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要看重“人民”的分量


  一年一度的大会开始了,面孔看起来有较大变动,但组成上是稳定的。

  每到此时,人民总有期待,哪怕有些问题年年提年年待解。

  利用这个热度,专家们也没闲下来,会外的“提议”也不少,有些靠谱,有些就很不靠谱。

  我相信,大部分同志是负责任的,并且平时做了很多扎实工作。不过,也有些与会者并不怎么让人舒服,曝光出来的建议看不出是下了功夫的,奇葩建议真不少。爱制造热点的人,心中未必真的装了“人民”,偏离常识的东西不应该出现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

  今天,我就讲讲最近流传的热点建议:

  事一:生孩补钱的话题。

  这已经炒了很有几年,今年接着炒,有代表说直接补三孩,有代表说补二胎和三胎,比较离谱的是梁某某,他请政府拿出5%的GDP来补贴生育。

  这看起来利国利民,利益均沾。然而,大家想到没有?5%GDP是个什么概念?目前,中国政府投入到教育的经费也只有4%。实现这个比例容易吗?不容易。这是用了几十年才实现的目标。按2022年的GDP,中国得拿出近5万亿来补贴生育。哪来的钱?全世界应该没有一个国家能做到。

  拿不出钱,年年在这么重要的会议上浪费时间,有意思吗?

  事二:调整休假。

  有代表建议把双休换单休,其它休息时间调到月底休五天,有代表建议,单周休一天,双周休三天。

  代表们啊!你以为劳动者全是在体制内吗?你以为大家都能四平八稳地休双休吗?有很多人还在996呢!有很多人连个年休假都不能享受呢!他们不能想怎么调休就能调的。

  也许有人会讲,只要政策出来了,企业自然能配合。

  你们真是想多了,《劳动法》支持996吗?不支持。那为什么大部分企业不当回事呢?

  真想让劳动者休息好,最现实的做法是推动《劳动法》得到完全落实。人家英国已经在试行一周四天工作制,我们还在调来调去的,就是不谈正常工作制落空的问题。

  事三:法律界代表提出醉驾不入刑。

  这是正常人的想法吗?过去,中国人没有私家车,后来慢慢增多,现在几乎家家都有车。因为部分车主的法制观念淡薄,酒驾、醉驾并不少见,近日自贡就有醉驾者撞死人的案件发生。如果醉驾都不入刑,悲剧会急剧增加,绝对不会少于美国的枪击案致命人数。法律界代表应该多站在有利于全国人民的角度来观察法律利弊,而不应该把视野放在维护醉驾者所谓的权益上面,这种危害较大的人被保护起来,守法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一定会遭遇更大危险。

  事四:有女性代表建议取消结婚登记,自由结合在一起就是结婚。

  代表啊代表!这事行得通吗?为了多生孩子,也不至于要把规矩退缩到这一步吧?

  事五:有代表提出性教育要从幼儿园开始。

  性教育,近些年确实争论不少,但从幼儿园抓起还是第一次听说。

  为什么要搞性教育?专家讲:可以提高性福水平;可以减少性愚昧;可以帮助青少年防范性侵害。

  人是动物的一种,到了一定阶段,该懂的人都会懂,并且很懂的人会越来越多,因为学习知识的路径已经有无数条,不再是信息孤岛时代,不需要师傅带徒弟。

  性愚昧事件有没有?肯定有。但应该是个案,有很多方法可以帮助他(她)们,完全用不着从幼儿园抓起,越来越多的早熟行为已经表明这东西可以无师自通。

  有了性教育,就能减少青少年被性侵的机率?我不相信。犯罪分子要犯罪,可不会管孩子的想法,坑蒙拐骗的手法千奇百怪,青少年是斗不过坏人的。西方搞性教育较早,并没有看到欧美的此类事件能好到哪里去,中国的很多坏现象恰恰是从它们那里传过来的。

  本人坚持认为,性教育仍然应该以隐性教育为主,以显性教育为辅。比如说,我在读高中的时候,就学过《生理卫生》这门特别好的课程,内容较广泛,对男女生理知识都有涉及,非常适合那个年龄段的需要,在老师羞羞答答地解读中,同学们都能羞羞答答地心领神会,决不需要像学数学那样反复做题来理解深化。现在,教育部把这门关键课给端了,适龄青少年自然就落伍了。

  事六:有代表建议对部分人的原罪进行清零。

  这有些可怕!原罪清零的出发点是什么?是基于数量太大还是基于罪行太轻?依我看,凡达到犯罪的程度,那就已经是不小的事了,是比一般违法危害要大得多的行为,是应该服刑的。

  我也反复思考,此类代表的真实想法可能还是想为部分私企老板松绑,想为他们解除早期第一桶金的原罪,想把洗白后的新局面作为人生新起点。

  关于这一点,我也不是完全反对,但得有个前提条件:必须把犯罪获得的直接利益和附带利益都吐出来,全部纳入到社保或医保账户,罪可以清,钱不能留。

  事七:有代表建议个税起征点提高并进行细化处理。

  表面上看,这个提法是利民的,可以减少部分人的纳税额。但就我看来,这也不是完全合理的提法,个税是调节税,就是要用来支撑底层人的二次分配,征得过少,就失去调节功能,故起征点可以缓慢提高,不能太低。

  中国个税最不合理的问题并非起征点之争,而是征税方式落后,按家庭征税迟迟不能实行,减税政策的涵盖面也缺少调研。

  美国在很多年前就可以按家庭征税,中国到现在还以各种理由推脱不接轨,难点在哪里?是技术原因吗?肯定不是,互联网这么发达,大数据这么厉害,谁手上那点钱不在掌握之下?怎么可能不知道谁家有多少收入呢?在我看来,难点在意愿,而不是手段。

  个税不合理的第二个重要点在于减免税条件。我给大家举个例子,张三夫妇生了个儿子,李四夫妇生了个女儿,张三两口子都有退休金,儿子是白领,收入丰厚,纳税时仍然可以按赡养父母得到减税,李四夫妇没有工作,女儿是临时工,没有固定收入,但他的女婿达到了纳税门坎,并且是赡养岳父母的主力,但他却不能因为赡养了岳父母而享受减税的优惠。一个不缺钱的家庭,能够享受个税优惠,一个很缺钱的家庭却被排除在政策之外,这样的个税减免政策难道不需要调整吗?

  事八:有代表提出五险一金全民按一个标准扣减。

  刚一看,我振奋了一下,几秒钟过后,我就意识到问题所在。

  董代表出发点是好的,是着眼于公平。

  然而,这个标准完全没办法操作。中国各阶层的收入差距极大,按一个标准交五险一金,那得以哪个收入阶层为标准呢?一个人月收入两万元,一个人月收入五千元,如果每人每月交两千元,对前者而言非常轻松,但对后者而言就非常艰难,扣去四成,生活怎么办?如果迁就低收入者,每个月扣五百元,两者都不感到困难,似乎是完美的。不过,没这么简单,若按低标准缴五险一金,我敢肯定,不到三年时间,中国五险一金资金池全部见底,绝对无以为继,这个时候,要么大大降低社保和医保补助标准,要么就大家都靠自助。

  真要实现相对公平,有没有办法呢?有。必须尽快调整收入分配机制,让中国各个类别的劳动力在收入上实现扁平化,减少收入级差,让绝大多数人都处于中间段水平。

  收入不公平化,五险一金绝对不可能按统一标准执行,董小姐心是好的,但没考虑可操作性。

  事九:有代表建议家政服务列为高校新增专业。

  这种看法令人难以相信,家政服务还需要学习四年?一般大学不都是四年制吗?

  那么多的中学生分流到职高(中专),家政服务难道不可以放在职高进行?国家每年还拨款搞职业培训,家政服务放在这一块难道不行?不是我瞧不起家政服务这个工作,而是完全不需要浪费人财物在这个简单劳动上面。

  不再多罗列了,越多越烦心。

  为什么会这样?一年才开一次会,一年当中,个别同志的心是否真的装着人民?如果是,应该提出更科学、更利民的提议,不应该尽整些外行话。

  全国的大会,全国人民都看着,每位同志应该在脑子里装着“全国人民”,不应该图出名,不应该只盯着小圈子利益,“人民在想什么?”应该就是他们平时应该想的。

  老百姓在想什么?

  在想就业。每年一千多万大学生毕业,就业市场越来越惨烈,青年人越来越内耗,厌世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个问题小吗?不小,大得很。青年人找不到工作,决不只是钱的问题,啃老的一大群,消极的一大群,懒堕的一大群,会给社会带来什么样的负面效应?一边延退,一边失业,老少倒挂,怎么办?青年一代代废掉,积累的问题绝对是天大的问题。

  在想结婚。农村男单身汉,城市女单身汉,性别异向错位,怎么办?我们搞乡村振兴,把单身汉继续留在农村?那他们怎么找另一头的过剩?城乡错位怎么整合?代表们不能想想办法?我觉得有办法。

  在想权利。劳动权和休息权不能兼顾,性别平等权不能兼顾,体制内外的合法权益不能兼顾,等等。人活着,除了填肚子,还要填脑子,脑子里不舒服,就是精神问题,是时候要关注了。

  教育改革,医疗改革,都是老大难的问题,提了几十年,不见真好转,界别代表也很多,并且大家其实都看到了问题所在,但就是没有人愿意提出一刀子捅到底的建议,这两事真得有大动作,否则的话,拖到癌症就麻烦了。

  谈乡村振兴,基层代表关注过农村的道路没有?路窄,破烂,断头,已经不适应轿车进村的需求了。代表们能否提出“村村通2.0”的建议?

  其它各行各业的类别提案,我等就不多言了,希望一年能比一年好。

  新时代,确实表现出新气象,相信会议之后有更多的新风貌。

  附言:

  1,有朋友问我如何看北京大学厉某教授的去世?答:他就是一教授而已,他不是什么经济学家,股份制理论不是他的发明,几百年就有了,中国一百多年前也有了,没有一个理论属于他自己。人嘛!他为哪个阶层服务了,哪个阶层就会赞美他,很正常,不必在意。

  2,美国连续通过十项对台决议,并准备大量对台军售。评:本人不认为美国重在军售,两年前,我就讲美国对台是军援,今天,得再次提醒,美国是在军援,是在搞美台一体化,美国看重的并不是台湾的钱,而是台湾这个平台,还认为美国军售是为了赚钱的专家可以退休了。

  3,学雷锋还有意义吗?答:不但有,而且有极大意义,新中国从一个人人崇尚做好事的时代转变为大街之上不敢扶助人的窘境,原因不就是雷锋精神曾经一度被嘲笑吗?做好事的人怕了,做坏事的人胆子就会大,继续学雷锋,就是要抛弃做坏事的人。

  写于2023年3月3日星期五

  【文/孙锡良,红歌会网专栏学者,独立时评人。本文原载孙锡良新公众号“孙锡良B”】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