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层调研:S工厂调研报告

作者: 赤色星灵佐伊 日期: 2021-09-04 来源: 赤色星灵佐伊

  基本情况

  S厂是沿海z市工业区中一普通小厂,登记在案的正式员工共计52名,实际员工数应该远大于此。具体部门数量不详(公司对此不对外透露)。员工男女比例接近2:1,其中某些部门女性数量较多,男女比例1:2,其他部门都是男性数量远大于女性。地域分布以两广地区为主,占绝大多数的为广东珠三角一带,另一大头为广西所来的务工人员。公司员工学历普遍不高,多为小学初中,具体数据不详。员工以中青年为主,中年人数多达80%,青年人约20%,30岁到40岁的员工占多数。工厂流动性不大,80%为3年以上老员工,7年以上占30%。公司上层具体人事安排、权力分配、利益分配不详(该厂对此保密较严)。

  部门生产情况概述

  S厂生产大楼共三层,隶属于三个部门,第一层生产部门负责铜及铜合金系列产品,第二层生产部门负责电子元件、电子配件,第三层生产部门负责加工制造电子线、电源线。笔者工作的部门为第三层生产部门,下面详细讲解该部门。

  该生产部门共计12名员工,管理人员4名,从事生产人员8名,男女比例2:1。工作时间一般8小时,如有加班10小时,一周六天,周日休息,不轮休。

  管理人员分别为1名主管,1名组长,2名文员。

  主管负责总体事务,对接上头,教员工生产细节,但多数时间在办公室通过摄像头监督员工。每天7点半上班,比员工早到半小时,5点半下班。除了电脑监督,主管会多次巡视车间,次数不限,对员工生产效率要求较为严苛,生产时间具体到秒,对熟练程度、专注程度要求高,常催促员工提高生产。对迟到行为不容忍,每迟到10分钟扣10块(曾有员工因迟到与主管发生争执,该员工迟到30分钟,被扣30元,而员工时薪仅14元)。要求员工要保护好公司物品,产品要求精细苛责,把公司当作自己的,努力去与其他公司竞争,部分员工被其洗脑,对公司利益极为维护。

  组长负责监督员工,检查产品质量。组长并不参与实际生产,哪怕是特别忙的情况,也不帮忙,95%的时间都是坐在一旁打游戏,员工对其意见较大,时有发生争执。文员亦不参与生产,一名经常不上班,一名在办公室对接关系,多数时间都是玩手机或电脑。

  生产人员分别从事电子线生产、加工、装箱、包装等环节的工作。具体生产过程如下:两名中年广西男性员工都负责电子线的生产,该工作需要一定的力量,并且需要持续站立8小时,对身体素质要求较高。两名女工将生产出的电子线拉到工作处,对火线、零线、地线分别进行通电测试,完成后交由另一名女工通过绑线机器进行捆绑,再由其他四名女性员工进行四项不同的剥线工作,最后由三名女性员工检查以及包装。工作非常急促,一般情况下,剥线机10分钟就要完成一箱电子线的剥线工作,而且对长度精度的要求较高,无论剥长还是剥短,都是不合格的。这非常考验员工的熟练程度和操作细节,主管对操作细节要求极高,细致到要一秒剥一根电子线,小型剥线机在高速运转下,有打伤手指的风险,但为了效率,没人会注意那么多。

  车间工作环境一般,没有空调,用大风扇,粉尘污染较大,塑料味极大。大型机器5件,小型机器6件,有工伤风险,车间较重视安全,主管多次强调安全生产问题。

  工人一天的劳动生活大概如下:8点前10分钟上班签到,开窗通风,然后提前5分钟开工,一旦有人开始劳动,整条流水线都会运作起来。一般情况下,员工会连续劳动到10点,这两小时内效率极高,少有人偷懒。10点前后就会感到疲惫,有所松懈,这时员工就会选择上厕所玩会手机、洗脸,或者打水喝水,不管其他人是否在工作,流水线是否会断。主管组长这时候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刻意去督促员工。休息过后两小时工人的生产效率会明显降低,有些工人会边工作边聊天扯家常,刷抖音分享视频,吃水果,这会主管就会出来巡视,要求加快工作效率。

  工作比较轻松或提前完成工作的女工,在这两小时内则会有大量时间玩手机,主管来了就做做样子。一直到11点50分,工人就会主动关闭电源,下班吃饭。1点30分继续打卡上班,这会人们都会犯困,但前两小时工作效率一般不低,后两小时老油条都会摸鱼玩手机,集体降低工作速度,组长并不在乎这种情况,他会继续玩游戏,主管有时看不下去,就会出来督促,但效果不大,老员工都爱答不理。一直到5点20分,员工关闭电源关窗离开。

  该车间工人偷懒情况极多(具体原因在于工资,后面叙说),且大多数都是明目张胆,具体方法如下:

  1、 降效率。由于工资是与工时挂钩的,老油条们并不在意工作效率,做快了累着自己反而不好,工人们会趁主管不在时边玩手机边工作,故意延长整体工时。

  2、 堆电线。有些老员工仗着自己工作比较轻松,速度又快,就会放着电子线堆着,不管越堆越多,自顾自玩手机,玩个半小时再做,反正没十分钟就做完了,做快了反而会被主管叫去做其他的。

  3、 支开人。负责捆绑电子线机器的阿姨脑子有缺陷,员工会通过让她去喝水、吃水果、刷抖音、下唠嗑等手段,不让她工作,从而从源头上解决生产太快问题,一旦捆绑电子线没接上,后面的员工就可以尽情玩手机。

  4、 蹲厕所。部分员工会蹲厕所玩手机,一蹲就二十来分钟,且厕所空气比车间空气清新,所以相较车间聊天玩手机,工人更喜欢在厕所,但有时会碰到主管,比较尴尬。

  工人对偷懒情况都习以为常、不以为意,原因是以前工资是计件的,现在改为按工时计算,做快了对自己没好处,做慢了就可以延长工时,即增加了工资也轻松了自己。工人都不喜欢加班,主管有时会以工作效率太低,需要完成指标为由加班,但工人都极大不满,效率反而更低。主管多次开会,强调要么加快效率不加班,要么慢慢干加班,工人由于不喜欢加班,颇为不满的情况下,还是选择加快效率,换取每天8小时。

  工资和福利

  该工厂中部分工人工资低于z市非全日制职工小时标准,而部分老员工有基础工资保底,工资高于z市月最低工资标准。公司基本没什么福利,伙食补贴为一天包两餐,中餐以及晚餐,一顿7元,合计336元,周日不包伙食,没有高温补贴,有时下午有糖水供应。

  三年以下的员工或临时工没有底薪,每小时14元,在有单工作繁忙时,一周六天8小时,工资可达2688元。

  三年以上老员工以前工资底薪在2600上下,后通过抗争争取底薪到3400左右,工作闲暇时,一个月只干一星期,照样可以拿工资(据老员工交代,6月份部门没工,一个月只干了几天,白拿底薪,这也是为什么公司福利待遇以及环境不好的情况下,老员工不选择离开的原因),工作繁忙时,老员工工资可达5000元左右。

  组长的工资比较特殊,虽然是七年老员工,但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车间打游戏,所以工资仅在2600左右。

  由于公司保密性极强,加上部分管理人员不愿意透露工资,故文职、主管、其他部门及以上职位具体工资不详,但从主管无意透露的电子线成本(2元)和售卖价格(40元左右)可知,其中利润极大,上层人员工资应该极高。

  据员工透露,公司五险一金只交五险,但员工都很满足,虽然工资低、环境差、福利差,但工作清闲,都不愿离开。

  公司其他情况

  (一)管理方面

  公司管理情况较严苛,有明文规定的罚款制度,对抽烟喝酒、打架、偷盗、乱扔垃圾等行为都会做相应的惩罚,或开除,或罚一到两百块钱。生活管理设置了一大堆条条框框,有些限制比较严格,有些则被人忽视,比如23点前熄灯、宿舍卫生定时检查,脏乱者罚款等等,实际上并不执行。主管较少骂人,除了和有些许精神病的工人有过争执,但在工作效率上经常给员工压力。组长态度较差,有时出口不逊,与员工关系不好。门卫管理要求也严格,哪个部门员工都要详细登记,门卫负责查水电表以及提供钥匙,每个宿舍只提供一把钥匙,人多要用只能跟门卫拿钥匙到五公里之外的地方配钥匙。食堂吃饭需前一天下午5点前通过小程序报餐,通过人脸扫描才能吃饭,如果忘了报餐,那就什么都吃不了。

  (二)生活环境

  宿舍环境较差,由于公司是98年成立,故许多宿舍都显得老旧,洗手台厕所都有青苔和许多尘垢,水龙头污染较为严重,但员工仍用水龙头作为饮水来源。厕所脏臭,墙壁破旧,只有一面窗户,采光通风一般。每间宿舍可以容纳8人,4个双人床,但由于工厂人少,实际每个宿舍都在两三人左右,故不显得狭小,不过由于之前务工人员留下许多杂物,没有清理,所以每间宿舍都特别杂乱且潮湿。管理人员的宿舍比较优越,宽敞卫生,把宿舍作为自家房子使用,但仍有许多人选择不在工厂居住。

  (三)斗争

  工人极少大规模斗争,除了一次涨工资,还是谈出来的。管理层还是不太敢动员工,哪怕是加班都要开会协商,工人一般都是被动性斗争,虽不满,但都不开口,主管比较机灵,一看到工人有不满情绪就不敢加班。

  (四)工作时间和休息

  一般情况早上8点到12点,下午1点半到5点半,每天8小时,一周六天。繁忙时加班2小时,当然极少加班。闲暇时上班玩手机。节假日正常放假,除非加班,否则没有夜班。请假方面比较简单,告知主管即可,一般主管不会刻意为难。

  员工生活

  不同员工有不同的工资水平,此处以三名不同员工为例。

  1、广西大叔(约等于临时工)

  工资约2700,宿舍水电费325(没空调),吃饭200左右(早餐喝自己煮的白粥,晚餐午餐公司报销,周日会出去买其他吃的),话费50左右,生活用品100左右,喝酒零食抽烟400左右(每三天买一次,一次20多),衣服开销基本没有,出行100多(有辆自己的摩托,但很少出行,路程也不远),看病花销基本没有,身体健康,扣除花销每月基本能剩1500,这是在极其节俭的情况下才能省下来的。

  广西大叔到厂打工约半年,时间不长,但俨然把脏乱的宿舍当自己家,把自己的床铺打理得特别干净,还带上蚊帐床帘床垫。平时生活很节俭枯燥,一般都是下班打饭后,把饭放锅里保温,刷抖音或看连续剧到8点再吃饭,吃完后和老婆通电话,谈到家和儿子,就很难过,沉默不语。

  据其交代,在他广西老家那边,孩子要读小学的花费极大,每学期5000元,如果只在老家农村种田的话,平摊一个月也就挣几百块钱,根本不够孩子上学的开销,到厂里打工还能应付一下。关于春节回乡,大叔特别感激,他提到许多跟他一样的广西务工人员都不坐火车高铁回家,而是开摩托回家。老家离工厂600里路(实际应该三四百里路),他们都会选择晚上10点以后出发,因为凌晨路上车辆不多,浩浩荡荡的返乡大军会连续行驶七八小时,早上到家。一路上路过每一个乡镇或加油站,都会有工作人员招呼他们休息,有免费的食物和水供应,加油也是免费的,大叔谈到这特别高兴,连说感谢国家的政策。大叔并不厌烦厂里的生活,他说在这里比较自由,每月3000多元比在农村每月几百好多了。

  2、阿姨(五年老员工)

  阿姨在部门里资历算是高的了,曾任组长,但后来嫌麻烦就不干了,专心于工作。

  阿姨交代,之前工资2600保底,后来协商后,工资就改为3400保底,每月工资基本在3500左右徘徊,加上她回家后还会拿出四个小时做手工,每月所得能达到4000快5000,家里有儿子,一个大学,一个初中复读,整体压力不大。每月不乱花的情况下,家庭存款能有5000左右。

  对公司的评价良好,认为在此工作清闲,工作量也不大,尤其是五六月份,没工的情况下还能拿底薪。作为老油条,经常摸鱼,且敢直接休息玩手机、吃水果,一休息就能休息半小时,对效率什么的注重程度也不大,由于是老员工,当过组长,主管就没怎么说她。

  3、组长(七年老员工)

  平时多数时间都在打游戏,生活简单,因不从事劳动,工资较低,但有管理权,据他说,此处清闲,每月2600也无所谓,他基本没什么开销,一个月下来也就花个600多,其余的钱都汇给母亲。一般的娱乐项目就是打游戏、看视频、看直播、看小说。

  后记

  该次调研的厂,在众人口中都是好厂,清闲,工作量低,工作时间不长底薪高。但实际“工作量低,工作时间不长”是用效率换来的,按主管要求,一小时能生产3000多根电子线,8小时就能生产24000多根电子线,哪怕只以“高端产品”的10元利润来算(实际利润应该远大此),该部门工人一天的劳动产品就能创造价值240000的商品,也难怪公司能在没工的时候保持底薪。

  虽然上层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工资所得,但可以推断实际利润空间应该是极大的,资本从中撺取的剩余价值是极多的,通过提高效率降低工时的办法,工厂既降低了所需花费的可变资本,也获得了工人的好感——8小时工作,清闲,从中获取极大的利益。哪怕有些工人知道不必为公司卖命,懂得偷懒摸鱼,也逃避不了公司对其的剥削,因为他们的工作效率实在是太高了,大大缩短了必要劳动时间,8小时中,超过一半的时间属于剩余劳动时间。通过收获工人的好感,即使该厂已经基本没有年轻人,也招不到年轻人,该厂仍然拥有一群愿意依附其中的中年工人,足以维系其剥削运行。

  由于资本对劳动的异化,工人也是极其厌恶这种高速且重复的工作的,他们总会相反设法偷懒,但因为普遍知识水平较低,主管有意缓解矛盾(通过宣扬公司价值观,宣传公司比其他公司更加清闲,工作量更低),很少有工人主动斗争,唯一一次也不过是协商提高底薪。工人的眼界被限制于一家公司中,为公司提供大量剩余价值,不曾察觉到不合理之处,最终把自己完全“贡献”给公司。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