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志坤:中俄两国正在做同一件事情


  世界上敢于公开违背美国意志我行我素的国家屈指可数,而其中当首推俄罗斯与中国,这是当前国际政治的突出特征。

  更让美国及其西方集团感到窝心丧气的是,在俄乌战争打得如此如火如荼之际,中俄两国元首再次高调走到一起,继续深化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仅仅这一行动本身,就足以让霸权集团的政客们气急败坏、深感被当众打了耳刮子一般。因此,现如今全世界都瞪大眼睛在注视着中俄之间的互动,要搞清楚他们究竟要干什么。

  俄罗斯要干什么和正在干什么,其实很清楚,那就是要在一切关乎俄罗斯切身利益的地方打造符合自己要求的新秩序。对此,俄罗斯总统普京早已开诚布公明确宣示,简单地说,塑造世界新秩序,这就是俄罗斯的战略目标。

  中国也是这样,中国要干什么与正在干什么也十分清楚,那就是要在“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旗帜下,通过“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塑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对于这个新的世界秩序,习近平主席已经有过多次深刻到位的阐述。最新的论述则体现在中国共产党与世界政党高层对话会上的主旨讲话中,体现在习近平主席所提出的“全球文明倡议”之中,这是更直接更具体的世界新秩序。

  由此看来,中国与俄罗斯两国未来战略愿景具有强烈的一致性,那就是他们都致力于塑造一种新的全球秩序。尽管俄罗斯心目中的全球新秩序与中国心目中的全球新秩序不尽一致,但在两个根本性要点上却完全相同:其一,不能继续加强或维持美国独霸天下的旧秩序;其二,现有全球格局需要予以深度改造,并在此基础上塑造良好的新的关系结构,即中国主张的新型国际关系。

  显然,这样一种共同的愿景,为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中俄关系因之成为推动世界新秩序发展的强劲动力,中俄关系的战略意义也正在于此。全世界的人们都瞪大眼睛盯着中俄两国关系走向,其缘由也概在于此。因此,在霸权集团眼里,在他们的战略定义下,中俄事实上就是对抗美国,就是在挑战美国对世界的安排,在动摇美国的霸权核心利益。推而广之,凡是有损于美国领导地位、削弱美国霸权秩序的国家与势力,在美西方眼里都一概不可容忍。

  但是,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在共同目标愿景下,中俄两国实现各自战略愿景的手段与途径却风格迥异。

  俄罗斯的手段具有强力性质。动辄大打出手,是俄罗斯这个国家和民族的鲜明特征。坦率地说,这并不是普京总统一个人的事情,把俄罗斯的这种特征归咎于普京总统所谓独裁、专制,而不从俄罗斯文化与战略层面找原因,完全是肤浅之见。谁能保证普京总统之后在俄罗斯执政的领导就不是第二个普京?在目前的内外条件下,普京的继任者可能要比普京还更加普京,还更加要依赖武器批判与战争途径来解决俄罗斯的问题,这可能是较大概率的事情。这也就意味着,通过战争途径解决俄罗斯在塑造世界新秩序方面遇到的挑战与难题,将成为今后一个历史时期俄罗斯的战略常态。

  但中国却不是这样。正如人们所看到的那样,中国一般不动用强力手段,也轻易不会诉诸战争。中国更善于运用经济与文化手段来解决现实问题,即通过发展来面对挑战,对内对外都是这样。在对外方面,中国正在广泛运用自己的经济手段来发挥预期的影响与作用,譬如“一带一路”倡议、上合组织、各种形式的区域经济共同体等,在这方面,中国有着十分丰厚的资源,有强大的力量基础,手段灵活多样,方式与途径上也更加具有建设性而非破坏性,因此总的说来,效果比之于俄罗斯更加广泛、深刻、长远。正因为这样,美西方才始终毫不动摇地将中国确定为头号战略对手。尽管俄罗斯直接干脆地发动了战争,一时间把美西方搞得焦头烂额,但也始终难以获得中国这份殊荣。

  如此这般两个美西方的战略对手走到一起,并日益走近、走实,这是全球战略进程中之必然。从基本的战略逻辑出发,中俄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具有强烈的互补性,在双边关系层面上是这样,在全球战略大势上也是这样。在塑造世界新秩序层面,恰恰因为各自手段途径之不同,由此更加彰显中俄战略分工与协作的必要性与紧迫性——有些事情可以放手由俄罗斯去干,中国为其充当坚强的战略后盾;有些事情可以由中国担纲唱主角,俄罗斯为中国提供强有力的支持。这样的战略协作将使中俄关系不是同盟胜似同盟,甚至还可能超越同盟,也使中俄全面战略协作焕发出来空前巨大的力量,展现出空前的有机性,焕发出澎湃活力动力。因此,两国领导人走到一起,中俄两国走到一起,都并非是权宜之计,而是面向未来各自全球大战略之必须。

  从现实需要出发,继续加大中俄两国联合协作的力度与强度十分迫切,这就是中国“两会”之后习近平主席很快就访问俄罗斯同普京总统会晤的深层次原因。

  在当今中国,总有一些人存在这样幼稚的想法,即只要中国同俄罗斯的关系疏远一些,美国就不会那么敌视中国,就不会太拿中国过不去。他们认为,中美两国之间吵架归吵架,吵完架之后照样可以合作共赢,而一旦同俄罗斯走近,中美关系就将无可挽回了。

  我们说,上述这种想法的底蕴在于,这些人仍然对中美关系的未来抱有种种不切实际的幻想,总以为复兴崛起的中国能够同霸权比翼齐飞、殊途同归,总是把现代霸权帝国想象成文明、进步的领路人与领军者。这些人的思想意识深处始终存在这样一种信念,同美国站在一起,就是同文明进步站在一起,就站在了历史正确的一方。

  我们说,这些幻想及其背后起支撑作用的价值观本质上是完全错误的。从理论逻辑上说,美国霸权所代表的世界及其所维护的秩序早已经不能代表人类发展的正确方向,他们在政治上已经完全固化。他们的政客及御用学者把资产阶级制度及其全球统治地位描绘到完美无缺的境界,已经是斯尽善矣、又尽美矣,因而已经失去了任何一点历史的革命性与批判精神。在这些政客及御用学者看来,人类历史到美国这里已经终结,已经没有未来,一切未来只不过是对美国模式的简单复制或低水平的重现。在霸权的战略定义中,任何国家都不能对美国有发展超越,任何超越美国的行径与做法,一概都罪大恶极,日本是这样,苏联是这样,中国更是这样,如果未来还有哪个国家出现这样的苗头,也一概都是这样。这样的政治逻辑是彻头彻尾的反动,完全堕落成为阻碍人类历史前进脚步的无耻障碍。

  因此,中国的发展复兴注定要遭到霸权的无情遏制、打压与围剿。从根本上说,这无关乎中俄两个是否走近,是否进行了全面战略协作。中俄两国之间这样做,美国固然要打压、遏制、围剿;即便他们不这样干,美国照样要遏制、打压和围剿。这就是当前及今后一个历史时期的全球大战略逻辑。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背景下,世界已经进入“战略竞争”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中俄美战略关系就是这样。任何指望中国可以通过远离俄罗斯而获取霸权好感或者期冀得到美国赦免的想法,一概都是徒劳无稽的天方夜谭。

  在这样一个新的战略时代,中俄两国都肩负着非凡的战略责任与使命,那就是共同推翻塑造世界新秩序的压迫与阻扰势力,砸碎这个势力所设定各种各样的政治、经济与文化枷锁。这是空前巨大的挑战,也给中俄两国带来空前巨大的压力。在这样的压力面前,俄罗斯固然十分吃力,而中国也绝不轻松,更远非可以自在如意。时时、事事、处处都要受到刁难、指摘与讨伐,这样的情形在客观上就要求中俄两国在共同的事业中进一步加大战略协作的力度与强度,并在此基础上自然而然地形成有机的战略分工。这种分工包括地域上的分工,譬如俄罗斯主打和主导中东欧,牵制西欧,中国主打和主导亚太,牵制拉美,两国共同进军中东、非洲等;也包括领域上的分工,中国进一步加大经济与科技攻势,俄罗斯进一步加大军事与战争攻势,在两条不同战线上使用两种不同的手段向美西方集团发动猛烈的进攻,并在这一进程中,实现中俄两国的高度互补与协调。从这样的客观要求出发,目前中俄两国之间战略协作的潜力与效能发挥得还很不够,还远远没有达到应有的水准。

  所以,中俄之间的事情,既是两国之间的事情,又不仅仅是两国之间的事情,前者只是基础性层面,后者则是更高层面的全球战略与秩序问题,这才具有更加伟大的意义。从这个角度说,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之路前程漫漫,还有许多更多更伟大的事业需要两国来共同推进完成。因此,两国关系还是要上不封顶、没有止境才行。

  【文/张志坤,红歌会网专栏学者】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