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军之问”让谁蒙羞?!(之一)

作者: jyk_123 日期: 2020-07-07 来源: 红歌会网 点击:

  “我们的身体早已深埋在泥土里!

  我们的灵魂经常在天上会合!

  我们仍在牵挂我们流血牺牲建立的新中国!

  我们当年那些梦想实现了吗?

  人民当家做主了吗?

  老百姓都过上好日子了吗?

  还有贪官污吏吗?

  还有人骑在人民的头上作威作福吗?

  我们还在受外国人的欺辱吗?

  中国人真正的站起来了吗?

  我们的党还记得我们对人民的承诺吗?

  还有纠正错误的勇气吗?

  需要有人站出来的时候,还有人站出来吗?

  还有人像我们一样,愿意为信仰而生,为信仰而死吗?”

  这是中央军委政治工作部话剧团和中共成都市委宣传部联合创作的叙述体话剧《从湘江到遵义》结尾部分的台词,也就是有名的“红军之问”。

  “红军之问”曾激励多少中华民族优秀儿女不惜抛头颅、洒热血,前赴后继建立了一个全新的社会主义新中国,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却无言以对先烈们的灵魂拷问。

  我们曾经无比自豪:你们的梦想都实现了,党领导人民打土豪分田地,实行耕者有其田,居者有其屋,工人有工做,妇女能顶半边天,孩子有学上,老人有人养,路不拾遗,夜不闭户,新中国和她的人民以矢志不渝的奋斗精神、坚忍不拔的创造精神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无比自豪地屹立于世界的东方。那时的人民虽然穷,但斗志昂扬,那时的人民虽然苦,但信心百倍,那时的人民虽然累,但干劲冲天,他们艰苦奋斗,为子孙后代留下了许多宝贵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吃水不忘挖井人,我们无比崇敬和感激他们。

  后来我们汗颜无比:有人说我们“吃大锅饭”,生产效率不高,懒汉太多,于是一夜间,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企业变成国有企业、股份制企业、混合所有制企业。许多工厂纷纷倒闭或者改制,“主人”们纷纷下岗自谋职业,以前的“公仆”们却一个个暴富了、腰缠万贯;农民们迫不得已离开了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土地,因为土地已经无法养活他们,或者被强行征用,农民们只好依依不舍告别故园,外出打工谋活路,上演了一幕幕中国现代史上的“走西口”。

  我们曾经无比自豪:人民确实当过家、做过主。农民出身的陈永贵、纺织女工吴桂贤、营业员出身的李素文都曾走上了副国级领导岗位,把人民的意愿带进了神圣的人民代表大会堂。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曾经是人民群众监督党和政府,特别是党的各级领导干部的有力武器。那时的党群、干群关系相对融洽,政治相对清明,各项事业蒸蒸日上。

  后来我们羞愧万分:公仆们“任性的权力”经常会“一言堂”,替“主人”们当家作主;敢于揭露社会黑暗内幕或者持不同意见者经常会被跨省去“喝茶”,甚至会被活埋入操场厚重的水泥之下;权贵和资本经常会垄断了话语权,人民的强烈呼声经常会被“和谐”或“民主”掉:人民群众坚决反对但对利益集团有益的事情,常常会被以“与国际接轨”的名义而破窗,人民群众热切期盼但对资本和权贵无益的事情,往往又以“国情限制”或 “维护稳定”的名义而“以拖待变”或者“久拖不办”。

  我们惭愧无比:当被国家级媒体满大街追着问是否幸福时,许多人竟不知怎么回答,要么答非所问,要么王顾左右而言他,太对不起那些辛劳的记者了。我们的收入经常被国家权威机构平均得很高很高,似乎已经进入了小康水平,甚至早已步入中产阶级行列,可是不比不知道,一比下一跳,原来我们都归属于那些月收入只有1000元的6亿社会最底层,我们羞愧难当,拖了国家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后腿了,就业、住房、教育、医疗、养老压得我们喘不过气来,实在太汗颜了,没有一点消费能力,实在为国家拉动内需刺激经济做不上贡献,不少家庭十几年的积蓄抵不上“恨国女”一个月的生活费,不少家庭穷尽一生掏光“六个钱包”也买不起一套房。

  (未完,待续)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SZHGH.COM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红歌会网新闻晚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