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忘记历史会有多危险?


  今天是9月18日,是中国人应该记住的特殊日子。91年前的“九一八”事变,是日本十四年侵华的开端,这一天是中国的“国耻日”。

  有人在故意忽略918这个日子,他们只记得每年的911。

  918这天提醒国人不忘“九一八”国耻,就不只是不忘记历史那么简单,而是有很强的现实必要性。

  如果从“九一八”事件发生前东北地区的中日军事力量对比看,“九一八”事件既不应该发生,更无可能成功。因为当时的东北军无论从军队数量、武器装备,都远优于关东军。“九一八”事变前,虽然东北军部分精锐分布在平津及河北、察哈尔一带,但留驻东北的东北军还有约20万人,大中型火炮600多门,迫击炮2000多门,机枪2000多挺,步枪几十万支,还有坦克15辆。而日本关东军只有正规军10000人左右,外加非正规军一万多人,机关枪200挺,掷弹筒150个,火炮40门。没有飞机,也没有坦克。另外,东北军在平津及河北、察哈尔还有精锐20万人,可以随时驰援东北,而关东军可以动用的援军只有驻扎在朝鲜的两个师团2.5万正规军。

  仅仅从硬实力看,关东军这完全是一次不可能成功的以卵击石的狂热冒险军事行动。日本关东军敢这么做,是基于他们对当时中国人精神状态的判断。九一八事变之前,板垣征四郎在他的站前动员中就提到:“(中国)它是一个同近代国家的情况大不相同的国家,归根结底,它不过是在这样一个拥有自治部落的地区上加上了国家这一名称而已,所以,从一般民众的真正的民族发展历史上来说,国家意识无疑是很淡薄的”。

  为什么说“九一八”是国耻,不仅仅因为这一天是日本发动侵华战争的开始,更是中国驻军在占有绝对的军事优势的情况下,因为没有抵抗意志,将整个东三省都拱手让人,还由此坚定了日本决策层敢于侵华的决心。

  日军驻北平特务机关长松室孝良给日本关东军的秘密报告中说:

  “须知‘9.18’迄今之帝国对华历次作战,中国军因依赖国联,而行无抵抗主义,故皇军得以顺利胜利。……倘彼时中国官民能一致合心而抵抗,则帝国在满(日指东北)之势力,行将陷于重围,一切原料能否供给帝国,一切市场能否消费日货,所有交通要塞、资源工厂能否由帝国保持,偌大地区,偌多人口,能否为帝国所控制,均无确实之把握。同时反满抗日力量之集结,实行大规模之游击扰乱,则皇军势必苦于应付矣。”

  “九一八”事件,最能说明,一个国家的人民一旦精神涣散,硬实力上的优势并不能带来战局上的胜利。这对于今天的中国,非常有警示作用。一旦被对手判断为缺乏国家意识,危险也会随之而来。

  用“落后就要挨打”,并不能完全解释中国的那段历史,也不能解释,为什么抗美援朝,就能打的整个西方列强都重新尊重中国。抗战胜利,并没有赢得西方对中国的充分尊重;抗美援朝,让中国人在精神上真正站了起来,摘掉了西方人眼中“东亚病夫”的帽子。中国人武器远胜于对手的时候,输掉了“九一八”;在武器不如人的时候,却打赢了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九一八”让中国人跌入更深的低谷,抗美援朝,让中国人重新站立于民族之林。为什么差别这么大?因为中国人的精神状态不一样了,新中国的奠基者,把一盘散沙的中国给捏合在一起了,长期整体萎靡不振的古老民族精神面貌一新。

  “九一八”事件之前,中国民众的国家意识涣散,都是自发形成的吗?哪有那么简单。

  “九一八”之前的日本,就在中国通过开办报纸,收买文人,宣传日本人的“大亚细亚主义”,鼓吹“中日亲善”。自清末到1945年8月,日本人光在北京,就办了17家报纸。可见,日本人的对华舆论战,下了多少功夫。

  1928年11月5日,美国人在上海开办的报刊《密勒氏评论报》发表一篇文章,揭露了日本政府在华收买报刊、报人,操纵舆论的伎俩:

  华盛顿会议前夕,日本帝国政府在华实施了周密的报刊宣传计划。在包括满洲在内的整个中国,日本当局掌控了大量用英语、日语、中文出版的报纸和刊物。从独立报人的立场来看,日本人为其提供了大量的经济资助。

  日本政府的收买方式分为以下几种:

  1.定期津贴。按月或按季度发放。

  2.不定期津贴,如帮助报馆填补亏空赤字。

  3.给予亲日的作者的资助。

  4.给予亲日的报馆的资助。

  5.间接扶持。

  截至华府会议,东京当局一共在华北、华中、华南、满洲、韩国等地扶持了8家英语报刊和一系列中文、日文报刊。

  中国现在的整体实力当然已经今非昔比,但是中国的舆论场却表现出一些“九一八”之前的气象,有一种强大的力量在有意识的瓦解中国人民的国家意识,解构中国的爱国主义。因为这些人的存在,中国的软实力并非已经到了可以乐观的时候。

  仅仅看看茅于轼的下面这些言论,就知道我这样说并非是杞人忧天:

  鼓吹中国应该放弃钓鱼岛:“那儿的领土压根儿就没人居住,争夺那儿的领土完整,却要百姓付出沉重的代价,有什么必要?”

  鼓吹一些汉奸是真英雄:“也可能有一些汉奸并不是为了自己升官发财,而是为了减轻人民的痛苦,作为抵挡日本人对中国人的欺压的缓冲器。这样的汉奸非但没有错,而且是真正的英雄。他自己下地狱,为的是减轻老百姓的痛苦。”

  贬低不肯投降的民族英雄:“反过来看,有些英雄拿几十万人民的性命做抵押,坚决不投降。只是为了报效皇帝老子。从人民利益的立场看这些人不值得效法。”

  为侵华日军洗地:“在战争中牺牲的日本军队和百姓都是无辜的,他们对战争是没有责任的。他们的战死是因为上了战争罪犯的当,而且大多数是被迫送死的。我们要纪念战胜国的阵亡将士,同样应该纪念战败国的阵亡将士。”

  贬低爱国主义:“我们要旗帜鲜明地抵制坑害百姓的爱国主义。爱国主义绝不是极终真理。两个国家的爱国主义造成两国对立,挑起仇恨,最后倒霉的是两国的百姓。爱人民(中国的和外国的),这才是极终真理。”

  为卖国公开辩护:“卖国并不是什么严重的错误,出卖人民才是严重的错误。”

  反对中国加强国防:“进入21世纪以后,国防的重要性越来越小了。...我不希望拿我交的税款去建航空母舰。”

  看看利比亚,看看叙利亚,最倒霉的是不是老百姓?我们不是生活在一个和平的世界,只不过我们生在了一个和平的国家。享受着和平稳定的环境,很多文化精英却在怀念着民国的“岁月静好”,给昔日给中国人造成深重灾难的汉奸翻案,给侵略中国的日本军人洗地。

  中国这样的国家,如果不是有内鬼作乱,很难被外来的敌人打败、打垮,抗战如此艰难,跟中国出现了那么多伪军倒戈相向有很大关系。

  我们虽然不是1931年的中国,但内外势力对中国的文化渗透,比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前,并没有让我们心情放松多少。甚至中国现在的一些买办文人,比“九一八”之前的中国文人,更没有风骨,贩卖的言论更为露骨。有更大收益,更小成本,更无代价。这样的人,大量的进入中国的文化精英主流圈。从媒体到教育,从教育到文艺,日复一日的给中国人洗脑,瓦解中国人的国家意识。

  中国的教材和儿童读物都被渗透。我们的民族英雄岳飞被化成日本浪人的形象,学雷锋的主题插画是侵华日军摆拍的图片,疑似日本军机形象上了小学教辅书的封面......这些问题的存在,让我们无法安心。历史虽已远去,但如果我们忘记历史,不吸取历史教训,如何防止历史以某种形式重演?

  我们在918这一天不但要记住国耻,而且还要记住国耻是怎么发生的,清理舆论乱象,不让“九一八”之前的思想状态重现,居安思危,才能更有信心地说,中国已经不再是1931年的中国。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