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欺师灭祖?礼崩乐坏?


  我没有别的事情干,专门来骂人。

  我一般不主动骂人,这次是为自己的朋友和同志出气,因为关于“告密”的争论还在继续,某些人还在不断跳出来高喊“欺师灭祖”、“礼崩乐坏”。

  我的朋友马律师写了篇文章,从法律层面否定了宋庚一事件中不存在“告密”,结果遭到了一群“知识分子”的围攻谩骂,平时这些人可都是文质彬彬的“谦谦君子”,但只要有人不同意他们的意见,他们就像泼妇一样满嘴喷粪。

  因为爱国和社会主义的立场,马律师的公众号并不火,只是个小众公众号,但就是这么冷门的地方,都有一群苍蝇闻风而至,跑到下面来大放厥词,令人感叹,“伪军”到处都有,从来都不缺席。

图片

图片

  有人假装来探讨“南京大屠杀数据问题”、“学术要严谨”——却对宋庚一课堂上信口开河,一口一个“我老师告诉我的”只字不提;学术确实要严谨,关键宋师傅和她的同行们“严谨”吗?南京大屠杀遇难者人数是远东国际法庭审判的内容,是一代一代的历史学家调查研究、对比各种资料、信史得出的统计数据,宋庚一课堂上一拍脑袋、“我老师告诉我的”就否定了?

  她老师是谁啊?她老师和她都是新闻学专业,外行比内行还懂?懂王?

  再者,南京大屠杀的历史仅仅是“学术问题”吗?这是政治问题好不好,一国首都在几十年前被军国主义法西斯屠戮数十万人,全中国死亡人数达数千万,S手无寸铁的老弱妇孺被集体虐杀,孕妇被剖腹、婴儿被挑在刺刀上......日军甚至还搞“杀人竞赛”——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永远滴着血的伤口,几十年后的你们还要帮着日本右翼来争辩个具体数字吗?

图片

  宋庚一居然要求者每个受害者都拿着“身份证”来证实“30万”,你们怎么不让日本死于广岛核爆30人也个个拿出身份证?否则日本没有死人?

  如果今天以色列有人替纳粹洗地,说德国法西斯没有屠杀600万犹太人,你猜他会不会坐牢?

  宋庚一的那番言论,并不只是质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人数”那么简单,她试图推翻的是我们中华民族近代的整部苦难史、革命史,今天,她说没有30万,明天她就可以说没有3万,到后天......他们甚至可以否定南京大屠杀和日本侵华战争,把这一切说成不存在!日本右翼势力,等的就是这一天。

图片

图片

  这不是我的推测,而是事实,宋庚一的谬论,已经火到日本去了,日本人正在感谢宋庚一——你看,中国的大学教师亲口说“南京大屠杀是虚构的”。按照他们这个路数推演下去,我们说不定要给日本人道歉,承认侵华战争是因为我们“反日”引起的了——这就是日本右翼舆论一直宣扬的观点,他们靖国神厕游就馆里公然写着这样的文字,也公然否认南京大屠杀的存在。

图片

图片

  君不见,美国、欧洲正在舆论上彻底否定苏联在二战中反法西斯的贡献,甚至把二战说成是苏联发动的......这就是“亡国灭史”。

图片

  拜登的“民主峰会”正在开,帝国主义也从未停止过“和平演变”的努力,这些事情你只要从根子上去想一想,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当年他们是怎样否定苏联历史、丑化开国领袖形象、抹黑卓娅等英烈的?

  甚至有人发表神论,“就算宋庚一老师讲的不对,你也不该把视频拍下来,古代还讲个亲亲相隐.......你怎么不尊师重道”?简直笑死人,你为人师要有个为人师的样子,你自己要有个道,学生才能尊重你!什么“亲亲相隐”的封建糟粕也拿出来唱戏?那你怎么自己不先讲个“孝悌忠信”呢?

  有网友说得好:“扛着正义的大旗,操着封建的话术,发着恶毒的短信网暴学生,吃着社会主义的红利,端着资本主义上流高贵的姿态,藏着帝国主义、军国主义亡我民族的祸心。”

图片

  什么叫“欺师灭祖”啊?忘了自己的出身,忘了自己的立场,忘了自己的根儿,忘了自己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忘了教员同志的教诲,忘了吃人民的饭,忘了为人民服务,高高在上,不接地气,为所欲为——那才叫“欺师灭祖”。

  什么叫做“礼崩乐坏”?对历史毫无敬畏,对人民毫不敬畏,对中国近代被侵略、被伤害的历史毫无触动,对那些被屠杀、被压迫的受害者无辜民众毫无同情,对那些抛头颅洒热血赶走侵略者和走狗的英雄先烈毫无尊重,替侵略者洗地,替禽兽粉饰——那才叫“礼崩乐坏”。

  告密,告密,告你X的密,把你公开讲的话重复一遍就叫“告密”?把你的真面目曝光在阳光下就叫“告密”?

  我说“你们都是狗”,算不算“告密”?

  就你们这样伪君子,也配为人师?也配“传道授业”?也配谈什么“文明”?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