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李强是个好同志


图片

图片

  北京市东城区第十三届人民代表大会代表证。

  抽屉里翻东西,不小心再看到,奇妙而亲切。

  我是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当选的。

  2003年举行的地方人大选举中,突然兴起一阵风,大家纷纷以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加地方人大代表选举,北京,深圳,湖北等全国各省市有近100名独立候选人参与竞选,成功者寥寥,北京大概也就一两个人,另外一位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成功的海淀区人大代表,我到现在不知道他的名字。

  20多年前,地方人大代表的生涯,让我有机会见识首都中心城区权力运作的全过程,对我理解党领导人民依法治国的核心理念大有帮助。

  当代表,找茬儿挑刺儿写提案议案相对容易,政府官员难当啊。保稳定,保增长,万千任务落实到基层,官员个个都是焦头烂额。可以说,没有当人大代表这段经历,我是写不出《民主胡同40条》这样全面阐释中国根本政治制度专著的。

  独立候选人,就是不代表任何党派参选的候选人,这个概念尽管大家都在使用,但其实并不准确。规范用语应为“选民十人以上推荐的人大代表候选人”。

  网上有人特别辛苦地制造司马南是职业坏人的舆论,其实我蛮喜欢“职业坏老头儿”的戏谑人设,找十个选民推荐我,So easy,参加直接选举,像隔壁王奶奶这样的基本群众,打个招呼就行了,甭说10个人,100个人1000个人也不是问题。

  五一节,请80个挚爱亲朋看我的电影《重山之外》,结果呼拉拉来了400多人,不是走了狗屎运,人缘儿真的还可以。反正找10个选民推举我没有啥障碍。

  再具体说,媒体所称的“独立候选人”实际上是指:在人大代表直接选举过程中,非经政党和团体提名推荐,经过自身努力获得选民联名提名推荐的人大代表候选人。这是人大代表选举法第二十九条规定的。

  我是2003年当选的,此后10多年,特别是互联网社交软件兴起之后,很多人表现得相当活跃。跃跃欲试要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当地方人大代表。据我所知,成功者寥寥,笔名吴法天,法定用名吴丹红是中国政法大学的教授参选海淀区人大代表,当时动静挺大。

  也有个别人是异质思维的代表性人物,带有强烈的公知倾向,他们参选地方人大代表另有诉求,当不上就润了,润过之后,每天朝中国的政治制度啐唾沫,听说在那边也并不如意。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机会参选美国议员。

  人民代表大会制度,是我人民民主专政的政权组织形式,是中国的根本政治制度。

  从根本点上解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人民通过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来行使管理国家的权力。这是一个抽象的道理,是理解中国政治的根本点,当过人大代表体会便具体化了。

  这个代表证,是李强代表转给我的,他告诉我到各地视察的时候要带着代表证(其实我一次也没带过)。李强同志是北京东城的一个老代表,也没大我几岁,他在很多岗位上都工作过,他媳妇儿,就是强嫂,不是一般的贤惠,她是老北京,能不够,万事通,几乎就没有她摆不平的事儿。

  李强同志最喜欢的事儿,莫过于叫上朋友整两口儿,我一直怀疑他有匈奴血统,红红的脸庞,高声大嗓,吃肉厉害,喝酒更厉害,酒桌上那叫一个豪迈,纯爷们儿,真爷们儿。即使喝多了,也绝不会荒腔走板。他擅长使用老百姓土掉渣的话讲道理,有时不免带上口头语,尤使人感到亲切。开大会的发言则是中规中矩,稿子读得跟赵忠祥似的。用他自己的话说,“这个时候必须得法言法语,扯淡的话不能在这说”。

  李强同志走了好几年了,得的是急病。呜呜。

  一直觉得我们党各部门,特别是意识形态宣传部门,缺少李强同志这样的好干部,他善于把最上边的精神变成最基层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故事和道理,和光而同尘,不乏人情味儿,像一个8级泥瓦匠,什么事儿都能给你抹平找齐儿。

  相较而言,吾等诸多吏员甚喜按图索骥,行事殊缺创造性焉,未免高视阔步,惯于士子之书言,半欧化兮半矫饰,宛如一碟油浮于水之上。其学历愈高,工作之能愈劣。

  睹余之人大代表证,有感而发,兼怀李强。余彼时之发尚黑矣。

  2024年5月8日于北京南锣鼓巷8号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司马南,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9条)

在『红歌会App』中阅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