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春:特朗普是没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评中国学者《评特朗普 历史如何评价特朗普四年任期?》

作者: 迎春 日期: 2021-01-22 来源: 乌有之乡

  最近,新京报刊载了一篇《中美学者评特朗普 历史如何评价特朗普四年任期?》的文章。新京报的记者就特朗普和他的任期采访了六位美国和中国的学者。美国学者中有二位是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一位是知名大学的教授,中国的学者都是权威研究单位的美国问题专家,这里就中国学者的评论提几个问题。

  一,中国学者与美国学者有没有区别?

  第一个问题是把六位学者放在一起采访,反映了什么问题?两类学者有没有区别?

  中国现在还自称是社会主义国家,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思想;而美国则是头号帝国主义国家,是资产阶级思想占统治地位的社会,两国学者的基本观点本应截然对立。但是,从报道中完全看不出这种对立,而是基本一致。这反映了两国的学者已经没有阶级区别,我国的学者完全背叛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融入”了资本主义,宣传的都是资本主义理论,对美帝国主义至今还抱有美好的幻想!

  二,特朗普有没有阶级性?

  中国的学者评价特朗普:“袁征(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中华美国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对外战略、中美关系、美国选举政治等):特朗普是一个自以为是、不按常理出牌,还睚眦必报、极富煽动性的总统,也是两次被弹劾而创造历史的总统。”

  陈文鑫(现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和亚太战略):“特朗普是个反传统、反建制、反精英的另类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弹劾和首位二次遭弹劾的总统。”苏晓晖(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周边安全、国际战略和中国外交。):“整体来说是个横冲直撞,导致遍体鳞伤的人。”等等。

  我国的权威学者说特朗普是“自以为是”、“反传统、反建制、反精英”、“横冲直闯”的人,与美国学者理查德·本塞尔所说的:“绝大多数政治学家都认同,特朗普这个人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他具有严重缺陷的个性”,两者非常相似,都没有阶级分析,不讲特朗普是没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反映了中国的学者与美国的学者一样,宣传资产阶级的理论。

  特朗普是作为美国的总统,是美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资产阶级政府的职能就是镇压无产阶级,维护雇佣劳动经济制度,总统作为政府的首脑,是资产阶级利益的总代表,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是阶级分析的结论;不过特朗普不仅是资产阶级的总代表,而且是没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欧洲的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和社会主义的苏联,都被打成了“废墟”,只有美国不仅本土没有经历战争的摧残,而且发了一大笔战争财,从而取代了“日不落”大英帝国的霸主地位,一度“如日中天”,称霸世界。但是,正如列宁指出的,帝国主义是寄生、腐朽、垂死的资本主义,美帝国主义正是如此。美国发展到今天,充分表现出没落的态势。所以说特朗普是没落资本主义的总代表。

  中国学者对作为美国总统的特朗普,不进行阶级分析,不仅不能说明特朗普任职期间的种种表现,也欺骗了广大劳动群众,背叛了马列主义,与资产阶级学者“同流合污”!

  三,怎样评价特朗普四年任期的成果?

  袁征说:“特朗普四年任期是颇为失败的四年、混乱的四年-----对内,特朗普无视规则,开了许多恶劣的先例,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新冠疫情来袭,不仅应对不力,而且选举政治优先,导致疫情蔓延。对外,削弱了美国国际地位,严重损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对美国而言,他的四年真是灾难的四年。”陈文鑫说:“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的旗帜----建墙、禁穆(斯林)、毁约、‘退群’、制裁,在经济民族主义、社会保守主义、外交单边主义的道路上恣意狂奔-----对华大搞贸易战、科技战、政治战,以‘全政府’方式对华开展全方位打压,使得中美关系跌至两国建交以来的最低点。”苏晓晖说:“特朗普从内部进一步撕裂了美国-----在对外上,特朗普政策进退失据。以‘美国优先’为由,乱挥经贸大棒,奉行孤立主义,推卸责任,加之缺乏战略性布局,美国与盟友龃龉不断,甚至给主要盟友造成‘创伤后遗症’”等等。美国的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的对立早就存在,不过随着帝国的没落更加尖锐罢了,根本不是“撕裂”;而我国的某些知名美国问题的学者,竟然为特朗普“破坏了美国的民主”、“严重损害了美国的国际形象”而惋惜,比美国的学者更珍惜美帝国主义的民主和形象。

  特朗普执政的四年,充分表现出作为没落资产阶级总代表的虚伪性和疯狂性。特朗普非常“称职”,把资产阶级的本性:虚伪性、疯狂性表演得淋漓尽致,给人们上了一堂生动、直观的阶级教育课!

  1,阶级性

  资产阶级剥削、压迫无产阶级和劳动群众,必然不敢公开亮明自己的阶级属性;资产阶级是即将被历史发展淘汰的阶级,逆历史潮流而动,必然要疯狂地挣扎,是没落阶级本质的必然表现。

  特朗普把自己打扮成美国工人、人民利益的代表。他在《就职演说》中说:“我们以美国工业的衰落为代价养活了他国的工业”,“有多少城市中的母亲和孩子正陷于贫困之中,有多少生锈的工厂像墓碑一般遍布我们国土”,“我们的工厂要么接连倒闭,要么搬到海外,一丝都不顾念被丢弃的数百万美国工人们。我们中产阶级的财富被从自己的家园夺走,再被重新分配到世界各地。”“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在我们国家首都华盛顿的一小群人收割着政府的利益果实,而人民们承受着代价。华盛顿欣欣向荣,人民却没有分享到财富。政客们盆满钵满,工作机会却离开了美国,导致许多工厂倒闭”,“我们必须保护我们的利益不受其他国家的戕害,包括代工本属于我们来生产的商品,夺走我们的公司投资,毁掉我们的工作机会。”并说:“从今天开始----每一个关于贸易、税收、移民、外交的决定,都将以美国工人和美国家庭的利益为核心。”等等,并喊出“美国优先”的口号等,俨然以美国工人利益、人民利益的代表自居。

  特朗普任职期间的表现,充分暴露了资产阶级的真实面目:当黑人弗洛伊德被警察用膝盖压死,美国的大街小巷都发出“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口号声时,特朗普却视而不见、一声不吭;当美国的新冠疫情泛滥成灾,这个曾经是世界上最富裕、医疗条件最好的国家,竟然有2000多万人患病、几十万万人死亡、医院人满为患的时候,特朗普却兴致勃勃地打高尔夫球。总之,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充分表现出了资产阶级代表人物的虚伪性!

  2,疯狂性

  特朗普作为急剧衰落美国的总统、作为美国资产阶级的总代表,深切地感受帝国的没落、衰败以及内外交困的局面,因此,喊出了“美国再次伟大”、“美国优先”的口号,表现出绝望的疯狂性。

  四年过去了,特朗普的“梦想”不仅没有“重新起航”,而是更加衰败、分裂:美国不仅没有“修建新的道路、高速公路、桥梁、机场、隧道和铁路”,人民也没有回到工作岗位,反而是失业的人和依靠救济的人剧增,经济更加衰落;社会更加分裂,“黑人的命也是命”的口号响遍全国,警察与游行者在大街是“战斗”,催泪瓦斯在大街上弥漫;在特朗普的煽动下,他的支持者一度“攻占”了国会大厦!

  2020年世界爆发了严重的新冠肺炎疫情,特朗普在疫情爆发初期信心满满的说:“疫情可控,只相当于大流感,无需戴口罩,没有人比我更懂新冠病毒,无需检测,病毒马上会神奇的消失”。他根本无视美国群众的生命、健康,把带口罩防疫这样的最基本的科学常识,也作为政治斗争的手段,造成美国的疫情迅速蔓延、发展,致使2000多万人患新冠肺炎,40多万人死亡,医院人满为患。

  在对外关系上更加疯狂。特朗普执政四年,几乎全部推翻了奥巴马总统八年签署的各种条约协定。上任第三天,就宣布退出奥巴马历经艰辛谈判达成的《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协定》,紧接着又退出了《巴黎气候协定》《联合国科教文组织》《联合国人权组织》《全球移民协定》《伊核协定》和《世卫组织》等十多个国际组织和国际协定,四处挥舞制裁大棒,加收“保护费”,四面出击;公然运用暗杀的手段,杀死伊朗革命卫队的司令官,达到无法无天的地步。

  特朗普政府对于我国的态度,更是疯狂至极、欺人特甚:作为特朗普政府负责外交的国务院国务卿蓬佩奥,公然宣布“取消美台限制”,声称台湾是“自由国家”等等。

  总之,特朗普任职总统四年,是没落资产阶级疯狂性的集中暴露,不仅没有实现他在就职演说中提出的“美国再次伟大”、“美国第一”,而是获得了新冠肺炎患者、死者数量第一;国家的债务世界第一;依靠救济的人口第一,新总统否定前任总统的政令世界第一,总之,在经济、政治、社会等各方面都获得了不少倒数第一。特朗普执政四年的种种表现,成为世界人们的笑柄。

  我国的学者不揭露特朗普的资产阶级欺骗性、疯狂性,却说什么:“----破坏了美国的民主----削弱了美国国际地位,严重损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宣传的都是资产阶级的陈词滥调。

  是到了彻底改变这种状况的时候了!必须以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重新占领舆论阵地,运用阶级分析方法来观察社会问题、宣传群众了!

  附录:

  中美学者评特朗普 历史如何评价特朗普四年任期?

  2021-01-20 16:02 新京报浏览:NaN

  美国当地时间1月20日,特朗普的四年总统任期将正式终结。从2017年1月20日到2021年1月20日的1461天,特朗普在美国甚至全世界掀起了一场"特朗普风暴",所过之处留下一片狼藉。即使特朗普离任,"特朗普主义"仍然在某种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和世界。

  特朗普到底是个怎样的总统?如何评价特朗普的四年任期?他对于美国和世界还有哪些影响?他个人的未来会怎样?新京报记者采访了六位中美学者,听听他们对于特朗普及其任期的评价。

  美国学者简介

  布鲁斯·凯恩(Bruce E. Cain),斯坦福大学政治学教授,比尔·雷恩美国西部中心主任。凯恩教授是美国政治学专家,对美国选举、民主理论、政治调控等有深入研究,2000年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

  罗杰斯·史密斯(Rogers Smith),宾夕法尼亚大学政治学教授,曾担任美国政治科学学会主席。史密斯教授的研究聚焦于宪法法律、美国政治思想、现代政治学理论等,2004年当选美国人文与科学院院士。

  理查德·本塞尔(Richard Bensel),康奈尔大学政府学教授,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政治、政治经济学,教学重心是美国政治发展、党派与选举、美国国会、政治文化、体制改革等。

  中国学者简介

  袁征,现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中华美国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美国对外战略、中美关系、美国选举政治等。

  陈文鑫,现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包括美国外交、中美关系和亚太战略。

  苏晓晖,现任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美国研究所副所长,副研究员。主要研究领域为周边安全、国际战略和中国外交。

  特朗普是个怎样的人?

  布鲁斯·凯恩:我认为特朗普缺乏成为总统的性格特质、知识储备以及奉献精神,他在任的这四年印证了我们的这一评估。一些人希望有一个分裂者当政,一些人公然反抗传统的统治方式,而这些冲动为1月6日的国会暴乱埋下了种子。

  罗杰斯·史密斯:特朗普是一个有才能,但也有些畸形的人。他有一种永远成为关注焦点的强烈需求,同时对被视为失败者有一种绝望的恐惧。他自小就拥有巨额财富,这使得他认为他可以吸引、贿赂或是压迫其他人相信他想让他们相信的东西。这导致的结果就是,他缺乏区分他希望成为的真实和现实世界真实的能力。

  理查德·本塞尔:绝大多数政治学家都认同,特朗普这个人最重要的一个特点就是他具有严重缺陷的个性。他极度关注追随者的个人忠诚度,对规则、习俗和传统漠视甚至颠覆。我们唯一能庆幸的是,特朗普缺乏组织能力,所以他没有将对他个人的追随转化为一个有组织、有纪律的大型政党。如果出现这种情况,对美国来说将危险得多。

  袁征:特朗普是一个自以为是、不按常理出牌,还睚眦必报、极富煽动性的总统,也是两次被弹劾而创造历史的总统。

  陈文鑫:特朗普是个反传统、反建制、反精英的另类总统,也是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弹劾和首位二次遭弹劾的总统。

  苏晓晖:整体来说是个横冲直撞,导致遍体鳞伤的人。

  特朗普把自己"反建制"的特点发挥到极致。最明显的是"推特治国",最疯狂的纪录是单日发了200条,平均7分钟发一条。特朗普不在意"外交礼仪",从"握手杀"到检阅仪仗队时走在英国女王前面,各种"出洋相"一直是媒体津津乐道的话题。"白人至上"、"美国优先"等理念和政策,更是给美国内政外交打上深深烙印。"反建制"的特点也使特朗普"独具魅力",他的基本盘一直较为稳固。

  特朗普在刻意挑战建制派权威的同时,自己也遭受到反弹和冲击。一些"出位言论"被身边官员故意透露给媒体。被他炒掉的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出书对他进行攻击,曾曝光水门事件的记者伍德沃德收集了特朗普政府内部多名匿名人士的爆料。特朗普任期内遭到两次弹劾。大选后共和党大佬和金主与其"割席断交"。特朗普与建制派"相互伤害"的过程,也是特朗普塑造美国国内政治的过程。特朗普走了,留下了"特朗普主义"。

  如何评价特朗普的四年任期?

  布鲁斯·凯恩:整体来说,特朗普的任期是失败的。但也有一些成功的时刻,譬如我个人很赞赏他几乎凭直觉地反对将美军派往全世界干预冲突的做法。不过,除了这类很罕见的时刻,他基本上应该为我们国家的债务负责--因为他推行减税政策,他疏远我们的盟友,为了个人的政治利益恶化了美国的种族关系,让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倒退了好些年。可以说,他是美国现代史上最糟糕的总统。

  罗杰斯·史密斯:特朗普能够成为总统,是因为两个主要政党(民主党和共和党)的领导人们都没有意识到他们的政策--通常被称为"新自由主义",在成百上千万美国人中引起的经济和文化焦虑的深度和广度。特朗普上台后提出了新的政策方向,其中一些被某些人认为是恰当的,譬如坚持盟友应该分担更多的防务费用等。但与此同时,他还恶毒地攻击对手,鼓动种族主义偏见,深化美国的政治分化,也没能在应对新冠疫情时提供有效的全国性领导。在2020年大选中,由于无法接受自己明显的失败,他提出了大量关于选票欺诈的谎言,发起了许多荒谬的法律挑战,并最终引发了一场攻击美国国会的暴乱。

  历史将把他评定为一个有严重缺陷、失败、不光彩的总统,一个虽然取得一些政策成就,但对美国人民和整个世界造成了深重伤害的总统。

  理查德·本塞尔:一些历史学家可能会说,现在来谈对特朗普的历史评价可能为时尚早。但我认为,历史至少会将特朗普列为美国历史上最糟糕的总统。此外,可以想象的是,美国未来的历史教科书将把国会暴乱作为他任期的一个重要"历史遗产"--他通过2021年1月6日这天发生的事,成功地为自己的总统任期下了定义。

  袁征:特朗普四年任期是颇为失败的四年、混乱的四年。他的政策使得美国的社会矛盾更加尖锐,族群关系、种族关系更加紧张,美国社会更加撕裂,党派之争进一步加剧。对内,特朗普无视规则,开了许多恶劣的先例,破坏了美国的民主。新冠疫情来袭,不仅应对不力,而且选举政治优先,导致疫情蔓延。对外,削弱了美国国际地位,严重损坏了美国的国际形象。对美国而言,他的四年真是灾难的四年。

  陈文鑫:特朗普高举"美国优先"的旗帜,在美国右翼民粹主义势力的簇拥下入主白宫。从上台的第一天起,特朗普便将目标锁定在两个任期。其上台后在国会首次发表演讲,就畅想着"再过九年"美国的样子。无奈在选举年疫情、选情、经情、社情"四情"叠加的背景下黯然下台。

  四年来,特朗普持续开展竞选式集会,并以"推特治国"方式直接与选民沟通,凝聚了一大批"川粉"。在大选中获得7400多万张普选票,成为美国史上获普选票最多的在任总统。这也是特朗普心有不甘,不肯承认败选的重要原因。

  四年来,特朗普建墙、禁穆(斯林)、毁约、"退群"、制裁,在经济民族主义、社会保守主义、外交单边主义的道路上恣意狂奔。其在国内治理上并不注重团结,导致美国政治极化和社会分化愈演愈烈;在对外关系上,强调"美国优先"导致盟友离心离德,对华大搞贸易战、科技战、政治战,以"全政府"方式对华开展全方位打压,使得中美关系跌至两国建交以来的最低点。

  苏晓晖:特朗普从内部进一步撕裂了美国。不能说特朗普制造了美国的分裂,但他确实加剧了美国的分裂。抗疫失守让政治制度问题更充分暴露。精英层面的极化加速向社会层面传导。"美国优先"扩大经济鸿沟,更加剧政治倾向极端化。特朗普煽动"白人至上"主义,刺激种族问题集中猛烈爆发。

  在对外上,特朗普政策进退失据。以"美国优先"为由,乱挥经贸大棒,奉行孤立主义,推卸责任,加之缺乏战略性布局,美国与盟友龃龉不断,甚至给主要盟友造成"创伤后遗症"。

  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还会有何影响?

  布鲁斯·凯恩:我希望他没有政治未来,但有理由相信,他正在策划未来的回归。美国的民主党人和独立派人士需要确保这不会发生。

  罗杰斯·史密斯:特朗普仍有着数千万美国人的支持,他推出的许多政策也越来越受欢迎。因此,"特朗普主义"将继续成为美国社会中一股强大的力量。未来几年,世界是否将由"民族主义至上"的领导人和政党统治,已经成为一个全球面临的核心问题。有迹象显示,这种激烈的民族主义正在很多国家,包括美国失去支持。但就目前而言,它仍然在全球政治中有重要影响,就像"特朗普主义"在美国的存在和影响一样。

  理查德·本塞尔:特朗普对美国和世界的影响,未来肯定会有很多书籍试图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看法是,特朗普对于美国最重要的影响将有两方面:首先是美国总统制度未来的解释和演变,譬如未来将更不愿意扩大总统的权力;其次是共和党未来的组成和前景,譬如大规模党员外流,可能严重削弱该党的政治竞争力。

  袁征:特朗普对外推行民族主义,对内迎合民粹主义,肆意推行"美国优先",大搞单边主义。他还不愿承担国际义务,屡屡退群,失信于国际社会。推崇实力,霸权主义心态暴露无遗,霸凌手法凸显。极端自私自利,破坏国际合作,使得全球治理遭受重创。即便是美国的盟友和伙伴,也对特朗普颇为愤恨。

  陈文鑫:特朗普给世界留下的是一个霸权国的背影,世人会慢慢发觉,曾经不可一世的霸权国正在慢慢远去。在特朗普治下,美国的实力地位大大下降,尤其是软实力的下降更为明显。近期《纽约时报》有篇评论称,"特朗普让美国成了笑柄"。文章称,特朗普承诺让世界尊敬和畏惧美国,最终这两样都没有做到,"他让美国及其民主成为了笑柄"。

  在特朗普治下,西方惊叹于"后真相""后西方""后秩序"时代的来临,忧心于"西方的缺失"。在特朗普治下,全球化遭遇重大挫折。美国不仅没有承担起引领全球化的责任,反而大搞逆全球化、去全球化之举,使全球的供应链和价值链濒临断裂,世界经济深受其害。

  苏晓晖:特朗普以及"特朗普主义"让世界反思。国际社会需要就经济全球化的影响、多边主义的内涵、国际安全的要义等多项议题进行深入思考、探讨,并形成广泛共识。在这一过程中,大国更应该发挥建设性作用。

  特朗普的未来会怎样?

  布鲁斯·凯恩:短期来看,他面临着很多财务上、法律上的麻烦。虽然不太可能,但不能完全排除的一种情况是,他可能会因为某些罪行被定罪。不过,民调数据显示,他仍然有很庞大的支持群体,他也可以继续通过发表演讲及其他途径募集资金,为自己辩护。

  罗杰斯·史密斯:特朗普本人可能会被禁止未来再次出任任何公职。即使没有被禁,他也很可能在离任之后面临多项刑事和民事诉讼。但他获得的支持仍然很广,因此他可能会渡过这一难关,继续成为美国主要的政治领导人。更大的可能性是,他将继续成为很多美国人的"狂热偶像",同时也是更多美国人痛苦和遗憾的来源。还有一种可能是,他会因为一些诉讼最终入狱,但他巨大的财富和支持可能会让他避开这一点。

  理查德·本塞尔:我认为特朗普余生将专注于两件事。第一,他会试图对所有他认为背叛了他的人进行报复。他将利用自己仍然巨大的支持实现这一目标,尽管他获得的支持正在逐渐弱化。第二,他将被迫在美国法院为自己辩护。其中一些诉讼,如逃税,可能会导致其受到刑事处罚。

  袁征:特朗普的未来充满了变数。他本人不会认输,肯定会试图在美国政治中呼风唤雨,因为他享受这样的状态。如果弹劾不成,国会也没有剥夺他继续担任公职的权利的话,那么他肯定不会消停,一定会参加2024年的总统竞选。即使被剥夺了继续担任公职的权利,他的影响力也不容小视。毕竟,7500万张选票表明特朗普所秉持的政策理念和价值理念在美国国内民粹主义盛行的情况下还是存在不小的影响力。不过,一旦他离开白宫,可能会有一堆官司缠身,让其不胜其烦。

  陈文鑫:特朗普"推特治国"终被推特所禁,滥用权力终为权力所噬,其未来可能面临一系列的政治清算。但是特朗普所代表的政治势力在美国仍然非常强大,不会轻易退出历史舞台。

  苏晓晖:特朗普是否会卷土重来未可知。民主党发起第二次弹劾,终极目标是在对特朗普定罪后,通过参议院再次投票来禁止其未来担任公职。但目前来看,实现定罪目标并不容易,特朗普很可能会再次参选。共和党党内也不得不顾忌特朗普的"铁杆"支持者,这是四年后大选中共和党需要倚重的力量。如果特朗普独立参选,必然分走共和党的部分选票。

  新京报记者谢莲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