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园林被曝拖欠几千名员工数月薪水 逼离职签霸王协议

作者: 记者 日期: 2019-04-21 来源: 红星新闻

  4月20日上午,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易简财经等财经媒体在微博爆料称东方园林(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拖欠员工薪水。记者在相关微博话题下发现,有多名自称东方园林员工的博主发微博称公司已经欠了几千名员工四五个月的工资,且员工讨要工资诉求无门。在随后的采访中,有相关员工及家属告诉记者,东方园林欠薪四个月以上,还逼员工离职并签订了带有霸王条款的离职协议,而事情至今仍未解决……

  东方园林曾是中国园林行业第一股,创始人何巧女曾因天价捐款数额被称为“中国女首善”,是中国著名女富豪。但最近,东方园林则是风波不断,何巧女卸任东方园林环保集团董事长、东方园林337万存款被法院裁定冻结,一季度亏损超2亿元,如今又被曝出欠薪。

  

  ↑北京东方园林总部。图据东方IC

  东方园林被曝拖欠几千名员工工资

  近日,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有媒体在微博爆料称东方园林欠薪。

  记者在相关微博话题下发现,有多名自称有多名自称东方园林员工的博主发微博称公司已经欠了几千名员工四五个月的工资,且员工讨要工资诉求无门,相关微博称公司只有作秀和推诿,没有任何一句关怀和慰问……

  

  ↑东方园林欠薪话题下的相关微博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相关媒体所配的图片来自于微博名为“没节操的十四爷”的博主,该博主于2019年3月29日发布名为《请东方园林正视欠薪问题,尽快解决员工合理诉求》微博文章称:公司拖欠工资将近5个月未发工资(2018.11~2019.03)。马上进入4月欠薪将近半年之久。报销已一年有余(2018.01至今),2017年奖金亦未发放。

  文章称本诉求系东方园林离职与在职员工迫于生计(发出),并向公司提出四点诉求:

  1,先行发放公司11级以下离职及在职员工所有拖欠工资。

  2,2018年报销及离职员工补偿款等拖欠款项希望公司拿出具体发放时间表和解决办法。

  3,奖金酌情与相关在职、离职人员商谈解决办法。

  4,希望董事长何巧女女士公司内部致歉员工。

  

  ↑博主“没节操的十四爷”发布的名为《请东方园林正视欠薪问题,尽快解决员工合理诉求》的文章

  微博名为“米虫虫虫”的博主则转发此文称: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从2018年10月至今累计拖欠7级及以下员工4个月工资马上5个月;8级及以上员工5个月工资马上6个月。拖欠全员一年以上报销款,从2018年至今非法裁员4000人以上,被裁员工绝大部分工资、报销、不合法补偿没有发放;2019年2月份社保、公积金断缴。公司11级高管工资每月部分发放。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相关博主罗女士,她说自己的丈夫杨先生去年11月份入职东方园林,是一名普通的6级员工,杨先生从入职开始,东方园林就有欠薪的情况出现,并且从欠薪开始,东方园林没有给过一句解释和原因。

  

  ↑罗女士与记者对话截图

  罗女士说,自己的先生在今年3月初离职,目前被东方园林欠薪4个月,社保公积金也断缴。

  “去年下半年到至今陆陆续续有部分员工去劳动仲裁、上诉,至于讨要结果反正不是好消息咯,而且现目前欠薪员工在一千以上,欠薪时间到半年不等(包括在职和离职)还有大部分员工2017年垫付的报销几万到十几万不等都没有拿到。”罗女士说。

 

  员工离职要签订带霸王条款的离职协议

  罗女士称,危机至今,包括何巧女在内的任何高管,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倾听员工诉求,安抚员工情绪。“都是打工一族,没有几个家庭经得起四五个月没有收入。”

  “以我丈夫所在部门为例,领导踢球给人力,人力踢球给领导,领导都缩着不敢发声。最后只是用沉默和欺骗来逼员工一步步走到公司对立面,有些人力甚至连哄带骗,最后甚至用威胁的口吻逼员工离职,逼员工离职时,签订各种带有霸王条款,甚至违背劳动法的离职协议”。

  罗女士向记者提供了东方园林和他的丈夫以及别的同事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她说,第六项全是霸王条款。

  

  ↑罗女士提供的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和他的丈夫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

  在该协议书第六款,红星新闻记者看到了这样的表述:“自甲乙双方解除劳动合同之日起,乙方不得以任何理由向甲方索取其它任何费用或提出任何主张,乙方与甲方再无任何与劳动合同相关的法律或经济纠纷,乙方在职期间的所有劳动都获得了正当充分的经济报酬,在职期间的所有待遇和福利(含各项国家法定福利等)都获得了足够的经济补偿,自此以后,决不向甲方提出任何与劳动关系相关的经济仲裁和/或诉讼如有违反,乙方愿意先补偿方相当于上述金额的两倍再提交仲裁和/或诉讼。”

  就这份,记者咨询了甘肃昭煕律师事务所张文豪律师。

  张律师说,第六款这种条款是无效的,违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反了律法强制性规定,算霸王条款,劳动者一般可以主张这是受企业胁迫签的,不是真实的意思表示。

  “首先,合同中承诺放弃诉权的条款是不具有效力的,《民事诉讼法》地一百二十三条规定:人民法院应当保障当事人依照法律规定享有的起诉权利。对符合本法第一百一十九条的起诉,必须受理。同时《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 起诉必须符合下列条件:(一)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二)有明确的被告;(三)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四)属于人民法院受理民事诉讼的范围和受诉人民法院管辖。也就是说,只要符合《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一十九条规定的要求,劳动者就可以向法院起诉。

  第二,在劳动关系中,劳动者是弱势一方,很可能出于用人单位的胁迫而承诺放弃权利。劳动仲裁委员会或法院一般都会支持劳动者提出的受胁迫的主张。”

 

  批量裁员几千人且没有支付所有费用

  红星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微博上的另一位爆料人张先生,他说自己是东方园林环境集团管理岗位的员工,具体职位不方便透露,职级是9级。

  张先生说,他的工资从2018年11月的一直拖到2019年3月还没有发,工资及报销,辞退的补偿金,都没有发。

  “2017年的年终奖也没有发,更别提2018年的了,从2019年2月开始公积金也是断的。裁员的员工,也没有支付所有费用。”

  

  ↑张先生和记者的对话截图

  对于东方园林与员工签订的《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张先生说这个协议是东方园林人力负责人张振迪那边发布的模板,全东方园林都是用的这个模板,“这样的霸王条款,离职人员人手一个。”

  至于现在的打算,张先生表示,之前有个别员工去公司闹,以闹争取到了欠薪,其他走法律途径等待的都还没有解决。

  “我们在一起仲裁中,目前有很多波员工,组成了好多波仲裁。 ”张先生说。

  随后记者联系到了一位李姓女士,她说自己是东方园林投资总监,李女士说他加了几个讨薪群,一群里头500人都满了,全部都是欠薪的。二群里面也有60多个人,例外还有一个东方园林离职人员群,有392人,李女士说,这392人都是曾经欠过薪的,这里有些人经过不断的声讨,包括到公司去示威闹事,找领导,就是说硬性谈判等,有一些人呢,已经拿到钱了,所以目前这392人不是全部欠薪,有一部分人已经拿到钱了,但是究竟有多少人拿到钱了,这个现在没法统计。

  

  ↑李女士所在讨薪群

  李女士说,目前已经有上百人去仲裁立案,光4月15日集体开庭的就29人,她本人就是开庭者之一,她说目前还有大概几十人在朝阳仲裁中心已经是立案了,但是还没有拿到开庭通知,而刚才说的29个人都是已经公开了信息的。

  随后李女士向记者提供了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收据。

  

  ↑李女士提供的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的两张收据

  李女士说,在离职之前,很多人都已经欠了三四个月,甚至四五个月的工资,然后到解除劳动关系协议书上写的给钱的日子了,还不给钱。

 

  去年5月至今 至少有4300多人离职

  前述张先生说,东方园林从2018年5月开始到现在批量裁员,李女士也向记者印证了这个说法。李女士还向记者提供了东方园林人力部门同事提供给她的相关证据和数据。

  

  ↑李女士向记者提供的相关证据和数据

  李女士提供的东方园林全公司办公用的oa系统(自动化系统)数据截图显示,截至2018年5月底,东方园林oa系统显示在职7628人,2018年8月底,东方园林oa系统显示在职5071人,截至2018年11月底,东方园林oa系统显示在职3967人,截至今日,oa系统显示在职3286人。

  也就是说,从去年5月份到现在,东方园林总共有4300多人离职。

  

  ↑李女士向记者提供的相关证据和数据

  李女士说,这里面肯定有主动离职的,主动离职的没法统计,但是长期不发工资,那么员工受不了,他就会提出离职。当然了,公司在去年11月底之前,还有一些裁员计划,李女士提供的人力负责人微信群截图显示,截至2019年3月1日,东方园林累计裁员1637人。

 

  业绩预亏存款被冻结,东方园林风波不断

  东方园林被称为中国园林第一股,主要提供生态湿地、园林建设和水利市政等设计施工。

  东方园林身上的标签很多,中国园林行业第一股、创始人何巧女被称作 “中国女首善”、 曾经的PPP民营第一股。但最近,东方园林则是风波不断。

  东方园林2019年3月29日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预告显示,其预计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亏损2.2亿元至亏损2.5亿元。

  而东方园林早前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快报则显示,2018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1.90亿元,同比降低13.37%,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7.67亿元,同比降低18.87%。

  关于业绩变动,东方园林表示,公司根据国家政策及行业政策的导向,主动、及时地调整生产经营计划,对公司营业收入产生一定的影响。同时,受融资成本上升的影响,财务费用同比增加,造成净利润较上年同期下降。

  业绩亏损之外,东方园林还面临资产被冻结的法律裁判。

  红星新闻记者发现,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于4月4日发布了两份仲裁执行裁定书,冻结了东方园林超300万元的资产。

  

  ↑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4月4日发布的两份执行裁定书截图

  相关裁定书显示,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8)京仲裁字第0089号裁决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成都三联花木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2019年4月1日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北京市三中院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二百七十万零五千五百零四元四角一分等等。

  而北京市三中院的另一份裁定书显示,北京仲裁委员会作出的(2018)京仲调字第0572号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申请执行人北京东鑫通达商贸有限公司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本院于2019年4月1日立案执行后依法向被执行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发出执行通知,责令其接到执行通知后立即履行该法律文书确定的义务。

  北京市三中院裁定,冻结、划拨被执行人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的银行存款人民币六十七万四千一百零六元整等等。

  就被爆拖欠员工薪水一事,红星新闻记者试图联系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截至发稿,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红星新闻记者 白兆鹏

最新推荐

朝鲜丰溪里核试验场拆除一周年 半岛局势仍待解中国外卖员“难逃速命”习近平江西考察之行特意嘱托这些事习近平视察陆军步兵学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