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司马南被骂”的问题,我有话要说


  现在这个社会,凡是出点名的,尤其是经常在自媒体,或者是公共媒体上露面的人,挨骂那是正常的。有好人被坏人骂的,也有坏人被好人骂的。

  当然,这个骂里边主要是指:批判、攻击、造谣、污蔑等,我们都称其为“骂”吧。

  这里,所说的好人和坏人也都是相对的。也就是说,对某一个人来说,站在不同的立场和角度看就会得出不同的结论,有一些人说某人是好人,也有一些不同立场的人可能说其为坏人。

  从我的观点来看,什么叫好人呢?就是那些站在最广大的、最底层的人民的立场上说话办事的,这就是好人,为了国家的利益,为了人民的利益而发声的,就是好人。而那些崇洋媚外的、跪舔美国的,为了一点个人利益,不惜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人,充当西方走狗的人,就是坏人。那些看不起劳动人民的,干着损害劳动人民利益的人,那就是坏人。

  这就是我给好人和坏人的基本定义,可能不太准确、不太全面,但大体是这样。我不掩盖自己的观点。

  司马南先生他现在是退休的老同志,他目前的主要任务就是做自媒体,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大V,他的粉丝至少有三千万。

  我认为他就是站在最广大的、最底层的劳动人民的立场上在发表声音,所以,我认为,他就是一个好人,所以才有这么多人支持他、拥护他、做他的粉丝。

  印象中司马南同志对自己的经历作过简单的介绍,他的本名叫于力,祖籍山东,1956年6月出生于黑龙江省一个国有农场的家庭,其父母都是农场的老同志,可谓是红色家庭。十五岁那年,他的父亲因病去世,第二年,他的母亲也意外身亡,十六岁的司马南与妹妹相依为命,好在其勤奋好学,高中毕业分配到农场工作,一九七七年恢复高考,二十一岁的司马南抓住机遇,考上了黑龙江商学院经济学专业,上大学时还将妹妹带在身边,自己一边上大学一边照顾妹妹。

  司马南的经历也很丰富,大学毕业后进入国家某机关,当过公务员,曾官至处长,干过新闻媒体,做过电视节目主持人,后来辞去“铁饭碗”成了自由职业者。现在的身份是独立学者、社会评论家,中共党员,高级经济师,中国反伪科学代表人物。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他以揭露伪气功,多次被新闻媒体报道而小有名气,可以说他是出名比较早的。

  可能正因为他出身基层,并和劳动人民长期接触,和农场工人一起干过农活、吃过苦、受过累、流过汗,他熟悉和了解基层劳动人民的疾苦,对劳动人民有一种最朴素的阶级感情。

  所以做自媒体后,他一直站在人民大众的立场上勇敢地和一些不法分子和不良社会现象作斗争,除揭露坑害民众的伪气功大师外,前些年还揭露过“潘任美”的不法行为,这当然得罪了不少的人和利益集团,“断人财路如同害其父母”嘛。

  在与伪气功大师斗争中,他曾被人殴打过,也曾被人非法拘禁过,曾有气功大师放出豪言,要远在千里之外发功取他的性命,也曾有人扬言要出一百万元要他的项上人头,出几十万元要卸掉他的一条腿等等。

  现在虽然司马先生还好好的、健康地活着,但是骂他的人却越来越多了。

  尤其是自质疑联想的“掌门人”国有资产流失这个问题后,骂他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特别是最近对莫言的一句话“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发表评论以后,网上骂他的声音越来越高,骂他的人越来越多。

  当然,我认为相对于拥护他、支持他的人来说,还是少部分、极少部分。

  那些骂他的人,也只会“骂脏话”、“泼污水”,讲不出任何道道来。有些人骂司马南已经上升到人格侮辱,一口一个“司马夹头”。还有的骂他是“职业坏人”等。

  甚至有一些人造谣中伤,早就有人说他是美国人,全家早已移居美国,获得美国国籍。说他是“骂美国是他的工作,住在美国是他的生活”;甚至有人说他是日本人,竟然还PS了一张“日本国籍”的图片放在网上。最近,更有人造谣说他是日本遗孤的后代。

  这简直就是没有底线的、丧失人性的骂人了。如果你对司马南的文章和视频有不同的意见,你尽可以写文章、做视频反驳他的观点,这才是一种正常的、理智的做法。

  而这些人,却采取那种侮辱人格的恶毒语言,靠造谣中伤攻击司马南,这种做法确实让人看不过去了。这已经不是一般地“骂”了,而是一种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的“违法”行为。

  他们只会一味地谩骂、造谣、攻击。他们讲不出什么道理来,说不出司马南到底哪儿错了?就是有些人说了一些,也是上不得台面的,立不住脚的,得不到人民大众认可的,对司马南在人民大众中的形象没有半点损失。

  在这一点也反映了这些骂司马南的人没有什么知识,没有什么素养,更没有什么教养,完全是一种无知、无耻、无能的表现。

  支持司马南的人大都是最底层的劳动人民,而骂他的人呢,当然是一些站在劳动人民对立面的,被司马南的文章的视频揭露和抨击的人,也有一些中了别人的毒,上了别人的当,分不清是非,站错了立场的年轻人,相信后一种人终有一天他们会明白的,只要他们仍然是劳动人民中的一分子。

  我谈不上是司马南的粉丝,但是我同意司马南的一些观点,所以我才站出来为司马南说几句话。

  如何看待“司马南被骂”现象呢?

  作为现在至少拥有三千万粉丝的司马南,作为一个自媒体的有影响力的大V,挨骂是正常的,不挨骂反而是不正常了。

  毛主席就曾说过,“马克思主义和共产党成立以来,不晓得挨了多少骂啊”。对挨骂,毛主席还有一段比较精辟的论述,毛主席曾经在给臧克家和徐迟的一封信中说:全世界的反动派从去年起,咒骂我们,狗血喷头,照我看,好得很。六亿五千万的伟大的人民伟大的事业,而不被帝国主义及其在各国的走狗大骂特骂,那就是不可理解的了,他们骂的越凶,我就越高兴。

  我想司马南先生也是一样,因为你的文章和视频,抨击和揭露了那些人的本质,扒下了他们的底裤,肯定是触碰了一些人的利益,这才引起了这些人骂你,也是因为他们着急了,感到疼了,他们就跳起来了。

  虽然有一些有影响的大人物不敢公开骂你,因为你是对的,他们骂你的理由拿不到台面上来,但是他们可以收买一些无名小卒,在网络上天天骂,这也属正常,谁叫你揭露人家呢?

  骂你的人相对于拥护你、支持你的人来说,毕竟是少数,是极少数。

  司马南为什么挨骂呢?综合一下,我认为主要是以下几种原因,

  第一,是司马南这些年写文章、做视频揭露一些黑暗面,揭露一些人的问题,触碰到一些人的利益,踩到了一些人的尾巴,让他们感觉到痛了,所以他们才会出来骂你。

  第二,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好,现在的社会仍然是分有阶级的,虽然有些人不承认,将其故意说成不带政治色彩的“阶层”,但是,现实当中阶级是存在的,富人和穷人的贫富差距越来越大了,所以中央才重新提出“共同富裕”这个目标。

  而你司马南写文章做视频完全站在劳动阶级的立场上,站在广大的底层人民群众的立场上为其发表声音,当然会令一部分人就不满了,他们对你就恨起来了。

  同时也说明,你司马南的文章和视频做得好,揭露地准,击中要害。让他们感觉到疼了,如果对他们不痛不痒,“今天天气哈哈哈”,当然引不起他们骂啊。

  第三,司马南是一个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人民的斗士和勇士,敢于同那些危害国家利益,危害人民群众利益的人和现象作斗争,具有一种一往无前的精神,所以就招至一些人恨你。

  第四,司马南先生具有广博的知识和敏捷的观察能力和思维能力,尤其是具有很强的政治敏感性,对国际国内发生的一些焦点问题,热点问题,他总是能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观察问题和分析问题。

  有人说司马南没读过多少书,没什么知识。司马南读了多少书我不知道。但是我认为一个人并不是读的书越多,他就越是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重要的是他能不能站在最广大的人民群众的立场上,会不会用马列主义的立场、观点和方法,来分析问题和观察问题。

  司马南基本做到了,所以司马南说的话,人民群众爱听,他分析一些问题的观点符合人民群众心理愿望。

  为什么最近突然增加了一些骂司马南的人呢?我认为这与他最近对曾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莫言的一句话,进行评论有很大关系。

  实际上司马南对莫言那句话,“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只是发表了一些不同的观点和看法,而且有些观点还不完全是他自己的,并不存在任何的攻击和语言上的不敬。

  就是这个正常的评论视频,就受到了一些莫炎粉丝的攻击和谩骂。莫言是个大文豪、大作家,获得了诺贝尔奖。有人认为他为国家争得荣誉。

  莫言的个别粉丝就感觉到司马南的评论,冒犯了他们心中的偶像,于是,他们一时急了,便跳将出来骂司马南了,甚至将司马南粉丝也骂了,说他们是“傻逼”、“蠢货”。有的甚至给司马南打电话来兴师问罪,有的在网上发文章、发视频来攻击司马南。

  我看了好几个这样的视频,作视频的人还都是有一定岁数的中年人,他们说的那些话,也是很庸俗、很低劣,也很站不住脚。有的人说司马南读书很少,没文化、没知识。其中有一个我记不清名字了,说是司马南评论莫言的那句话,是外行评论内行。

  这就有些可笑了,他写了几本书,获得了一个奖,那就是内行了?别人发表评论就成了外行评论内行了。况且,司马南的评论还引用了部队的著名文艺评论家陈先义老先生的观点,你能说也是外行?

  再说了,就对那一句话“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的工具”发表评论,这用着分不内行和外行吗?一般的老百姓都能分得清这句话的对与错吧。

  文学艺术可以揭露问题,也可以歌颂光明啊!难道这不对吗?自古以来都有歌颂的文学作品吧。就说中国古代的流传至今的一些文学作品吧,有揭露当时的社会黑暗的,但是,也有歌颂英雄人物的作品啊,比如说有名的《花木兰》这篇文章,那不就是歌颂一个民间的女子“替父从军”保家卫国的故事吗?这样的故事很多呀。

  毛主席早就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开篇就讲::“我们的文学艺术都是为人民大众的,首先是为工农兵的”。

  正像司马南说的那样,我们的文学艺术为什么不能歌颂我们的党,歌颂社会主义制度,歌颂我们美好的生活,歌颂我们的母亲,歌颂我们的祖国,歌颂为了国家和民族利益做出牺牲的英雄、模范人物,歌颂我们的友情、爱情?为什么不能呢?

  你莫言说“文学艺术永远不是唱赞歌工具”,可是,莫言同志你为什么应人之邀,写了一篇歌颂《日本北海道的人》的文章呢,而且,你文章中的语言还是很优美的,对日本女人、对日本事物、对日本的社会风情都极尽赞美之辞,司马南先生也对此做了一期视频。

  所以说莫言这句话本身就是有缺陷的,是不全面的,是不符合共产党人的文艺观的,受到司马南同志的质疑也是正常的。

  还有的人说司马南做视频就是为了挣流量、挣钱。我认为他做视频挣钱是完全应该的,他挣的是干净的钱,是自己的劳动所得。这有什么可指责的吗?

  如果说司马先生单纯为了挣钱,就凭司马南的人气和社会影响力,又有几千万的粉丝,他要想挣大钱那太容易了吧。我想他并不逊色一些影视明星,比如给某些著名的企业做代言人,在网上直播带货,做广告,打赏等,那岂不比费劲巴拉的做这个视频来钱快?

  如果你有本事你也可以做视频啊,你能像司马南一样拥有这么多粉丝,也有这么多的流量,谁也不会反对你、指责你。

  最后,我也给司马南提几点建议:

  第一,不要把别人骂你太当回事儿,有人骂你是很正常的,没有人骂你,才是不正常的。就像毛主席说的那样,他们骂得越凶,你应感到越高兴才对,因为说明你的文章和评论写的好,你的评论戳到他们的痛处。毛主席是我们党、我们军队和我们新中国的缔造者,其功盖华夏,但是,不是照样也有人疯狂地诋毁和污蔑他吗?更别说你一个自媒体人了,只要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支持和拥护就行了。

  第二点,司马南先生,继续当你的勇士,继续做无产阶级的先锋战士,继续为人民群众发声,继续发扬一往无前的革命精神。你过去不怕别人花钱买你的人头,现在还怕别人花钱骂你吗?

  他们越是骂你,广大的底层的劳动人民越拥护你,这是一个相对辩证的关系。再说,骂你的人毕竟是少数,相比拥护你、支持你的人来说更是极少数。

  第三。不要怕别人说你挣钱、挣流量,你的钱是干净的,是自己的劳动所得,因为你辛苦了,因为你为人民群众发声,人民需要你这种声音,人民需要司马南!

  第四,建议司马南先生注意保重身体,毕竟是快70岁的人了,注意劳逸结合,更不要为那些骂你的小人来置气,我相信你的心胸很宽,你的革命意志不会消退。但是,身体是革命本钱,只有保重好身体才能更好地与敌人战斗,更好地站在人民的立场上发表你的声音。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2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