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一谈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漏洞

2022-04-06
作者: 伟大的宣平 来源: 红歌会网

  谈一谈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漏洞——读果然翁同志的文章有感

  这篇文章有一点绕,导致许多人难以看清,所以我来分析一下。

  (一)什么是社会主义?

  1.社会主义的定义

  社会主义是什么呢?是不完全的生产资料公有制。

  为什么是不完全呢?因为社会主义是过渡时期,资产阶级法权的土壤存在,资本主义仍然有可能产生。为什么是生产资料公有制呢?因为社会主义是过渡时期,里面包含着共产主义的因素——无产阶级专政与计划经济,所以是公有制。

  总的来说,社会主义是不完全的生产资料公有制,愿因就在这里。

  那么为什么社会主义是以公有制来判别呢?而不是以剥削、按劳分配为判别的呢?因为马克思主义教育我们,判别一个社会的情况,看的是该社会的生产关系(也就是经济基础)。

  如果使用生产力来判别的话,那么穷就是资本主义,富就是共产主义。那反过来问你,原始社会就是资本主义了?美国就是共产主义了?这不符合情况。

  如果使用上层建筑来判别的话,那么集权就是资本主义,民主就是共产主义。那么再反过来问你,民主集中制的布尔什维克就是资本主义,自由灯塔国就是共产主义国家了吗?那美国干嘛反共?这也不符合情况。

  所以,判断社会主义以公有制为标准的原因就在这里。一般阶级敌人都会把些情况混淆颠倒起来,来满足自己的野心。

  根据以上的情况,我们知道,社会主义是一个过渡时代。它既有资本主义的残余,也有共产主义的幼苗,所以它是非常矛盾的。共产党员要注意这个矛盾,要拼尽一切力量,防止它变成资本主义的后果。

  2.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的分离

  果然翁同志和我的判断是差不多的,因为社会主义是过渡时期,资本主义因素存在,所以“存在受剥削的可能”。但是我们是过渡时期,共产主义茁壮成长,所以“与资本主义条件下的剥削是不同的”,这个不同“我们可以简单概括为“生产资料公有制”。

  果然翁同志指出:生产资料公有制“核心是试图消除生产资料与劳动者之间的分离。”但是这个分离是什么,没有讲。

  在这里我来用我国的革命历史来解释一下这个分离到底是什么。

  在全国解放后,我们开始了第一个五年计划,剥夺(赎买)资本家的生产资料,把工业方面建成了计划经济,一部分生产资料归到无产阶级手中。

  工业上的生产资料,进行计划调拨。

  但是在农村却没有如此。

  我们通过政策鼓励、引导农民,把农业进行集体化,建立合作社,用类似于建立股份公司的方式,把小农的土地变成了集体公社。

  注意在这里我们没有剥夺小农的生产资料,也就是土地,集体公社,仍然不是在无产阶级手中,而是在农民手中。

  所以工农业之间的交换不是计划调拨,而是派采购员采购,进行商品交换。因为工农业之间,是不同的所有者。

  根据以上的情况,我们知道,生产资料不是完完全全在无产阶级手中,而是一部分在,另一部分不在。那个不在无产阶级手里的,它在哪里呢?是在别的阶级手中。

  所以,这就是生产资料与劳动者的分离。

  3.第三世界的国企分析

  果然翁同志分析了第三世界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分析他们是什么情况。

  “第一种是所谓“市场化运营”的国有企业。这样的企业也与私营企业一样追逐利润”,不是社会主义。

  另一种是“非市场化运营”的,专注于“公共服务”或者服务于“国家计划”的部门。它们不是为自己的利益,而是为“全社会”的利益而运转”,“虽然不同于其他资本主义企业,但是归根结底还是一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有机部分。”

  那么究竟什么是社会主义国企呢?什么是公有制国企呢?其实判别公有制国企与私有制国企的区别非常简单,就是看产品经济,计划调拨占不占主流。占主流的话,下面的国企就是公有制,不占的话国企就是私有制。

  什么是计划调拨呢?就是按计划生产或者缴纳产品。

  什么是占主流呢?社会主义国家工业上国家计划,农业也有部分按国家计划征收缴纳,商业流通更不用说了,也是有国家计划指标的。

  总的来说,社会主义国家就是在经济生产的各个方面都贯彻着党与无产阶级的指令与意志。

  最典型的“意志贯彻”就是农业。虽然农业还是私有制泛滥,但是在生产上部分已经计划调拨了。比如中国的交公粮就是一种变相的计划调拨,苏联那边不太清楚。不过曾经看过一些资料,苏联那边是按国家计划种植。

  社会主义国家生产各方面大部分都是按计划调拨,所以其国企是公有制,第三世界国家因为计划指标不占主流,所以国企就是私有制。

  (二)计划经济模式

  在这里果然翁同志引用学者勒博维茨的研究:

  “我们需要注意三个群体:政治精英,职业经理人与工人阶级。

  国家是:(1)推动工业化是必要的(2)创造足够多的工作岗位(3)扩大再生产则需要动员大量剩余产品(4)政治精英需要动员大量工农业剩余。

  厂长是:(1)在生产情况较好的时候瞒报产出——在生产较好的年份截留下的产出,可以在生产遇到问题的年份弥补与计划的差额;除此之外,也可以通过少报产出控制中央计划的规模。(2)为本厂工人争取资源与利益(3)又试图尽可能压低工人的工资。

  工人是:(1)不用担心被解雇(2)工人阶级可以实施一系列“日常反抗”。”

  还是那句话,我们还要从历史中研究。研究什么呢?研究这种情况产生的源头。

  我不认为计划经济体制一建立,工人就偷懒摸鱼,我认为工人的偷懒摸鱼是随着体制的变化而渐渐形成的。

  当年我们在大跃进、文革时,我们的工人可没有偷懒摸鱼,工作的非常勤奋。而到79年扩大自主权、厂长制试点之后,一开始还好一点,到了80、90年代反而偷懒摸鱼的越来越多。

  工人的日常反抗,我个人认为不是好人变坏了,老实人变成阶级敌人了,而是专政机器失灵,让被镇压的敌人“挥洒青春,绽放自我”了。为什么?因为任何一个大规模的现象,绝对不是几个人的思想一变化然后就产生的,是有深刻的原因的。

  再换句话说,如果你共产党能让人思想变化而偷懒摸鱼,那你为什么不用同样的方法让他们变勤劳呢?不要提什么人性那一套,在政治机器面前,这些都是放屁。

  我认为叫“体制问题”。

  我曾经写过一篇《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文章,我认为,导致这个专政机器失灵的原因,就是按劳分配。

  按劳分配巩固了等级制,因为“拿钱越多,责任越大”的原理,让低级工不愿意管国企当死活。而同样的,高级工又服从于体制,吃体制的红利,不可能自己整自己。

  于是按劳分配瓦解了工厂内的无产阶级专政。

  随着你扩大自主权,把权利都给厂长,让厂长负责。他负了责,厂子搞不好厂长就要被换人呀,于是他给技术员,给高级工多发奖金,干什么呢,希望他们促进企业技术革新,多劳动——给厂子搞利润。

  但是厂子他发的越多,低级工就越不管厂子死活。高级工,技术员又不是厂长,干嘛要监督工人?

  于是一部分低级工摸鱼,风气又无人制止。在集体潮流之下,就算你不想摸鱼,你也要摸,否则就会不合群被孤立。

  在这里高级工、技术员是一帮矛盾的群体,你说他不是体制内的,也比没编制强一点;算体制内的,但没有体制内的那样厉害。所以算工人,工人阶级不要他,算厂长,厂子又够不上。所以他们是置身事外,不管不顾。

  国企因为厂长负责的原因,他要搞利润。又扩大自主权的原因,所以集体的国企就被拆分成为孤立的个体,于是他们就瞒报,在国企之间搞投机倒把,弄灰色收入,干什么呢?保证利润来源的稳定。

  这表面上看账面非常干净,实际上这是损害共产党千秋万代的红色江山。因为当国企被拆分成孤立的个体,与集体经济一样,那么生产资料就被分割为不同的所有者,整个国家就会变成小生产的海洋,最终的结果就是两极分化,产生资本主义复辟。

  总结一下:计划经济的缺陷是什么呢?除了工农交换产生资产阶级分子以外,其缺陷就是按劳分配、厂长制与扩大自主权。按劳分配与厂长制产生专政机器失灵,扩大自主权使计划经济解体。

  如果共产党员不能认真的解决这三大漏洞,计划经济公有制就要完蛋,资本主义就要复辟。

  (三)南斯拉夫问题

  果然翁同志认为:

  “首先,南斯拉夫企业的工人总体而言更有生产积极性。因为在企业层面,剩余产品归工人集体所有的。其次,与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工人阶级不同,即使当市场不景气的时候,南斯拉夫工人阶级也不会被裁员(难道你要亲手裁掉你的同事吗?)。

  除此之外,在对经济剩余的再投资方面,南斯拉夫企业也有其特点……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企业则更偏好技术更新……就可以提高企业内所有工人的收入。

  如果我们从经济结果上看,工人自治模式……企业能够非常有效地推动生产技术的更新换代与劳动生产率的提升。

  然而,由于工人自治企业需要进行市场竞争,职业经理人依然是必不可少的。与资本主义企业一样,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企业是以本企业的利润为导向,并且在市场上进行竞争的。企业里的工人未必能完成这些工作,因此在现实条件下不得不通过职业经理人来处理生产管理与市场营销。这使得经理人依然拥有控制剩余产品的权力,可以做一些工人不愿意却又不得不同意的事——比如给自己开高薪。但即使如此,在工人自治模式下,由于工人有投票权,他们有能力撤换自己不满意的经理人,这使得南斯拉夫的工人享受到了其他经济体制下工人所无法获得的权力。

  虽然南斯拉夫在企业控制领域有一定成绩,但是在市场竞争问题上却陷入了重大问题——不同企业的工人很难达成团结,甚至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那些企业恶性竞争的戏码都可以在南斯拉夫找到。因此,有权有势的大企业依然可以通过其对市场的垄断力量压榨小企业,以低价收购小企业的产品。这意味着与苏联工人恰好相反,南斯拉夫的工人或许可以一定程度上抑制生产场所的剥削,却很难避免市场交换中的掠夺。”

  果然翁认为南斯拉夫体制是可行的,“可以为愿意思考现实的社会主义可行模式提供参考”。

  在这里,我的观点与果然翁同志相反。我认为南斯拉夫模式实际上和苏联那一套在本质上是没有差别的。

  都是把整体的国营单位拆分成独立的个体。

  南斯拉夫的工人自治,是下达国家参考性指标,让工人集体决定生产。听起来很美妙,但是怎么执行呢?

  答案还是要厂长负责。因为需要有人去管理生产,要学会捞更多的钱,“在现实条件下不得不通过职业经理人来处理生产管理与市场营销”。

  正如文中所说,南斯拉夫的国企剩余产品都是分给工人的,国企生产都是按利润进行的。工人生产有积极性,手里有权利,可以换人。“在工人自治模式下,由于工人有投票权,他们有能力撤换自己不满意的经理人”。

  换人的标准是什么?

  我想换人的标准,最大的可能是捞不到利润的经理。其次就是压迫人的经理。为什么呢?因为随着利润的增加,财富的集聚,就算压迫一点,苦一点又有何妨呢?所以最大的可能就是捞不到钱的经理最有可能被换。

  经理为了利润,就会渐渐的“赎买”工人的权利,因为只有集权于一人之手,效率才能最大,利润才能最高。

  怎么“赎买”呢?只要让他不关注政治即可。如何不关注呢?很简单,可以用奖金的形式,扩大按劳分配,巩固等级制即可。只要奖金工资越高,那么工人就会越听从他的指挥。

  这样专政机器就会失灵,工人也就不再关心自己的命运,关心共产主义的命运。但是又因为工人自治企业追求的是利润,南斯拉夫利润分配“归工人集体所有的”,所以与苏联的摸鱼划水不同,每一个人都会有追求个人工资的“积极性”,于是就会用自己的自治能力,亲手把厂长们送向顶峰。

  如果你看不懂的话,没有关系。你只要记住:厂长用高利润赎买工人的自治权即可。

  实际上,南斯拉夫的工人与苏联的工人一样,都不会为共产主义而建设。这种情况最后的结果就是工人不会维护自己的政权,冷眼旁观。

  经理人手里有了大权,就会在合法的情况下进行原始积累,然后炸毁公有制与无产阶级专政。

  所以南斯拉夫内战,苏联解体。

  从中我们发现,工人自治的原则完全没有被破坏。工人是自治的,亲手把资产阶级分子请上舞台,同时亲手把自己的权利给予了他们,亲手把自己变成了雇佣劳动者。而资产阶级分子也用巨额的利润去补偿他们,每一个人都没有怨言,每一个人都获得了成功。

  南斯拉夫与苏联的不同之处,仅仅在于苏联是偷偷摸摸的,而南斯拉夫是合法的而已。

  (四)总结

  果然翁同志没有找到计划经济的症结,计划经济的症结就是个人负责与按劳分配等级制这两者,他认为只要让工人自治就可以让社会主义回到春天。

  我大胆的推断一下,可能他认为工人阶级摸鱼的原因是因为国家机器压迫,导致工人没有权利,于是就偷懒摸鱼。

  这和“计划经济僵化论”是一个道理。

  我认为是不对的。

  因为曾经看过一篇文章,苏联做过一个实验,给了工人集体自主权,最后的结果是失败的。

  为什么?

  因为没有触及到死结。我们都忘记了,工人偷懒的原因不是因为变懒,而是没有取消按劳分配、高额奖金、等级制,没有把失灵的专政机器恢复。

  我们也忘记了,最大的资产阶级头子——厂长的权利没有分割,导致个人仍然负责,权利仍然集中,工人集体无法负责,根本没有权利可言。

  权利来源于责任,责任越多,权利就越大。

  最重要的一点是,没有认真的抓好路线斗争,没有清算工人脑内的错误思想。

  也就是没有抓好政治——这是要极费工夫的。

  就说到这里吧。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固定金额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红色书店

评论(共8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