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党前后的毛泽东:同学少年,风华正茂……


  1921年,一代伟人毛泽东28岁,与他共同参与中国共产党组建的15位与会者的平均年龄也是28岁。

  同样是在28年后,他代表自己亲手缔造和无数次拯救过的党,站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布: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

  1921,是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一年,也是青年毛泽东立定方向,重新出发,大干实干,积极进取的一年!

  1921年元旦,一场大雪,将长沙城装扮一新,已经成立三年的新民学会内部产生了剧烈的思想分歧和价值争论。

  当然,这也预示着这个对中国近现代史影响最大的学生社团,将引来她的新生!

  毛泽东在年前给会友发出的通知里,就已经列举了“新民学会应以什么作共同目的”、“达到目的须采用什么方法”、“方法进行即刻如何着手”等12项讨论内容,要求会员提前做好研究,届时“拨冗到会,风雨无阻”。

  1月1日上午10时,大会正式开始,在讨论之前,毛泽东首先介绍法国巴黎会友对这3个问题讨论的结果:他们一致主张,新民学会应该以“改造中国与世界”为共同目的;对于第二个问题,用激进还是缓进的方法存在分歧;对于第三个问题,一部分会友主张建立共产党,一部分则主张实行工学主义及教育改造。

  而在长沙的会友,则有更多的思想倾向需要讨论、理清和说服。

  对于第一个问题,有人说,用“改造”不好,宜用“促社会进化”。

  毛泽东在发言中说:改良是补缀办法,应主张大规模改造。陈君主张用俄式办法,我极赞成,因俄式方法系诸路皆走不通了新发明的一条路。

  陈书农赞同毛泽东的意见,他说:“资本主义积重难返,非根本推 翻,不能建设,所以,我主张劳农专政。”

  经过一整天的讨论,1月2日,会议对第一个问题进行表决,绝大多数人团结在了“以改造中国与世界”或“改造世界”的旗帜下。

  而第二个问题讨论——“达到目的须采用什么方法”,新民学会的会员们产生了激烈的思想碰撞和观点交锋。

  毛泽东首先在发言中,把当时世界上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归纳为五种思潮:

  一、社会改良主义(改革当下政策)

  二、社会民主主义

  三、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俄国列宁主义)

  四、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即罗素主义)

  五、无政府主义

  如果您是一个关心社会时事和国际热点的人,那么,你也一定能从今天21世纪中国纷繁复杂的各种社会思潮中,找到当年新民学会各种争论观点的影子。

  毛泽东分别批判了其他四种错误思想,他认为:

  社会改良,这是查漏补缺的政策,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社会民主主义,想借用议会作为改造社会的工具,但实际上,议会通过的立法总是保护有产阶级的。

  无政府主义,否认权力,否认组织的力量,是一种极端自由主义,恐怕永世都做不到对社会的改造,只能是一种美好的幻想。

  温和方法的共产主义,反对一切反抗行为,放任资本家的剥削压迫,也是不能改造社会向着更公平正义的方向发展的。

  毛泽东最后说:“激烈方法的共产主义,即所谓劳农主义,用阶级专政的方法,是可以预计效果的。故最宜采用。”

  最后大会表决,绝大多数人表示赞成采用布尔什维克主义。

  信奉的主义统一以后,第三个“如何着手的问题”讨论就相对轻松了许多。

  新民学会的会员们,纷纷提出了研究理论、组织宣传、联络同志、筹措经费、筹办事业(办学校、书社、办报纸、办文化书社、印刷局等)和建立组织的建议。

  毛泽东最后作总结发言说:“诸君所举各种着手办法……我都赞成”。他还提出了增加修养、建立储蓄会的建议,并被全体采纳。

  会议还讨论了会友的室家问题,拟成立“妇女成美会”,以及增进会友健康(早起、运动、节劳、戒烟酒)及娱乐(游江会、游山会、聚餐会)等问题。

  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新民学会的这次新年大会成果的取得,毛泽东的思想主张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因为,经过五四运动洗礼的毛泽东,在李大钊同志的帮助下,已经建立起了对马克思主义的信仰!

  新民学会的这次大会,实质上是一次转型大会:许多会员抛弃了原来的空想社会主义和改良主义思想,集合在了共产主义的旗帜下——一个带有学术性质的学生社团,从此逐渐演变信奉马克思主义的革命团体,甚至最后直接变成了中国共产党的党团组织,成为了领导中国人民改造社会的骨干力量。

  据历史记载,新民学会的七十四个会员中,先后加入共产党的约三十一人,像毛泽东、蔡和森、向警予、易礼容、李维汉、罗章龙等,还都曾担任过党的重要领导职务。

  新民学会,为中国共产党培养了一大批优秀党员,可以说,新民学会是中国共产党的“建党先声”。

  其实,这次大会之前,在毛泽东领导下,新民学会中的那些热衷于共产主义的会员就已经形成了一个单独的秘密组织——长沙共产主义小组。

  只是,当时毛泽东没有把这件事在学会内部公开。所以,后来毛主席在填写材料时,写自己的入党时间是:1920年。

  而新民学会的其他三十多人,则选择了从事教育、科学和公益事业,并同情革命。

  只有两个人,后来成为了反动分子。

  在这里,非常值得一提的是毛泽东的好友萧子升,他也是在这一次大会之后,选择了与新民学会大多数会员分道扬镳。

  1921年3月,毛泽东与从法国归来的主张温和改良的萧子升发生了激烈争论。

  萧子升说:“像刘邦和项羽那样争夺天下的争斗,就像街头顽童为争一个苹果打架斗殴一般。”

  毛泽东说:你不同意马克思的理论,多遗憾啊!

  从这句话中,我们能体会上,毛泽东当年对萧子升寄予了多大的期望。

  关于新民学会存废问题,萧子升主张保存新民学会,以无政府主义作为指导思想;毛泽东则主张解散新民学会,以马克思主义作为指导,其中的先进青年可以加入共产党或社会主义青年团——他们就这个问题,争论了好几个晚上,谁也没有说服谁。

  在去上海开一大的路上,在嘉兴的一个旅馆里,毛泽东始终没有忘记做萧子升的思想工作。

  毛泽东在开完一大后,兴奋地对萧子升说:“假如我们努力奋斗,再过三五十年,共产党就有可能统治中国。”

  萧子升后来回忆说:“(我们)有时竟夜长谈,忘记睡觉。在谁也说服不了谁的时候,都很伤心,甚至潸然泪下。但是,我们都以友情为重,谁也没有出口伤人。”

  毛泽东为争取萧子升做了最大的努力,他最后说:“你是跟我们走,还是要当一辈子绅士?”

  但最终,萧子升没有背叛自己的阶.级,他还是去做了国民政府的农矿部政务次长,还在北京故宫博物院谋取了一个管理的职位——他们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萧子升是一个善人,可这一辈子做好人的“萧菩萨”,对于中国人民的进步事业并没有做出多大的贡献,而主张激烈革命的毛泽东,则彻底改变了中国!

  谁对谁错,谁是真正的“大仁大爱”,历史已经给出了答案!

  1921年,毛泽东干的任何一件事,放到今天都属于英雄壮举,都值得大书特书!

  不信?

  那么,请看吧:

  1月13日,长沙社会主义青年团成立,毛泽东任书记。到1921年7月前,毛泽东在新民学会会员和青年工人及学生中发展的青年团员已经多达39人——毛泽东的信仰坚定、谈吐不凡和人格魅力,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加入这个光荣的理想主义团队中。毛泽东在新民学会基础上发展的湖南党团组织,人数较多,质量最高,活动影响较大,为党和革命输送了大量人才!

  1月16,毛泽东、何叔衡等新民学会会员联系教育界和社会上层人士发起组织的俄罗斯研究会,在文化书社举行了成立大会。毛泽东在会上,谈了自己未来的生活打算:一教书,一新闻记者,将来多半要赖这两项工作的月薪来生活……至于消费,赞成简单,反对奢侈。

  不劳动者不得食,提倡艰苦朴素的生活方式,这尤其值得我们今天的年轻人借鉴。

  1月21日,毛泽东就蔡和森提出的组织中国共产党“必如此才能养成少数极觉悟极有组织的分子,适应战争时代及担负诺大的改造事业”的意见回信说:“你这一封信见地极当,我没有一个字不赞成。”并告诉他,党一层陈独秀先生等已在组织,出版物一层上海出版了《共产党》。

  2月8日是正月初一,毛泽东回到韶山冲过春节。此时,毛泽东的双亲都已过世,成为一家之主的他召开了在中国革命史上著名的“正月初八家庭会议”:决定全家人出去干革命!

  他在火塘边,对着毛泽民、毛泽覃、继妹毛泽建、弟媳王淑兰等人说:“天下大多数人都有灾难,今后还会有。这叫做国乱民不安,国破家要亡啊”。

  毛泽东提议说,你们都不要种地了,我们欠别人的钱都要还清,别人欠我们的账就都不要了,把屋里收拾一下,都跟我出去,一边学习,一边做些事,将来再正式参加一些有利我们国家、民族和大多数人的工作。我们不能只想着自己的小家,只顾自己有饭吃,要使全国人民都有饭吃!

  听了毛泽东的一席话,弟弟妹妹都哭了。但毛泽东此时,已经下定决心: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奉献一切——这就是毛泽东的胸襟和气魄!

  一个星期后,毛泽民、王淑兰夫妇带着孩子离开了韶山,毛泽覃、毛泽建进入长沙学校读书。后来,他们都先后牺牲在了漫长而又艰苦的革命征途之中:毛家一门忠烈!

  1921年3月14日,毛泽东与何叔衡、贺民范等28人,发起了长沙中韩互助社,支持朝鲜人民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3月19日夜,毛泽东在长沙接待了一位被日本浪人抢劫钱财追逐到青年会的朝鲜友人,并安排他在第一师范住宿。青年毛泽东的这一段经历,注定了他在1950年要组织中国人民志愿军支持朝鲜人民继续反抗美帝国主义的侵略——维护中国的国防安全,也要维护世界的和平与正义事业!

  4月25日到27日,毛泽东在长沙《大公报》连续发表文章,严厉批判了湖南省长赵恒惕发布的《省宪法草案》。他一针见血的指出,这个草案的最大缺点,就是对人民的权利(财产继承权、婚姻自主权、自由职业权、生存权、选举权和被选举权)规定得不够,劳动者的工时、工值、红利、教育等重大的社会问题,也不规定解决办法。所以,毛泽东得出结论,这个草案事实上仍是“有钱人当选,无钱人落空”、“结果仍然是一种不利平民的政治”!

  小兵由衷感叹,青年毛泽东真敢说,真敢写,胆魄真大,见地真深刻!

  4月,毛泽东总结了文化书社的社务情况,销售量较大的重要书籍和杂志有:《马格斯(现在翻译为马克思)<资本论>人门》、《社会主义史》、《新青年》、《劳动界》等。毛泽东的这个书社,极大影响了长沙青年人对新思想的认识,更促使一大批先进分子,朝着社会主义革命家的方向成长。

  春夏间,毛泽东和易礼容、陈书农到岳阳、常德等地考察学校教育,进行社会调查——这种实地走访调研的习惯,毛泽东在年轻时代就养成了,而这一习惯,成为了他能带领中国共产党领导革命成功的关键因素——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教条主义、经验主义的错误,从根上说,就是因为没有摸清实际情况,没有从实际出发,而是从自己头脑中的主观认识出发。

  这一点,对我们21世纪的青年人来说,尤为重要,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我们需要多走走,多看看,多问问,多听听:了解一个真实的中国,倾听到老百姓的真实呼声。

  6月29日,毛泽东和何叔衡一道在长沙小西门码头,乘着暮色,登上了开往上海的小火轮。您一定想到了,他要去参加在中国历史上开天辟地的会议——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会议于7月23号正式召开,毛泽东担任会议记录。

  中共一大,最重要的成果就是通过了共产党党纲,确定党的名称为中国共产党,规定了党的奋斗目标是:“以无产阶级革命军队推翻资产阶级,由劳动阶级重建国家,直到社会的阶级区分消除为止……消灭资本家私有制,没收机器、土地、厂房和半成品等生产资料,归社会公有。”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的表现并不出众,他不像李汉俊、李达等精通外语,也不像张国焘那样夸夸其谈,但他老成持重、脚踏实地的工作作风以及长沙共产主义小组发展的良好状态,给代表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从上海回到长沙后,毛泽东立即着手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大力发展党团员。

  毛泽东认为,发展党员和提升党员能力,需要有一个加强理论学习和宣传的公开场所,党的组织活动也需要合法身份的掩护。

  于是,毛泽东在船山学社社长仇鳌和船山中学校长贺民范的支持下,促使省政府同意利用船山学社社址和每月400块银元的经费,来创办湖南自修大学,毛泽东任指导主任,负实际领导责任。

  28岁的青年毛泽东,这个时候就能动员起各种力量,办了一所大学:这能力,怎让人不敬佩呢?!

  杨开慧也参加了该校的筹建工作,并利用自己担任学联干事的身份,筹集经费。

  值得注意的是,这所学校的性质、办学方针和学习方式方法,与我们所看到的任何学校都全然不同!

  8月16日,毛泽东在湖南《大公报》上发表了《湖南自修大学组织大纲》,他批评现代学校,师生间没有感情,不过是一种商业行为罢了;用一种划一的机械的教授法和管理法,戕贼人性;钟点过多,课程过繁。也是在这里,毛泽东第一次提出了“学阀”的概念,而这个概念,在60年后将被全国人民所知晓。

  自修大学还十分重视理论与实际、教育与生产、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毛泽东说:“本大学学友为破除文弱之习惯,图脑力与体力之平均发展,并求知识与劳力两阶级之接近,应注意劳动。”——看到这里,小兵想到了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提出的一整套教育革命理论,原来那些熠熠生辉的思想,起点在1921年。

  在这所学校里,学生代表们可以参与学校的管理,学校的一切经费全部公开——这让小兵想到了三湾改编、古田会议,想到了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为追求劳苦大众参与管理国家的权利,所做的一次又一次地努力。

  很多学者认为,湖南自修大学是中国共产党成立后,中国教育史上第一所研究马克思主义的学校,是中共历史上的第一所“党校”。

  夏明翰就是通过在自修大学的学习之后,又经毛泽东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一名出色的革命者。

  毛泽东将被学校开除、生活困难的何宝珍介绍到了自修大学,并免去了她的学费和住宿费。毛泽东还将她的名字改为“何葆贞”,并解释说:“你要永葆革命的贞节啊!”1923年,何葆贞成为中国共产党党员,并与少 .奇同志结成革命伴侣。1934年,她在南京雨花台英勇就义,年仅32岁。

  9月28日,毛泽东在给萧子升信中谈到为新民学会旅法会友陈赞周筹款治病的问题,可惜陈赞周于1921年末不幸在巴黎去世。毛泽东作为新民学会的主要领导者,曾抵沪送别四批学生赴法勤工俭学。

  10月,毛泽东在湖南第一师范出席马克思主义学术研究会,作关于剩余价值的讲演。他在一师大礼堂,面向工农群众和师生们,还做过关于阶级斗争的演讲:站在资产阶级一边,终究是要被无产阶级消灭的。毛泽东还在夏明翰的陪同下,在省立第三师范,向300多名师生作了《中国历史上农民战争问题》的讲演,他称赞中国历史上的历次反抗封建王朝的斗争,并以俄国十月革命为例说明工人阶级的领导和无产阶级革命的必要性。

  10月10日,毛泽东在长沙建立了中国共产党湖南支部,任支部书记,并与杨开慧一起在清水塘租了个房子,作为中共湖南支部的秘密机关。湖南支部建立后,慎重地吸收学生和工人中的先进分子入党。

  为了接近工人,毛泽东脱下知识分子才穿的长衫,换上粗布短褂,穿上了草鞋,到工人聚集的纱厂、造币厂、冶炼厂、印刷厂,同那些“苦力”做朋友,了解到了工人们的生活和工资等第一手资料,并同马克思主义结合起来,去启发工人群众的觉悟。

  在湖南从事工人工作,毛泽东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如何争取湖南劳*工*会。为了将这个重要组织,引导到马克思主义的正确轨道上来,毛泽东多次找这个团体的负责人黄爱、庞人铨谈话,但他们都认为:我们工人只注意经济斗争,不能带一丝一毫的政治色彩,我们不需要什么政党!

  后来,赵恒惕政府为湖南第一纱厂的事逮捕了黄爱,毛泽东带领长沙工人和学生1万多人举行了庆祝国际劳动节的活动,队伍打出了“劳工神圣”的旗帜并高呼“宁可不要命,不可不做人”的口号,引起了社会上巨大的反响,迫使赵恒惕不得不释放了黄爱。经过这次教训,毛泽东关于工人阶级要得到彻底解放,就要走俄国人的路,一定要夺取政 权的观点获得了黄爱的高度认可。

  在毛泽东的影响和教育下,黄爱、庞人铨在1921年下半年开始逐渐脱离无政府主义的影响,接受马克思主义,倾向中国共产党,并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

  毛泽东在湖南的工人工作,开始向更广阔的空间展开!

  11月21日,毛泽东与黄爱、庞人铨商议劳*工*会改组事宜。他在《所希望于劳*工*会》一文中提出三点建议,全都获得到黄、庞的赞同和采纳:

  12月25日,毛泽东通过湖南劳工会和湖南省学生联合会,发动近万人,反对美、英、法、日等在华盛顿召开的“共同支配中国”的所谓太平洋会议。这是改组后的劳*工*会组织的第一次大规模活动,在全国产生了很大影响。陈独秀评价说,除上海外,全国各地反对太平洋会议运动中,以“湖南工人最猛烈”。

  在这一段时间,毛泽东还数次到安源煤矿考察,他敏锐地注意到,安源的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都非常尖锐,是一个蕴藏着雄厚革命力量的地方。

  毛泽东在安源,深入矿井、工棚,与工人兄弟同吃、同住、同劳动,他通过打比方、编段子等方式启发工人的阶级觉悟,号召工人团结起来,把压在工人头上的帝国主义、地主、资本家掀掉,建立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新世界。

  毛泽东很强调争取以合法形式开展斗争,在他的亲自领导下,安源开办了工人补习学校,创办了“消费合作社”,搞起了工人俱乐部,发现和培养了越来越多的工人运动骨干。

  毛泽东还向安源派去了毛泽民、李立三等共产党员,在党的领导下,1922年5月14日,安源路矿17000多名工人取得了重大胜利。再后来,安源煤矿成为了秋收起义的主要爆发地和策源地,毛主席带上井冈山的队伍中,很多人就是安源煤矿的工人。

  值得一提的是,1921年12月中旬,毛泽东在文化书社还接待了共产国际代表马林,并请他“花了一个晚上给他们讲阶级斗争、俄国革命”的情况。马林在随后给共产国际的报告中,曾称赞长沙青年与工人紧密地联合在了一起!

  在组织工人工作期间,毛泽东还吸收了衡阳省立三师“心社”负责人蒋先云等加入中国共产党。蒋先云后来成为“黄埔(军校)三杰”之首,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的优秀党员及军事将领。

  也是在这年冬天,杨开慧在毛泽东的影响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湖南省最早的女共产党员之一。

  这就是1921年毛泽东所做的事情:多么壮阔,多么宏大,多么影响深远啊!

  1921年的毛泽东,已经展露出领袖的风范与才华……

  28年的革命征程,更将毛主席锤炼成深受中国人民爱戴和世界革命群众敬仰的一代伟人!

  毛主席永远活在人民心中!

  谨以此文,献给毛主席亲手缔造的中国共产党成立101周年!

  参考文献:《毛泽东传》、《毛泽东年谱》和《毛泽东文集》。

  【文/红色小兵,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美好毛时代”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