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关于俄罗斯,您想过这4个问题吗?


  (1)假如普京上台之后,没有从那些金融寡头资源寡头的手里边将石油天然气等重要资源控制权收归国家,今天的战争能够继续下去吗?

  (2)30年前苏联亡党亡国了,今天的俄罗斯已不是一个社会主义国家,所有制已经发声了彻底的变化,尚且对重要资源施行国家绝对掌控,这件事情给我们的教训是什么?

  (3)常有人用不屑的口气说,俄罗斯的GDP只相当于广东省,请问,俄罗斯GDP与我们的GDP有没有什么不同?怎么理解“GDP的国防转化力”?

  (4)普京讲过一句话,如果没有了俄罗斯,还要这个世界干什么?

  西方舆论认为这句话不可接受。中国公知也曾经揪住这句据说是普京的话大加羞辱,似乎他们的站位比普京高很多。换位思考,俄罗斯民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这句话难道不是一个值得思考的真实问题吗?

  这4个问题与今天美国俄罗斯的针锋相对,世界来到了核大战的边缘,有可能将人类彻底陷入混乱和绝望密切相关。

  昨天晚上逛曲水亭街和大明湖,晚凉一棹东城渡,水暗荷深若无路,脑回路不知道怎么又拐到了俄罗斯乌克兰,放着眼前的美景,却想到了正在打仗的顿巴斯罗甘斯克顿涅斯克赫尔松哈尔科夫,这4个问题萦绕着挥之不去。

  出来拍电影也一样,在剧组里,那些欢快的画面,有趣的台词,还有演员之间彼此的呼应,都让我觉得好玩,但只要一闲下来,脑子就乱想。

  有些看上去寻常的事情,其意义超过了我们的预计。现在回头看,俄总统普京签署总统令,将远东“萨哈林-2”油气开发项目收归国有,这件小事非同寻常。

  2021年日本进口石油的4%、进口天然气的8.8%来自俄罗斯,其中绝大部分来自“萨哈林-2”项目。俄将‘萨哈林-2’项目国有化是一个重大事件,是系列复杂设计中的一环。

  苏联解体的时候,对俄罗斯采取休克疗法前后,美国人用民主自由普世价值等高调涮晕了俄人,美西方将俄罗斯的重要的油气资源和其他的国家资源大半瓜分了,或者放在代理人的手上。

  这些代理人,就是苏联解体之后迅速暴富的一些金融资源寡头。

  普京上台时,俄罗斯正处在断崖式下滑的急要关头,他面临着资本野蛮生长,车臣武装大举进攻,西方打压持续不断的危险局面。

  驾着苏27亲赴前线教训车臣武装分子,回过头来便收拾野蛮生长的资本。因为有美西方的撑腰,金融资本寡头钱包鼓起来之后,肚子挺起来之后,颇有不可一世的感觉,对政治权利的觊觎或比挣钱更过瘾,公开叫板,或偷偷摸摸鬼鬼祟祟,这些大亨或高举颜色革命大旗,或背后充当黑手,或资助代理人冲在前边,或海外遥控反对派势力,前赴后继,没少的折腾,最后被普京一个一个给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在普京的视距之内,赚钱嘛,你可以的,但是你要做反贼,便对你不客气。

  (2022年9月24日早饭前,写于大明湖畔《爸爸的纸飞机》拍摄现场)

  【文/司马南,红歌会网专栏学者。本文原载于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发布】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6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