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直心:《毛泽东大传》之 第五卷 谁主沉浮 第184章

作者: 东方直心 日期: 2018-06-11 来源: 毛泽东大传

  184

  “眼下167旅已成瓮中之鳖,决不能功亏一篑。只要

  在这‘最后5分钟里’坚持了下来,胜利就是我们的。”

  话说1947年4月12日这一天,胡宗南的主力部队向蟠龙和青化砭西北方向进犯。西北野战兵团遵照毛泽东的指示,以一部兵力阻击其进攻,以主力部队集结在羊马河地区待机伏击孤军南下的第135旅。具体部署是:

  第2纵队和教导旅与新编第4旅,分别埋伏在羊马河以北瓦窑堡至蟠龙大道东西两侧地区;由第1纵队节节抗击,诱其主力前进,并将其阻于青化砭和蟠龙地区,同时保障新编第4旅的侧翼安全。

  4月13日,胡宗南主力部队受到第1纵队的顽强抗击,胡宗南误认为西北野战兵团军主力在蟠龙至瓦窑堡大道以西,遂急令第135旅迅速南下,向右翼整编第29军靠拢,并令其左翼整编第1军向西北方向猛进,包围西北野战兵团。

  4月14日晨,国民党军第135旅沿瓦窑堡至蟠龙大道两侧高地南下,10时许与2纵担任诱敌任务的小部队接触后,且战且进。

  当135旅全部进入羊马河伏击圈时,西北野战兵团各路伏击部队迅速将其包围。135旅立即给胡宗南发报,报告其被围情况。胡宗南令其就地修筑工事,固守待援,把共军紧紧吸住;同时又命令董钊、刘戡率部急速回转,同共军决战。然而此时的董钊、刘戡所部,已经被第1纵队紧紧阻住,只有其后卫部队1个旅与135旅隔着一道山,却也被西北野战兵团第16团第2营坚决顶住了。苦苦等待主力接应的135旅,眼睁睁的把逃跑的机会错过了。

  下午4时,羊马河伏击战结束,西北野战兵团伏击部队全歼135旅4700余人,生俘135旅代旅长麦宗禹、405团团长陈简、404团团长成耀煌。

  4月15日,毛泽东给西北野战兵团发去了《关于西北战场的作战方针》的电报,他在电文中写道:

  “目前敌之方针是不顾疲劳缺粮,将我军主力赶到黄河以东,然后封锁绥德、米脂,分兵‘清剿’。敌3月31日到清涧不即北进,目的是让一条路给我走,敌西进瓦窑堡,是赶我向绥、米。现在因发现我军,故又折向瓦市以南以西,再向瓦市赶我北上。”

  “我之方针是继续过去办法,同敌在现地区再周旋一时期(1个月左右),目的在使敌达到十分疲劳和十分缺粮之程度,然后寻机歼击之。我军主力不急于北上打榆林,也不急于南下打敌后路。应向指战员和人民群众说明,我军此种办法是最后战胜敌人必经之路。如不使敌十分疲劳和完全饿饭,是不能最后获胜的。这种办法叫‘蘑菇’战术,将敌磨得精疲力竭,然后消灭之。”

  “你们现在位于瓦市以东和以北地区,引敌向瓦市以北最为有利;然后可向敌廖昂(胡宗南部整编76师师长,后在10月11日清涧战斗中被活捉——笔者注)薄弱部分攻击,引敌向东;再后你们可折向安塞方面,引敌再向西。”“但你们在数日内即应令359旅(全部)完成向南袭击之准备,以便在一星期以后派其向南担任袭击延长延安之线以南、宜川洛川之线以北地区,断敌粮运。”

  4月15日晚,毛泽东致电各战略区,高度赞扬羊马河伏击战的胜利,他在电报中说:

  “这一胜利给胡宗南进犯军以重大打击,奠定了彻底粉碎胡军的基础。”

  羊马河战役结束后,胡宗南不顾其部队疲劳缺粮,急令整编第1军、第29军迅速东进,企图围歼西北野战兵团主力。但当他们尚未到达瓦窑堡时,西北野战兵团主力部队已转移到瓦窑堡西北安定到清涧大道以南地区隐蔽待机了。

  4月17日,胡宗南寻找西北野战兵团主力又扑了个空,后来在荒无人烟的地带爬山越岭数日,被拖得苦不堪言,只好撤到永坪和蟠龙进行休整补充。

  继西北野战兵团取得重大胜利之后,华东战场上也传来了捷报。

  4月24日至26日,华东野战军在粟裕等人指挥下,向国民党军左翼侧后据守泰安之整编第72师出击,一举攻克泰安城,歼灭整编第72师24000人。随后,华野又插入敌后方,威胁其补给基地兖州。后来于4月底,华野在临蒙公路又歼灭其整编第83师一部。国民党军对山东解放区的第一次进攻被粉碎了。

  再说西北野战兵团由于连续作战,兵员补充和后勤补充都很困难。彭德怀等人遵照毛泽东的部署,准备攻打胡宗南在陕北的战略补给基地蟠龙,夺取其物资储备。

  蟠龙位于延安东北45公里,筑有坚固的防御阵地,且有较强的整编第167旅和1个地方武装团驻守。胡宗南的十几万大军,每一次大游行之后,都要回到这里补给。如果打下蟠龙,就断绝了国民党军的补给,无异于釜底抽薪。

  此时的西北野战兵团在炮火方面大大加强了,已经具有了一定的攻坚能力。可是现在要攻打蟠龙,就必须先把蟠龙外围的国民党军主力引走,使其孤立无援,然后才能下手。所以,能不能调动胡宗南的主力部队,就成了攻打蟠龙的关键问题。据此,西北野战兵团立即进行了声东击西的战术部署:

  以359旅一部,加上从各主力旅抽调的1个排,配合绥德军分区部队和晋绥独立第5旅,伪装成西北野战兵团主力,节节诱敌,沿着咸榆公路北进,沿途故意遗弃一些军用物资以迷惑敌人;同时派出南下支队,到延安以南破坏交通,断敌粮运。

  以新4旅的两个营和当地群众在绥德、米脂以东黄河以南各渡口,集中了大批船只,摆出主力部队要东渡黄河的态势。为扩大敌人的错觉,新4旅的这两个营白天将部分人员送过黄河,晚间再接回来。

  而以第1纵队、第2纵队、独4旅和新编第4旅各部主要兵力,做好攻歼蟠龙守军的准备;以第359旅主力在清涧以西监视并阻击可能从绥德、清涧回援之敌;以教导旅在青化砭以北,阻击青化砭地区可能北援之敌。

  蒋介石和胡宗南果然上当了。蒋介石得到的情报说:“中共中央及西北共军主力在绥德附近集结,已开始陆续东渡黄河”。他信以为真,立即命令胡宗南集团迅速北上;命令驻守榆林的邓宝珊部南下配合,在葭县等地实行南北夹击,即使消灭不了西北野战军也要把他们赶到黄河东岸去。

  4月26日,胡宗南根据蒋介石的命令,除了留下整编第1师第167旅(欠第500团)守备蟠龙外,其余9个旅全部北上绥德地区。

  4月27日,西北野战兵团彭德怀、习仲勋等人致电毛泽东说:

  “我军本日隐蔽于瓦市东南及西南,拟待敌进逼绥德时,围歼蟠龙之敌,得手后,再围歼甘谷驿、桥儿沟84旅之251团,并彻底破坏永延段公路。”

  4月28日,毛泽东复电彭德怀、习仲勋等人,批准了这一作战计划,他在电文中说:

  “计划甚好,让敌北进绥德或东进清涧时,然后再打蟠龙等地之敌。”

  1947年5月1日,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研究决定:在中央工委成立中央外事组,由叶剑英任主任,王炳南任副主任,下设研究、翻译、新闻3 个处。成员有:乔冠华、黄华、钱其琛、宦乡、柯柏年、龚普生、龚澎、章汉夫、章文晋、徐永瑛等。

  5月2日,胡宗南的主力9个旅,被西北野战兵团诱到绥德。毛泽东电示彭德怀、习仲勋等人说:

  “攻击蟠龙决心很对。如胜利,影响必大;即使不胜,也取得经验。”

  5月2日深夜,彭德怀、习仲勋指挥第1纵队、第2纵队、独4旅及新4旅,对蟠龙守军167旅发起攻击。

  毛泽东、周恩来在距蟠龙十几公里的王家湾这个小村庄亲自指挥战斗。平时喜欢外出散步的毛泽东,此时也轻易不出窑洞,偶尔出来一次,也只是独步沉思。警卫人员猜测,一定又有大的战役行动了。

  5月2日午夜,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都没有休息,聚在窑洞里开会。机要秘书拿着电报跑进跑出,气氛显得比平时紧张。不久,从王家湾东南方向突然传来隆隆的炮声。警卫战士一骨碌爬起来跑到院里。毛泽东披着补了又补的灰棉袄和周恩来、任弼时也快步走出窑洞。毛泽东问哨兵岳成帮:

  “是炮响吗?”

  岳成帮报告说:

  “是炮响!已经响了一会了。”

  毛泽东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说:

  “胡宗南又该倒霉了,看他怎么办!”

  他站在院里,仔细听了一阵,又和周恩来、任弼时回窑洞里去了。这一夜,窑洞里的灯光一直亮着。

  第二天下午,毛泽东的秘书拿着1份电报,飞快的向毛泽东、周恩来住的窑洞跑来,一进门,正好碰上周恩来,便将电报递了过去。周恩来一看,高兴地喊道:

  “好!占了制高点就有把握。”

  毛泽东闻言,也高兴地说:

  “把它赶出工事就好办了。”

  可是正在此时,国民党军从南线赶来救援的48旅、84旅各1个团,在两辆坦克的掩护下,又逼近了蟠龙。

  毛泽东得报,他分析说:

  “敌人南线援兵不多,被我教导旅阻止于青化砭以北5公里处,他们要打到蟠龙至少要一两天;北线的刘戡、董钊更是回援不及,他们要从绥德赶回蟠龙,最快也要五六天。而眼下167旅,已成瓮中之鳖,决不能功亏一篑。”

  他和周恩来、任弼时决定:“坚持最后5分钟”,再打1天。毛泽东立即电告彭德怀、习仲勋说:

  “只要在这‘最后5分钟里’坚持了下来,胜利就是我们的。”

  彭德怀、习仲勋等人按照毛泽东的指示,激励西北野战兵团各部加强攻击。

  陕北蟠龙这块硬骨头尚未啃下来,华东战场上又骤然紧张起来了。

  顾祝同按照蒋介石的命令,指挥60个旅约45万人,采取集中兵力,密集靠拢,稳扎稳打,齐头并进的战法,向山东解放区再次发起进攻,企图压迫华东野战军北渡黄河,占领整个山东解放区。

  5月4日,毛泽东电示华东野战军陈毅、粟裕说:

  “今日收到你们2日电,得悉青驼寺歼敌3000,但因1纵远去宁阳,不能集中兵力打74师等部,失去一歼敌机会。目前形势敌方要急,我方并不要急,基于青驼寺教训,尤不宜分兵,不但1、6纵不宜过早分出,即现7纵亦宜暂留滨海地区1个月左右作为钳制之用。1个月后,看情况再行南下。

  敌军密集不好打,忍耐待机,处置甚妥。对于密集进攻之敌,要实行诱敌深入,机动作战。你们后方移至胶东、渤海、胶济线以南广大地区均可诱敌深入,让敌先占领莱芜、沂水、莒县,陷于极端困难,然后歼灭,并不为迟。惟:1、要有极大忍耐心。2、要掌握最大兵力。3、不要过早惊动敌人后方,让敌放胆前进,只要主力在手,总有歼敌机会;并要控制主力于机动位置,以应付各种可能出现的情况。因此,请考虑1、6两纵是否暂缓南下为宜,因南下过早,敌可能惊退,尔后难于歼击。因此,5、6两月,你们除以7纵位于海滨外,其余全部集中于莱芜、沂水地区休整待机,待敌人前进或发生别的变化,然后相机歼敌。”“凡行动不可只估计一种可能性,而要估计两种可能性。”“凡在局势未明之时,我主力宜位于能应付两种可能性之地点。”

  陈毅、粟裕遵照毛泽东的指示,重新调整了部署,将主力集结于莱芜、新泰、蒙阴以东地区待机。并令鲁南的第6纵队隐蔽,待机配合主力作战。

  5月4日,毛泽东又致电刘伯承、邓小平,令他们全军休整,于6月10日经冀鲁豫出中原,进行外线作战。

  刘伯承、邓小平接电后,复电毛泽东,要求从6月9日开始以半个月时间歼灭安阳附近之敌,并争取再打一仗,以减轻野战军将来出击中原的负担。因此要推迟1个月,即于6月底或7月初才能渡河南下。

  5月4日夜12时,蟠龙战役终于取得了完全的胜利,西北野战兵团全歼守军第167旅(欠1个团)和陕西自卫军第3纵队共计6700余人,活捉有名将之称的敌167 旅旅长李昆岗、副旅长涂建均;缴获山炮6门、夏季军服4万套,白面1.2万多袋,子弹100余万发,骡马1000多匹及药品无数。从而解决了西北野战兵团缺乏兵员和物资补充的困难。

  蟠龙战役捷报传来,毛泽东让警卫员将帆布躺椅搬出窑洞,他甩去披在身上的补丁灰上衣,只穿着细毛线衣,手夹一支烟,在帆布椅上一坐,沐浴着明媚的阳光,轻松地说:

  “来,晒晒太阳,照张相。”

  咔嚓,照相机快门闪过,毛泽东在王家湾留下了一张历史性的照片。

  彭德怀让人给毛泽东送来了一些白面和腊肉;贺龙让人送来了一些细粮和菜。毛泽东把这些都分到大伙房,和大家一起改善生活。

  蟠龙大捷后,西北野战兵团主力随即转至安塞休整。后来,胡宗南的主力于5月9日放弃绥德赶回救援时,蟠龙兵站基地早已变成了一座空堡。

  至此,西北野战兵团按照毛泽东的决策和战术,牵着国民党军的鼻子一个劲的转悠,在转得他们晕头转向之际,3战3捷,歼其1.4万余人,为粉碎胡宗南的进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再说5月11日,在华东战场上,顾祝同下令各部“跟踪进剿”。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变更稳扎稳打的战法,不待各兵团统一行动,即兵分3路,以整编第74师为中路,整编第25、第83师左右两翼配合,自蒙阴东南的垛庄东西地区北犯。

  此时,陈毅、粟裕收到毛泽东两份电报,其中说:

  “敌人已进犯,可选择好打的,歼灭其一两个军。究打何路为好,由你们当机决策,立付实施,我们不遥控指挥。”

  陈毅、粟裕全面分析敌我态势后,决定在蒙阴以东、坦埠以南地区,集中华东野战军优势兵力,以中央突破的方式,出其不意地迅速打掉国民党自翊为“五大主力”之一的美械装备“王牌”部队整编第74师。其具体部署为:

  以第4、第9纵队在坦埠正面阻击敌人;以第1、第8纵队分别楔入第74师与左右邻之间,割断该师与第25、第83师的联系;以第6纵队由铜石以南星夜兼程东进,抢占垛庄,切断第74师的退路,然后5个主力纵队共同围歼该师。

  5月13日,陈毅、粟裕发电向中央军委报告了围歼第74师的计划和决心。这一天,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在打退第74师等部向坦埠以南阵地的进攻后,迅速完成了对第74师的分割包围任务。

  5月13日夜,毛泽东复电陈毅、粟裕说:

  “以1、4、6、8、9纵歼击74师极为正确。该敌歼灭后,你们应集中尚未使用各纵,乘胜歼击83师及25师,收复蒙阴、青驼之线,实现中间突破。为此目的,使用于钳制东西两面敌人之兵力,不应超过1个纵队,或仅以地方部队钳制之,而集中在你们手里直接使用于坦埠附近地区者,至少要有8个纵队。总之,集中一切力量打破一路,则全局好转。”

  毛泽东发完这份电报,已是深夜,因陈毅正率部在行军途中,未能及时接到。毛泽东彻夜不眠,等候回音。直到陈毅回电说,已经收到中央军委的电报,毛泽东才准备去睡觉。他放心地说:

  “陈毅这个同志,只要接到命令,没有不全力执行的。”

  5月14日上午,西北野战兵团在真武洞召开了万人祝捷大会,庆祝蟠龙战役的胜利和西北战局的扭转。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向全体指战员祝贺,他还在大会上宣布:“党中央和毛主席仍旧留在陕北!”

  “毛主席还在陕北!”这个消息给人们带来了莫大的鼓舞,人们兴奋得欢呼着,跳跃着,把帽子丢上了半空。

  这天下午,天气很热,毛泽东和从真武洞回来的周恩来坐在一棵大树下休息。陆定一将干电池收音机放在一只翻过来的木盆上,调好了音量,里面传出了一位女播音员的声音,她正在播送新华社广播电台关于蟠龙大捷和真武洞祝捷大会的消息和评论。女播音员说到蒋介石背信弃义发动内战的时候声音冰冷,说到真武洞狂欢祝捷的时候热情洋溢,说道毛泽东的时候则充满感情。毛泽东对周恩来说:

  “这个女同志好厉害!骂起敌人来义正词严,讲到我们的胜利也很鼓舞人心,真是爱憎分明。这样的播音员要多培养几个。”

  此时,房东薛如宪老汉光着膀子,乐呵呵的跑来了。毛泽东高兴的跟他打招呼,搬凳子让座。老汉从没有见过收音机,一见这方盒子里会说话,惊奇得不得了。他半弯着腰,双手按着膝盖,左看右看,半晌才说:

  “这是啥东西,里面有人?”

  众人闻听轰然大笑。毛泽东说:

  “你们不要笑,要知道这个原理的话,给老人家讲一讲嘛。”

  毛泽东见大家都不开口,就递给薛老汉一支烟,让薛老汉坐下,给他讲收音机的原理。毛泽东从山谷里的回声,讲到空气的震动,又归结到收音机的构造,说得既形象具体,又通俗易懂。老汉高兴地说:

  “哎呀,这里真有大学问,今天我可开了眼长了见识了!要不在半道上绊个跟斗,拾这么个玩意回来,还兴许叫我砸了烧火哩!”

  一席话又引起大家一阵哄笑,毛泽东也笑了,他说:

  “好了,你以后拾到这个东西,可别砸了烧火。”

  老汉很认真地说:

  “不能烧不能烧,我还要留着听毛主席说话哩。”

  老汉至今还不知他面前的李得胜,就是他所说的毛主席。此刻,收音机里广播员以高昂的音调报告了说:

  “毛主席还在陕北!”

  薛老汉一听高兴得叫起来:

  “毛主席还在陕北啊!”

  后来,他逢人便说:

  “你们知道吗?毛主席还在陕北,不打败胡儿子他是不走的。”

  5月14日这一天,粟裕指挥华东野战军向第74师发动全线攻击,将其四面包围于孟良崮及其以北的狭小地域内。

  5月15日拂晓,华东野战军王必成第6纵队在第1纵队的协助下,攻占梁庄;王建安率领的第8纵队攻占了万泉山。至此,3个纵队打通了联系,最后封闭了对第74师的合围口,同时也构成了阻击国民党军第25、第83师的防线。

  蒋介石闻报又惊又气,差一点没晕倒过去,蒋经国赶紧将父亲扶到椅子旁坐下,问道:

  “父亲,您没事吧?”

  蒋介石闭着眼睛,摆摆手。蒋经国倒了一杯白开水,放在父亲面前。

  “经国,”蒋介石说:“给顾祝同发报。”

  蒋经国赶紧拿过纸和笔,说:“父亲,您说吧,我记录。”

  蒋介石缓缓地说道:

  顾司令祝同兄并恩伯、灵甫兄勋鉴:

  今已得知灵甫之74师被困孟良崮,甚惊,又甚喜。其惊之因是灵甫被困,随时都有危险发生。其喜之因是灵甫给我军寻找了一个歼共军陈、粟部于孟良崮的大好机会。因为我74师战斗力强,装备精良,且处在有利地形。再之,有恩伯、敬久、欧震3兄兵团大军云集,这是我国军同陈、粟决战的好机会。现令74师灵甫部坚守阵地,吸引共军主力,再调10个师之兵力增援74师,以图里应外合,中心开花,夹击共军决战一场,歼陈、粟大部或一部之兵力,一举改变华东战局。总之,一切均仰仗于诸位精诚团结,协同作战,为党国之大业献身出力,乃千秋殊荣也。

  顺颂戎祉!

  中正

  张灵甫立即复电蒋介石说:

  “我74师坚守孟良崮,固若金汤。望校长放心,灵甫决心固守孟良崮,吸引共军。但希望新泰之第11师、蒙阴之65师、桃墟之第25师、青驼寺之第83师、河阳之第7军和第48师、莱芜之第5军、鲁南之第64师、第20师以及楼德之第9师迅速向我增援,以构成内外夹击,与共军决战。我师建制完整,又处于战役中心,只要空投弹药及粮食、饮水,及时供足,外援友军及时效力,精诚参战,此时歼陈、粟大部可成定局,我国军必胜。否则,学生将以身殉国,杀身成仁,报校长多年之教诲。学生,灵甫叩呈。”

  蒋介石接到张灵甫的回电,激动地说:

  “这个张灵甫,真是我的好学生!”

  此时,转战在陕北的毛泽东、周恩来、任弼时也密切关注着孟良崮战役。周恩来对毛泽东说:

  “孟良崮战役已经打了2天了,一直就这么相持不下,这样下去,战役的情况转移是可能发生的。”

  任弼时也不无担忧地说:

  “陈老总的胃口太大了,这样撑下去是不行的。”

  毛泽东说:

  “我看,让华野先打掉74师,挫伤蒋介石的元气再说。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给陈、粟发报吧。”

  5月15日上午9点30分,中央军委致电陈毅、粟裕、谭震林说:

  “孟良崮一役,应迅速解决,不要贪多。首先歼灭74师,然后再寻找战机。”

  陈毅、粟裕、谭震林接到中央军委的指示后,彼此交换了意见,马上向各纵队下达了作战命令,命令中说:

  “党中央和毛主席来了指示,说不要贪多,首先歼灭张灵甫的整74师,然后再寻战机。现在敌人的10个整编师已经围在我军四周,先后打响。当前你们各纵队的主要任务是把张灵甫的整74师这个轴心敲掉,这样,敌人就没有巴望了,我军也就免得两面作战了。如果拖延下去,情况的逆转是可以预料的。因此,我担任主攻任务的各部队一定要发扬连续作战、不怕牺牲、不怕疲劳的作风,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孟良崮拿下来,要坚决、干净、彻底、全部的消灭74师。”

  陈毅又拿起电话,要通了1纵叶飞、4纵陶勇、6纵王必成、8纵王建安、9纵许世友,他连珠炮似的吼道:

  “国民党蒋介石和我们拼死决战,把我们反包围了,情况十分严重。现在成败在此一举,要不惜一切代价吃掉张灵甫和74师,拿下孟良崮。你们打掉1千,我给你们补充1千,打掉2千,给你们补充2千;全部打光了,我再恢复你们的番号。谁攻上孟良崮谁就是英雄。现在是只有冲锋,后退就是死亡。”

  粟裕从陈毅手中接过电话,补充说:

  “不要怕敌人的飞机和地面援兵,我们有困难,敌人更困难,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有丝毫动摇!”

  5月16日凌晨1时,粟裕命令各部队所有的炮火一齐向孟良崮实施猛烈轰击!293发炮弹只有12发没有命中目标。华东野战军主攻各部在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发起总攻。

  王必成6纵的预备队特务团在副团长何凤山和政委叶松盛率领下攻上了山头。叶松盛带1个加强营,歼灭了第74师1个团后,最先登上孟良崮,直捣张灵甫的指挥所。3连战士首先冲入张灵甫指挥部洞口,一阵猛烈扫射,张灵甫被汤姆枪子弹击中后脑,副师长蔡仁杰和58旅旅长卢醒等高级将领一并被击毙。

  主战场的枪炮声渐渐平息下来了,一名参谋拿着向中央报捷的电报稿,请粟裕签字,粟裕连连摆手,说:

  “命令各部队重新报战果,对歼俘敌人的数字,要力求准确无误。命令各部队必须继续搜查,不可放松警惕,特别是一些比较隐蔽的山沟里,要仔细搜查,没有命令,不准停止。”

  粟裕见周围的人不理解,又说:

  “我把歼俘敌人的数字作了反复统计核对,发现还差7000人左右。7000人不是个小数目,不可掉以轻心。”

  后来,华东野战军一部果然在一条山沟里发现了正准备突围的这批国民党军部队,当即被其全部歼俘。陈毅知道了这回事,立即给粟裕打电话说:

  “老伙计,这个仗你硬是越打越神了!我在电话里向全体指战员祝酒致贺!”

  5月16日下午5时,华东野战军全歼蒋介石的5大主力之一的王牌整编第74师及整编第83师的1个团,共计32000余人。

  蒋介石得到74师被歼的消息,气急败坏地说:

  “以我绝对优势之革命武力,竟为劣势乌合之匪众所陷害。”“孟良崮的失败,是我军剿匪以来最可痛心最可惋惜的一件事。”“真是空前大损失,不能不令人哀痛。”

  王耀武也哭着说:

  “74师之失,有如丧父之痛。”

  蒋介石为了嘉奖张灵甫,在南京风景区玄武湖建立纪念74师的纪念碑,把一艘炮舰改为“灵甫号”。同时,将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撤职,处分了25师师长黄百韬;将83师师长李天霞交军事法庭审判。后来,李天霞花了几十根金条才得以解脱。

  孟良崮战役结束后,粟裕就如何处理张灵甫的尸体,打电话对第6纵队政治部主任皮定均说:战死沙场的将军,应该得到一个军人的荣誉。皮定均按照粟裕的指示,派人花了400银元给张灵甫买了一口上好的棺材,还要给他穿上新军装。因为找不到国民党军的将军服,只好给他穿了一套解放军的服装,并且把他的脸也洗得干干净净。

  被第6纵队俘虏的1个少将旅长和8个上校,要求最后看一眼他们的师长。政治部副主任谢胜坤向皮定均请示,皮定均同意了。皮定均、谢胜坤和战士们押着这9个将校来到了张灵甫尸体前,9人围成半月形跪下,全部哭了,哭了一会儿,收住泪站了起来。

  皮定均、谢胜坤默默的看着这一切。皮定均待他们站定,说道:

  “这就是你们师长的下场。他执行蒋介石命令,积极打内战,说要3个月内消灭共产党。他一路追着我们,从淮阴到涟水,从涟水到山东。结果被消灭的不是我们,是74师,是张灵甫本人。你们师长如此下场,是什么原因?你们认真考虑一下吧。”

  5月21日,西北野战兵团主力西进陇东,攻击突然袭击陇东地区的青海马步芳、宁夏马鸿逵两部;同时调动胡宗南军。

  5月22日,新华社就孟良崮战役发表评述说:

  “华东人民解放军和华东解放区的人民,在全国人民的爱国自卫战争中,担负的任务最严重,得到的成就也就最荣耀。”

  5月22日,毛泽东致电陈毅、粟裕等人说:

  “歼灭74师付出代价较大,但意义极大,证明在现地区作战,只要不性急,不分兵,是能够用各个击破方法打破敌人进攻,取得决定胜利。在现地区作战,是于我最为有利,于敌最为不利。

  现在主要战场还是在山东,全国各战场采取的一切攻势,均是帮助主要战场山东打破敌人进攻,刘邓下月出击作用也是如此。而山东方面的作战方法,是集中全力于济南、临沂、海州一线以北地区,准备用六七个月时间(5月起),六七万人伤亡,各个歼灭该线之敌。”

  欲知毛泽东的战略计划能否实现,且看下一章叙述。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电子版已上传至毛泽东大传QQ群:327239730的文件夹里,请诸位网友下载,并广泛转发。

  《毛泽东大传》第三版实体书一套全十卷共六册,有需要的读者可复制淘宝店铺网址进店查看,店铺网址:shop70334099.taobao.com/, 也可淘宝搜索“毛泽东大传东方直心”,店铺号:87161787.请大家看后多提宝贵意见,作者东方直心电话/微信:13937776295,QQ:2425751303。

最新推荐

习近平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引领改革开放纪实为什么中国坚持开放?习近平用实践告诉你习近平等出席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文艺晚会

热门文章

落后不一定挨打 腐败必然亡国——写在第五个国家公祭日

顽石:原来还有这样一种和尚(外二篇)

洋河酒厂数千名员工集体罢工,数百名工人冲入厂区讨要说法

郭松民 | 再谈国家公祭日:“失败悲情”与“胜利豪情”

孟晚舟被保释才4天,华为反击震撼世界!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