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足球需要革命


  咣当一声,又一个人进去了。

  男足比赛,进个球比登天还难,足协高官被抓进那个大门,好像还挺顺溜儿。

  前有某某某某,现在中国足协常务副秘书长兼国管部长陈永亮刚又接受审查调查。

  人们紧盯着他们的口袋,很多人把注意力集中在足协那几个进去的人和几个可能进去的人的口袋里,究竟装了多少黑钱。我倒是觉得,从足协奇葩体制的角度可以做一点补充分析。口袋是结果,体制才是原因 。

  见截图,果真如此,最轻量级的质疑:是不是可以考虑精简了?

  据知事先生透露,之前中国足协官员人数:

  正处职30个,副处职90个,正科职300个,副科职1000个,足协当官的比全国职业踢球的人都多。

  太庞大了,加上工作人员、后勤、临时工、保洁人员应该过万了。

  一个连国内联赛都要混不下去的项目需要这么庞大臃肿的机构来管理吗?

  要不,按三十二强中排名最低的国家足协人数配置;或者散了吧,要成绩没有,花钱第一名,还有留的必要吗?

  据悉,目前好像精简了一些。

  制度优势是一个国家的最大优势,中国的足球制度是不是体现了中国国家制度的优势?

  制度竞争是国家间最根本的竞争,中国的足球制度与其他国家在进行竞争的时候,是不是表现得有点拉胯呀?

  今天的中国,着眼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推动全面深化改革纵深发展,建设中国式现代化,社会主义制度更加成熟定型,足球制度咋就这么拉后腿呢?

  最近足协有几个人曝光了,屁股后边儿一串儿挺吓人的数字,有的人固然很烂,但前赴后继层出不穷的问题是否也说明我们的足球制度有些缺陷,乃至根本上的缺陷?

  足协大小是个机构,全面深化改革,与全国的形势相适应,向纵深挺进,大体得有个“四梁八柱”,可眼下叠床架屋人浮于事,官挨官,官挤官,官上官,官下官,官搞官,官黑官……说到这儿,我突然想起了京剧《徐九经升官记》那段快板的念白:

  小官审大官,他们本是管官的官,

  我这被管的官儿,怎能管那管官的官,

  官管官、官被管、管官、官管,

  官官管管,管管官官!叫我怎做官?

  我成了夹在石头缝里一瘪官,

  我若是顺从了王爷,

  做一个昧心官,阴曹地府躲不过阎王和判官,

  我若是成全了倩娘,做一个良心官,

  怕的是,刚做了大官我又要罢官!

  我是升官,是罢官,做清官还是做赃官?

  做一个良心官,做一个昧心官,

  升官、罢官、大官、小官、

  清官、赃官、好官、坏官、

  官……

  我劝世人莫做官、莫做官!

  中国足协纪委及其上级监管部门的官员,想必读了这段话会有心得吧?足协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

  2012年以来,关于国家机构方面的改革,弄了2000多个方案,不知道足协是不是被方案过?经过几十年,容易的、皆大欢喜的改革已经完成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足协算得上是一个泛着脚臭味的难啃的骨头吗?

  2018年,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仅中央和国家机关层面,就有21个部级机构、58名班子正副职数被核减,国地税合并,精简近一半司局级机构……动了一些人的奶酪,触动了一些人的利益,那是真刀真枪的,拿出自我革新的勇气和胸怀的,中国足协这个角落怎么躲过了这场狂飙?

  告别革命时髦的说法盛行了很多年,后来我们意识到,改革是一场革命,改的是体制机制,动的是既得利益,也是要出血的,壮士断腕啊,足协革命,革谁的命啊?

  在足协圈子里边,吹黑哨,踢黑球,借助互联网的手段,拉出一根线就开赌,早已经司空见惯,乃至产业化了。那些附着在黑球之上的官员们卷帘门、玻璃门、旋转门、衙门化、行政化、贵族化、娱乐化,盘根错节,根深蒂固。

  这次非要来一次彻底的革命不可。

  不然没法交代。

  足协这个机构其实相对于很多其他部门是比较好考核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只以成败论英雄,球队的队员是花钱上来的,那就没法踢球啊,有什么不好检验的嘛?即使入口不清楚,出口也是很清楚的呀?

  (2023年2月20号午饭前,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众号“红色文化网”,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