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鹏:谁的“灰”,谁的“山”?


  两年前,有个写日记的人讲过一句名言,叫做:“时代的一粒灰,落在普通人身上就是一座山”。

  实际上,她身上既没有灰,也没有山,她足不出户编着她的故事。

  那个时候,她和她的信徒们把中国描绘成人间炼狱,一切的灾难,在他们嘴里都源自于“防疫不力”。

  两年前,武汉猝不及防,犯了一些错,走了一些弯路,但是从上到下所有人都在努力,都在想办法解决问题,让大家留在家中,患者应收应治,四面八方的医疗支援和物资源源不断,有条不紊消灭了疫情....但是那时候的舆论是什么样子?他们质疑一切,质疑所有的措施,他们认为我们的策略没用,认为我们的官员无能,哪怕是方舱医院中的人们跳跳广场舞,他们也要骂成“政治表演”......

  他们说:“殡仪馆一地无主的手机,一车一车的尸体往外拉”。

图片

  他们说:“中国需要的不是西方的疫苗,也不是中国的草药,而是民主和自由”。

图片

  他们说:“中国要向全世界道歉”。

图片

  某个国家用新冠病毒P成了我们国家的国旗,某个国家造谣我们吃蝙蝠吃老鼠吃屎,全世界都在疯传“中国人不讲卫生”、“中国不是个文明国家”。美国电影《传染病》在各视频平台反复上映,电影的结尾是一个中国厨师做菜的时候没有洗手,病毒的源头是一只中国的蝙蝠.......

图片

  无边无际的嘲讽、谩骂、造谣、污蔑,说什么都是错的,做什么都是错的,他们不关心疫情,也不关心中国人死活,只关心这个国家什么时候像苏联那样消失,他们期待新冠疫情成为我们的“切尔诺贝利”......

  当初我们封了一座城,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解决了问题,这期间有痛苦,有牺牲,有失去,但我们终究是保住了绝大多数人的生命。那年的武汉也早已恢复了繁荣......但在当时,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件伟大的功业,后来美国死了100万人,也没有人觉得美国“黑暗”、“炼狱”。

  两年后,他们的小作文反过来写了,他们说“全世界都放开了”,“我们为什么特立独行”?他们说“新冠只是流感,死的只是老年人”“,他们说“防疫影响了人民的生活”,他们迫不及待要求“共存”......

  他们同样把上海说成“人间炼狱”,但“不是因为疫情,而是因为防疫”,他们甚至说:“上海人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base64!

  实际上,西方媒体都比他们更“诚实”、更“坦白”。

图片

  他们专门制造一些伤春悲秋的议题,说什么“失去了青春”,“丢掉了生活”,裹挟民意,代表“民意”,反对“动态清零”,要求“与国际接轨”。

  他们煽动舆论,搞破坏,搞对抗,故意不执行防疫政策,搞到失控了、蔓延了、扩大化了,无数人的生活受影响了,再来呼天抢地哭诉防疫不给他活路。明明是“精准”、“智慧”搞出来的疫情大爆发,明明是形式主义阳奉阴违“全域静默”导致了民生艰难……他们却怪“动态清零”的政策不对,却忘了别的地方很快解决的事情,到了他们这里都变成了宇宙级难题,别人克服困难,他们是想方设法制造困难……然后两手一摊,你看,太难了,干不了。

  他们就像是抗战初期胡博士成立的“低调俱乐部”,天天鼓吹“枪不如人,炮不如人,武器装备不如人,抵抗三天就亡国,不如中日亲善,早日共存”……你把鬼子放进来烧杀抢掠,却怪“打仗影响了喝咖啡”?你长期躺平不肯备战导致一溃千里,却怪“人民抗战导致了民生多艰”?

  他们不信本国人民的力量、智慧和勇气,不相信本国成功的经验,却时时崇拜西方的“先进”和“文明”,你看,英国绥靖,法国投降,美国合流,印度躺平……大家都不抵抗,你为什么要“与世界逆行”?

  我们不断科普,告诉大家RNA病毒会不断变异,突变的随机性很大,不存在短时间一定向“低毒性”、“无害化”变异……他们不信。

  我们拿数据说话,说美国死了100万人,全球累计报告因新冠病毒直接死亡人数约620万,预计超额死亡在1420~2412万之间,约是死亡人数的2.3倍到3.9倍……他们不信。

  我们摆事实讲道理,“共存”后会导致病人暴增,医疗崩溃,更多婴儿、孕妇、老人、慢性病人会陷入无医可求的危险境地,我们说你现在菜都抢不到,“共存”后怎么可能抢到到一张病床?我们说躺平之后,受伤害最大的还是穷人……他们还是不信。

  直到现在美国人说“群体免疫”不行了,他们立马肯信了。

  4月15日,白宫首席医疗顾问福奇在CNN的采访中直言,“传统的群体免疫概念可能不适用于新冠病毒”。原因在于新冠病毒容易变异,两年多来,已经出现了5个单独变种。另外没有足够的人群接种疫苗,以及现有疫苗和免疫的非持久性,这些因素共同作用导致新冠病毒可能会长期存在。

base64!

  信不信,如果我们“动态清零”真的失败了,真的躺平共存了,造成巨大的灾难了,真的像美国一样死了上百万人了,跳出来骂政府、骂制度、骂普通老百姓,写“小作文”散布谣言、煽动舆论的……还是他们?

  实际上,“共存派”和两年前的那群人是一群人。

  今天,他们写小作文描绘“民生多艰”,他们说“疫情不可怕,防疫才可怕”,以此反对抗疫,反对动态清零,呼吁放开,呼吁共存。

  两年前,他们则在写“时代的一粒灰,普通人身上的一座山”、“火葬场一地无主的手机”。

  那股YSGM的臭味,隔着八百里都能闻得到。

  “共存”的,“写日记”的,都是高高在上的“先生”;我们只是普通人,灰在他们笔下,山在我们头上。

  “共存”的,“写日记”的,他们都是世界公民,拍拍屁股就能换个祖国,我们不行,我们只能守着这片土地,生在这里,死也在这里

  【文/申鹏,红歌会网专栏作者。本文原载于“平原公子”公众号,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7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