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翻译翻译,什么叫做“告密”?


  宋庚一事件,原本就是个大学老师课堂上信口开河被曝光的事情。

  但发酵到今天,已经造成了大规模的舆论对立,一群人网暴学生,众口一词称呼学生为“告密者”,一群古墓派公知你唱罢我登场,大有彻底将其污名化的态势。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好好谈一谈什么是“告密”。

  举个例子,一位记者发现了蒋介石政府的何应钦私下与日军签订了出卖华北的《何梅协定》,于是提前在报纸上曝光,请问,这叫“告密”吗?这是心怀民族大义,勇敢揭露买办政权出卖国家主权的爱国志士。

  一个根据地的少先队员,发现了汪伪政权的汉奸勾结日军下乡扫荡,于是提前告知了乡亲们和新四军,让大家准备伏击,请问,这叫“告密”吗?这是有勇有谋有担当,避免了自己同志的损失,让敌人有来无回,这叫英雄出少年。

  讲实话,这两个例子,都涉及“机密”,但不是什么“告密”,而是敌我之间惊心动魄、你死我活的情报斗争。为了反抗帝国主义侵略,我们该用的手段都得用;处理敌我矛盾的时候,需要像请客吃饭一样温文尔雅吗?

1.jpg

  再举个例子,抗战初期,胡适在学术界、政治界搞“低调俱乐部”,反对抵抗日本,鼓吹“抵抗三天就亡国”......结果他的同行心怀义愤,在报纸上揭穿他的嘴脸,臭骂他一顿.......请问这是“告密”吗?这是爱国者表达对文化买办、汉奸的愤怒。

  公知们讲的告密,是指因为个人的不满,把私密的事情,举报给“上级”,由上级对其制裁。

  实际上,宋庚一事件中,并不存在这样的逻辑。因为宋庚一在国家公祭日在课堂上否定南京大屠杀,搞历史虚无主义,给日本右翼扭曲历史以口实,这就不是一个私密行为,而是公开的“舆论灌输”、“新闻传播”,她的学生课堂上敢怒不敢言,于是把视频拍下来,传播到网上......这叫“告密”吗?这是把无德无才教师的嘴脸公之于众。这不是个人恩怨,这是公心公义。

2.jpg

  宋庚一自己公开讲的东西,有人帮他传播到网上,为什么是告密呢?密在哪里?告给谁?确实,上海震旦职业学院处罚了宋庚一,但与传播视频的学生无关,与视频的“内容”有关,学校对她的不当言论做出了自己的判断,拿出了自己的处罚,这是学校的事情。整个过程中,不存在什么“告密”。

  如果说非要在这件事中找出什么“告密者”,那么告密者只有一个,那就是第一个人肉学生、把学生的个人资料发在网络上,号召大家网暴的那个人。因为个人资料确实属于“私密”。

3.jpg

  时代变了,精英知识分子、报刊媒体,不再掌握“舆论霸权”了,如今大家虽然地位尚不平等,但互相之间已经可以对话、论战、辩驳了,他们站在高处一言九鼎左右价值观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你有本事胡说八道、歪曲历史,我也有能力把你的真面目暴露在阳光下,批你个体无完肤。

  不服气的,你让X晓松、X腾飞跳出来面对网友啊?在讲台上靠着所谓的地位、资历、特权单方面输出地摊文学算什么本事?有本事站在人民中间,和大家摆事实讲道理地辩论吗?他们不敢,他们知道自己嘴尖皮厚腹中空,全靠资本、平台、圈子给他们抬轿子。

  一个学生把他们讲的话传播网上,他们居然一个个如惊弓之鸟,动用非法手段对一个年轻人进行人肉、网暴,前辈、老师的脸面,知识分子温文尔雅的面具都不要了。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平时讲的、做的事情,是多么肮脏,多么见不得人啊。

  他们一口一个“打倒告密者”,把自己公开讲的话,都视为“秘密”,他们的一切言论、行为都不能摆到阳光下,那么他们到底是一群什么人啊?阴沟里的东西吗?

  我觉得他们可悲又可笑。

  当初他们口口声声要“言论自由”,现在真正的“言论自由”来了,他们却疯狂地要堵住普通人的嘴。

  当初是他们口口声声要“平等”,现在真“平等”来了,他们又急得跳脚,怒骂“你们泥腿子也配和我讲话”?

  当初是他们口口声声要“民主”,现在真正的“大民主”来了,他们却又惶惶不可终日,高呼“绞死告密者”。

  合着他们是“叶公好龙“啊!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我来首评..)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