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国明:警惕有人借戈尔巴乔夫的评价问题搞事情


  戈尔巴乔夫昨天死了,无论是肯定他的人,还是否定他的人,等待这一天都太久了。

  怎么评价戈尔巴乔夫,并不是一个有难度的问题,相关的分歧,首先是立场问题,其次才是认识问题。

  对于美西方甚至全世界的资产者来说,他是一个有大功的人,对于苏联和全世界的劳动者来说,他是一个彻头彻底的罪人。问题就是这么简单。所以西方的政客和媒体与俄罗斯国内对戈尔巴乔夫评价就有很大的差异,美联社的报道就指出了这一点,“戈尔巴乔夫在晚年获得了来自世界各地的赞誉和奖项。然而,他在国内却遭到了广泛的鄙视。”为什么?因为“俄罗斯人将 1991 年苏联解体归咎于他——一个曾经令人生畏的超级大国,其领土分裂为 15 个不同的国家。”

  在中国互联网上,也存在着对戈尔巴乔夫评价的对立,这种对立同样主要是来自立场的对立。

  西方对戈尔巴乔夫给以高度评价,是因为戈尔巴乔夫帮西方实现了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目标,让强大的苏联分崩离析,让人类历史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终结。西方的资本家以及那些被特朗普称为“资本家的狗”的政客,自然要高度评价戈尔巴乔夫。

  中国互联网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称赞戈尔巴乔夫的人呢?原因也很简单:有多少人称赞戈尔巴乔夫,就至少有多少人希望中国变成第二个苏联,让美西方再次不战而胜。

  中国互联网上从来不缺乏敌视中国的声音。

  他们毫不羞愧地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说戈尔巴乔夫是苏联和世界人民的大救星。他们无视苏联因为戈尔巴乔夫,让苏联人民承受的灾难,甚至导致前苏联地区人民的人均寿命降低了四五岁,惨烈程度堪比二战。美国最近非正常死亡超过100多万,也不过是让美国的人均寿命降低了两岁多。

  戈尔巴乔夫摧毁苏联,对于世界劳动人民就是福音吗?怎么可能。苏联自从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就让资本主义从此没有了后顾之忧,通过把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带头实行的新自由主义政策,推向全世界,把因为苏联的存在,而不得不向本国劳动者所做的让步,一点点收了回来。这就是美国前劳工部长文章揭露的半数美国人四十年没有涨工资的原因。

  2019年,英国《卫报》发表了美国前劳工长罗伯特·赖克的一篇文章,文章指出,有半数的美国人40年都没涨工资,媒体称这篇文章为外界正式揭开了美国普通家庭的一角面纱!

  2017年,布鲁金斯学会发布的研究报告也显示,从1973年至2016年,如果剔除通货胀因素,美国工人实际收入年均增率,仅有0.2%。这是什么概念呢?在43年的时间里,美国工人人均工资只增长了8%。

  上图,代表人口90%财富分配比例的红线,在80年代达到峰值之后就掉头向下。而代表0.1%人口的财富比例则一路飞升。

  能够解释这个现象的,正是切.格瓦拉那句说给资本主义国家劳动者的那句名言,“我们走后,他们会给你们修学校和医院,会提高你们的工资,这不是因为他们良心发现,也不是因为他们变成了好人,而是因为我们来过”。

  资本主义国家之所以会给工人涨工资,实行八小时工资制,建立社会福利制度,让平民的孩子也能够接受教育,不是资本家的良心发现,而是因为这个世界曾经有过共产主义运动,有过社会主义国家,从外部给资本主义国家的统治者以很大的压力。

  自从戈尔巴乔夫对接西方的改革开始,资本主义国家的外部压力很快就没有了。

  苏联的出现,不只是令苏联人民,整个世界人民都因此受益。首先是苏联推动了世界工人运动和民族独立运动,这令资本主义国家对劳动者的压榨程度不得不缓和一些,也令旧殖民主义体系解体。

  如果不是这样,苏联和社会主义就不会受到资本主义国家那样的敌视。

  世界上到现在还有很多封建制国家,内部实行独裁和世袭,但照样可以成为美国的盟友,而唯独美国对社会主义国家却表现得不共戴天,进行了长期不懈的遏制和颠覆。

  至于社会主义为什么在全球范围内遭受严重挫折的原因,说起来很复杂。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资产者共同敌视社会主义,并在全世界范围内已经实现了联合,而无产者,却没有做到共同支持社会主义,在本国,就已经被分化,更不用说在全世界范围内实现无产者和劳动人民的联合。

  资产者的阶级意识高度清醒,而无产者的阶级意识却经常是混沌的。等到失去了,都未必知道什么才是对自己有利的。必须经过教训惨痛的反面教育,才有可能唤醒本属于自己的阶级意识。

  我看到还有一些文章在给戈尔巴乔夫洗地,减轻戈尔巴乔夫对苏联崩溃的责任,把戈尔巴乔夫用五年时间搞垮苏联说成是苏联自身问题的必然结果。

  这些人看似比那些把戈尔巴乔夫称为人民救星的人更客观一些,但实际比后者更有迷惑性,因而也更有危害性,毕竟强行抬高戈尔巴乔夫的历史地位,没有多少人真正能信服。

  戈氏接手之前的苏联有没有问题?有,而且问题很多,有些还很严重。但这些问题是否就足以致命?换一个人替代戈尔巴乔夫,苏联是否会以同样的方式以同样的速度垮掉?很多人为戈尔巴乔夫减轻责任,都是围绕着这一点进行的,他们其实想说这是苏联在十月革命后建立的制度存在无法克服的内在缺陷导致了苏联崩溃,而戈尔巴乔夫只是替罪羊。

  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接收最高权力之前存在的问题,绝对不比美国滞胀十年严重,面临的困难也绝对不比十月革命之后国内战争和卫国战争时期更大,而且,难度指数根本就不是一个等级。那些说戈尔责任不大的人,等于说戈尔巴乔夫面对的问题无解。这种做法实质在苏联和美国之间搞起了双标,同时,也无法回答,为什么列宁斯大林面临难度更大的问题,却能够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

  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时代的经济问题主要是,经济结构需要调整,适当减轻重工业的比重,把更多资源用来发展轻工业和农业,更好地满足人民对于提高生活水平的需要。计划经济要求各经济部门按比例发展,不能长期失衡,这个问题完全可以在不撼动苏联的体制情况下进行调整。事实是,把苏联的体制颠覆,非但没有解决这个问题,通过全面市场化和全面私有化反而加剧了这个问题。苏联的500天计划和俄罗斯的休克疗法,倒是一劳永逸地消灭了苏联的大部分工业能力,还搞出了骇人听闻的大通胀和货币疯狂贬值,苏联千千万万个普通家庭几十年积累的财富就这样被洗劫一空。要不是普京上台,通过一波国有化把能源等命脉产业收归国有或者加强国家控制,才制止了俄罗斯被经济寡头控制的命运,俄罗斯很有可能成为一个大号的乌克兰。

  苏联的经济增长速度趋缓,但这是跟自己历史上发展较快时期比。在苏联进行全面市场化之前,跟同为超级大国的美国比,苏联的增长速度并不低,甚至还要高一些。

  俄罗斯在八十年代遇到的问题,除了经济结构内部比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美国和沙特结盟,通过控制欧佩克,掌握了原油定价权,通过低油价打击苏联的原油出口和石油工业。但这个问题同样不足以对苏联构成致命。

  苏联的真正问题,不是那些人说的苏联制度从根本上就有不可解决的问题,只要坚持马列主义,这些问题就不可能变得不可收拾,而是苏联自从赫鲁晓夫之后,就开始违背马列主义基本原则,走上了修正道路,很多问题由此产生。当年的中苏论战绝对不是放空炮,而是关系社会主义生死存亡的大事。

  社会主义国家不是在生产力高度发达而资本主义已经容纳不了生产力的情况下建立的,而是在资本主义的边缘地带,脱胎于不发达的资本主义甚至半封建国家,这就导致社会主义要经过一个长时间的过渡期,在条件并不成熟的情况下,通过社会主义的体制发展生产力,在劳动生产率等方面赶超资本主义。但这个过程,注定是艰难的,无论当时社会主义的苏联还是后来的新中国,都要先解决工业化的有无问题。事实胜于雄辩,苏联通过两个五年计划,就完成了工业化,成为世界第二的工业国家。中国因为经济基础更弱,但也通过二十几年的时间,就建立起基本完善的工业体系,而且算上大三线,等于建立了两套工业体系。不靠对外掠夺,以这种空前的速度完成工业化,这不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又是什么?

  你可以说社会主义存在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即便如此,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也是显而易见的。考虑到苏联还在本土经济重心地区经历过惨烈的国内战争和卫国战争,跟本土一二百年不发生战争的美国,以及一战和二战前经济发展水平本来就是最发达地区,二战期间生产力设施并没有被大规模摧毁、战后又接受美国马歇尔计划援助的西欧比,苏联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经济发达水平和人民生活质量和美欧比有所不如,这又怎么了?就能撼动苏联人民对社会主义的信心了?

  从十月革命起满打满算,到世界公认苏联是美国之外另一个世界超级大国,也不过是四五十年的时间。扣除国内战争、卫国战争和战后的恢复期,苏联也就是用三十年的时间成为世界超级大国的。这个速度还不够让苏联人民建立起对社会主义的信心吗?

  有人要拿他们认为苏联的弱势,也就是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与资本主义最先进的国家比,得出苏联人民必然会对社会主义缺乏信心的结论,同样是没有说服力的。而且,苏联人民的生活水平并不低。苏联1985年人均肉类/奶及制品/鱼消费分别是: 61公斤 / 323公斤 / 18公斤。而美国1985年人均肉类/奶及制品/鱼消费: 134公斤 / 269公斤 / 15公斤。苏联在肉类消费量方面明显低于美国,但在奶制品和鱼消费两个方面,高于美国。即便是最低的肉类指标,也比中国2019年的人均肉类消费量57.6公斤高出一点。从日常生活来看,苏联的生活水平没有差到令老百姓要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的程度。苏联人普遍出现排队购买消费品的事情,那是戈尔巴乔夫按照西方方案改革之后的事情。

  苏联人民在蔬菜,牛奶,肉类的消费量,住房,教育水平,休闲娱乐以及文化发展程度,已经进入发达国家的行列,当时的生活水平位于世界前列。而且,考虑到苏联人享受美国人民并不享有的免费医疗,公费上学等社会福利,以及工人具有定期疗养的权利,不用担心失业,苏联人民的生活幸福指数并不比当时最先进的美国差多少。

  美国可是和平发展了一两百年了,两次世界大战美国还趁机大发战争财,即便苏联在经济总量、某些经济指标和生活水平方面,与美国有一些差距,也在可以理解的范围之内。怎么就变成一些人说的这种比较让苏联人民对未来,对苏联的制度不具有信心了呢?

  他们大概通过东西德之间的比较,就做出了苏联和整个社会主义阵营人民失望的结论。但他们不会告诉读者,历史上的德国西部经济就远比东部发达的事实,这样的经济差距在中国的东西部也存在,并不能就可以用来说明资本主义西方制度优越于社会主义的东方。起点就有很大的不同,社会主义已经缩短了这种差距。

  采用这种表面的、以偏概全的方式得出这种结论,都是在耍流氓,误导自己也就罢了,还写成文章误导别人。

  苏联真正的问题,在于从赫鲁晓夫之后逐渐就转化为社会帝国主义,动摇了苏联的软实力根基。在思想文化方面,因为不再坚持马列主义基本原则,而是经过改造、抽去马列主义最革命内容,在跟美国等西方国家的软实力竞争中,已经不占有明显的优势。为了证明自己的正确,赫鲁晓夫开始,就全面否定斯大林,夸大社会主义的阴暗面,给了原本意识形态处于被动中的美国,以反攻苏联等社会主义国家的机会。到了戈尔巴乔夫执政的中后期,更是因为重用有美国中情局线人嫌疑的雅科夫列夫掌管意识形态,提拔反苏反社会主义的自由派掌管苏联的媒体,散播大量抹黑苏联革命和苏联社会建设,连卓雅这样的苏联英雄,都被泼上了污水。什么样的国家能经受住这样的舆论自黑?

  如果美国出一个这样的赫鲁晓夫,再来一个这样的雅科夫列夫,都不需要把美国的社会阴暗面添油加醋,只要把美国真实的历史,把美国国父们真实的一面告诉美国大众,再让美国人民知道华尔街如何剥夺他们,让美国人民四十年以来的实际工资原地踏步,还背上了越来越沉重的债务包袱,美国的99%和1%人口之间的财富分配差距越来越大,让美国人民知道医药公司如何让他们看不起病,美国人民早就不只是“占领华尔街”了,而是发动大起义了。

  苏联为什么在戈尔巴乔夫染指最高权力之前,还很强大,而用了五年左右的时间,就把一个虽然存在各种问题,但问题并不比美国问题更致命的苏联,搞成了奄奄一息,最后分崩离析。这就是戈尔巴乔夫起了关键性的作用。

  著名苏联持不同政见者亚·季诺维也夫在1979年他侨居国外时,有人向他提出一个问题:苏维埃制度的哪些地方最容易被攻破?他的回答是:“那些被认为是固若金汤的地方,即苏联共产党机关,它的中央委员会,它的政治局,最后是它的总书记。”“只要把自己的人安排在这一位置”——在听众哄堂大笑中,他说:“只需几个月他就可以搞垮党的机关……然后,整个政权和管理体系开始出现解体连锁反应。”“其结果”是“整个社会的解体”。

  亚·季诺维也夫后来证实,他曾与英国情报机构某工作人员交谈,该工作人员告诉他:“很快他们(即西方势力)将把自己的人安排在苏联的王位。”

  如果这是事实,那这个人只能是戈尔巴乔夫。苏联的一切急转直下,都是因为戈尔巴乔夫登上这个“王位”之后发生的。

  这个季诺维也夫的说法,与撒切尔夫人的说法,倒是不谋而合,可以互相印证。撒切尔夫人除了公开说:““我相信这个人是可以对付的,我真的很喜欢他。”还曾无意之间说了一句令人费解的话:“是我们把戈尔巴乔夫提拔起来当了总书记”。

  关于戈尔巴乔夫是不是西方代理人这个问题,下结论要谨慎。但西方为了支持戈尔巴乔夫成为苏联一把手,是用了心的。戈尔巴乔夫一直在苏联边疆区任职,后来得到安德罗波夫的赏识和提拔,也是主管农业,他并不是当然的苏共一把手接班人,当时莫斯科市委书记格里申的竞争力并不比他弱,甚至更有优势。

  自从1984年戈尔巴乔夫跑到英国,跟撒切尔夫人还有美国的代表,在伦敦郊区切克斯别墅秘密会面后,西方整个的舆论和媒体,开始默契地称赞戈尔巴乔夫是苏联最理想的接班人,是苏联的未来和希望等……这些公开的宣传以及看不见多大操作,对于长期担任外交部长的党内资深人物葛罗米柯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不得而知,但葛罗米柯在选举苏联新领导人的会议上,从反对戈尔巴乔夫改为支持戈尔巴乔夫,发挥了关键作用,也是事实。

  戈尔巴乔夫成为最高领导人之后,就不断地搞苏联的自我否定,仅用了几年的时间就将苏联带向解体。戈尔巴乔夫究竟在和撒切尔夫人和美国代表谈了些什么,究竟做出了什么承诺,才换得美英带领整个西方舆论的支持,至今还是个谜。

  反正在西方眼里,戈尔巴乔夫利用手中的权力,所做的一切不但让西方满意,而且超出了西方的预期。一个令西方寝食难安的伟大国家,就这样消失了。

  搞定几个关键位置,就能让整个国家瘫痪,这一点确实是社会主义国家体制长期没有解决的问题。接班人的培养和选拔问题,对于社会主义生死攸关。戈尔巴乔夫掌握最高权力之后,就开始利用执政党的权力杀死执政党,从一开始就用改革的名义。戈尔巴乔夫的改革新思维,让人云里雾里,苏联最后一位元帅评价戈氏的改革特点:”飞机起飞了,却不知道降落的地方。”他后来这样评价戈尔巴乔夫和他的同伙:“我们的国家非常繁杂,民族众多,军队庞大,幅员辽阔。他没有能力领导这样一个国家。他们毁掉了这个国家,不只是他(戈尔巴乔夫)一个人,所以他的亲信都起到了帮凶的作用。”

  戈尔巴乔夫的亲信中,最具有破坏性的就是那个雅科夫列夫。如果说戈尔巴乔夫是不是西方的代理人这一点存疑,但雅科夫列夫成为西方代理人的证据要充分得多。.苏联前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在1992年回忆录指出:“在克格勃档案中至今保留着50年代雅科夫列夫、卡卢金留学时代与中央情报局基干人员的合影,但克格勃当时并没有弄清中央情报局是否招募了他们......”。

  那些称赞戈尔巴乔夫放开言论自由的人,还故意忽视一个重要的事件。

  1988年,列宁格勒工学院的女教师尼娜·安德列耶娃因为对苏联放任自由派抹黑苏联的思潮实在看不下去,向《苏维埃俄罗斯报》投稿《我不能放弃原则》一文,批评了苏联当时的恶毒抹黑苏联的“反思历史潮流”,反击苏联的历史虚无主义。安德烈耶娃的文章引起的反响很大,来自全国各地成千上万的不同阶层的人士写信给她,其中80%支持她的文章。一直纵容抹黑苏联历史和否定苏联体制的戈尔巴乔夫,这次却变得缺乏容忍度,亲自施加压力,把安德烈耶娃这篇文章定性为“反改革的宣言书”,把安德烈耶娃视为“改革的敌人”,“斯大林分子”。

  把改革和社会主义对立,是不是很熟悉?这也是中国那些反对社会主义的文人们的统一做法,谁反对他们反对社会主义,他们就要赠送一顶反对改革的大帽子。

  自从雅科夫列夫取得主管意识形态的权力后,否定苏联、抹黑苏联就成为主流媒体的主要声音。当时可不是互联网时代,只要把主流媒体控制在反苏联的伪自由派里面,他们就会压制不同的声音。

  一个国家的主流媒体开始否定这个国家从历史到现实的一切,会给这个国家的人民思想造成多大的混乱,看看香港的市民是如何在媒体的反中舆论的洗脑冲击中,如何丧失思考能力的,不就一清二楚了吗?如果美国的主流媒体带头否定美国的历史和现在,美国能比苏联更抗打击吗?

  如果中国不是网民通过互联网平台,也很难压制住早几年形成的那些反中反社思潮。中国比苏联幸运的地方在于,在他们还没有彻底得手之前,迎来了互联网时代,群众的声音可以通过一个个普通人的账号发出来,否则,连爱国都会被围攻。即便到现在,为国家说句话也容易被污蔑为做爱国生意。

  看到这里,有人自然会说,为什么苏联内部容易出反骨仔,而美国的体制就不会呢?他们把这一点作为社会主义的弱点。不错,这确实是社会主义的隐患所在,但却不是社会主义相对于资本主义的弱点那么简单,实际上,社会主义制度相对于资本主义的优点,也正好在这个问题的答案里面。

  资本主义最有利于少数社会精英垄断社会财富,社会主义不利于少数社会精英这么做。这就是这个问题的答案。

  现在一直有人渲染苏共后期的集体腐化堕落,这个问题确实存在,但要是跟美国等一些所谓的民主国家比,那还是差的太远,至少还没有跟美国那样,把很多腐败行为合法化。但就是这个腐败合法化,让很多苏联精英垂涎三尺。

  苏共执政高层到了后期据说有八成人支持苏联走资本主义,因为这些苏共精英,认为苏联的社会制度限制了他们把自身利益最大化,一句话,不利于党内精英利用权力进行财富变现并将财富世代继承下去。这个道理就跟国企的管理层更愿意将企业私有化为自己的私有企业一样。而美国的体制,最有利于资本利益最大化,资本设计了一整套机制,防范统治集团内部出现一个否定资本主义的政治力量。比如民主党的超级代表机制,就多次把更受普通党员支持的桑德斯挡在党内初选这一关,哪怕桑德斯只是个民主社会主义者,并不想否定资本主义本身,只是想进行一下改良,把美国越来越大的贫富差距缩小一点,这样更有利于美国社会的正常运转。

  资本主义为什么能够有这样的机制并且能够发挥作用?这不只是机制的设计问题,而是政权所代表的资产者的阶级意识自始至终就比无产者要清醒得多,这一点在文章前面也有提及。这一点能够让国家机器不会被社会主义人士所掌握用来改造资本主义的国家机器和生产关系,即便是通过选举上台,也不能突破资本主义“deepstate”对总统权力的制衡。这个权力内部的高层,很难让他们集体认同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对资本不利,对资本精英不利。所以自从社会主义诞生以来,资本国家的政治和经济精英绝大多数就从骨子里仇视社会主义,恐惧马克思主义,绝无可能出现党内高层80%支持社会主义的现象。

  这就是马克思主义并不看好走议会道路推翻资本主义统治,改造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因。

  资本主义可以利诱一些关键人物对社会主义进行和平演变,而社会主义很难通过和平演变改变资本主义。因为有可能从社会主义受益的是社会的下层,他们居于人口的绝大多数,却只掌握社会财富的一小部分。

  社会主义因为赫鲁晓夫和戈尔巴乔夫这样的人掌握了国家权力,出现了异化。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广大人民群众还没有认识到社会主义对自己的意义。

  随着技术和生产力水平的发展,人类创造社会财富的能力增强,按说所谓的内卷,应该越来越轻,而不是越来越严重。不是社会财富少了,而是社会财富分配机制出现了问题。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机器排斥人的现象会进一步扩大,从机器排斥人的体力劳动扩展为机器开始排斥人的脑力劳动,内卷怎么可能不越来越严重?但这种现象的加剧,也是私有制越来越不能容纳社会生产力的外在表现。随着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到来,人类已经走到新社会的门口。戈尔巴乔夫虽然让历史进程出现暂时的倒退,让社会主义遭遇挫折,但历史的最终方向滚滚向前,是不会改变的。

  中国不仅仅要引领新技术、新产业和新经济的发展,而且应该引领人类社会向新的社会阶段和更高文明跃升。吸收苏联的教训,不走邪路,不犯颠覆性错误,这是实现宏伟蓝图的关键。

  ​​​​​​​【文/尹国明,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号“明人明察”】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5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