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唐人街华人面临严重生存危机

2023-04-19
作者: 张玲宁 来源: WorldCommunistParties

  原编者按:2023年4月6日,美国社会主义和解放党在其官方报纸发表文章,指出在美帝国主义新冷战构想的阴影下,曾经作为全美低收入者、移民家庭和工人阶级居住的唐人街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美国资本家正在通过运行高利润建筑项目的方式侵占底层居民的居住空间,逐渐抹除华人社区。美国政府有意限制亚裔群体的公民权利,通过媒体助长反华情绪,教唆社会组织和民众歧视和暴力袭击亚裔群体。该报道强烈控诉美国资本主义者对全美华裔群体的迫害行为和冷战思维,呼吁人们认清资本主义蚕食人性自由发展的本质,进而组织工人阶级联合抵制资本主义的掠夺性发展,反对美国政客和资本主义精英的暴政。

  唐人街在资本主义发展和新冷战之间受到挤压

  几十年来,全美的唐人街一直都在遭受种族资本主义发展的攻击。开发商、银行和政界人士竞相建造最新的竞技场、最高的巨型监狱和最灰暗的豪华公寓。这些看似高档但并不安全和不健全的项目以高昂的价格有力地将常住居民和小企业排挤出去了。资本主义的发展破坏了整个社区——人们曾经生活、相聚和茁壮成长的地方——现在成了空壳和毫无生气的旅游目的地。对于少数仍有工人阶级移民和家庭居住的唐人街来说,狂热的中产化力量正在促使当地居民为了他们的生活而战。

  暴利的发展只是威胁我们唐人街的广泛社会现象中的一个例子。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的大流行加上右翼的宣传活动引发了反亚裔的情绪和仇恨犯罪。全国各地的唐人街内外发生了数不清的暴力行为,其中多数是针对妇女和老人的。仇恨犯罪的受害者被推至地铁站台和人行道上,他们被人用物品殴打,被加以种族主义的辱骂以至失去人性。

  主流媒体将这些攻击行为描述为所谓的无意义事件,并将其简化为个人化的种族“仇恨”。他们宣扬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是增加犯罪报告,扩大警察预算,以及加强大规模监禁制度。新闻媒体正在冷漠地操纵亚裔美国人的困境,以促进反动的“严厉打击犯罪”政策。

  资本家投机取巧地利用最近兴起的反亚裔暴力事件,在被压迫的社区之间制造隔阂,以此保持他们之间的分裂和无能为力。这种种族分裂的策略是更大的利润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通过分裂争取相同住房权的社区来侵占唐人街。

  面临生存威胁的唐人街

  美国唐人街的发展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期,当时中国劳工开始大量涌入,在横贯大陆的铁路和其他行业工作。第一波移民面临广泛的歧视,并被迫组成民族飞地。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社区演变成我们今天所熟知的拥有丰富文化底蕴的唐人街。

  然而,近几十年来,唐人街的发展呈现出一种新的特征,一种由资本主义的贪婪和投机性发展所驱动的特征。中产阶级化是统治阶级试图将唐人街从地图上抹去的工具。这种种族主义进程抹杀了文化认同,强化了隔离和排斥的模式。

  2017年,时任纽约市市长比尔·白思豪批准了一项耗资83亿美元的建设计划,建造世界上最高的监狱。矗立在地上300英尺的40层楼高的外墙下,该市充满活力的唐人街将被吞没在这所巨型监狱的阴影中。公共资金被进一步用于助长大规模监禁,而不是被用在纳税人的教育、医疗保健、基础设施和其他社会服务项目上,这已经很卑劣了。然而,在唐人街建造这座监狱就更为险恶了,唐人街是一个人口稠密的地区,是低收入移民、工人、家庭和其他面临经济困难的人的家园。

  同样在费城,76DevCorp的亿万富翁开发商正试图在该市唐人街的边界上建造一个篮球馆。这项耗资13亿美元的计划将耗时10年,预计将慢慢摧毁费城市中心仅存的低收入社区。

  大卫·阿德尔曼(David Adelman)是参与体育场提案的主要开发商之一,也是校园公寓(Campus Apartment)的首席执行官。校园公寓(Campus Apartment)是一家声名狼藉的开发公司,是使宾夕法尼亚大学取代西费城大部分黑人、工人阶级人口的主要引擎。学生公寓的私有化和大学在整个城市的不断扩张延伸到了费城以外。。大卫·布利泽(David Blitzer)是76ers的所有者之一,他在世界最大的企业住宅业主集团黑石公司担任全球高管。黑石集团已被联合国曝光,因为它助长了全球住房危机,并犯下了许多侵犯人权的罪行。这家华尔街私募股权公司还在就军事准备和训练相关的问题游说五角大楼和国务院。

  类似的情况也发生在华盛顿特区,当“首都一号”体育馆矗立在街区中央的时候,曾经熙熙攘攘的唐人街区实际上已经消失了。旧金山的唐人街是美国最古老的华人社区,由于贪婪的房东和管理公司试图赶走低收入的移民租户,因此唐人街的移民租户一直面临着流离失所的威胁。波士顿的唐人街位于中产化程度最高的城市之一,其联排房屋传统上是社区最弱势成员的住所,正持续与私人开发项目的驱逐行为作斗争。在唐人街内部和周边地区逐利的开发项目不胜枚举,它们都是同一个种族主义、资本主义制度的恶性症状,这种制度几乎主宰了我们生活的所有方面,且无视我们的社区。

  美帝国助长反华情绪和政策

  一方面,中国工人阶级和其他亚洲社区正在受到资本主义发展力量的挤压,另一方面,作为美帝国主义新冷战的一部分,社会上的压制和种族主义气氛正在被煽动起来。红色诱饵、反共灌输、恐华症和针对亚洲人的恐怖袭击,都与美帝国主义在亚洲的历史和当代背景有着深刻的联系。当另一个国家成为美帝国主义和侵略的目标时,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美帝国针对移民的恶毒攻击。

  对中国人和其他亚洲人的非人化充斥着企业媒体,从而制约了美国人的意识,并在系统层面上进一步加深了种族主义和偏见。媒体对本该受到谴责的反亚裔种族主义的认可,显然是试图为与中国的新冷战制造认同。

  近年来,美国的外交政策加强了对亚太地区的关注,作为其帝国主义议程的核心特征。中国不再像美国统治阶级所希望的那样被敲诈和剥削,因为它已经确立了自己自主发展的合法地位。。中国由共产党领导,其政府是通过1949年的社会主义革命建立的,这又给冲突增加了一个维度。

  从上次的红色恐慌当中汲取教训

  在麦卡锡主义时代,华裔美国人成为反共歇斯底里的受害者,这个故事被美国政府列为最高机密长达40多年。

  20世纪50年代初,在毛泽东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几个月后,美国国务院发起了一场针对华裔美国人的运动。随后的20年充满了猖獗的种族迫害和反华歇斯底里。麦卡锡的反共政治迫害运动在唐人街横冲直撞,旨在搜寻中国共产党人和支持者。联邦调查局与校园警察部门合作,突击检查大学和学生俱乐部,以寻找亚裔美国人激进分子。

  学者和研究人员受到众议院非美活动委员会(HUAC)的调查,被列入黑名单,并经常被剥夺居留证和公民身份。红色恐慌剥夺了亚裔与他们的亚洲亲属沟通的自由,剥夺了他们正面谈论自己祖国的自由,剥夺了他们表达民族和文化认同的自由。对中国的经济制裁禁止普通华裔美国人汇款支持他们在家乡的家人。出于对冷战猜疑的恐惧,经济制裁还迫使唐人街的企业关闭,迫使社区退出社会。

  一场新的冷战

  美国对中国的侵略有多种形式,包括贸易战、军事姿态和政治压力,旨在阻止中国挑战美国在全球经济中的主导地位。我们正处于一场新的冷战中,随之而来的是一场越来越荒谬的宣传运动,它有意地—逐渐地—模糊了个人和国家之间的区别。

  这种侵略对唐人街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唐人街已成为经济和政治竞争的关键阵地。新冠大流行被政治化到如此极端的程度以至于人们经历了重大的伤害,尤其在全国的唐人街,这种伤害更加严重。唐人街的个人和企业遭到暴力袭击,人们不再在唐人街用餐和购物,导致许多企业被迫关闭。下游效应意味着工人们失去了工作,而中产化的条件更加成熟。不难看出,随着美国对中国的攻击进一步升级,这些问题可能在政府和企业的支持下升级为更有组织的攻击。

  我们的唐人街是新移民和工人紧密联系的家园,他们在生存的斗争中相互支持。唐人街为这些移民和工人提供了工作场所和安全感。唐人街也是充满活力和激进的政治组织的发源地。意图摧毁唐人街的势力将矛头对准了我们的孩子、同事、母亲和老人。他们关闭了学校、研究中心和文化机构。我们需要同时组织工人阶级抵制掠夺性的发展,并反击美国政客和资本主义精英,他们正在敲打战争的鼓点,推动全球的毁灭。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张玲宁编译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3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