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拜登渴望新的胜利,白宫竟如此厚颜无耻


  现如今没有谁比美国拜登总统更渴望一场新的胜利了,白宫现如今是如此饥不择食,很多时候都颠倒黑白、厚颜无耻地把失败说成胜利。譬如抗击疫情这件事儿,明明是美国所遭遇的一场大失败,却被执政当局硬生生地说成是治理能力与水平的成功范例。

  事实上,霸权正在遭遇一系列内外失败,除了上述抗击疫情失败以外,美国已经遭遇明显的失败案例还有如下几个:

  ——阿富汗侵略战争的失败,这是美国军事战略上一次空前的折戟受挫;

  ——对华贸易战的失败,白宫用贸易战手段打压中国、遏制中国发展步伐的企图归于无效失灵了;

  ——叙利亚干涉战争的失败,美国曾发誓说巴沙尔必须下台,现如今巴沙尔不但仍然在台上,而且还日子越过越滋润,美国及其所扶持势力在叙利亚的日子却气息奄奄、朝不保夕了。

  进一步已经露出端倪并将很快诉诸实际的,还有如下几个:

  ——乌克兰问题上的失败:美国将不得不屈从于俄罗斯的压力,不敢接纳乌克兰加入北约;

  ——朝鲜问题的失败:美国曾放话说,一旦朝鲜拥有核武器就意味着战争,美国决不允许朝鲜掌握核武器,但现如今朝鲜已经拥有能打击美国本土的核力量,而霸权对此只能装做看不见,顾左右而言他,事实上不得不咽下这颗战略苦果;

  ——伊朗问题的是失败:美国的如意算盘是搞垮伊朗政权,更明确就放出话来,说绝不允许伊朗拥有核武器。现如今第一个目标基本上失败了,多年全面而严厉的制裁固然给伊朗带来不少困难,但伊朗非但没有垮掉,反而越战越勇,在许多高技术方面都获得快速的发展进步,未来的趋势是变得更加强大。第二个目标也很可能的破产,伊朗现如今总体上已经拥有进入太空的能力,有朝一日成功爆炸原子弹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这就意味着,伊朗爆炸原子弹的那一刻,就是伊朗两弹结合拥有洲际打击能力的时刻,届时美国除了干瞪眼不承认之外将无计可施,还将遭遇一场明显的失败;

  与此相伴随的,则是霸权内部空前深刻的危机与动荡。

  首先是沉重的经济金融危机

  突出表现在制造业萎缩与金融病态膨胀,导致政府债台高筑,美元及其金融衍生品泛滥成灾。在这种情况下,所谓的经济增长基本上等于是虚拟经济的增长,而实体经济却每况愈下,真正的经济实力因此也就日渐萎缩了。

  这样的经济状况让霸权当局十分恐惧。因此从奥巴马当政时期开始,美国政府就一直在推动制造业回流,特朗普时期更是将其作为发展经济的主打,现如今拜登当局也持之以恒毫不放松地在狠抓这项工作,他们一概都在这个问题上嚎叫得十分响亮高调,但十几年的时光过去了,也一概都未见到什么明显的成效。由此可以得出的结论是,不管今后谁上台当权执政,美国制造业萎缩下滑的趋势都将继续进行下去。与此相对应的,则是美国经济日益空壳化、虚拟化。

  经济危机加大了美国贫富差距,由此催化出新形态的阶级斗争。几年前,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令人们记忆犹新,这场运动虽然过去,但并非意味着美国社会贫富阶级矛盾的缓和与退隐,相反,它如同地下的火山岩浆,正在那里积累积聚更多更大的能量,只要时机一到,就会以惊人的力量喷发出来,美国发生剧烈社会革命的前景不是在缥缈淡化,而是越来越接近现实。

  其次是激烈的政治危机

  当今美国政坛的混乱尽人皆知,美国所谓民主政治的堕落也举世瞩目,那些显赫一时的政治人物几乎个个都撕掉温文尔雅的面纱,露出其狰狞的面目拼命撕咬,互相攻讦花样翻新,往往都超出人们的想象力。

  在这比比皆是丑恶现象的背后,则是美国大资产阶级不同利益集团之间角斗,不同利益集团分别推出自己的代理人去抢夺政治权力,以便利用手中的权力,推行符合他们利益的政策。特朗普集团和拜登集团的恶斗在美国总统大选过去之后还在激烈进行,照目前的光景,很有可能继续延展到下一届大选的时候,特朗普所打定主意就是要卷土重来,一雪前耻。由此可以预计的是,要么特朗普和拜登他们两人赶紧一起去见上帝,要么其中一个人先行一步,否则,未来几年美国政坛上必定烈焰熊熊,并将在下一次大选的时候达到高潮,形成燎原之势。这就意味着,更大更激烈的政治动荡与危机就在几年后的将来。

  最后还有深刻的种族对立与冲突

  声势浩大的“黑命贵”运动只是证明了这一点,即美国的种族冲突在可预见的未来找不到解决的办法,将如阴魂一般深刻地纠缠在美国社会的各个角落,而每一次剧烈的危机都并非朝着解决问题的方向前进一步,而是给社会带来惊人的破坏,给人们的心灵带来巨大伤害。美国所谓的民主、自由,所谓的发达资本主义经济,等等这一切西方资产阶级政客为之骄傲自豪的灵丹妙药,在这个问题面前全都失灵失效,都变得无能为力。全世界的人都看到知道,白宫当局在激烈的种族冲突面前束手无策,早已经躺平放赖了。

  这就意味着,美国社会上的种族冲突将如同大海的波浪一般,有时可能会相对平缓,但一有风吹草动,就将波涛汹涌。在政治、经济以及其它各种社会危机的交互作用下,弥漫美国上下的种族冲突将如鬼魅一般时时作祟,并不时卷起一阵阵的血雨腥风。

  上述这一系列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的事实说明,当今世界最大的霸权帝国已经陷入空前的内外动荡之中,已经走上了严重的内耗与外折进程,问题是如此严重,以至于现在是美国人自己都在广泛议论,美国已经出现国家分裂的症候,已经走到爆发内政的危险边缘了。

  号称世界霸权的第一大国居然发生如此严重的危机,这并非偶然,而是基于难以克服的内在必然性,是霸权本能、本质和本性的产物。初步看来,这些必然性表现在如下几点:

  其一,在于霸权的寄生本能

  古往今来、古今中外的任何霸权,在其成长发育与崛起勃兴阶段都靠要实力打天下,但霸权地位一旦稳固之后,各种骄奢淫逸、不劳而获的寄生就滋长膨胀了起来,古罗马帝国是这样,西班牙和葡萄牙殖民帝国也是这样,现在的美国霸权更是这样,只不过手法更加巧妙、途径更加多样,功能更加高效而已。现在,美国所消耗的物质财富,很大一部分都是世界各国人民特别是第三世界人民的劳动产品,美国的金融寡头们所积累的财富,一部分靠剥削本国的劳动人民,还有一部分靠剥削世界其它各国的劳动人民,具体的工具就是美国所印刷的美元、霸权所制订的规则、大资本家所进行的垄断。任何不带偏见的人早已经充分认识到,霸权早已沦为当今全世界最大最可恶的寄生虫。这是其本能,也是其发展的必然路径。

  在寄生性的发展趋势下,必然造成国民经济空壳化,使曾经强大的国民经济萎靡下去,也必然激生国内剧烈的贫富矛盾,使越来越多的社会成员沦为靠福利救济度日的人。不但如此,甚至还将出现古罗马帝国曾经上演的一幕,即合法具有公民权的人在人口中的比例日益降低,导致民族空壳化,现如今美国非白裔人口、拉美裔人口已然有超过传统西方白裔人口的趋势,这可以看做是当年罗马帝国人口问题在当代世界的翻版。

  其二,在于霸权的野蛮本质

  当今世界的基本秩序是霸权主导下建立起来的,但霸权主导下资本主义世界秩序并不是文明秩序,而是野蛮秩序。

  在这一秩序下,全球民族关系严重扭曲。因为这一秩序从殖民时代延续下来,在很大程度上继承了殖民主义的衣钵,是一个极不平等的金字塔等级秩序。在这个秩序框架下,盎格鲁——撒克逊族裔高踞塔尖,据绝对统治者地位,法德等高卢——日耳曼系居从属地位,拉丁系各国则位于第三层,上述三个层面构成西方战略集团,相对于全世界各国而言,他们整体居统治者地位。斯拉夫民族的各部分居于第四层,他们属于西方文明,但又不受西方战略统治集团待见,一直面临被分化瓦解的危险。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黄色人种,伊斯兰世界、非洲各族人民则总体上居于被压迫、被剥削的地位,整体上属于第五层级这个最底层。

  在这个秩序之下,人类世界丛林法则大行其道,道德道义严重失灵,应有的公平与正义遭到最无情的践踏与破坏。霸权建立和维持这一秩序,所依赖的是暴力,所进行的是屠杀,即便在西方战略集团内部也是这样,法国德国等曾多次同盎格鲁——撒克逊族裔较量,一争雄长,结果被打压下去屈居从属地位,现在也不得不接受霸权的战略控制。拉丁系国家则被盎格鲁——撒克逊从第一层打翻,断崖般地跌进第三层级,曾经的辉煌被无情地埋葬,一度煌煌无比的世界性大帝国被盎格鲁——撒克逊族裔瓜分侵吞殆尽。所以时至今日,西班牙、葡萄牙乃至墨西哥的报纸对美国也从来都没有什么好话,他们之间的历史夙怨根深蒂固。至于被压在最底层包括中国在内的第三世界各国,几百年来,西方新老殖民者对他们犯下了滔天大罪,所积累的仇恨罄竹难书。正因为这样,所以,人们普遍把冷战结束后霸权在全球各地的侵略行为斥之为新殖民主义行径。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同过去的殖民主义者别无二致。

  人类社会这样一种秩序,是霸权野蛮本质的必然结果,是血与火的产物,因为凡“霸”都是打出来的,凡“霸”也都属于野蛮而文明。这不仅体现在对外关系上,而且在其国内的种族关系上也必然是这样。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国际民族关系的现状,毫不留情地反映到霸权内部的族群社会关系上来,国内各民族不平等同国际民族不平等不过是是一个版本的两面。这也就意味着,霸权在世界各地积淀的仇恨有多大又有多重,同时在其国内积淀的仇恨同样就有多厚多深。前几年屡次发生具有某些宗教信仰的美现役军人对美军营进行自杀式袭击的恶性事件(比如前陆军少校、精神科医官尼达尔·哈桑事件),其深层原因概在于此。

  这也还意味着,在如此野蛮本质之下,决定霸权内外矛盾与冲突注定将越来越激烈,敌人一定是越来越多而不是越来越少,这也是一条霸权国家的基本路径。

  其三,在于霸权的侵略本性

  任何霸权都侵略成性,不管他们把自己打扮得如何道貌岸然,装扮得如何温柔善良,其本性都嗜血嗜杀,都把战争当成维护霸权、加强霸权最主要的手段。本性就是侵略,没有侵略就没有霸权,这是一切霸权都共同拥有的基本特征。

  美国霸权当然也不例外,它更是一个侵略成性的国家,始终都有强烈的战争冲动,对于任何在战略上不归顺、不屈服的国家与民族,美国都一概要诉诸战争与屠杀,并且不受任何道德与道义上的限制与约束。

  在此基础上,这个霸权还具有人类历史上的霸权不曾有的进一步的本性特征,那就是遏制发展、不许超越,简单地说,就是不允许任何其它国家超越美国实现跨越式发展,不给这样的可能留下任何空间与条件,美国对待前苏联是这样,对待日本、德国等也一概是这样,现在则轮到了中国,霸权正在遏制打压中国的发展。如果让霸权达成这一目标,之后还将有其它国家重蹈这样的覆辙命运。连续不断地把一切排在美国之后位居第二位的国家搞倒搞垮,对霸权而言,这样的进程永远无休止,将伴随霸权历史命运的全过程。

  在这样的本能、本性与本质的驱动下,霸权从内到外都将陷入越来越深重的对抗冲突中,但任何霸权都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因此,随着时间的推移,霸权在内部就将出现严重的内乱动荡,对外也将发生一系列的挫折与失败。到这个时候,就意味着霸权已经走到它的历史拐点了,就已经从巅峰上跌落了下来,从此以后,总的趋势就将是一路下滑。这是一个不可改变的必然趋势,最后的结果就是内外交困中归于湮灭。

  美国现如今的发展趋势就是这样,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突出的有两变,一是中国之变,中国正日益变得繁荣强大,一个是美国之变,美国正在霸权的下铺路,正在内外交加的动荡与混乱中挣扎,这就是全球战略的基本进程,从历史规律即必然性出发,这样的趋势已经难以逆转,这就是当今世界的战略大势。

      【文/张志坤,大学教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