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锡良:钱


  有些网友在我的文章后面留言,让我用马克思主义分析一下中国工农阶级的现状,进一步提出解决问题的方法,为工农阶级多发声。

  这些朋友可能没有看我最近的两篇文章《努力活着》和《变》,在一定时期内,我是不会碰主义的,它对解决我脑子中的实际问题没有帮助。为工农发声,似乎轮不到我。

  如里硬要说点什么,我们不妨把视线投到“低收入者”这个阶层,这里面既有工人,也有农民,还有城市里面各种原因跌入该层的大众。

  万般矛盾,无非物质矛盾,物质矛盾反映到交换工具上,那就是钱。

  平时聊天,大家都会讲:“钱多多用,钱少少用,快乐最重要。”

  钱多多用,自然是容易办到,快乐相对也不会少。

  钱少少用,恐怕快乐就不会有那么多了,尤其是在物质分化极严重的情形之下。

  先跟大家说几个生活中的真事。

  有一次,我去刘聋子粉馆吃早餐,一妈妈带着儿子也进去了,儿子吵着要吃牛肉粉,妈妈只肯买肉丝粉,两者有6块钱价格差,儿子哭闹,妈妈就是一巴掌打下去,嘴里少不了长沙痞话:“你妈妈的个◊,不吃会死吗?”

  这种情形比较少见,大家也只能看着,不好出手相助,免得更尷尬,6块钱的小事,这孩子至少一天内不会感到快乐。

  某大学有位女生,家庭条件比较差,进了大学后,发现别人都有笔记本电脑,都有平板,都开始学会化点妆,她自然也想跟上,但家里给的生活费本就少,挤不出余钱买这些,于是,她选择了网贷。但是,贷了以后,她更不快乐,物有了,钱却越来越紧了,没办法正常还款,一直积累到4万多元。她不敢向家里要钱,又躲不开催款压力,一天下午,正当大家都准备去食堂吃饭的时候,她从教学楼六楼一跃跳下,当场殒命。

  4万多元,在很多人眼里,根本就不是个大数字,无法理解有人会因此跳楼。然而,在没钱人那里,也许它是个天文数字,大家别不相信,发生这种悲剧还真不是个案。女生带着不快乐离开了人世,她又给她的家人留下了一辈子不快乐。

  2018年的9月,一位农村准大学生带着6000块钱去学校报到,刚下火车就被人骗了,第二天,她的遗体和遗书被找到。她觉得天要塌了,对不起父母,不可能再从家里拿到钱,只有用自己的命来补自己的错。6000元,很多人觉得不值一提,但对这个孩子,也许是其人生中见到的最大一笔钱,少了它,生的希望也没了。

  我曾经跟一位保洁大姐聊过天,她告诉我她一个月的工资是1600元,后来涨到1800元,每月有两天假,各类保险都没有,就只有那个裸工资。我当时还跟她讲:“钱多多用,钱少少用,快乐最重要。”现在回想起来,我的这种应付式安慰也是相当的虚伪。

  在有钱人眼里,穷人的怨气不合道理,是“不患贫而患不均“惹的祸。

  谁说国人不患贫呢?不患贫,激情岁月的各行各业拼命奋斗为了什么?不就是希望早日脱离贫困吗?建那么多工业,开垦那么多农田,建那么多水利设施,不是患贫是患啥?

  患不均,也决非没有道理。你一月是人家一月的十倍,某金融企业员工的平均月工资8万元,是保洁女工40倍有余。为何不可以患不均?你以为他们真有那么大贡献?

  有人会讲:“我书读得多,不读书的人怎能跟我比?“

  然而,我问了一个美国人,也问了一位从澳大利亚回来的人,他们都表示,在这两个国家,工薪阶层,做体力活的人,干脑力活的人,在收入上差距并不是特别大,很多干体力活的人甚至高于脑力劳动者。这都是万恶资本主义国家的现象,似乎,好象,并没有这么不均。国人患不均,难道没有一点道理?

  钱少少用,放在过去,很多人能做到,放在今天,已经很少有人能做到了,钱少,也不能少用。

  过去,求职就业看水平看学历。现在,还要看颜值,尤其是女生。就业歧视本就对女生不利,如果你在颜值上先输一截,那就更加不利了。有钱人家,校个牙,花几万,割个眼皮,花几千,整个容,大几万,日常衣着少不了品牌。无钱之人怎么办?为了求个后半生的安稳,也得拼命啊!大不了贷款呗。

  过去,找对象,结婚,形式简单,不花钱也能组合家庭。现在的农村,青年人想找个对象,非要舍得花钱,彩礼这个封建大山又重新压在了穷人头上,钱少少花行不通,你想少花,那就准备着打光棍吧!几千万的光棍真快乐吗?你自己想想看?

  有个业主,他的爱人得了重病,不到四十岁的人,下面还有两个孩子,自然是想尽力挽救的。但是,家里条件不好,医院面临停药,钱少,也是不能少用的啊!他只好选择“某某筹“。听别人讲这个公司要收管理费,我便直接给他五百元,他说不认识我,不能收我这么多,好生劝说,他才收下。五百元,很小的心意,怎么就成了”这么多“?没钱,每一分钱,都是大钱。没钱,有时不是少用的问题,是少了生存权的问题。

  前不久,听说有位30多岁的青年人也跳了,是房贷压垮了他。几年前,以他的工资,算是有钱,在京买了套房,总价五百多万,他首付了260万,其余部分按月还贷。因疫情所困,他去年失业了,房贷无着落,想断贷。银行不干,动用了法律,不但要还贷,还为此过程多出了几十万费用,这就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房贷,钱多多还,钱少,可不能少还啊!

  城里人,开不开门,一年几千的物业费是要交的,钱少也不能少花。一开门,张开脚要钱,张开嘴要钱,拿起手机要钱,碰到病毒时代,再老再小的人,都要买个智能手机,都还得交流量费,不扫绿码,寸步难行。任物价如何涨,肚子得要钱撑,再少也少不到哪里去。

  钱多的人钱太多,他们多用的时候多到非常过分,多到超出人的想象空间。

  钱少的人钱太少,他们想用的时候少到极度可怜,少到限制人的生存能力。

  钱多多用者,制造了一个畸形膨胀的物欲大坑。

  钱少少用者,陷入到一个拼命追赶的消费陷阱。

  钱太多与钱太少构成了一对最突出、最深刻、最难解的巨大矛盾,马克思当年可能看到过类似现象,也可能没看到过如此深刻的现象,这不是一般理论所能解决的矛盾,也不是你我一般人所能找到方法的矛盾。

  植物生长,有顶端优势这个特性,要让植物枝繁叶茂,剪掉顶端是最简单的方法。

  金字塔现象呢?这个顶剪不剪得掉?一剪,那就是平均主义,那就是仇富,剪不下去。不剪,矛盾还得继续深刻下去,钱多,还是继续多花,钱少,也得跟着多花,花到花不下去的时候,问题可能也就解决了。

  不知道这篇短文能否让网友满意,基于工农,基于低收入者,我能说的就只能是这些琐事。

  中国人常讲:“用钱能解决的事那都不算事!

  我想补充一句:“没钱,真没人拿你当回事!

  写于2022年8月7日星期日

  【文/孙锡良,大学副教授,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孙老师新公号“孙锡良B”,欢迎关注。】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18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