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老兵:忆谈志愿军力量的源泉| 纪念毛主席诞辰128周年

2021-11-07
作者: 张之权 来源: 乌有之乡

  今年国庆期间,电影《长津湖》在国内热映。电影中表现出来的我志愿军英勇战斗、艰苦卓绝的事迹,引发了一波新的抗美援朝热,全国青年一代再次认识了我人民志愿军的伟大精神,重新受到了一次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教育。毛主席说,我们的文艺作品是团结人民、教育人民的,《长津湖》应该是起到了这个作用的。

  现在有些人不理解,在朝鲜战场上我们志愿军战士为什么那么英勇?他们的力量是哪儿来的?那些事迹是真实的吗?

  虽说我们的文艺作品是来自于现实生活反映生活的,毛主席还指出作品主题要“高于生活”,但是由于人们受主观和客观条件的限制,文艺作品对生活的“反映”,总是有限度的,不可能100%。比如,我所在的高炮团,敌机的炸弹片将我们战友的肠子炸出来了,他还坚持战斗,怎么表现?我的入团介绍人舒永林同志(回国后当了我的连长,还健在,92岁了,现住北京。)是三炮手,站着操作的,一炮手杨永焕是坐着操作的,舒永林就站在他后面,两人身子贴着,可是弹片飞来削去了杨永焕烈士的脑袋,舒永林连擦眼泪的时间都没有,立刻接下杨永焕的操作,一人当两人,坚持作战到最后,保卫了整个阵地。电影怎么表现?所以我认为,电影《长津湖》所反映的条件的艰苦,战士们的英勇,敌人的猖狂,战斗的惨烈,都是不能还原真实生活的。因此,对我志愿军战士的英勇斗争是不应有丝毫怀疑的。

  七十年了!过了几代人了,大部分有这个经历的老同志们都故去了,电影的导演和演员都是年轻的一代,我不知他们能不能如实地反映出我军力量的源泉这个问题。今天,我就自己的亲身体会,向年青的一代谈一谈这个问题。这个问题解决了,对我们培养共产主义接班人也是大有帮助的。

  我是1951年1月在抗美援朝的号召中在学校参军的,先到上海华东防空军第三防空学校学习,一年后调入朝鲜高炮524团参战。

  先说我入伍的动机。我在解放前见过旧军队,国民党的官兵关系 是阶级关系,官长是压迫士兵的,士兵是奴隶,长官对士兵的管理,依靠的是高压手段,开口就骂,动手就打,出操训练,长官手里拎着皮带,不合要求的,上去就抽一皮带,踢一脚。兵员不够,就抓壮丁,不服的就用刺刀捅死。我有一个族叔就是被国民党军队捅死的。士兵有逃跑的,抓回来就枪毙。国民党就是靠残酷手段巩固部队的。这些当兵的在老百姓面前,也学他们长官的样儿,欺压百姓,打人,抢东西,无所不为。抗战胜利后,一些伤病员上街,处处摆功耍横,购物少给钱,“老子们是抗日的,流过血,你怎么着?”还有一些杂牌军队,十几个人,七八条枪,就可以自称司令,为覇一方。要吃要喝,要钱要粮,就派几条枪到各村去搜刮,稍有反抗,就用枪托揍人。老百姓称这些当兵的是“穿老虎皮的”“二尺五”,痛恨至极。

  现在旧社会思想严重回潮,有些人吹嘘(也是炫耀)自己的先人在国民党军队里当什么大官,有的共产党员也帮着吹,其实,那都是喝着士兵和人民的血养肥的。共产党员也不讲阶级关系了,忘本了。

  当时民间有“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的谚语,我从小就恨当兵的,讨饭都可以,坚决不当兵!

  可是解放才一年,不满18岁的我,就违背父母的意志,义无反顾地报名参加了人民解放军。为什么?因为这时我已经学习了党史和军史,知道了南昌起义和秋收起义,尤其知道了毛主席领导的秋收起义过程中的三湾改编。

  三湾改编前,我们的军队虽然叫工农革命军,但军官都是从旧军队过来的,实行的还是旧军队的一套。军官每个月要拿军饷,官兵不平等 ,官长打骂士兵,军人欺压百姓,都被认为是正常现象。毛主席在三湾改编时,规定我军和人民群众的关系是军民一致,工农红军是革命的队伍,后来制定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具体规定“不拿群众一针一线”“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等等,更是明白晓畅地宣示了红军是工农的队伍这样一个宗旨。

  我军内部实行三大民主,即:政治民主,军事民主和经济民主。政治民主,是官兵一致,官长不准打骂士兵,士兵有批评官长的权利;军事民主,士兵知道为什么打仗,有时在作战前,士兵参与讨论作战方案,献计献策,这样打起仗来,更能调动士兵的积极主动性;经济民主,当时我军经济困难,军官无钱关饷,实行供给制,经济待遇上军官和士兵差别不大,连排长和战士吃一样的伙食。连队每个月主要是司务长向全连公布伙食账目,收入多少,开支多少,交待得清清楚楚。

  三湾改编最具有伟大意义的地方是共产党将支部建在连上,实现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国民革命军北伐时打仗最好的是叶挺独立团。其战斗力最强的原因就在于该团有共产党的组织。三湾改编吸取并发展了这一经验,将共产党的组织从团部扩展到连队,就是著名的“支部建在连上”。连队有党支部,各班排有党小组,这就成了我军各战斗部拖不垮、打不散的根本保证。

  在朝鲜,我军三湾改编的精神一点也没有变。首先,我们和朝鲜乡亲们的关系好得不得了。我们除了用当地的水和柴(驻地周围漫山遍野都是树枝,不愁柴烧),一切生活所需都是国内供应。朝鲜人终年喝生水,老大娘知道我们喝开水,就烧开水给我们喝。他们腾一间屋子给我们住,还帮我们烧好热炕。1951年朝鲜农业生产极度困难,耕牛被美机炸死,农民在田间劳动也会遭美机扫射,加上又逢灾荒,到1952年初,朝鲜农村就断粮了。我去朝鲜的时候,指导员就带着我去给村里农民发救济粮。这些粮食是我们连队节余的,有几百斤,全部给了老乡,对于一个小村庄是能帮他们渡过难关的。他们对我们志愿军也是高度热爱,虽然他们没有粮食,但我们的仓库就建在他们村边,颗粒无损。朝鲜人民真是伟大的人民!我们把国内的“军民一家亲”带到了朝鲜,和朝鲜老乡实现了高度的军民一致,从我志愿军一方来说,我们的出国作战则是践行了伟大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这一点我们的干部和战士都是明确的。

  我们连队干部战士关系非常融洽,最困难、最危险的事总是干部带头,党员带头。我们团是随彭老总第一批入朝的。我们连拖着火炮过清川江向南开进的的时候,零下二三十度,从冰面上通过。前边4 门炮都顺利过了江,最后是弹药车,陷到江心里了。麻烦大了!没有炮弹,已经通过的火炮就成了废物。当时我们不能生产炮弹,不能舍弃不管另从国内领取,必需挽救这些炮弹。我们的干部和党员就带头跳进冰窟窿将炮弹一箱一箱扛上岸,然后将汽车拖上来。放在国民党军队里,是长官拿着枪逼着士兵干,自己不带头。

  有一次转移阵地,必需先将火炮从山上下放到山脚由汽车拖运。下山时是炮管朝后,面向山顶,炮身拴上缆绳,全连所有人拽住缆绳,一步一步慢慢往下放。牵引杆朝下,掌握方向。这时最重要的任务是掌握牵引杆,使火炮直线下山,一拐弯火炮就要侧翻报废。掌握牵引杆的是一排长庞书声同志,下冰窟窿救炮弹也有他带头。转移阵地为防敌机偷袭,只能在半夜进行。后面拽缆绳的人群看不见前面的地形,也看不清一排长的身影,只是一步步听口令往下挪。不料,快到山脚时,意外地人群没拽住,火炮直往下冲。我心想,完了完了!一排长完了!炮也完了!火炮从身上碾过去,不死也是重伤呀!我们都涌到山下,庞书声同志牵引杆始终没松手,火炮在山下一个土坎前刹住了。一排长救了一门炮。回国后,全连给他评了二等功,他也当了我们的副连长。

  即使在作战环境下,连队也能按上级规定召开军人民主生活会。这也是三湾改编精神的继承。大会主要是评议干部,战士们对连长、指导员、排长都是指名道姓的批评,什么军阀作风、简单粗暴、官僚主义、主观主义、享乐思想、模范作用不够等什么意见都提。会后干部还不能打击报复,给小鞋穿。实际上经过军人大会,干群关系越来越好。

  到了1952年,我军基本控制了北朝鲜的制空权,敌机很少来,没有仗打,战士们就嗷嗷叫,给连长提意见,要求换阵地,找敌机打。连首长就发扬军事民主,交给各班讨论,战士们踊跃发言,献计献策。

  不是说美机很猖狂吗?为什么是找飞机打呢?因为经过一年多的作战,美机被我们打怕了。就拿我所在的高炮团来说,一年多作战1480次,击落敌机53架,击伤214架,俘敌飞行员15人。我志愿军空军击落敌机330架,击伤200多架。苏联空军击落800架,我方共击落1000多架。所以敌机基本上不敢大批深入我领空了,白天只派侦察机来晃悠,选择没有高炮阵地的上空飞行。我们每个连都准备了两三个预备阵地,敌机不飞我们在用的阵地上空,我们就转移到备用的、它经过的地方去,打它一个突然袭击。 高射炮也能打游击,是我们志愿军的发明。

  我们的炮阵地都安在山上,火炮上山下山非常困难,但都是经过了群众充分讨论的,执行起来群策群力,效率极高。敌机来了怎么打,也是大家充分讨论了的,不光连长心里有数,每个战士心里也都有数。

  每个月司务长都要向全连汇报伙食收支情况,实行经济民主。

  毛主席培育的就是这样一支军队,它是不可战胜的。国民党的兵到了我们部队就不想走了,打起仗来非常勇敢。我们连二班长谢春龙、四班长王忠山(全连才4个炮班),都是国民党部队过来的,入了党,成了连队骨干。一班三炮手舒永林也是国民党部队起义过来的,是我的入团介绍人,因为表现优秀,被选为连队党支部的战士支部委员。

  从三湾改编后我军一直保持着人民军队的本色,到古田会议时,进一步指出:中国工农红军是执行革命的政治任务的武装集团,红军要划清同旧军队的界限,肃清一切旧式军队的影响 。从此,三湾改编的精神得到进一步发扬,更加成为不可战胜的力量源泉。

  中国产业无产阶级人数少,毛主席通过三湾改编和古田会议,以后又经过延安整风,在以农民为主体的共产党和红军中开展共产主义教育,从意识形态上武装他们,造就了两支强大的无产阶级先进部队,弥补了中国产业无产阶级人数的不足,在国际共运史上是有伟大意义的。

  这里还要说明的是,到朝鲜战争爆发时,我军胜利的源泉还有两条。这是当时的实情,不知《长津湖》中有无反映?如果有反映,则说明导演中有高人。如果没有反映,我们必须说这是一种巨大的遗憾。没有这两条,志愿军是不可能胜利的。

  第一个源泉是毛主席的正确领导。抗美援朝战争要不要打?这是当时问题的关键。如果决定要打,那是要有天大勇气和魄力的。毛主席最后决定了出兵,我们就坚决执行。后来评出了许多战斗英雄,其实抗美援朝战争中最大的英雄是毛主席和彭老总。

  那些年,毛主席的威望特别高。全军上下对毛主席无限信任,毛主席指向哪儿,我们就打向哪儿。只要是毛主席决策的,全军上下坚决执行,毫不动摇。这是从秋收起义以后的斗争历史表明的,也是遵义会议以后一再证明了的,大家从实践中知道,听毛主席的没有错。这一点从高级将领到普通士兵都非常明确,在三年人民解放战争中达到了高潮。这是历史,也是我们亲身经历的生活现实。

  我在上海第三防校被安排当了六个月的文化教员 ,教学对象是华东防空军文化很低的营连干部,大部分是1945年日本投降前入伍的队长、指导员、管理员,他们全部是三野的,都是山东人和苏北人,解放战争中参加过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等。都是贫苦出身,我住在一个学员班,12个人,个个都是扛长活的,要过饭的。资历最老的是1938年入伍的防空军司令部管理员王占元同志。他从小就是孤儿,不知自己生于何年何月,还是我帮他写信联系上了他失散三十多年的唯一亲人、9岁就给人家做了童养媳的姐姐,才知道了自己确切的年龄。这些同志都是共产党、八路军、新四军来了以后才获得解放的,他们作战都非常勇敢,我跟一个当过老侦察员的张成柏同志住一个房间,班里还有一位也当过侦察员的刘汉文同志, 他们都曾只身入虎穴抓过“舌头”,完成过不少艰险任务。还有指导员李兆宽、张季宗,都跟我说,在解放战争中,粟裕司令指挥七战七捷,打莱芜战役,孟良崮战役,大踏步前进,大踏步后退,我们的两条腿要跑过敌人的汽车轮子,累得大家受不了,战士们发牢骚说:“反攻反攻,反到山东!”首长就说,这是毛主席的战略决策,战士们思想就通了。

  打长津湖战役的也是三野宋时轮的部队,冰天雪地,装备不足,毛主席指向哪,大家就奔向哪 ,明知会有牺牲,也一往无前。

  没有这一条,抗美援朝是不可能胜利的。

  第二个源泉是部队永不松懈的阶级教育。

  那时我们的干部战士,大多是农民出身,很多人苦大仇深。党在军队中经常开展阶级教育,干部战士都要解决“为谁扛枪?为谁打仗?”的问题,每个干部战士都懂得为了工人阶级、为了贫下中农、为了全天下劳苦人民的翻身解放打仗。那时党组织已经进行了共产主义教育,我们打仗是为了消灭阶级,消灭剥削,是为了实现共产主义。我们把这称为阶级觉悟,

  部队天天讲阶级觉悟,班长、排长、连指导员找战士谈话,做思想工作,必讲阶级觉悟。在朝鲜的艰难困苦是难以想像的,但是,只要想到是为了天下劳苦人民的解放,就会勇往直前。知识分子到了部队,要向工农同志学习,要向战士学习,改造非无产阶级思想,这也是讲阶级觉悟。这是当时的实情,我们不能因为现在讲文凭,就抹杀或诬蔑当时的历史。

  三野的部队,每到要打大仗之前,就要进行忆苦思甜,有的还演《白毛女》等戏剧,激发部队的阶级觉悟。当年入朝的部队,没有不讲阶级觉悟的。知道为谁当兵?为谁打仗?就是部队的素质,就是我们战胜敌人的力量源泉。

  党和军队培养的是集体英雄主义。每次执行任务时,干部战士心里想的都是坚决完成任务,不是首先考虑自己会有什么好处。黄继光、邱少云等同志后来个人被评为了战斗英雄 ,但在执行任务时,他们心里想的是完成集体的任务,宁愿牺牲个人,也要争取战斗的胜利 。

  这是一种阶级意识!这就是阶级觉悟!这就是我们力量的源泉!

  还有一个问题,被现在的舆论扭曲了,就是敌我武器相差悬殊的问题。按有些人的说法,我们志愿军当时一定是吓破胆的,这里要附带说一下,要破一破这些同志的唯武器论思想和恐美观念。毛主席说过,敌人是“钢多气少”,我们是“钢少气多”。我在上文说的力量源泉就是说的我们“钢少气多”。

  现在有些人说起抗美援朝,总是把敌人武器如何厉害放在第一位,说得十分惊悚,好像他们说的就是当时我们指战员的真实精神状态。敌人武器先进,我们早就知道的,也不是不害怕。飞机扔炸弹,还是要躲防空洞。但是,不能像他们那样谈问题,这不符合实际。真实的态度还是毛主席说的“在战略上藐视敌人,在战术上重视敌人。”如果在战略上重视敌人,不是纸老虎,是钢老虎,认为敌人是不可战胜的,就不敢入朝参战了。不光如此,一切革命行动就不要举行了。因为一切革命开始时总是弱小的,敌人是强大的。胆小怕事,畏葸不前,不敢于斗争,只有取消革命,取消抗美援朝 。

  在朝鲜我志愿军为什么不怕敌人的“钢多”?因为我军从一开始就是在敌人“钢多”的条件下作战的。红军时期国民党就有飞机大炮,我们靠长矛、梭标打仗,贺龙还两把菜刀闹革命 。抗日时期日本人也有飞机大炮,我们只有步枪手榴弹和土雷。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也有美式先进装备,飞机、坦克、大炮、汽车,武器上压倒我们。74师是全美式装备,先进得很,反而被我们三野消灭了,狂妄不可一世的师长张灵甫也被击毙了。也就是说,我们一直是在他们飞机大炮的轮翻轰击下发展壮大起来的,对敌人武器的优势我们从不胆寒。这个态势出现在朝鲜战场上,我志愿军将士并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样恐惧。现在有些人真正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有一次,我营六连有一门炮在公路上行驶,敌机追着扫射。该炮长(班长)张菊明同志就停下来摆开架势和敌机对射,敌机被打退了,该炮完好无损。张菊明同志也是国民党军队过来的,后来被评为战斗模范。

  另一方面,要战术上重视敌人,要把敌人看成真老虎,钢铁老虎,吃人的老虎,要善于斗争。我们在这方面经验是十分丰富的,我想电影《长津湖》定会有充分体现。

  这些就是我们当时面对美军先进武器的精神状态。

  70多年了,往事并不如烟,历历在目,令人遐思。当今中国,仍然面临帝国主义的颠覆活动,敌人亡我之心不死,我们仍然需要这些战胜敌人的力量之源。

  (2021年11月)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