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向中央编译局转赠的特殊书柜

作者: 崔友平 冯瑾 许萌 日期: 2021-10-19 来源: 淮左徐郎备份

  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展览馆里,一个兼具东西方风格、带有浓郁历史厚重感的书柜格外醒目。107册装帧精美、风格统一的德文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有序排列在书柜中。这些精美的图书有何特殊之处?书从哪里来?这还要从德国说起。

  威廉·皮克与中国的情谊

  朱德和威廉·皮克的合影

  在世界共产主义运动和工人运动的历史大潮中,德国一直占有重要地位。它不仅是马克思主义创始人马克思和恩格斯的故乡,有着悠久的工人运动传统,还培养了一批思想理论家和工人运动的杰出代表,建立了德国历史上第一个红色政权—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威廉·皮克是在德国工人阶级斗争中逐渐成长为德国乃至国际工人运动的杰出代表的,他是德国共产党和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创始人、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的领导人。

  1876年,威廉·皮克出生于德国古本市一个工人家庭。他14岁时成为一个木匠学徒,18岁时加入木匠工会,次年加入德国社会民主党。作为德国社会民主党和工会的积极工作者,威廉·皮克多次参加并领导了德国的工人运动,与卡尔·李卜克内西、罗莎·卢森堡、克拉拉·蔡特金等并肩战斗,在德国工人运动以及反对帝国主义战争和德皇政府中锻造了坚韧的斗争精神。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威廉·皮克与他的战友发动了十一月革命,创立了德国共产党。1945年法西斯灭亡后,威廉·皮克领导的德国共产党与德国社会民主党合并为德国统一社会党,德国社会主义工人运动内部的分裂就此消除,威廉·皮克被誉为“统一的创立者”。1949年10月7日,民主德国宣布成立,11日,威廉·皮克当选民主德国第一任总统。

  威廉·皮克不仅领导了德国的工人运动和共产主义运动,而且一直十分关心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发展,高度关注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和建设事业。早在1928年,他就参加了共产国际的领导工作,担任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委员。1931年起,他担任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主席团委员和书记处书记,为国际工人运动作出重要贡献。民主德国成立后,在威廉·皮克的领导下,民主德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保持着友好交往。1954年7月29日,威廉·皮克在民主德国接见了周总理率领的中国党政代表团,就加强两国友好关系进行了亲切交谈。1955年12月,时任民主德国总理奥托·格罗提渥率领的代表团来华访问,与我国签订了《中德友好合作条约》,发表了两国政府联合声明,明确双方在互相尊重主权、互不干涉内政、平等互利的基础上,巩固和发展政治、经济、科技、文化等各方面的合作关系。1956年1月,朱德率团赴柏林出席了威廉·皮克80寿辰庆祝大会,为世人留下了祝酒的经典照片。20世纪50年代,双方高层的频繁互访进一步加深了两国的友谊。

  1959年,威廉·皮克已83岁高龄。那年4月30日,时任德意志民主共和国人民议院主席团主席、自由民主党副主席约翰尼斯·狄克曼及议院主席团第一副主席、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政治局委员赫尔曼·马特恩一行应邀访问中国,与另外十个社会主义国家代表团和驻华使节一同参加我国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活动。访问期间,狄克曼和马特恩一行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亲切接见。狄克曼向毛主席转交了威廉·皮克精心挑选、嘱其赠送给毛主席的一批精装版马克思主义经典文献,以此表达威廉·皮克对毛主席以及中国人民的深厚情谊,展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阵营中兄弟国家共同的理论基础与思想共鸣。

  就在这批文献赠送后第二年的9月7日,威廉·皮克在柏林逝世。当晚得知消息后,毛主席、周总理、朱德等前往民主德国驻华大使馆吊唁,在皮克总统的遗像前静默悼念。此后,随着中苏分裂和国际共产主义运动的风云变化,毛主席再没有亲赴使馆悼念苏联和东欧国家领导人,这也成为他最后一次亲自悼念苏联和东欧国家领导人。1960年9月10日,在威廉·皮克殡葬之日,我国全国下半旗一日向威廉·皮克的逝世致哀。在中共中央致德国统一社会党的唁电中,威廉·皮克被称为中国人民最亲密的朋友。

  毛主席转赠赠书

  毛主席一生酷爱读书,并注重对书籍的收藏。几十年来,他积累了9万余册藏书,内容纵贯古今中外,囊括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哲学、经济、政治、军事、文艺、历史、科技、宗教等各领域。在这些卷帙浩繁的藏书中,外文图书也并不罕见。毛主席的外文藏书主要来自国际友人的馈赠,包含了英文、俄文、德文、法文、西文、日文等各类语言。

  主席转赠的威廉·皮克赠书

  与其他国际友人赠书不同,威廉·皮克所赠送的这批文献并没有继续保存在毛主席藏书之中。在获得这批赠书后不久,为了最大程度地发挥这批马克思主义著作的文献价值和收藏价值,考虑到中央编译局作为中央专门成立的马克思主义著作编译机构,毛主席将这批经典文献,连同书柜一起全部转赠给原中央编译局。收到文献后,原中央编译局精心将其收藏在图书馆珍本库中。2011年,随着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展览馆的建立,这批藏书又被收藏展示于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展览馆中。

  这批藏书共计81种107册,全部为狄茨出版社20世纪50年代出版的德文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从内容上看,这批文献主要包括三类:一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著作的部分全集本和单行本,包括《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1至3卷,《列宁全集》第3至10卷、23卷,以及《共产党宣言》《哥达纲领批判》《资本论》《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自然辩证法》《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国家与革命》等;二是威廉·皮克本人及其战友们—德国马克思主义思想理论家、德国工人运动的著名活动家、民主德国的领导人们的著述,包括威廉·皮克自己的著作《威廉·皮克演说论文集》4卷本、罗莎·卢森堡的《罗莎·卢森堡演讲著作精选》两卷本、弗兰茨·梅林的《中世纪结束以来的德国史》《莱辛传奇》、克拉拉·蔡特金的《回忆列宁》《德国无产阶级妇女运动史》、恩斯特·台尔曼的《恩斯特·台尔曼关于德国工人运动史演讲论文集》、瓦尔特·乌布利希主编的《德国工人运动史》前4卷、奥托·格罗提渥的《奥托·格罗提渥演讲著作集》3卷本等;三是苏联领导人加里宁的《论共产主义教育》以及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普列汉诺夫的《论一元论历史观的发展》《唯物主义史论丛》《联共(布)党史简明教程》等。

  毛主席赠书的独特版本

  毛主席转赠的威廉·皮克部分赠书

  2018年,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和中央编译局职责整合,组建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如今院信息资料馆藏有大量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全集、选集、单行本著作,以及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和国际工人运动方面的外文文献,形成了丰厚的马克思主义文献馆藏体系。就其文献内容本身而言,毛主席转赠的威廉·皮克这批文献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信息资料馆馆藏中多有收藏,文献本身的价值并不突显。然而,就其版本而言,这批文献则具有十分独特的价值。

  这批文献全部采用统一的封面形式,装帧精致考究。赠书均为羊皮包面,封面多采用上口烫金、文字涂金的设计形式。这一版本在经典著作的出版史上极为罕见,国内外鲜有收藏。这一点也得到国外马克思主义著作编辑研究专家的印证。据老同志回忆,德国著名编辑学家、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编委会和学术鉴定委员会成员理查德·施佩尔教授及德国著名历史学家、国际马克思恩格斯基金会秘书长曼弗里德·诺伊豪斯教授曾访问原中央编译局,在看到毛主席转赠的赠书时,他们都表现出极大的兴趣,对这批文献的独特版本感到十分惊奇。他们一致认为,这批文献的版本极为稀有,甚至推测这批赠书或许是威廉·皮克嘱托狄茨出版社专门为赠送毛主席而订制的独特版本,这无疑进一步提升了这批文献的版本价值。

  风云激荡,时空变迁。毛主席转赠威廉·皮克赠书距今已过去60余年。60余年来,在世界发展的滚滚洪流中,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已发生了巨大变化。国际共产主义运动虽遭遇了苏东剧变的严重挫折,但也展现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的勃勃生机。如今,这批赠书依然珍藏在中央党史和文献研究院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展览馆里,在静谧与喧嚣中讲述着它的故事,见证着毛主席与威廉·皮克坚定的友谊和毛主席对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编译和研究事业的殷殷嘱托。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