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南:论“口力劳动者”……


  与何祚庥院士打交道,时间之久,交情之深,过事之多,在我交往过的朋友中,诚不多见也。

  何祚庥院士戏称我是“口力劳动者”,有人接过这句话大做文章,他们说口力劳动者这个概念是在批判司马南,是司马南向隅而泣四面楚歌的标志。

  何祚庥院士对我的批评很多,表扬也有一些,几十年来,我在他的批评中似有一丁点儿进步,受限于脑筋不灵光等认识方面的原因,进步的幅度还不够大。

  然口力劳动者无论如何不能算是对司马南的批评,只能说是对司马南特点的一种概括,何院士也经常说他自己是口力劳动者。

  (1)口力劳动,顾名思义也是一种劳动,何来贬义?口力劳动与脑力劳动紧密联系在一起,没有孤立存在的口力劳动。口力劳动对应的是体力劳动(其实说多了也累)。

  (2)斯大林在论语言学问题的文章中曾经指出,语言是思想的直接现实。所谓思想,无非是内心在说话,所谓语言,无非是心里话说出来。思维大抵思考,语言就是说话,说话即为口力,说多伤气。中医大夫说,阳了以后不停说话,你肺大泡破了,害上肺气肿的毛病,或许与此有关。

  (3)口力劳动者的劳动过程,即为在线思考并同步输出语言。我做节目不是照着念稿,不是想好了再说,而是边说边想,语言瞬生也,思维即闪也,东一榔头西一棒子也,七勾八连同步也。

  (4)正在思考的东西未必一定形成语言,何祚庥院士与于敏院士思考的氢弹理论问题,当他们进行讨论的时候(文字在内),借助语言是必须的。而今司马南即使把他们的那些文字诵读出来,念上七七49天,也不可能达到他们的思维高度。

  由此可见:

  1.同一主体,思维先于语言,脑力劳动先于口力劳动。

  2.主体认知和行为取决于理念,理念和事物之间的联系会受到语言的影响,语言支持并有助于思维的扩展拓深。

  3.思想支配语言,语言对思维形成某种格式化表达,二者处于互动状态。

  (5)沃尔夫的语言决定论认为,人类自身的认知由语言决定,口力劳动者首先受制于自己的思维,其次它是社会化约定俗成的社会理论观念的表达者。语言的关联性决定了口力劳动者的创造力和价值。

  (6)常有人问我,镜头前面你口若悬河那么放松,是不是职业坏人都心理素质好啊?

  这还一下子把我难住了。心理素质好,也不见得语言表达能力强啊,语言流畅并非表达能力强的唯一指标,表达能力强跟坏人怎么就能连上呢?如果您觉得口力劳动者是用来骂人,我劝您别这么想,口力劳动者并不简单,真实的世界往往无意识建立于无数口力劳动者劳动的基础之上,包括您在襁褓中做出简单反应和离了歪斜走路时的呀呀学语。

  (7)语言和思维不是严格地同义的,但是两者关系非常密切,语言的发展充分依赖思维的发展,想不清楚,偶尔歪打正着说对了的事儿有没有呢?或许有,例如郢人燕说云而过书,但总的来说,以其昏昏使人昭昭是行不通的。

  (8)斯大林把语言当做思想的直接现实,欠缺一点现代语言学内在结构模式的思考,把语言视为一种结构,它的内在就是思维模式。故而,不宜小瞧口力劳动者,切莫小瞧语言对思想的塑造力。

  (9)曾向何先生请教过到乔姆斯基的语言模块论,解释得比较复杂,我没有重述力,但不论怎么讲,总没有超出思维和语言的关系,即口力劳动是脑力劳动的一部分或另外一种关系极为密切的样态。“前思维”或者“前语言”时间差无改于基本事实。

  (10)隔壁王奶奶笑我嘴在脑子前面,说话没个把门儿的,是满嘴跑舌头。此说比“口力劳动者”更深刻更生动地概括了我喜欢胡说八道的特点。我对自己是有审视的,录节目的时候,有一只眼睛在房屋的西南角眯着眼睛瞄着我,这句话说完了之后可能引发什么结果?小编老师会不会不高兴?我不停地在平衡思考,可见口力劳动者不容易。

  (11)说话时怎样把认知和语言联系起来,这是我每天说话时要完成的主要任务。言多语失是一个道理,语言影响思维是另外一层深意,说出话和理解是否一样,此时彼时说出的话与理解是否一样均不一定。为什么会如此?这里面一定有大道理有复杂学问。

  (12)口力劳动者有时为了自己思考便利(据称爱因斯坦做梦也是形象化的),常常借助于形象。表达时,形象的出现不仅增加了趣味性贴近性,且有助于思想的沟通,使语言不再枯燥无味,隔壁王奶奶形象和南锣鼓巷8号就曾经引发了很多人的新奇想象,包括实地探访。

  (13)何祚庥院士口力劳动者概念之下的深层心理学动因,悉自他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深入分析《何祚庥院士论马克思主义经济学》新著,系何先生探索创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系列文章的合辑,在详细分析讨论交换价值和使用价值关系等理论问题的基础上,他导出了“使用价值=(交换)价值×广义科技效率因子”基本公式,从而继承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关于劳动创造价值、活劳动创造剩余价值等基本原理,并丰富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乃至历史唯物主义的内涵。

  (14)建议有阅读能力和理论思考兴趣的朋友去读何先生的这本书,不要揪住“口力劳动者是骂司马南”这一荒唐问题再发挥下去了。口力劳动者并非司马南一人者也,李大钊、陈独秀、鲁迅、胡适北大演讲,算不算口力劳动?你再问问白岩松、康辉、海霞,他们每天做节目,是不是口力劳动?问问宋祖英、阎维文、李丹阳、韩蓬也成,他们走哪儿唱哪儿是不是口力劳动?你再问问孔庆东等1250万大中小学老师,老师您好,你们是口力劳动者吗?你们不是口力劳动者吗?网上万千主播网红你们也要小心,口力劳动者与你们就没有关系吗?郭德纲,典型的口力劳动者,典型的口力劳动者当中的劳动模范呵,还有那个小岳岳,脸型与岳飞相似度71.23%有什么了不起吗?你也是口力劳动者。

  (15)口力劳动者与口力劳动者亦有很大不同,按照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观点,复杂的劳动等于倍增的简单劳动,司马南的口力劳动自没有办法与白岩松孔庆东胡锡进等人的较为复杂的高级的口力劳动相比,我是退休闲得没事儿嘴欠,自个儿说个乐儿。不过我倒是有个虚心态度,骂我不恼,谣我不跳,指出错误,我虚心改正。

  较低水平口力劳动者,完全可以在批评和自我批评方面严格要求自己。

  [2023年2月12日中午,写于北京东城区南锣鼓巷8号,上午何先生打来电话,讲了一个小时25分钟,老人家又提到了几本书,其中一本是爱因斯坦犯过的23个错误(原名?),叫我认真去读。

  右起,郭正谊教授、何祚庥院士、于光远先生、司马南。

  1995年摄于深圳。

  我等四人被中宣部中国科协等评为“中国科普先进个人”,共同揭露神功大师特异功能骗人把戏的态度行动,招致江湖人士痛恨,他们把金庸小说里的“四大恶人”安到这四人的头上。

  光远先生建议欣然接受,遂出版“四大恶人"丛书。

  【文/司马南,独立学者,知名社会评论家,红歌会网专栏学者。原载微信公众号“司马南频道”,授权红歌会网转载】

「 支持红色网站!」

红歌会网

感谢您的支持与鼓励!
您的打赏将用于红歌会网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传播正能量,促进公平正义!

×
赞赏备注
确认赞赏

评论(共4条)

大家都在看

热评文章
热点文章
热赞文章