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中医药漫灌就能解决问题?问题在于……

2022-11-29
作者: 重楼 来源: 红歌会网

  上周,宜宾市教体局发了份文件,推荐师生使用当地中医药管理局拟定的中医药预防方案,以提高自身预防方案。

  虽然相比惹出大风波的2020年3月临沧强制服用大锅药(该市教体局道歉,引发舆情的二中校长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宜宾这更多是推荐和建议,并没有“强制”,也没有统一、集中服用汤药,但这预防方案中有一项是预防中药汤剂,其实就是根据时疫制定出来的协定方,虽然没有大锅药的形,但本质上依然算是大锅药。

  没有意外,文件出来,又被人给骂了。有媒体还煞有介事的整了篇文章《喝中药预防新冠?专家都不赞成宜宾教体局为何还推荐》来批评宜宾市教体局这一行为。

  这倒是表明,许多中医人所幻想的在这村村点火处处冒烟的当下,放开中医药对相关病症的诊治(目前有十类症状的人群必须要到发热门诊就诊,相关的无论中西药药房或者不卖或者必须实名加核酸),同时用中药漫灌来应对几乎是必然到来的第一波冲击,以减轻损失,倒是过于天真了。

  不是中医药无效,而是环境不允许。

  从执行层面看,武汉历经各种艰难,同时经历前去支援的中医团队用疗效说话,才使得中医的参与率大幅提高。2020年4月17日,国家卫健委就公开表过态,清肺排毒汤等中药就是特效药,并给出了相应的数据。要知道当时是重症多,死亡率高,对这个病的致病机理不太清楚的原始毒株时期。

  使用清肺排毒汤治疗1262例,已经有1253例治愈出院(占99.28%);

  1262例病例里没有一例轻症转为重型、普通型转为危重型的病例;

  其中57例是重型患者,治疗效果也不错;

  救治一个重症患者平均费用大概在15万,而清肺排毒汤是200元;

  山西103例使用者,发热症状三天之内全部消失,核酸的转阴率100%,用时平均10天;

  使用清肺排毒汤的187例,仅有10例转为确诊病例(占5.35%);

  没有使用清肺排毒汤的361例,高达123例转为确诊病例(占34.17%);

  初步预测有790多个潜在的靶点,可抑制内毒素的产生,避免或延缓炎症风暴。

  然而,后来各路专家和媒体忙着的是引用各种抗病毒的靶向药,哪怕辉瑞的Paxlovid又贵,被大张旗鼓的紧急引进之后,从复阳率、转阴时间、后遗症看都比中医药手段要差(今年3-6月上海时期)。

  同样的,根据网友的反馈,许多地方的中医药防控长期流于形式,压根就不根据气候、人群特点,给病人发盒连花清瘟就算中医药参与了。各地救火的广东省中医院院长德叔在支援西安时就救治过一例不辨证只测体温就服药后转为重症的患者。

  而最近,综合各地网友的反馈,方舱医院的作用,似乎更多是隔离阳性患者,同时如果他们转为重症或突发其它疾病,好第一时间处理和转院;从手段来看,中医药或者没有或者流于形式(几天才发/发盒连花清瘟/直接说没药多喝热水),更多强调自愈;并且是5天之后才第一次测核酸,然后依然是两次转阴才有出院的必要条件。

  然而,在某些学校、方舱和养老机构,实验新药倒是非常积极,甚至连知情同意书都没给人签。

  从媒体的角度,但凡有一个地方中医药漫灌,大锅药进去,往往都要被骂;同时,从土壤的角度,笔者小时候,流感季学校熬制大锅药给学生服用属于正常状态,然而,如今,如果有人建议使用大锅药,往往要遭白眼。

  如此环境,中药漫灌也好,大锅药也罢,不被骂才怪呢。

  前文所提及的那篇文章中有那么一句话,“针对其中的预防类中药药方,相关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的专家称,不赞成吃中药预防新冠”。

  那么这该如何看待呢?

  还是数据说话。

  相比上文中不具名的“专家”,我们看看实名的专家是怎么说的:

  四川省中医医院第三批援鄂医疗队队长、感染科主任扈晓宇在9月22日在四川省人民政府网站在线访谈栏目上给出了一组数据:

  今年4月,上海市传播率相近的5个市区内10家隔离点中,6家隔离点中药服用率达到了80%以上,核酸阳性率是18.57%,另外4家隔离点的中药服用率不超过50%,这4个隔离点中的密接者核酸阳性率,最终的核酸监测阳性结果达到了26.82%。统计学意义上的显著差异,说明中药代茶饮预防措施具有显著的保护性作用。

  更多相关内容可参阅,《中医药在疫情防控中有哪些优势和作用?中医专家解答来了!

  这是感染科主任,其“战绩”,莫过于在武汉时期,所在团队接管了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两个病区128张床位,他牵头在医疗队内成立了中医突击队,创下了在重症病房气管插管患者0例,使用有创呼吸机患者0例,使用ECMO患者0例三个0的奇迹,当团队原封不动送还ECMO时其它队的医生还以为他们去的是轻症病房,急的同组的西医拿数据来证明。

  我们还可以看一看国家新冠肺炎中医药专家组成员、四川省中医院急诊科主任卢云在四川省中医药管理局的视频《中医战“疫”说》中的介绍:

  我是2020年2月,受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指派,赴武汉参加新冠肺炎防控工作。至2020年3月23日,湖北省共有61449人使用了中医药,占所有病人的90.6%,临床的疗效表明,中医药总有效率达到了90%以上。这其中,江夏方舱医院从开舱到休舱共收治患者564人,患者零转重,医护零感染,中医药在其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我自己也是作为一名中医药巡查组专家,通过一个月的巡查,我们用中西医结合治疗挽救了多名危重症患者。

  在预防方面,中医药也有很好的防治效果。2020年的3月,国务院联防联控指挥部在发布会上公开的数据显示,武汉疫情最严重的武昌区1月28日疑似病例确证为新冠肺炎的比例高达90%以上,2月2号,实行了隔离点集中中药干预后,到2月6日,确证率就下降到了30%多,到了3月5日,就只有3%。从这组数据,大家可以看出中医药早期干预的效果。

  今年4月,院士黄璐琦在上海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上海市中医药管理局抽样调查了本市传播率相近的5个区内,10家中医医联体管理的集中隔离点情况。前期上海市中药防疫代茶饮进行预防干预,是有明显的保护作用。

  我们四川省前期也对2.2万例的社区居民中药预防对照研究,研究显示中药对整体人群的保护率有92%,而对16-60岁人群的防护率更加明显,达到了95%以上。

  这也表明,预防用药的确有用,但不能100%的保证吃了预防用药就有了金钟罩,该做的防护最好还是要做。

  从实践来看,中医药的作用,有这四个方面,即降低被感染风险人群的转阳率、大幅降低转重率、加快痊愈进程、减少后遗症或对后遗症有很好疗效

  所有这些,本号开通半年来也介绍过不少了,这里不再赘述。

  但需要指明两点:一是湖南和辽宁援沪中医团队接管上海的方舱,病人一般在仓时间为5天,而如今多地方舱病人自己抗5天后再测核酸,实在有点奇怪;第二,全国开了后遗症康复门诊的就三个地方,武汉、香港、上海,前者为原始毒株,后两者都是奥密克戎,它们的共同点是感染人数足够多,前期中医介入不足,而目前香港公开的数据显示,中医药对后遗症治疗依然有优势。

  最后我们再说回到中医药防控。

  其实中医药的防控,不仅仅是服药,它包括且不限于调节情志、规律作息、艾灸按摩特定穴位/部位、适度运动尤其中医导引术、熏蒸和香囊、服药等。一般而言预防方都会根据当地气候、季节、人群特点及流行病的症候进行微调,总的一个原则是扶正祛邪,且以扶正为主,所用的药偏性一般不会太强。

  具体到屡屡引发争议的预防用药,四川省中医院感染科主任扈晓宇强调,在饮用防疫大锅汤的时候要注意以下事项:

  第一、剂量不要过大,采用中药大锅汤集体服用来预防传染病时, 每人应限服剂量,疫情期间,可居家自己熬制“大锅汤”服用,非疫情期间可以不服;第二、疗程不宜过长,一般情况下,口服3~7天即可,无须长期使用;第三、注意不要空腹服药;第四、如果集体服用,对于孕妇、有基础疾病的人群慎用,或在当地医务人员的指导下来慎重用药。

  具体的中医药防控方案,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照四川省发布的《应服尽服、愿服尽服!第十一版四川省新冠肺炎中医药防控技术指南发布》。

  最近流行一句话,“每个人都是自己健康的第一责任人”,既然如此,面对即将到来的第一波冲击,有备才能无患。(除了四川省的中医药防控方案,还可参考《病毒来袭,中医如何应对?》)

  【文/重楼,本文原载于公众号“针砭药石”,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