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问李银桥:你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吗?李银桥:不愿意!

2023-05-27
作者: 三目观史 来源: 三目观史公众号

  1947年1月,一直给358旅黄新廷旅长做勤务员的李银桥,奉命到中共中央办公厅报到。几天后,社会部警卫科科长刘坚夫告诉他,组织决定安排他到党中央副主席周恩来身边当卫士。

  李银桥非常高兴,打起背包,来到了延安城西北方向20里的枣园,给周副主席当卫士去了。

  1947年3月以后,中共中央暂时放弃延安,转战陕北,毛主席与中央机关率领仅仅一个营的警卫部队与数万敌军展开了周旋。

  转眼进入8月。胡宗南属下刘戡又以7个旅的兵力扑向中共中央所在地靖边县小河村。毛主席不得不再次带领人们转移,一路来到黄河边上的葭县谭家坪村。

  8月18日,刘戡带着7个旅尾随而至,与中共中央近在咫尺,彼此说话声都听得见。

  是时,主席身边只有两个步兵连、一个骑兵连、一个手枪连和一个警卫连,敌军却多达几万人,并已占领后面高地,呼啸的子弹不时打过来,从人们头顶飞过。

  前有黄河,后有敌军,毛主席将做出怎样的决定?是要过黄河吗?可是主席之前说过,不打败胡宗南,决不过黄河!这次他会改变主意吗?大家悄悄议论着。

图片

  1947年7月毛主席在陕北小河村与机要工作人员合影

  “烟!”主席伸手发话,“给我拿支烟来!”

  “烟,德胜同志要烟!”

  人们迅速把主席要烟的话悄悄向后传。

  主席因为咽炎发作,已戒烟多日,卫士们也没为他准备烟;又因连日大雨,同志们个个像刚从水里出来似的,即便有烟也早已湿透,不能再抽。

  “烟呢?”主席站在岸边有些焦躁,“给我一支烟!”

  “我有!”马夫侯登科快步跑过来,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油布包,小心地打开,取出几支纸烟递给主席的卫士。

  周恩来让卫士打开背包,用一条被子罩在主席头上,自己和李银桥一起上前,扯住被角,为主席遮雨挡风。

  一名卫士钻进被子下,划火柴为主席点烟。可是连划五根火柴,都被风吹灭了。

  主席有些生气,想要发火。卫士又冷又紧张,手开始发抖,就更点不着烟了。

  周恩来见状,立刻命令李银桥:“小李,你点!”

  李银桥从卫士手里接过火柴,将剩下的七八根捏在一起,使劲一划,火苗大了些,主席嘴上的烟终于着了。

  主席狠狠地吸了一口烟,抬眼看看李银桥,又转头看看没点着烟的那名卫士,咳嗽了几下,用食指向地上弹着烟灰。

  周恩来让卫士把被子收起来,重新打包。这时,主席突然把烟头往地上一扔,抬起大脚使劲踩上去,大声说:“不过黄河!放心跟我走,老子不信邪!”

  1947年7月陕北小河村

  说罢,主席独自一人沿着河岸走向黄河汊口。卫士们跑上前护卫,被主席呵退。几百人的队伍只得和主席拉开距离,跟着他后面一步步地向前进。

  只见主席昂首挺胸,背着一个系着细绳的大草帽,迎着风雨,大步向前走。

  看到八路军开始行动,敌人躁动起来,几万人的呐喊声、机枪的扫射声不断传来,一排排机枪子弹打在主席前进的地面上,打出一个个鸡蛋大小的坑。但主席对此不屑一顾,头也不回地迈着坚定的步伐,勇往直前。

  跟在主席后面的部队急速前进,簇拥着主席离开黄河岸边。

  就在这时,敌人的机枪突然哑巴了,几万追兵也停住了脚步,鸦雀无声地观望着,眼睁睁地看着主席率领他不多的人马,从容不迫地走开了——敌人实在是被主席打怕了,不敢追上去,怕又陷入什么包围中。

  就这样,主席率队神奇地离开黄河边,来到了一座云雾缭绕的大山脚下。

  雨停了。主席抬头看看山上 的云雾,用手中的木棍向山上指了一指,任弼时心领神会,马上命令部队:“上山!”

  主席抬脚第一个向山上走去。任弼时吩咐身边的参谋刘长明:“通知后面的部队,把上山的痕迹打扫掉。”

  主席听到这话,又折返回来,用手中的木棍朝山坡的草地上一戳,大声说:“扫什么?就在这里竖块牌子,写上‘毛泽东由此上山’!”

  任弼时劝道:“还是不要竖牌子吧,敌人马上会追来的。”

  主席不听:“给我竖!我看他敢追?我看他刘戡到底有多大本事!”

  任弼时只得让人找来一块木板,用红色粉笔蘸水重重地写上7个大字:毛泽东由此上山!

  看到木牌竖好了,主席端详片刻,满意地踏步上山而去。

  毛主席1942年在延安

  周恩来停了下来,小声吩咐刘长明:“李德胜同志的安全事大,你们还是照史林(注:任弼时)同志说的办,把痕迹打扫掉。”

  队伍来到半山腰,主席命令大家停下来休息,他自己也找了块石头坐下,一边用草帽扇凉,一边轻松地对大家说:“等一等么,我倒要看看刘戡是个么鬼样子!”

  “歇一下也好。”周恩来走到主席身边,解开自己上衣衣角,提起来擦一擦脸上的汗水,“时间不能长,到了山顶再好好休息嘛!”随即又扣好风纪扣。

  这一次,主席听了周恩来的话,稍作休息,缓步起身带领大家继续上山。

  队伍来到山坡上的白龙庙村,刘戡的几万追兵也停在了山下,既不上山追赶,也不往山上打炮,甚至连个侦察兵都没派上来。

  周恩来问李银桥:“你说敌人为什么不敢上山?”

  李银桥说:“我们累,他们更累,走不动了吧。再说,这么大的雨,天又这么黑,他们哪有这胆儿呀!”

  周恩来赞赏地点点头:“我知道你爱学习,今天送你一支钢笔,一个笔记本,做个纪念吧。”

  “谢谢胡必成同志。”李银桥接过东西,又有些疑惑地问,“怎么说是纪念呢?”

  “李德胜同志看中你了。昨天他心情不好,把那个卫士打发走了,点名要你去给他当卫士呢。”

  李银桥从358旅来到中央机关前,就有一个心愿——想见到毛主席。他敬重他,佩服他,觉得能看主席一眼都很幸福。可是现在天天见到主席,也知道了他的很多事,更知道他脾气大,不好伺候……

  看到李银桥不表态,周恩来问:“你不是很早就想跟在李德胜身边吗?”

  “我还是愿意跟在您身边……”李银桥小声说。

  他觉得周恩来脾气好,邓颖超又那么和气,在他们身边工作不用提心吊胆——真要离开的话,还不如回野战部队去。

  这时,中央纵队的正副参谋长叶子龙、汪东兴走了过来。周恩来说:“你们谈谈吧。”

  叶、汪二人向李银桥传达了组织上调他到李德胜身边当卫士的决定,并征求他的意见。

  李银桥说:“不行啊,我怕干不好,况且我干这工作时间太长了。”

  李银桥来了这么一句,让别人听起来,他并不想当主席的卫士,而是想回部队去。

  叶、汪二人既惊讶,又有些不高兴。李银桥见状,连忙补充道:“当然,我服从组织的决定。”

  “服从就好,组织相信你会干好的。”叶子龙松了口气。

  可是汪东兴却说:“你先回去,最后怎么决定,等我们研究后再通知你。”

  二人与李银桥道别,来到主席住处。汪东兴和主席说李银桥不太情愿来,是否再考虑别的人选。主席却毫不犹豫地说:“不要考虑别人了,我就要他!”

  听说李银桥不太想给主席当卫士,周恩来批评他说:“你怎么能这样考虑问题呢?到主席身边工作,是我们每一个革命战士的光荣和自豪……明天你就到主席身边去,就这么定了!”

  就这样,1947年8月19日,李银桥来到毛主席的身边,一直工作到1962年4月,达15年之久。

  天刚拂晓,队伍又冒雨出发。李银桥走在毛主席和周恩来之间。他想上去和主席说句话,但主席只是拄着木棍往前走,根本不理他,甚至都不看他一眼。

  遇到沟沟坎坎,李银桥几次上前想去搀扶,都被主席不客气地甩开了手。这样一来,李银桥尴尬了,想着主席肯定是听了叶子龙他们的汇报,生气了。

  李银桥转头看向周恩来,向他“求救”。周恩来小声说:“没事,这是李德胜同志在考验你呢,沉住气,他对你还是很满意的。”

  李银桥、韩桂馨夫妇

  来到杨家园子,部队找地方住了下来,大家都生起火烤衣服、鞋子。连降大雨,根本找不到干柴,湿漉漉的柴草点起来只冒烟不起火,呛得人们直咳嗽。

  主席也被烟熏得咳嗽流泪,放下红蓝钢笔和在看的地图,甩腿下炕,摸索着走出窑洞。李银桥急忙去收拾好主席扔在炕上的东西,拿起一条毛巾,追出门去。

  门外,主席站在风中做着深呼吸,李银桥快步上前,把毛巾递了过去,说道:“李德胜同志,你的咳嗽好些了吗?”

  主席没理睬,用手擦了擦脸上被呛出的眼泪。李银桥再次递过去毛巾,轻声说:“主席擦一下吧。”

  主席这次没再拒绝,接过毛巾,擦了一把脸,又递还李银桥,然后开始在院子里散步。李银桥悄无声息地跟在后面,时走时停。

  听到身后的脚步,主席在一处干净的地面上停住脚,仰望着幽邃的星空,轻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呀?”

  主席终于肯和自己说话了,李银桥有些激动,立刻立正敬礼回答:“报告,我叫李银桥!”

  “李银桥。”主席慢条斯理地问:“是哪几个字啊?”

  “木子李的李,金银的银,过河的桥……”李银桥一个字一个字地解答。

  “为什么不叫金桥呀?”主席逗他。

  “金子太贵,我叫不起。”

  “哈哈,你还挺有自知之明哩!”主席笑了,转头看向李银桥:“你是哪里人啊?”

  “河北安平县。”

  ……

  毛泽东视察黄河,右一为李银桥

  两人越聊气氛越融洽。又开始在院子里兜起圈子来。

  一会儿,主席停住脚步,问道:“怎么样啊?你愿意到我这里来工作吗?”

  李银桥一怔,心想,还真问到这个了,怎么回答呢?说假话不行,不是自己的性格;说真话——大不了被批评几句,反正主席心胸宽广有度量。

  “不愿意。”李银桥小声回答。

  主席收了笑容,咳嗽了一声,问道:“你能讲真话,这很好么,我喜欢讲真话的人。那么,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么子不愿意到我这里来呀?”

  看到主席没生气,李银桥放开了胆量,说出了自己真实的想法。

  李银桥说,自己从1938年参军,一直都是在首长身边当通讯员、勤务员,很少有机会上战场,所以想到野战部队去。

  听李银桥如是说,主席口气温和地说:“哦,三八式,可以当团长了,当卫士是委屈了些。那——就这一个原因吗?还有没有别的原因?比如说,在恩来那里当卫士就愿意,到我这里来就不愿意?”

  主席的话让李银桥急了,大声嚷嚷道:“没有!绝对没那意思!我在358旅就想见到你,不信你去问黄旅长和余政委!”

  主席笑了:“我哪个也不问,就问你。”

  李银桥说:“我真的一直想到野战部队去,我在胡必成同志那里也是这样说的。我在他那里干了半年多,他了解我的情况。现在形势紧张,我不好说什么;等形势好转了,再提出来去野战部队会容易些。如果到了你身边,我不好刚来就要走……”

  听李银桥分析局势,主席感兴趣地问:“形势几时能好转呀?”

  “这你早说了,顶多再用5年,就能彻底打败蒋介石。到那时,全国解放了,我还到野战部队干什么呀?”

  主席又笑了:“你怎么晓得我会不放你走?”

  “你——恋旧。”李银桥嗫嚅着。

  “我恋旧?”主席认真了,“你听哪一个说我恋旧呀?”

  “谁说的你甭管,反正我知道你恋旧。”李银桥一本正经地说,“就说你骑的那匹白马,快老掉牙了你也不肯换;你平时穿的衣服,用过的茶缸啥的,一到你手上就有了感情,再有多好多新的你也不换;就连你拄的那根柳木棍,不就是孙振国背行李用的一根木棍吗?再有好的拐棍给你,你也不肯要。我要是在你身边待时间长了,我们有了感情,你还肯放我走吗?”

  “哈哈哈——”李银桥的话把主席逗得大笑起来,“小鬼,想不到你还真把我研究了一番哩!可是我好喜欢你呢,点名要你来呢,这可怎么办?你我之间总得有一个人妥协吧?”

  李银桥笑了:“那只好是我妥协了。”

  1958年,毛泽东视察河南新乡七里营公社,身后是卫士长李银桥

  李银桥单纯的样子让主席很是喜欢,感叹道:“你来我这里,也不能委屈你,我们双方都做一些妥协——三八式,当我的卫士,地位够高,职位太低,我给你安个‘长’,就做我卫士组的组长吧。”

  接着,主席收敛了笑容,认真地看着李银桥说:“不过,我们也要讲讲大道理。你到我这里来,我们只是分工不同,都是为人民服务,都是人民的勤务员,为全中国的劳苦大众谋幸福。这样吧——”主席略一沉吟,打个手势说,“你先帮我半年忙,半年——算是借用,你看行不行啊?”

  “行!”李银桥答应得很痛快。

  “好么!”主席也很高兴,“你去找叶子龙谈谈,他对我更了解。”说罢一挥手,“不要找汪东兴,他说你不愿意来呢。”

  “我就说呢。”李银桥恍然大悟,“为这,胡必成同志还批评我了。”

  “哦,当时我就说,不要再考虑别人,我就要他!——也是恩来同志一再夸你呢!”

  说完,主席拍拍李银桥的肩膀,嘱咐道:“你再去找他们谈谈吧,我去办公了。”

  主席回窑洞去了。李银桥抬头看着满天星光,怀着愉快的心情向周恩来窑洞走去。

  李银桥年轻时期

  李银桥说毛主席重感情,此话确实不假。

  1962年,35岁的李银桥响应号召下基层锻炼。主席不舍得他走,但又怕影响他的前途,与李银桥相拥而泣,久久不能自已。

  主席哭着对他说:“你要常来看看我,到北京来看我......我死后,你要记得每年到我的坟头上来看我一次啊......”

  此后,为免伤心,主席身边再未设卫士长一职。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