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庆东:新疆人民热爱毛主席


  最近研究了一点黄胄的"驴",市场上黄胄的赝品非常多,以我这般浅薄的美术知识,研究了很久还是摸不着门。向几位美术界朋友进行了请教,让俺大吃一惊的是,其中的一位竟然说:“啊?黄胄?那个字儿念胃啊?我从小就念的是胃呀!我当年上美术班的时候,老师就念的黄胃呀。现在我待的这个动漫公司,同事也都念黄胃呀。怎么你念胄呢?真念胄吗?”我说:“你们同事不可能都念胃,人家是为了你的面子,故意随着你念胃的。今后记住,黄胄!等你举办个人画展时,记者来采访你,别再露怯了。还有,古代那个徐文长徐渭,记住可别念徐胄啊!”朋友说:“真郁闷!我画画这么多年了,居然一直管他叫黄胃!指不定有多少丫的笑话我呢。”我说:“念个把白字,谁都难免。我有一次参加端木蕻良研讨会,有一位研究端木蕻良的资深研究者发言说,怎么你们都读端木蕻良啊?我一直读的是端木拱良啊!你想,那也挺合理呀,端着个木头,去拱那个大梁,挺形象哈。”

  黄胄的画作中,有一幅著名的《日夜想念毛主席》,画的是库尔班大叔到北京见毛主席的故事,这个故事其他的艺术形式也有表现,比如有一首歌曲就叫《库尔班大叔您上哪儿?》。新疆和田地区有位维吾尔族农民,名叫库尔班·吐鲁木。他从小就成了孤儿,童年是与地主家的牛羊一起度过的。成年后,为了摆脱被剥削、被奴役的生活,库尔班带着妻子逃到荒漠里,靠吃野果活下来。后来妻离子散,他孤身一人度过了十七年贫困交加的生活。后来新疆解放了,库尔班大叔才知道,是毛泽东主席使他翻身解放,回到人间,过上了幸福生活,便执意要到北京去见恩人毛主席。用他的话说:“能让我亲眼见见毛主席,我这辈子也就心满意足了。”

  1958年6月28日下午,一生历经坎坷的库尔班老人在中南海怀仁堂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库尔班大叔虽然满脸皱纹,很消瘦,但此时此刻,老人的精神很好,眼中充满对毛主席的感激、崇敬之情,双手与毛主席的手紧紧相握,毛主席则亲切地对他微笑。对库尔班的远道而来,毛主席也很感动,他说:"新疆的老百姓多好啊!”

  其实,哪里的老百姓都是好的,是形形色色的三座大山,把人民的心灵分隔开了。当人民再一次觉醒,坐在山巅的老爷们,就悔之晚矣。

  今天是小暑,世界一片安静。

  (本文摘自《四十五岁风满楼》)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