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委何赛飞含泪痛批戏曲界现状引发刷屏 本人回应

2023-05-22
作者: 记者 来源: 北京日报

  北京日报记者 王润

  5月18日至24日,《戏聚高平·擂响中华——中国梆子大会》在山西省高平市举办,何赛飞、虎美玲、李东桥、齐爱云等戏曲名家担任比赛评委。5月21日,何赛飞作为评委看到有的演员对戏曲充满热爱,表演非常出色,但生存状况却令人堪忧的情况,现场真情流露,言语哽咽地激情表态道:“这样的艺术家不保护,不给予基本生存,给谁?!”她在比赛现场针对行业现状的一番含泪发言振聋发聩,引起了极大地反响和共鸣,迅速冲上热搜。

  记者第一时间与正在比赛现场的何赛飞取得了联系,她非常感谢大家都很关注戏曲演员的生存现状、关心戏曲艺术的发展。但她也表示,一些自媒体在传播视频的时候,为了博取眼球,断章取义,甚至将标题取名为“何赛飞痛斥梅花奖”,严重歪曲了她的本意。她表示:“梅花奖是中国演员为之奋斗的艺术最高标准,我拼命鼓励年轻演员去努力得奖,怎么可能会‘痛斥梅花奖’?这样断章取义的歪曲是非常不合适的,反而会扰乱我们正常的态度和发声,甚至扰乱活动的进行。不过我也相信所有的观众和网友,都能看清视频里面我的发言的真正内容,不会受这种标题的干扰。”

  新闻背景

  何赛飞真情流露的激情发言,发生在“中国梆子大会”第二小组比赛中。一位来自山西吕梁的晋剧演员张军波表演了一出《清风亭》非常精彩,但主持人白燕升也透露了张军波的从艺经历非常坎坷。他被省团看中,来到太原,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一直都是个临时工,妻子和3个孩子还留在老家,有时一个月才能回去一次,演戏之余他跑网约车、送外卖补贴家用,发着39度高烧打着点滴还在舞台上坚持表演,爱人几次半开玩笑地称要和他离婚。白燕升在讲述张军波状况时,一度眼含热泪,声音哽咽,“每一个院团长,都应该善待这样好的年轻演员,我们老说戏曲的未来在青年,光喊口号有什么用,我们需要有人为这样优秀的演员保驾护航,年轻演员才有出路,戏曲才有出路啊!”

  面对此情此景,何赛飞在评委席也大声呼吁:“这样的艺术家不保护,不给予基本生存,给谁?!”她难掩激动之情,眼含热泪,言语哽咽道:“你说为事业,为中国戏曲建设,哪有这么多高尚的想法,他就是爱好,他喜欢,他从骨子里喜欢……振兴戏曲真的不是喊的,他就是艺术家!你们口口声声梅花奖、文华奖,几百万几千万花那么多钱排一台戏,得了奖之后放在仓库里,老百姓也看不到,戏呢?钱呢?到哪里去了?”

  这段视频被传播到网络之后,引发广大网友强烈共鸣。大家都非常赞赏和支持何赛飞敢说话、说真话的真诚态度。有人表示,现在一些院团确实对奖项十分看重,新编戏的创排很多都花费很大,但在评奖和评级之后就束之高阁,舞台上上演的剧目还是多年之前的剧目。也有网友质疑:国家在民族文化振兴上其实投入不少,但是很多真正需要的人却用不上,为艺术倾尽心血却难以维生,问题出在哪儿?还有人提出建议,振兴传统文化也的确需要进一步创新,用更多新潮时尚的方式去传播给年轻人,吸引更多人来听来看来学习。

  记者快访

  记者:何老师,今年您的发言视频在网络反响很大,在社交平台上都被刷屏了。这个情况给您造成什么影响了吗?

  何赛飞:现在有人在传播视频的时候,自己胡起了个“痛斥梅花奖”的标题。可我的发言内容中,哪有一句是“痛斥梅花奖”了?梅花奖是中国演员为之奋斗的艺术最高标准,我拼命鼓励年轻演员去努力得奖,怎么可能会“痛斥梅花奖”?这样断章取义的歪曲是非常不合适的,反而会扰乱我们正常的态度和发声,甚至扰乱活动的进行。不过我也相信所有的观众和网友,都能看清视频里面我的发言的真正内容,不会受这种标题的干扰。真正想搞清楚整个情况的朋友,可以去看节目,更全面的了解情况再发表看法,这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大家支持我,跟我有相同的想法,我非常感谢大家。但是希望少数人不要歪曲我的意思,扰乱视听,而是应该实事求是。

  记者:可能因为今天刚好也是第31届梅花奖的颁奖日,所以引起的反响特别大。那么您对“梅花奖”的真正态度是什么呢?

  何赛飞:我刚才已经说了,梅花奖是国家最高表演奖,是中国所有演员为之终身奋斗的目标,是艺术的殿堂和高度,是专家和观众的肯定。我希望专业院团的演员和民营剧团的演员都能有争取梅花奖的机会。像我们这次比赛的很多优秀选手,都来自民营院团,我在很多场合,包括这次赛场,也都表达了希望有更多民营院团的年轻人能有参赛机会的态度。

  记者:您在发言中对一些戏曲行业现状也表达了批判的态度,能否具体再说一说呢?

  何赛飞:这些话我其实早就讲过了。在之前很多戏曲评奖活动中,我就有过类似的发言,表达过类似的愿望。这不是第一次了。大家都希望戏曲的创作、演员的生存环境,能够更加健康,更加有利于戏曲艺术的发展。演员们能够有好的保障,才能安心学戏演戏。像我这次做评委,就看到很多演员的业务都很好,这让人很高兴,戏曲发展应该是有前途的,关键是要给他们的创作机会和生活的基本条件。

  记者:那您觉得这些问题应该如何解决呢?

  何赛飞:这需要有决策权、话语权、有领导能力的人来解决。我们作为演员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只有通过真情实感来呼吁和表达内心的愿望。

  问:您在发言的时候也流露出自己曾有过“没戏可排”的情况,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何赛飞:一个剧团里出现“戏少人多”的情况是正常的,这就要看领导们怎么科学地安排和调整,给每一个演员尤其是年轻演员更多的机会,包括去评梅花奖、玉兰奖的机会,让他们更有奔头,才有信心,才有动力。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