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中美“总体战争”,将会是什么模样?


  实际上,我们已经身处“总体战争”之中了。

  或许有人抬头看蓝天白云,惊讶地问:“战争在哪里?”实际上,战争就在天穹之上,在海面之下,在平时的柴米油盐之中,在我们交流分享的互联网上。科技、经济、文化、舆论……都是战场。

  大国之间的对抗,不是一时一地的冲突,而是“总体战争”。

  我们80后一代人中学时候历史书上讲“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流”,但就在我们读书的时候,南海撞机,王伟烈士牺牲;中国驻南斯拉夫大使馆被炸,三名工作人员牺牲……那个时候,即便我们处于韬光养晦的“守势”,美国也没有放松过对我们的封锁和包围。

  中国的军迷不容易,我们都经历过那个年代,知道曾经那段时间的灰暗和绝望,知道我们和世界的差距,当时我们的《兵器知识》等各种杂志上,都是F16、幻影等国外战斗机的英姿,我们拿得出手的,只有飞豹和“空中蔡国庆”J8,我们甚至幻想着J8高空高速,枪挑F22;我们幻想着022导弹艇用“狼群战术”去围攻美国航母;我们甚至在军事演习中,在军舰上绑上陆军的自行火炮,去弥补火力不足……


 

  海湾战争中,美国以信息优势、海空优势碾压伊拉克的时候,我们很多人被惊得目瞪口呆,发现战争的模样已经变了。火力、军队素质、指挥艺术似乎已经不是那么重要,战争变成了“信息差优势”,变成了“明眼人打瞎子”。

  在文化上,好莱坞电影横扫天下,美国大兵在银幕中不是帝国主义侵略者,而是传播自由、民主的战士,甚至还是捍卫人类文明大战外星人的勇士……一代一代人被洗脑而不自知。

  美国可怕吗?

  当然可怕,世界上最强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拥有着巨量的财富和先进的科技,11艘航母编队,全世界到处都是它的军事基地。

  总有人说,不要试图和美国对抗,不要做美国的敌人,美国太可怕了。

  不过我要告诉你,曾经的美国更可怕。

  1950年,美国黄金储备为247亿美元,占整个西方世界总储备的70%;美国的工业总产值占整个西方世界的一半以上;工农业总产值达到了1507亿美元;美国钢产量达到了8872万吨;小麦产量占整个西方世界的30%以上。因为富裕、因为强大,因为优越的生活水平、因为它是二战的战胜国,因为本土太平无事,所以美国还吸纳了全世界最多、水平最高的科技人才,纳粹的科学家们,都因为“回形针”计划来到了美国。

  美国还建立了全世界最强大的武装力量,二战结束后,美国仍有18艘航空母舰正在建造中,服役航母总吨位占全世界的80%。二战的胜利,让它成了整个西方的军事领袖、世界霸主,从日本到菲律宾,从意大利到关岛,美国在本土之外建立了200多个军事基地,部署着三分之一的陆军、100多艘战舰、1100架作战飞机;美军一个步兵师,就装备了140辆坦克、320门火炮。

  从生产力,到科技水平,再到武器装备,美军都碾压全世界。

  当时我们是什么水平?我们刚刚从战火中站起来,一穷二白满目疮痍,我们的农业还很原始,我们工业百废待兴,这块土地上绝大多数人还都是农民,我们才刚刚获得解放,甚至还没有完全肃清残敌。1950年,我们的工农业总产值只有199亿美元,钢产量只有60万吨,都是美国的零头。

  我们的人民解放军,是从工农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发展来的,他们的大量武器,都是缴获来的。中国军队每个军70毫米以上的火炮,只有190多门,是美军一个师所有量的一半,还没有正式的空军部队,是真的“小米加步枪”。

  但是,当年我们打赢了,在朝鲜战场上,我们靠着强大的组织动员、坚定的信念、无与伦比的军事指挥艺术,以及“世界第一轻步兵”的优秀素质,把“联合国军”从鸭绿江推回了三八线,打出了“立国之战”的国威。

  打仗是个最讲科学、最体验组织性、战斗力的事情,我们不是只会牺牲,我们不是拿人命去填的,我们有着当时全世界最好的轻步兵战术,我们有着最优秀的一线指战员,我们有着最伟大的战略指挥,我们把迂回穿插、强行军、夜袭、坑道战发挥到了极致。我们通过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源源不断把粮食、医疗物资、军事装备送上前线,结果我们在那个一穷二白的年代,越打越强大,还拥有了强大的空军、炮兵、汽车兵以及军事工业体系。

  此役过后,我们真正赢得了全世界的尊重,同时也发现,所谓美国,也不是那么可怕。

  但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时候,战争的形式变了,信息化、高科技走上历史舞台,战场不再对称,“开了天眼”的武器装备开始左右战场的局势。很多人觉得,在美国的技术优势碾压之下,我们曾经的经验,似乎没有用了。

  那个年代的中国科幻小说,都具有时代特征,刘慈欣在《全频道阻塞干扰》中,林云和庄羽靠着制造全频道电磁阻塞,靠着冲进太阳制造电磁风暴,把双方的信息战水平拉到19世纪,才艰难而悲壮地战胜了“新八国联军”,爱国如大刘,都流露出了“同归于尽”的情绪。

  实际上,从这20年的发展变化来看,我们既低估了对手,也高估了对手。

  首先,美国并没有强大到和外星人作战的地步,拉姆斯菲尔德建立的美军体系,既让美军在一段时间内嚣张无比,也在系统上拖垮了美军的装备水平,他们心心念念的“超高音速武器”、“电磁炮”、“隐形驱逐舰”、“新式航母”并没有真正出现,反而不断推倒重来,消耗了大量的军费。

  而我们在科研和军队现代化上的持续努力,终于迎来回报,我们一天天的,什么都有了,我们有了世界第一的预警机(不服自己去查),我们有了辽宁号和国产航母,我们有了世界第二的第五代隐形战机J20,我们有了世界第一的055导弹驱逐舰(不服自己去查),我们有了潜艇的无轴推进(领先美国),我们有了电磁弹射,我们还有了彩条布盖着的电磁炮!科学家和军工专家的地位日益提高,再也没有人说什么“造不如买,买不如租”了,再也没有人说什么“搞导弹,不如卖茶叶蛋”了。


  在高精尖武器上,我们已经有了大幅的飞跃,并且在很多方面超越了美国;更重要的是,在美国产业空心化,装备制造业严重依赖全球产业链的今天,我们的军工反而坚持了独立自主的内循环。

  其次,我们只记得美军在伊拉克、阿富汗的耀武扬威,却忘了20年来他们只是在和对手打治安战和游击战,在2021年的今天,他们耻辱地结束了“反恐战争”,在消耗了数万亿美元、造成了几十万人死亡、数百万人受难地情况下,美军撤出了阿富汗。当年,张局座说“美军将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很多人都嘲笑他,今天再看,局座一点都没有说错,从长期看,美国失败了。

  势如破竹的轰炸,并不能证明美国有能力征服一个国家,因为你航母、飞机、导弹、炸弹再多,你要占领一个国家,也是需要地面部队去占领的,只要你杀不死每一个人,人家就可以和你打一辈子游击战,当年美军在越南做不到的事情,今天同样做不到。

  今天的美国,疫情肆虐,死亡了80万人,很多人想要看到的“世界第一”、“超级大国”的生产力、组织动员能力并没有看到,只看到了人命如草芥,社会撕裂,通货膨胀,种族矛盾尖锐。20年前狂妄叫嚣“想打谁就打谁”的拉姆斯菲尔德死了,手握洗衣服颠覆一个国家的鲍威尔也死了……在苏联解体后,美国并没有做到“灯塔照耀世界”,反而开始被揭下画皮。

  几十年来,美国并未和任何一个有着战略纵深的大国发生过“热战”,他们打的,都是“治安战”。在面对同体量对手的时候,美国在阿富汗、伊拉克战场上的那些经验,并不管用。

  中美对抗,注定是一场“总体战争”。

  而今天的中国,是世界第一大工业国,工业总产值是美国日本德国之和,我们是真正拥有完备工业体系,拥有真实生产力的国家。而我们在新冠疫情中的表现,也体现了我们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当某一天我们彻底突破技术封锁,彻底摆脱美元霸权的时候,攻守之势,就会彻底发生改变,越往后走,我们越有长期优势。

  但我们之前说过,总体战,拼的不只是军事装备,不只是一城一地的得失,也不是一时的攻守成败,而是拼整体国力,经济、文化、外交,都是总体战的范畴,今天的美国在金融、科技、知识产权、文化输出、舆论霸权方面,依然占据着相当大的优势。拜登正在纠结“小弟”,开“民主峰会”,美国不只是北美一国,还包括它势力范围内的无数“走狗”,他们依然在动用各种手段封锁、围堵我们,阻碍我们的崛起,污名化我们。

  苏联是如何在一夜之间坍塌的?因为苏联输掉了“总体战争”,在经济、文化、外交、舆论上都输了,因为美国对它进行了几十年的舆论攻势与“和平演变”,最终没有费一枪一弹,就让最强大的敌人自废武功,成了历史的笑话。中美对抗和美苏冷战还有所不同,美国政客亲口说过:“美苏矛盾还只是白人文明内部的矛盾,而中美对抗是两个文明之间的斗争”……他们从未放弃过对我们的敌视,这就是“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这是一场长期的舆论战、贸易战和“新冷战”,他们将在各个领域围堵、封锁我们,把我们当作头号敌人,从台海,到新疆西藏,从太平洋到印度洋,从地球到太空,从经济到文化,到处都是中美博弈的战场。

  我们不是苏联,美国也不是当初那个美国,所以我们要拿新眼光看问题,在国力此消彼长的时候,不用刻舟求剑,“畏敌如虎”,实际上的美国远不如它宣传的强大;同时又不能低估美国的战术和策列,他们在舆论战、文化入侵、煽动矛盾层面是真正的高手,经验丰富,中美未来的交锋,可能会发生在任何意想不到的领域。我们还是要做好自己,在劣势情况下,要懂得扬长避短,“你打你的,我打我的”,在优势情况下,要果断把握时机,“宜将剩勇追穷寇”,彻底扭转局面。

  我们不但要在高精尖科技、军事装备上占领未来的制高点,还要在经济、贸易领域打破美国的封锁,建立我们自己的经济圈、贸易圈;在文化领域,打破美国多年的文化舆论霸权,建立自己的话语权体系

  教员说过:“扫帚不到,灰尘不会自己跑掉”,指望美国自行衰落下去,不够唯物主义,当落后势力在下坡路上疾驰的时候,帮它推一把,才符合历史的洪流。

  说到底,实力才是第一位的。

  我曾被人问到一个可笑的问题——

  “中国如何在世界上赢得尊重”?

  我说:“很简单,人均GDP和美国持平,高端制造业世界第一,拥有10艘核动力航母,以及隐形战略轰炸机......”

  那朋友立刻满脸惊恐:“打住打住,你这个不是让世界尊重,而是让世界害怕,尊重的意思,是尊重你的文化、制度、生活方式、自由市场.....”。

  “这样啊,没关系,害怕和尊重有时候其实是一种东西,只要国力世界第一了,你的抗日神剧都会被吹捧成超级英雄故事的,你的市场就会被吹成自由市场的,只要赢了,全世界的公知都会帮你找理由的,到时候什么人文关怀、制度先进、文化优势,全都有了......哎,你别走啊,尊重我一下啊。”

  战争,是一件复杂的事情;“总体战争”更是国力之争,是生产力、组织动员能力、谋略和民心的对决。你可以在《率土之滨》中,切实感受国与国之间“总体战争”的宏大与细腻,战争不只是装备技术的“硬件对比”,也不是靠名将的“个人发挥”,也不是靠文官的外交斡旋......这是一个体系对体系的全面对抗。

  从春秋战国、到近现代战争,内政外交是非常重要的,“劝课农桑”、“屯田养兵”、“远交近攻”、“合纵连横”、“四面楚歌”都是总体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正确的政策,决定了国家的上限。

  《率土之滨》六周年大版本《总体战争》中,有了非常个性化的内政系统。

  《率土之滨》以古代士农工商为基础,对应军务/农桑/土木/商业四个维度,依照武将史实获得一定的维度加成。“武将”不再是披坚执锐的武夫,同时也是经世济民的“文臣”,玩家通过合理调用武将,快速积累发育资源,发展综合国力。《率土之滨》中的势力在名望提升的同时,可以获得内政点,可投入到不同的内政路线中。代表“士”的公孙瓒,其文臣政策“白马义从”可以让骑兵武将通过战斗获得额外经验提升;分别代表“农”和“工”的诸葛亮夫妇,孔明可以通过“隆中对”提升益、荆两州土地资源产量......“内政”切切实实成为了玩家们提升国力、提升战争潜力的工具。

  同时率土还增加了地缘战略玩法,把地缘放到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游戏中一改过往十三州地界,去掉天堑关卡。两点之间必须在攻破城池后,以官道形式连接方可行军。玩家攻城掠地的时候,既要注意建立自己的交通网络,调度部队;同时还要寻找对方交通网络的关键节点,“断其一指”,瘫痪对方的交通运输。

  连城之内的区域,就成为了玩家的“根据地”和“势力范围”,不但可以在此对土地进行开发升级,提升资源产量,守军还能通过自己的交通网络再连城中互相支援,整个“根据地”成为了一个整体,资源共享,互相协防。还能在不同的地域,通过商业贸易,购买特色资源,招募有特点的士兵。

  从古至今,战争的基本逻辑并未改变。

  打仗,打的就是国力、民心、政治和经济,“总体战争”下,每一步落子,都关系着未来战果的走向。所谓“用兵如神”,就是精打细算、步步为营、未雨绸缪、堪破“战争迷雾”,把眼光投到战场之外!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