受不了,他们站出来,揭露白头盔如何造假。

  随即“白头盔”组织露出来的马脚越来越多,有人反复看那些视频,竟然惊奇地发现,一个演技很好的小女生,在三个不同场合,被不同的人员“救助”。就跟我们地方电视台播出的同一个老年妇女扮演中医、西医、苗医、医药代表、老干患者一样,最后变成一个大笑话。

  白头盔组织的真实面目:

  (1)其中许多成员和恐怖组织有千丝万缕联系。

  (2)披着“人道主义救援”外衣的白头盔是“谣言制造机”,只要有制作经费,什么主题的内容都可以制作出来。

  (3)该组织的资金来源主要是美国,英国荷兰等国同样扮演了幕后黑手的角色。

  (4)白头盔的创始人是英国前情报官员,干这个活比专业的情报官刺激多了。

  (5)白头盔与西方媒体相互配合形成舆论声浪,甚至为美国攻击叙利亚提供具体借口,每每取得成功,为节约成本主创人员疏忽大意终酿大患。

  俄乌战争爆发之后,白头盔再次找到了商机,他们指导乌克兰人拍片,以其丰富的经验,迅速取得舆论战成果,英国《泰晤士报》揭露“白头盔”为乌克兰人制作培训视频,介绍“如何救人和记录战争罪行”。该组织负责人还声称,他们可能是“最理解乌克兰人痛苦的人之一”。

  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回应称,该组织已介入乌克兰事件,她对此“毫不怀疑”。《泰晤士报》报道称,“白头盔”在教程视频中,教授乌克兰人一些急救技术以及如何寻找未爆炸的炸弹,该视频被翻译成乌克兰语于线上发布。

  乌克兰争取到最多西方同情的所谓察布大屠杀的死亡镜头当中“死尸会动”,“自行挪动寻找C位”的那些镜头,不知道是不是由白头盔组织教授拍摄完成的,按说不至于,白头盔组织还是比较专业的。只要拍摄经费充足,画面瑕疵可以通过技术性方式加以规避。

  问题是乌克兰这些当政者工作效率太差了,俄军从布查撤出,乌克兰国家警察接管布查,第1天,布查市市长费多鲁克通过视频证实城市中没有任何俄军存在,乌方已经控制了布查市。视频中,费多鲁克只字未提大屠杀,布查市大街上空空荡荡,视频中也没有出现死在街头的平民。然而第二天,俄军离开后留下大量死伤平民的现场直播片段被发布到社交媒体上,赤裸裸,血淋淋,尸横街头,甚至一个画面里,18具被谋杀的男人、女人和儿童的残缺不全尸体,令人毛骨悚然。

  为了表现其残酷性,镜头上,看那些尸体显示其生前饱受酷刑的证据:耳朵被剪,牙齿被拔掉。其他被杀平民的尸体弃置在路上,据称其中一些是俄罗斯士兵在撤退前用炸弹诱杀……

  有观察家不解,这么大的事儿,这么残酷的画面,市长先生隔了两天才终于想起来了,有些不合常理。那些拍摄这种残酷画面的视频制作人员,难道不会通报一下市长先生吗?记者也拒绝在第一时间报道这件事情,而集中在第2天呈现完整视频,这叫什么报道方法?

  俄罗斯方面指出,乌克兰特种作战部队第72信息和心理行动中心的军人组织领导了这次“挑衅”,制造了镜头上看起来血腥的布查大屠杀以嫁祸俄罗斯军人。

  解放军报的评论说,颠倒黑白、无中生有、操弄舆论,这是西方国家的惯用伎俩。尽管谣言终会被粉碎,但在这个“后真相时代”,情绪远比真相杀伤力更大,摆拍作秀这些低成本制造的所谓“证据”足以煽动舆论、搅动局势。

  西方国家和“白头盔”的所作所为提醒人们,舆论战已成为混合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争夺国际话语权拓展有利态势越来越成为实现战争政治目的的优先选择,已经深度融入大国军队联合作战指挥体系和决策链路。

  再回头说叙利亚吧,11月2日,俄新社报道,出席联合国大会第一委员会会议的俄罗斯代表团副团长沃龙佐夫呼吁美国及其合作伙伴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提供导致2017年和2018年袭击叙利亚的关于叙方拥有化学武器设施的证据。

  “这些导弹袭击的目标据称是大马士革的一些军事和化学设施。计划何时向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申报这些设施?

  或者自2017年以来的五年对你们来说还不够吗?或者你们认为在这段时间里,每个人都忘记了一切,你们的谎言会逃脱吗?”

  2017年4月,叙利亚反对派声称,在伊德利卜省汗谢洪镇发生的化学武器袭击造成80人死亡,200人受伤,并称叙利亚政府军是这次袭击的罪魁祸首。

  美国没有证明叙利亚军方有罪的证据,也没有听从俄罗斯要求进行彻底调查的呼吁,于4月7日晚袭击了叙利亚沙伊拉特军事基地。西方还指责大马士革于2018年4月7日对叙利亚东古塔的杜马镇进行化武攻击。

  作为化学袭击的证据,“白盔”组织使用了杜马“受害者”包括儿童的照片。视频中出现的人后来表示没有看到任何攻击,所谓的患者们也没有化学中毒的迹象。

  面对俄罗斯的有力指控,美国方面的代表没有一个字的回答。

  这就是历史。

  (2022年11月2日午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